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創作連載小說 《蘿蔔乾》【二 預言】- (6)
2013/03/08 07:00:56瀏覽349|回應0|推薦9

  【一 戰禍】 

小說 《蘿蔔乾》 【二 預言】- (6)     編著

 

綺梅嘆氣說道:「唉!這個苦命的婷兒……從懂事開始,就記得三天兩頭便有人叫她脫衣服,要看她的背,幾年下來,都已經脫習慣了,是以一聽到我說,要看她的背,也是絲毫不會遲疑的……」

少剛說:「那麼,難道是……張將軍在騙你爹,要你們救得婷兒無事,還是……你們當時聽錯了什麼嗎?」
綺梅說:「我爹也搞不清,當時我娘抱著我弟,我就抱著婷兒逃命,城裡到處是軍隊盤查抓人,一路上都說婷兒是我妹子,逃出城之後,我爹看到了婷兒背上什麼也沒有,大失所望。這疑惑一直在我爹腦裡揮之不去,後來便常常叫她脫衣服,要看她的背,似乎期待著有一天婷兒的背上會浮現出奇蹟來,之後性情一變,更是對婷兒兇了起來,把婷兒當成下人來使喚,常常不給婷兒飯吃,家裡其他人便也把婷兒當成下人,天天使喚來,使喚去的……」

綺梅兩手抱在胸前,默默凝想,又緩緩說:「我死命抱著婷兒逃著,逢人就說:『婷兒是我小妹子,婷兒是我的小妹子啊!』我千辛萬苦護著婷兒逃出,餵婷兒吃粥飯、教婷兒說話、帶著婷兒學走路、望著婷兒慢慢的長大,後來也教會婷兒識字、讀書、縫衣裳……不知不覺,我已經把婷兒當成自己身上的一塊肉了。」綺梅說著臉上現出微笑,神色和悅,面目慈祥。

「我百般不願家裡其他人這般對待婷兒,夜裡常常夢到逃命那一晚的事,夢裡我拼命大喊著:『婷兒是我的小妹子,婷兒是我的小妹子……』但是婷兒還是被抓走了,我不斷哭喊著,從惡夢中驚醒過來,黑夜裡發現婷兒真的沒抱在我懷裡,夢裡頭的傷心事就又浮現,歷歷在目,無法忘懷,剩自個兒一人,在夜裡傷心到……再痛哭一次!嗚……」

「那婷兒還真是懂事啊!總是會過來抱著我、哄著我、安慰我,說著:『姊姊妳不要哭了,小妹子在這裡,婷兒在這裡啊!婷兒在這裡……不要怕,不要怕!』我心裡真的好高興好高興呀!緊緊摟住了婷兒,又哭又笑,婷兒她又回到我懷裡了,並沒有被人抓走。」綺梅的嘴角笑著,淚水卻不停湧出。

綺梅任憑淚珠堆積在眼眶,繼續說:「我要出嫁前,我爹才突然想到,當年是不是聽錯了,問著我娘、問著我弟、又問著我,問說張京死前說了什麼,問了一次又一次,後來似乎搞明白了,原來張京臨死前說的應該是『城隍廟後藏寶圖就刺在婷兒的被子上!』若這樣來解釋,似乎才比較合理。」

「哎呀!原來……唉!」少剛嘆了一聲,隨即又問:「那麼,那一件被子呢?」

綺梅說:「當時包著婷兒那被子是絲綢錦緞,上頭還繡著張府的徽記,怎能帶在身上?我爹當時趕緊換成自己大衣,包著婷兒,那件被子丟在房間裡沒帶出來,我只隱約記得那被子上頭繡著山水與幾個字。」

「唉……哎呀!」少剛又嘆了一聲。

綺梅拿起手巾,擦了擦眼淚才說:「你剛剛也說了,婷兒這秘密若是讓人知道了,只怕無福。那件絲綢被子若是帶在身上,只怕夜夜都睡不安穩了。所謂財去人安樂,何況那是盜墓出來的財寶,本來就不是屬於我們的。」
綺梅這話讓大家都點點了頭,甚感同意。

綺梅目光垂了下來,繼續說道:「不過我爹心沒放開,仍是對著婷兒惡狠狠的,我發狂跟我爹大吵了一架,說他當時自己曾一口答應說要照顧婷兒的,如今竟然這般對待人家,我們一家人還是拿了婷兒她娘的珠寶首飾才能生活下來的,怎能如此對待人家,我哭著說我要帶走婷兒,我爹勃然大怒,說絕不答應!」

「不過隔日一大早,我爹卻自己過來跟我說,他這輩子再也不想看到婷兒了,婷兒就讓我帶去陳家吧!今後離他越遠越好……在我出嫁的前一日,我爹還是跟我提到了有關《帝師問答歌》的預言,說日本人遲早侵佔中華,而臺灣也要在這戰事之後才得安穩,他要帶著我娘及我弟避走美國,待安頓下來之後,會寫信回來。」

少剛說:「看來這事料得極準,阿爸也是因此早做了準備,才躲避掉日本人帶來的戰禍,我們此時再過去臺灣避著,也正是對的時機。」
少堅低頭說道:「希望如此了……」一手撩開馬車後方的布簾,眼前一亮,忙舉起另一手遮在眉梢,擋住照射下來的陽光,抬頭望著後方的馬車,眉頭深鎖,心中似乎還想著剛剛妻子所說,有關婷兒的事。                 

                            

《蘿蔔乾》【二 預言】- (5) ----- 《蘿蔔乾》【二 預言】- (7)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368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