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創作連載小說 《蘿蔔乾》【二 預言】- (8)
2013/03/10 07:05:24瀏覽299|回應0|推薦7

   【一 戰禍】 

 小說 《蘿蔔乾》 【二 預言】- (8)    編著

 

阿傻把血吐掉,再舔了一下,見冒出來的血色已呈鮮紅,才拿了婷兒的手巾,把這腳趾頭胡亂包紮起來。

婷兒大大鬆了一口氣,但略帶不悅問說:「你這樣便弄好了嗎?」
阿傻見婷兒似乎不滿,便說:「那換另外一腳好了。」
婷兒不解,傷的明明是左腳,為何還要換右腳,但這阿傻既然是在幫自己治傷,便沒再多想,還自己脫了右腳鞋襪,伸出腳擱在阿傻身上,這阿傻一樣兩手合十搓了搓,似乎在運著氣,閉眼緩緩呼息了幾下,抓著婷兒這一腳,卻在腳底板兒按壓了起來,並且說了一句:「妳的那一腳有傷,不能按壓太久,這一腳可以按久一點……」

「啊?」婷兒聽了大叫,這下才知不好了,自己把沒傷的另一腳送上,而阿傻不知又要摸到何時,想要再縮腳,卻哪還逃得出阿傻的手腕。阿傻繼續說:「剛剛一開始壓到妳腳中間,妳大聲一叫,那就是心跟肺不是很好,我再幫妳在這一腳多按按……」說完捏緊拳頭,用指骨往婷兒的腳底板中心一旋,婷兒「啊……」大聲叫了出來,心裡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不知道阿傻為何要這樣折磨她。

老崔騎馬跟在這馬車後頭,聽得婷兒似乎在這車裡亂叫著,驅馬靠近了這馬車旁邊,拿手杖撩起了馬車後的布簾要看個究竟。
婷兒見老崔探頭來看,高興極了,趕緊躺下身子,靠向車後的布簾,伸出兩手要去抓老崔的手杖,想討救兵,叫著:「老崔,你快點兒叫阿傻放開我。」

老崔看了一下,卻對阿傻說道:「阿傻!婷兒的腳嫩,你不能像按我的腳這樣按,勁道要再加抖落一些,知道不?」又對婷兒說:「婷兒,妳也叫小聲一點,忍著一下,就不痛了……弄完記得要喝點水。」
老崔再看看阿家在一旁自己睡著了,便放心放下馬車布簾,繼續騎馬觀望著沿路四周。

 

「嗯?」婷兒遲疑一聲,心想自己雖然與老崔不熟,但萬般料想不到這討饒的救兵,竟然是跟阿傻同夥的,而且還叫阿傻要再加一些什麼勁道,要自己忍著,還要自己叫小聲一點,此時實是傷心絕望。
婷兒這時想要坐直身體,肚腹卻再也沒力氣了,只好躺著「唔……」咬緊牙忍受阿傻對她的虐待,淚水從眼旁滑落下來,流到了耳朵。

「喔!是!崔叔,要再落一些……咦?婷兒的腳真的是比較嫩……」笨阿傻直到這時才開始反應著老崔所說的話,甚至也到了這時才發覺女人的腳真的與老崔不同,當真是傻的可以。
不過阿傻這按壓腳底穴位的勁道一弄對,婷兒開始感覺到不一樣了,雖然還隱隱作痛,陣陣酸麻,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感覺,從腳底下直竄到頭皮,全身酥軟,忍不住「嗯……」低吟了出來。

阿傻這麼揉了好一陣子,把婷兒的腳一丟,甚是滿意,說道:「好了!不會叫痛那就是好了。」
婷兒如釋重負,卻仍然還躺著,腹部一陣痙攣,腰背暫時還無法使力坐起,於是說道:「喔!阿傻,你害得我腰好酸呀!」
阿傻回過頭,一臉關心問道:「妳的腰也好酸嗎?這個我也會弄。」伸出了手掌,又要摸過來。

婷兒嚇壞了,翻身一滾,趕緊爬了開來,蹲在一旁,兩手急揮,連忙說道:「沒有,沒有,你聽錯了,我腰很好,沒事,沒事,沒事……」婷兒心想這阿傻糊裡糊塗,倘若再這般亂摸自己腰身,那還得了。

阿傻說:「喔?妳的腰沒事嗎?這樣就好,原來是我聽錯了。哎呀!我都忘記還要倒點水給妳喝呢!」

婷兒縮在馬車一角,抱著膝蓋,腳趾上阿傻亂捆的手巾掉了,那趾甲上原來的瘀血處只剩下些許淡淡鮮紅,血水也已經不再冒出來,婷兒動了動腳趾頭,甚是靈活,一點兒也不覺得疼了,又覺得通體舒暢,此時光是連呼吸也感到快活。

阿傻倒了竹筒內的水過來要婷兒喝下,婷兒原本推說不渴,阿傻說:「崔叔說過,每次按完都要喝一杯水的。」婷兒才把水杯接了過來,慢慢喝著。阿傻就等在婷兒面前,看著婷兒的一雙赤腳,細細白白的,望到出神了。

「婷兒,我現在才發現,妳的腳真好看。」阿傻說著也脫了自己一腳的鞋子,擺出這大腳,放在一旁比較,咧嘴嘻嘻笑著。

婷兒見這阿傻當真是傻得有趣,剛才兩腳丫都被他整個摸光了,卻只是當成了老崔的粗腳一般胡亂摸著,直到這時候才知道要多看兩眼,腳趾動了一下,卻沒再縮起,就讓阿傻這般瞧著。
婷兒緩緩喝了口水,神清氣爽,也望著阿傻微微笑著。

阿傻見婷兒眼睫毛一眨一眨,就像在對他說話一般,眼角閃著淚光,臉頰上還映著淚痕,實在是楚楚可憐,自己卻不知如何形容,好想再說一句「婷兒,妳的臉真好看!」
然而儘管阿傻再傻,此時也不禁一陣怦然心動,一種神奇美妙感覺,一叢無端羞澀,一個本能反應,就沒敢把這句話對婷兒說出口了。

 

阿傻這小子在過去避難時跟家人走散了,逃難路過的陳老爺看著這個八九歲的男孩怎麼自己一個人等在樹下,卻是不哭不鬧,便過去問他名字,阿傻只說自己叫阿傻,然後呆呆笑著,聲音倒是宏亮。陳老爺便分了饅頭給這小孩,然後大膽把自己身上掛著的一大包重重的龍銀讓他揹著,叫阿傻跟好自己,就會再給他饅頭吃,一方面也是陳老爺自己真的揹不動了,與其胡亂埋在路旁,不如冒險一試。

這阿傻只要有饅頭吃,有地方睡覺,其他事情都不在意,陳老爺後來更加大膽,再把自己妻子身上的幾塊金條也偷偷藏進了這包裹裡。

少堅知道父親竟然如此冒險,卻也沒有辦法,再看到妻子綺梅背著剛出生不久的阿家,又要拖著不停哭泣的婷兒走在最後,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點子,讓婷兒與阿傻牽手走在一起,兩個年紀差不多的小朋友牽在一塊,那婷兒被阿傻這呆呆的樣子一逗,倒也忘了再哭,如此才跟上了大人的腳步。而這阿傻與婷兒兩個人的手牽在一起,便不可能跑太遠,少堅與父親看了,才放心一些,繼續趕路。

這阿傻便一路跟著陳老爺一家,陳老爺夫婦硬撐著抵達這避難的宅子後不久,心下一鬆,再無牽掛,就撒手歸去了。阿傻嚎啕大哭,讓人看了十分不捨,才一起相處不到二十天,眾人都想不到這傻小孩居然這般重感情。

老崔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問了阿傻為什麼要這麼傷心,這阿傻竟然朗聲回答:「老爺給的饅頭最好吃了……」
這話讓少剛極是生氣,訓了這憨直的阿傻許久,還要處罰他不可再吃饅頭,而阿傻也還是弄不清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

不過阿傻這回答卻讓老崔笑到心坎裡,隔日去到外頭採買香燭銀紙,還不忘偷帶了兩個饅頭回來,把阿傻叫到自己的房間裡,讓他吃著,這阿傻吃著饅頭,卻又大聲哭了起來,老崔又看不下去了,問這阿傻為什麼又哭了,阿傻憨憨回答道:「還是老爺給的饅頭好吃……」
老崔一腳就把這個傻小子踢出了自己房間,但是從此之後,對阿傻卻更加照顧了。
阿傻總是一臉傻笑,只要有吃有睡,什麼都不與別人計較。年節時所給他的錢每每都讓其他人借走,因此人緣極好。不過眾人都看他傻裡傻氣的,便把粗重的活都推到他身上,阿傻他只知道死命去扛重物,用力去挑扁擔,老弄得身上到處酸痛瘀青,更經常壓傷自己腳趾頭。

就在婷兒十歲的那年,阿傻有次又壓傷了自己的腳趾,瘀血積在趾甲內,老崔便叫阿傻把腳洗乾淨後進到自己房間,依法將阿傻腳趾上的瘀血化去了,也開始教導阿傻一些呼息吐納,行氣活血的方法,卻沒讓其他人知道,阿傻依著老崔所教的練著,漸漸身體更加健朗,出力時懂得行氣之道,以氣運勁,呼吸不再散亂,挑重時能維持身體穩定,便不易受傷。
老崔後來連一些推拿按摩的功夫也教給了阿傻,有時會幫阿傻按壓,當然最主要是可以讓阿傻這年輕力壯之人幫自己按壓,但是一直都在老崔房間裡進行,沒讓其他人知道,免得有人要找他按腳,多所叨擾。

 

《蘿蔔乾》【二 預言】- (7) ----- 《蘿蔔乾》【二 預言】- (9)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