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創作連載小說 《蘿蔔乾》【二 預言】- (9)
2013/03/11 07:00:53瀏覽290|回應0|推薦4

  【一 戰禍】 

小說 《蘿蔔乾》 【二 預言】- (9)     編著

 

這日阿傻正好幫婷兒治了腳趾甲的瘀血,順便按摩了腳底。
大夥兒一路上平安無事,直到中午,來到港邊,眾人趕上了船,阿傻揹著重重的扁擔卻也滿臉笑容,只覺得這次出門搭船甚是新鮮有趣,而且這時想到能跟著婷兒一塊兒出門同遊,心裡更是歡喜不已。

中午一過,果然這船就駛離了港口。

老崔在岸上望著,送走了這船,不過眼睛一瞥,似乎看到了船上有一個過去認識的臉孔,似乎就是土匪馬福地。老崔眉頭皺起,心想此人竟然還活著,只可惜自己不在這艘船上,一手伸入袖裡,摸了摸藏在手臂上的一柄虎頭短刀,卻只能調轉馬頭,離開了這港口。

船提早出發了,來得慢的人只能在岸上破口大罵,有人哭天嗆地的,接著人群開始推擠了起來,還有人被擠落到水中,眼見岸邊人潮越來越亂,忽地「砰!砰!」有人開了兩槍,接著港邊站出了一排軍人,這港邊駐守的軍隊出面,才控制住了這一陣騷亂。

少堅與少剛透過窗子望著越離越遠的岸上這一切,少堅心想看來早點走是不會錯的,今天這船先跑了,從明日起,恐怕這港口將湧入更多人來等著。再晚一些,只怕有錢也不一定能擠到船上。

這船上滿滿是人,陳家還佔到一間小房艙,不過裡頭空間甚小,靠著兩邊艙壁有兩窄窄的小床可以休息,兩對夫妻各擠在一邊的小床上,少堅兒子阿家站在房艙的小窗子前望著外頭,阿傻與婷兒就只能待在門外的走道上,兩人就坐在阿傻扛來的行李上,肩靠著肩歇著,走道上人滿為患,許多人就只能蜷在地上休息,連坐的東西也沒有。

船上還燒了開水可以供人飲用,但吃的卻是被搶光光了,傍晚時有人拿出了大把銀兩,在四處向人換取食物來吃,少堅壓低了聲音,對著家人說道:「我們所帶吃的應該還夠,省著點吃就不用在船上買了。這個人……這般拿著銀子到處走動,我若是沒錢,只怕上岸後也要向他借一些來花用。」

婉玉聽不懂為何大哥少堅說要去向人借銀子,輕聲說道:「何必要向人借銀子,我們身上還有那個……蘿蔔糕……」自己最後才改了口,差一點把金條說了出來,連忙用手遮掩了嘴。

大哥這時抽出貼身的短刀出來道:「嘿嘿!我講的是這麼來借銀子,那人如此大意,只怕會被人給盯上,下船之後就怕有人會去找他要。記住,財不露白,蘿蔔糕都收好了,千萬別動!」

一個地方有太多人,除了吃飯是問題外,解手也是問題。
這船上擠了這麼多人,船上原本設置的便所根本無法負荷,只能共用幾個便壺,就地解決,裝滿了就倒入海裡。如此經過了一日夜,船艙內味道已經不是很好,加上船身隨著浪潮,不停微微顛簸著,有些人經不起這長時間的晃動便吐了出來,這穢物味道在船內飄散了開來,越來越濃,甚是噁心,腥臭令人難忍。

行船的這第二日,婉玉一直強忍著這噁心氣味,肚子餓了也不敢吃任何東西,就怕自己忍不住嘔了出來。一直捱到晚上,實在難以入眠,呆呆望著窗外,夜裡朦朧的月光映在廣闊暗藍色的大海上,讓人就想跳入這一片平淡柔和,清幽暗藍的氣氛中。
船外頭是如此沉寂、美麗、平靜的世界,而船內卻是令人難以忍受,宛如煉獄一般的空間,時間似乎過得好慢,黑夜竟然如此長久……
心柔在婉玉懷裡熟睡著,婉玉只能望著這可愛的小臉龐,讓自己忘卻眼前當下的這個現實困境,心裡告訴自己:「若能撐到臺灣岸上……那麼這輩子再也不要上船過海了。」

婉玉如此才又熬過了這一夜,一直望到月亮慢慢落下,海平面上漆黑一片,然後天色又漸漸明朗,忽然房艙外傳來一個叫聲:「看到岸了!看到岸了!快看那邊……哈啊!」萬籟寂靜的這清晨,婉玉還能認了出來,這喊叫的聲音是錢家長工阿狗在高興大喊的笑聲。

船上開始一陣騷動,有人急著跑到甲板上遠眺臺灣的海岸線,有人則趕緊擠到下船的出口旁等待,想搶在前頭下船。這聲音讓大家都醒了過來,懷著喜悅與期待,臺灣就快要到了,婉玉一整晚上思潮起伏,此時心頭一鬆,倒頭沉沉睡去,差一些就把小小的心柔給掉在地上,所幸綺梅注意到了,把心柔接在手上,少剛要叫醒婉玉,大哥少堅卻說道:「沒要緊,別急著下船,就讓她睡一會兒,我夜裡醒來幾次,看她似乎整夜都望著窗外沒睡……」

外頭走道上開始有人在走動,準備要下船,綺梅抱起心柔在這小房艙內來回踱步,忽然看見一人經過,心裡害怕了起來,跌坐在小床邊,少堅見到妻子面色慘白,驚魂未定的樣子,關心問道:「妳怎麼了嗎?阿梅!怎麼了……」少剛連忙伸出手來,把心柔接了過去。
綺梅一臉呆滯,目光飄忽不定,顫抖說著:「我……剛才好像看到了那個馬福地……」
少堅聽不明白,問說:「什麼馬福地?」
綺梅低聲說著:「就是殺死……婷兒親爹的那人……」

「啊!」少剛驚叫了一聲。
少堅卻鎮定,對妻子說道:「別怕!都過了那麼久,他認不出妳的,妳先別害怕。」

綺梅卻慌張說著:「婷兒……婷兒現在的樣子,就像她娘當年一樣,他若看到……一定會認得的。」
少堅這時才說道:「糟了!這下可就不妙。」趕緊跨步出去,把阿傻與婷兒都叫進房艙內,要婷兒跟綺梅一起躲到床上,讓阿傻把行李都疊在門口,少堅自己就站在門邊守著。

阿傻還睡眼惺忪,問道:「大家都擠進來要做什麼?要吃早餐了嗎?」
少剛隨便呼攏他說:「走道上有人走來走去,怕你的腳被人家踩到,趕快叫你躲進來。」
少堅看到有人在這走道上走過來,又走過去,擠在人群之中,還不停左右張望著,似乎是在找人,不過自己也不是很肯定,更不敢讓綺梅出來認人。

阿傻一夜跟婷兒肩靠著肩,頭靠著頭,睡得真好,這時該吃早餐了,聞到包袱裡還有吃的東西,開口問道:「可以吃蘿蔔糕嗎?」
少堅說道:「那個蘿蔔糕不好吃,你先安靜著,等一下我們下了船,我再買好吃的東西給你吃。」

阿傻這才安靜了下來。

夜裡朦朧的月光映在廣闊暗藍色的大海上,讓人就想跳入這一片平淡柔和,清幽暗藍的氣氛中。

 

《蘿蔔乾》【二 預言】- (8) ----- 《蘿蔔乾》【三 驚魂】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377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