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梵谷故事1——傾聽,自我的聲音(感恩推薦,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
2013/08/20 06:33:00瀏覽2830|回應7|推薦64

發表於99年11月第659期主計月刊

             
也許我們的靈魂裡有一把烈火,可是沒有人走近來取暖。過路的人只看見煙囪裡冒出一點輕煙,便向前走了。你看該怎麼辦呢?難道我們不應該守住那內在的火焰,保持活力,耐心等待有這麼一天,有人會走過來取暖嗎?」──文生‧梵谷(註)。這是梵谷確定自己生命方向想當畫家時,對弟弟西奧說的一番話,不僅表達了他忠於自我的心聲,同時反映出「堅定做自己,何其不易!」


27歲以前的梵谷,無論當畫廊銷售員、老師、書店店員、傳教士都不成功,失敗了五次,以世俗眼光看梵谷,彼時他的確一事無成。可是,當我明白梵谷一事無成的背後,忍不住要為他「忠於自我」的精神喝采,心裡卻又萬般不捨。 


梵谷20歲(1873年)時,在伯父的古伯畫店倫敦分行當銷售員,曾經是人人喜歡的勤奮青年,被看好的未來之星,但也在那裡歷經生命中失敗的初戀。起初,我以為梵谷因失戀打擊而喪志,無法專心於事以致失去工作,深入一個偉大靈魂的內在,方知前述想法僅為表象。失戀確實痛苦,它讓梵谷起了奇變,讓梵谷更認真去思考,更喜愛從前即所思所愛的事物;痛苦讓梵谷更深刻地體驗生命,感同身受別人處境而具有同理心,也使他不能忍受周圍一切低級而速成的事物,只有在藝術家表現痛苦的畫裡,他才發現真實和深刻的感情。於是梵谷不再有益於畫店,當顧客請教他對某幅畫的意見,他就毫不含糊地告訴人家那幅畫有多糟,人家當然就不買了!一次,他毀掉那星期最大交易,還得罪身為大戶的庸俗女人,自然遭到解雇命運。


梵谷關懷弱者的悲天憫人心懷,讓他想當老師也不成功。不當畫廊銷售員後,他曾擔任短暫時期的代理老師,校長會把家長的住址交給梵谷,派他徒步前去收取學費。梵谷發現那些窮學生舉家裹著敗絮在哆嗦,吃的是粥食、乾麵包屑或腐爛的肉,梵谷聽他們訴說窮苦,每至天黑才離開,對校長交不出一個銅板!


梵谷26歲時在礦區當傳教士,他完全融入礦工的生活,把自己僅有的金錢、物品全然接濟窮人,礦工及其家屬們視他為「基督再世」;為了更瞭解礦工的悲苦,他和礦工一起深入地下七百公尺,體驗礦坑內令人窒息的密閉黑暗世界。一次,發生了礦坑氣爆崩塌的災變,百餘名礦工慘遭活埋,現場有如人間煉獄般,梵谷撕裂衣服包紮傷患,幾乎沒有吃喝地投入搶救行列,與受難者家屬同悲同苦……。諷刺的是,上級單位兩位傳教士來到現場,不僅沒有讚賞,甚至質疑如此行為將坍教會的臺,會破壞神職人員的高尚形象,且認為梵谷應該帶領礦工接近上帝,而不是被他們同化。於是上級單位取消了梵谷六個月臨時職位的任命,也讓他面臨第五次失敗的命運。


歷經此事,梵谷走到生命的最低潮,成天只是吃飯、睡覺、呆坐,他失去了上帝,失去了自己,甚至一度以為失去了西奧。閱讀,成為梵谷度過艱難的精神寄託,天氣宜人時,他經常到野外,閱讀終日;梵谷讀完了數百個像自己一樣平凡人的傳記,每讀一本書,總在裡面找尋可賦予自己生命方向的途徑。在兩手空空,心頭也空時,一個老礦工的身影吸引了梵谷的目光,他伸手取出衣袋的家書和鉛筆頭,迅速畫下老礦工走過黑色田野的人影。慢慢地,他確定了自己的生命方向──當畫家。


然而,他連最卑微的溫飽都無法滿足,又有什麼能力可以順著自己的生命方向走呢?西奧知他懂他,給予哥哥最大的理解、疼惜與細膩回應:「有些東西你覺得到頭來會合你個性,到頭來能給你快樂和成功!如果你想要做什麼事,一開頭需要幫忙的話,簡單告訴我你終於找到了真正的終生事業,那我們就可以合作,你出力,我出錢!等到你能賺錢的時候,就可以連本帶利地還我。」

「你有這樣的毅力和決心,你的成就比別的初學者一定要大上千倍,何況你此生來日方長!只要你選定,我就把生活費按月寄給你。我不在乎你需要畫幾年,只要你不灰心,我永遠也不灰心」………(註)


梵谷開始繪畫後,不僅給自己極大壓力,旁人也加諸壓力在他身上。梵谷長期依賴西奧資助固定生活費,用以支應日常開銷、作畫材料及僱用模特兒等支出,但他把藝術當成生命,優先花費於繪畫上,經常三餐不繼,長期下來導致健康欠佳。而旁人依然認定他無所事事,不能理解的態度有時像一把無情的利刃,深深刺傷了當事人的心!親友嘲笑西奧的接濟行為,不相干的村人嘲笑梵谷:「為什麼你的畫還賣不出去?」……梵谷從27歲立志開始,便希望十年內要成為知名畫家,在自己設定目標及旁人眼光的雙重壓力下,梵谷拼命地畫,想讓西奧的「投資」早日回本,但投注在作畫材料上的成本暴增,反而加重財務負擔的惡性循環。


傾聽自我的聲音、發現自己的天賦,何其重要卻不容易!有人活了一輩子,依然懵懵懂懂,無法認識自己,或者遭遇困難放棄了。梵谷以27歲之齡,歷經五年一事無成,最後很清楚自己方向而決定當畫家,為時不晚!可惜,種種外在環境不利於他,在在使他無法等到天命揭曉的那一天。


生命需要忠於自我,即使別人認為梵谷古怪、性情丕變、社會適應不良,成為家族擔憂的頭痛人物時,他卻很清楚自己:「我的內在依然一樣沒有變,唯一焦慮的是:我如何能在這世上有用處?」;生命需要反覆激盪,在激盪中認識自己,思索何者是對的事?在激盪中檢視自己:如何碰到對的人、找到對的方法,以做對的事;生命需要學習等待,等待寒冬過去春天到來,在此等待中愛惜自己、疼惜別人,在此等待中堅定做自己、允許別人做自己。


註:參考書目~余光中譯梵谷傳 

   


   

   【來自好友的心靈之語】:


妳對梵谷畫作的喜愛與感動,在文章裡處處可見,
那天與妳在電話中,彼此對梵谷的人的畫的故事,
雖輕描淡寫地聊著聊著......,說著說著......,談著談著......,
却讓我們盪漾出美麗的「梵谷情」。


梵谷一生故事,若分為三段,
梵谷在世其心靈轉折時,
梵谷死後畫作初遇伯樂時,
梵谷死後畫作成名世人景仰時,
珠兒的文作,讓大家對梵谷成名的背景,
多一層認識,多一份了解。
加上主角本身的性格、心靈、情感,
在一幅幅一幀幀的畫布上,梵谷肆無忌彈地盡情揮灑,
他的笑、他的淚、他的情、他的愛、他的.........,
即使他窮困潦倒,即使他生病了,依然不斷地畫著畫著,
似乎把雙手畫斷,顏彩畫盡,直到落塵為土與大地相伴才停手,
他的畫,雖成了滄海遺珠,雖成了爹不疼娘不愛的孩子。
但,有那麼一個人,梵谷死後畫作散落在人間,
她一一地撿起補綴,她的用心成就了不死的靈魂──梵谷。


有時想,畫個不停的梵谷在哪呢?
不受身體及外在環境的禁錮的他,
或許現在是自由任性仍畫個不停的梵谷靈魂呢!
感受來自珠兒的文章,文章架構的完整性,我欣賞!
期待水珠兒待續............梵谷故事2──生命,就在當下












本篇相片摘自網路http://www.ss.net.tw/art/

(如有侵權煩請告知   將立即取下)

均為梵谷早期作品,繪於1884~1886年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ree1203&aid=8192150

 回應文章

天涯孤鴻 (渣渣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停繪畫的靈魂
2013/08/26 23:52

藝術家的生命大多坎坷

死後的成名又何曾會知道?

水珠兒(free1203) 於 2013-08-30 06:04 回覆:

這是很諷刺的現實呀!

馬克吐溫就曾杜撰米勒故事,反諷如此現象。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1 23:04

以往看到梵谷的畫就莫名其妙的想流淚

現在不會了  我想他現在在天上畫的很愉快才是

 

水珠兒(free1203) 於 2013-08-22 06:36 回覆:

雋永作品可以超越時空,

穿透讀(觀、聽)者的心靈,引發共鳴,

即使愁思的內涵各有不同,

讀(觀、聽)者依然能排遣愁苦,

感覺自己一點也不孤單。

~相信梵谷之作,就是如此!

 

茫茫網海中,開心與你相識,

文字路上,我們相互勉勵而行…….


蒂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了解
2013/08/21 17:18

我知道企業贊助的重要,也了解夜間開放館內人員的辛勞,只是主辦的報紙為何不在報上說明,這是很令人氣結的,當天撲個空的夜間觀眾很多,只有我們幸運地進去了,其他的人沒有發脾氣的離開了。

那天只有我氣定神閒的看畫,我妹和外甥都一直好緊張,因為我們是<非法>進去的。

~~~~~

這篇是我初次進珠兒的格子看的三篇文章之一喔,呵呵!三太子開心時間過得真快啊!


水珠兒(free1203) 於 2013-08-21 21:49 回覆:

蒂蒂那一定是報社行政作業的疏忽,

才會發生這種烏龍事件不是故意的

處理抱怨與糾紛很煩人啊不會有人明知故犯。

 

呵呵你妹他們太客氣了,既已進去,

就不會有問題啦,難就難在進去那一關。

 

時間確實過得很快當初你是花博內容吸引我的


蒂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0 20:46

那些圖我當天晚上看好久,雖然沒有星夜,可是可以看到梵谷早期的素描也很不錯,可惜他死後有更多的作品被他母親與妹妹壓在箱子裡被蟲蛀,反而另一部分的圖在他弟媳的妥善照顧下得以傳世。

~~~

我在上一篇的參展心得是抱怨,呵呵!聽說那是那個叫做企業包場!
這是因為大型展覽通常需要很多企業贊助,因為經費不夠的關係。而企業贊助通常會有回饋「包場」,至於可以包幾次就要看企業出多少錢贊助而定了。

水珠兒(free1203) 於 2013-08-21 08:27 回覆:

蒂蒂,當時我是博物館的「財務大臣」,

舉辦一個國際展覽過程艱辛,資源又缺乏,

由於曾參與其中,我能深刻體會箇中滋味。

 

台灣的文化環境並不成熟,國人對此多不熱衷,

而國際大展的規模,絕非一個政府博物館所能負擔,

勢必得尋求媒體合作。也不是很多媒體有意願+能力,

需要「有意願」為台灣的文化藝術傳承,盡一份心力,

「有能力」是指和國外美術館、博物館關係友好,

人家才願意將很多珍貴名畫、藏品出借,遠渡重洋!

絕不是想像中的,有錢就能成事,也不是辦展就能獲利。

 

提早又延後開放,以服務更多民眾參觀,其實很辛苦,

你想想看,他們必須9點以前到館預備,9點到位,

直到晚上9點閉館,稍微打理一下,回到家早已累癱!

展場同仁,在那三四個月內幾乎無法休假………

至於「企業包場」,除了經費考量外,

也希望透過如此方式,吸引更多民間企業參與,

他們又擴及到客戶,讓更多人得受文化藝術薰陶。

 

蒂蒂,請容我再複製一篇短文分享於此:


文生‧梵谷一生窮困落魄,事實上,梵谷家族有輝煌的歷史和不虞匱乏的經濟條件。他的祖先於16世紀即已定居荷蘭,17世紀時,家族曾於荷蘭政府屢居要職,出過財務大臣、外交使節;18世紀中,梵谷家族有一位「文生」是專業雕塑家,開啟家族與藝術的淵源。他的祖父是一位備受愛戴的牧師「文生」;他的親伯父「文生」從事藝術品交易,對他和弟弟西奧影響深遠,西奧後來成為巴黎有名畫商;另有幾位叔伯長輩在西歐的售畫行業,亦有舉足輕重地位。


文生‧梵谷的父親在一個民風純樸的小村擔任牧師,和出身荷蘭「皇家書商」賈本斯家族的安娜結婚,除早夭的長子(名亦為文生)外,另育有畫家文生等三男三女。總之,這個家族與藝術、牧師的關係密切,而梵谷的書寫天份可能遺傳自好文采的母親。


心理學家馬斯洛博士提出人類的七大需要。文生‧梵谷強烈追求最高層次的「自我實現需要」,可惜,他連最卑微的溫飽(生理需要)都無法滿足。為了維持個人自尊需要,梵谷沒有過度依賴家族的叔伯長輩,即使對於敬愛他、信任他的弟弟西奧,梵谷也為自己保留了尊嚴,而西奧知他懂他,給予哥哥最大的理解、疼惜與細膩回應。讀著梵谷決定當畫家時的兄弟對話,有一種深邃感動在心中。


西奧:
 「我一整年沒寫信給你,是因為疏忽,而不是因為反感。當初我常愛和你牽手在草原上漫步,從那時起,我一直就信任你,對你的信心不言而喻。現在我對你的信心絕不減低,我只要在你身邊,就曉得你所做的一切終會成功。
 
西奧:

 「有些東西你覺得到頭來會合你個性,到頭來能給你快樂和成功!……古伯畫店兩年半來已經加過我兩次薪,我的錢簡直多到不曉得怎麼辦。如果你想要做什麼事,一開頭需要幫忙的話,簡單告訴我你終於找到了真正的終生事業,那我們就可以合作。你出力,我出錢!等到你能賺錢的時候,就可以連本帶利地還我………」
 
梵谷:

 「西奧,我不許自己想這件事情,我怕!當然我有事要做,我一生都朝著它走,從來沒有懷疑過。當初我在阿姆斯特丹和布魯塞爾念書,已經有強烈的衝動要畫畫,要把自己看到的東西移到紙上,可是當時我克制住自己。……這些年來,我心裡一直有樣東西掙扎著要衝出來,我自己卻不讓它出來……」
 
西奧:

 「沒關係,文生。有你這樣的毅力和決心,你的成就比別的初學者一定要大上千倍,何況你此生來日方長!只要你選定,我就把生活費按月寄給你。我不在乎你需要畫幾年,只要你不灰心,我永遠也不灰心。」(註:余光中譯梵谷傳108、109頁)


蒂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0 20:40

這是2009年年底展到2010年初在史博館的展覽,我在2010年2月去看了展覽。有好多圖是我以前沒看過的。那次展覽差點看不成哩!(我還寫了心得哩!轉貼過來。)

  我們在參觀畫展時,總會遇到一些不盡人事的事,可能畫展品質沒有想像中的好,內容太少卻票價太高,例如今年的大三國展,以及幾年前來台展出的兵馬俑。或是人太多,沒有參觀品質,例如十幾年前在故宮外館展出的莫內展。

  但是,你可能沒碰過展場被包下,無法進入的情況。

  是的!我今年2月就遇過。

  2月2日那天晚上,去看了梵谷展,看了報紙上提到夜間看展,四人同行,一人免費,還送筆記本,所以我和妹妹、外甥四人,晚飯後坐著計程車到歷史博物館去。

  一下計程車,就看到園區張燈結綵,喜氣洋洋,心裡覺得納悶,我一下車,就有迎賓人員笑臉迎向我,心想一個展覽有必要弄成這樣嗎?怪怪的。

  迎賓人員問我們要「邀請卡」,我們一頭霧水,我們表明是來購票看展覽的,沒想到對方竟說:晚上整個展場被合作金庫包下。我聽了錯愕外加生氣,如果被包下, 當天報紙是不是該說明,還鼓勵夜間參觀,還有50元折價印花,打出四人同行優惠,正巧經過一路人甲,說他也是看展覽撲空,只得轉往販賣部,買個導覽手冊,還 蓋了紀念章,聊勝於無,他給我們建議,也可以去買畫冊。

  我們當然不會只滿足於買畫冊,但是也不能跟合庫職員理論,這也不是他們的錯,鱉了一肚子,我只跟妹妹說了一句,明天打電話去聯合報抗議,順便也要找博物館抗議。

  合庫職員(一位中年女士)聽了,叫我們稍等一下,她去溝通看看,我們以為他去找館內人員或是他們主管說明原委,所以站在那兒等待。不一會兒,她和主管過 來,當著我們的面,跟他們主管說我們忘了帶邀請卡,天啊!她是要用這種方法把我們偷渡進去嗎?妹妹覺得不妥,就婉拒,可是搞不清狀況的對方主管還問我們是哪個分行的,理 專是誰?天曉得我有什麼裡專!

  至此我們才明白是合庫招待他們的投資客戶所辦得活動。可是我大概昏頭了,竟然脫口而出「埔漧分行」,因為我以前真的在那兒存款,但是我怎麼答的出來理專是誰?我們也 不願用這種方法進去。可是一開始的迎賓人員卻說是我們的父母在那兒投資,把票給我們,我們只是忘了帶來,還替我們回答理專的名字,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在我們左手臂上貼上參觀 貼紙,隨即推我們進場。

  我們莫名其妙的就進了展場了。

  妹妹說她胃抽筋,外甥說他冒冷汗,問我怎麼可以臉不紅氣不喘?我說這台子戲演一半了,不配合演出,還真是騎虎難下了。就當那位好心的女士與我們結善緣,我們永遠記得她,不要認為是做壞事就好。

  但是,參觀完畢他們在出口有禮物可領,我們不是編列的嘉賓,當然不可以領啦!這點我們自有分吋,參觀完畢,我們還故意不走出口,直接從販賣部逃走。然而經過大門時, 卻被眼尖的主管喵到(我們早就把參觀貼紙撕下來了),從遠處叫我們來拿禮物,妹妹與外甥嚇的趕緊衝出去攔計程車,我則被檔下,硬是塞上一份紀念品(本來要給二份,說是再給外甥一份。),推託不掉,只 能連聲說謝謝!

  禮物是導覽手冊、鉛筆盒、滑鼠墊。我一輩子也忘不了這次的參觀與那位好心服務人員。

  此次的梵谷展,展出內容一直被詬病,很多朋友看了都跟我抱怨。


  我去看了才知道眾人抱怨什麼? 


  大家都認為沒有「露天咖啡座」、「星夜」、「向日葵」等名作,就不算是個大展覽。要知道,有些作品可能被私人收藏,有些在別的博物館,又有些鎮館作品不外 借,種種理由,這些作品無法來台展出,但是展出許多我們以前從未看過的素描作品,也不錯啊!他的素描利用許多想不到素材,在當時已是創舉。其實能看到典型的 梵谷畫風「星空下的絲柏路」、「橄欖樹叢」也不錯了。還有他的點描作品「餐廳內」,很經典的「自畫像」,也就值回票價了(尤其我們沒買票)。

  就在我們參觀後的兩天(2月4日晚),很誇張的,夜間又被包下了,我在隔天的報紙看到了活動報導,隔天才報導,會不會活動的那天晚上也有人跟我們一樣,風塵僕僕的趕來,結果乘興而來敗興而返,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像我那麼好運,可以矇混進去?

水珠兒(free1203) 於 2013-08-21 07:45 回覆:

蒂蒂,忘記當時我們已在網海裡相識了嗎?


特展期間,每周至少有一天晚上,會是「企業包場」,

你們所碰到情況應該是報載錯誤訊息的個案,

是報社作業疏忽,想必當時一定有不少抱怨與糾紛。

理論上,後來不該再發生這種烏龍事件了!

 

我也複製當時分享的一篇短文,裡頭有

張館長描述那次展覽的特色,深得我心。

 

驚艷米勒-田園之美畫展」是97年藝文盛事,熾熱太陽下大排長龍,才能一睹大師作品的風采,令人印象深刻。睽違一年有餘,「燃燒的靈魂梵谷」特展正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這個連上心靈相通網路的燃燒靈魂,穿越時空告訴了我們什麼事。

 

走進二樓展場,梵谷仿米勒「晚禱」及「掘地者」的素描,首先印入眼簾。剛欣賞時,有著不同於以往的感覺:「黃金印象」、「農情楓丹白露」、「驚艷米勒」等展覽,展出的都是大師知名畫作,而這個展覽98幅中有77件素描與水彩作品,隨著梵谷的創作足跡大多呈現在二樓不同展廳,包含炭筆、墨水筆、粉筆、水彩等各式媒材的交互運用,人物比例的拿捏甚或未臻成熟。那麼,此項展覽的特色是什麼呢?

 

史博館張館長譽騰如是形容:以往展覽有如將料理完好的美食呈現在觀眾眼前,而這次大規模的梵谷個人特展,則如同帶領觀眾走入廚房,看看大廚師如何將食材變成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

 

「燃燒的靈魂梵谷」特展98幅畫作中,除了梵谷晚期油畫「薊花」借自日本POLA美術館外,另20幅油畫及77件素描等作品全來自庫勒穆勒美術館。海倫庫勒穆勒夫人慧眼獨具,挑選了極富經營才能的人生伴侶,使娘家事業臻於巔峰,曾經成為荷蘭首富!她收藏了甚多藝術品,最鍾愛的卻是素昧平生的梵谷畫作,梵谷對藝術的堅持與熱情,深深感動著她。 

 

梵谷早期留在家中的畫稿收存在向木匠借來的大木箱中,梵谷父親去世後,母親搬家時發現木箱生蟲而棄置不管,木匠便將木箱連同梵谷兩百餘件畫作,送給收舊貨的。這些作品有的被燒、有的被扔或剪來當抹布,其餘畫作後來又以一塊荷蘭盾賣給了鹿特丹的舊貨商,因此流落到跳蚤市場。這些素描作品後來由海倫庫勒穆勒所接收,使得這批遺珍免於流離失所,而成為庫勒穆勒美術館的重要收藏。 

 

梵谷生前貧困潦倒,他的紙本素描本質脆弱,油畫也受限其經濟能力,所用顏料品質不佳而保存不易!未來當這批作品回到荷蘭,必須經過為時不短的維護,才能與觀眾再見面,這次展覽因而彌足珍貴。台灣觀眾不必遠渡重洋,便能和梵谷燃燒的靈魂相遇,真的很幸福。


明明明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0 18:17
畫我不太懂~只能默默欣賞足感心耶
水珠兒(free1203) 於 2013-08-21 06:20 回覆:

其實,我也不懂,

想傳遞的不是畫,

而是梵谷故事與精神。


竹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0 14:43

我對畫完全一竅不通

看了珠兒對梵谷詳盡的介紹

讓我對這大畫家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謝謝珠兒!


        
水珠兒(free1203) 於 2013-08-21 06:18 回覆:

竹子,其實我也不懂,只是

因為有機會在史博館服務六年多,

「燃燒的靈魂‧梵谷」展出時,我仍在職,

張館長一篇文章〈傾聽,他者的聲音〉引發共鳴,

於是我花不少心思去了解,寫了多篇梵谷故事。

 

以前,我對梵谷的認識粗淺,光聽到他割耳自殘,

就不是很喜歡如此生命態度!後來,自己經過淬礪,

也較深入認識,開始喜歡他並有諸多不捨之情。

 

有人說不順遂者越喜歡梵谷,因為他的繪畫和故事撫慰了人心。
猜想,我就是那樣的情形,好像成了梵谷跨越時空的知音,
懂得他的堅持他的夢,他的思想他的行為,他的不被理解……

 

但我總告訴自己,「生命需要學習等待」,無論對別人或對自己,
等待不如意過去,柳暗花明,等待生命將回應給你的!

在此過程中,無論如何,要讓內心充滿音樂與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