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批評馬英九執政軟弱的背後思維模式:一點事後檢討
2018/07/18 21:18:51瀏覽3373|回應14|推薦13

馬英九是否會去坐牢,現在還難預料,但是,支持馬的人大概都非常擔心,我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我擔心,如果馬英九去坐牢,會為台灣帶來動盪,甚至牽連到更嚴重的後果。不過,也許有些人本來是支持者,但是因為對馬失望,所以也就想:你活該,就去坐牢吧!

這裡,對馬的評價裡蘊涵某種值得檢討的思維:期待執政強硬。許多人對馬英九的執政軟弱感覺不滿,只是這種不滿背後可能是出於什麼樣的思維模式,這種思維模式又可能有什麼樣的問題,卻很少人會去檢討。(有人可能對馬英九有其他的不滿,譬如認為他無能或甚至是可惡。對這些批評,此處暫不置論)

坦白說,我也認為馬英九過於軟弱。不過,我應該明白指出,我和多數批馬人士還是有根本不同之處,因為我基本上還是肯定馬英九總統的作為;而且,儘管馬的執政確實有不盡人意之處,我卻認為問題主要並不在於軟弱。

我以為,嫌馬執政軟弱,背後可能隱藏著對強人政治、鐵腕統治的期待,而這種期待卻是有問題的思維。

我們不妨以太陽花學運為例來討論,因為這是最讓人錯愕的事件,而事件的結果則讓本來支持服貿的人深感失望,不僅是對事態失望,也對主政的人失望。認為馬英九軟弱的看法也就從此坐實。當然,藍營人士對馬感覺失望,事端非一,大體關鍵在於對待綠營姿態太軟,或缺少手段。

媒體上現在有人用“狼性”與“佛性”來分別描述綠營與藍營的政治性格。這個比喻是否恰當,或許還有爭議,不過,我的長年觀察告訴我,綠營支持者中除了有較多工農群眾外,綠營支持者對藍營的不滿是根深蒂固,難以消除。藍營支持者對綠營的不滿則更多是在綠營執政以後才漸漸加深。所謂“狼性”、“佛性”政治性格其實主要是根源於此。

不論上面的分辨方式是否準確,藍營、綠營深層政治態度的差異應該被視為台灣社會結構的一個層面,這樣的結構狀態同樣會影響台灣政治的運作。而這卻是總統人選與立委席次之外的另一重要作用因素,卻被部分政治分析者所忽略。

許多人責怪馬英九在國民黨掌握行政、立法大權的時候,卻不知道善加利用,最後“一事無成”。是不是當選總統,而且形式上又握有多數立委席次,就真的擁有了權力,就可以大開大闔施為?我認為其實未必。簡單說,我認為台灣民眾對待藍綠政府的態度並不相同。而馬英九能當選總統,更多是他當時的個人支持度高,以及民眾對扁政府的失望,卻並不表示民眾由衷支持國民黨執政。如果除掉特定事件造成的民意效應,民眾對國民黨的厭惡感與反感一般應該是要高於對民進黨。在這種條件下,如果馬英九執政強硬,如果採取強硬手段對付異議者,後果很可能是那些批評馬英九軟弱的人想像不到的糟糕。

也許可以說,台灣社會的主流集體意識是由綠營支持者所主導建構,而馬之所以能憑個人政治魅力當選總統,部分是因為他的行動風格並不與這種主流集體意識背離。而即使馬當選了總統,他的施政也不能背離這種主流集體意識,一旦背離,他也就將失去台灣民眾的多數支持。與此主流集體意識相關的是,即使是藍營立委也會受到主流集體意識不同程度的影響,所以他們在統獨相關議題上立場並不一致,馬英九在涉及統獨議題的政策上,未必能得到藍營立委的一致支持。

馬總統顯然也意識到了這個情況,所以他在當選之後,也盡量保持對綠營群眾的親善態度。但是,即使這樣,他卻又因為欲與對岸也保持親善關係,而最終失去泛綠陣營民眾的支持。而且,又因為他對泛綠陣營的親善與退讓,使他也大量失去藍營民眾的支持。後面這種狀況,在綠營再度執政以後,雖然已經有所好轉,但是,並沒有完全扭轉回來。一些批馬的論述已經深入人心,幾乎成為定論。

以下容我再聚焦討論那些批馬軟弱者的思維。

責怪馬軟弱,這種心態存在於不少的民眾心中,特別是藍營民眾(綠營對馬的批評比較不是軟弱,而是可惡)。會嫌他軟弱,是認為他應該更強硬,特別是對綠營應該更強硬。問題在於,真的應該更強硬嗎?強硬的後果是什麼?

鄧小平強硬鎮壓了八九民運,並造成血腥悲劇。在事發當時,外界對中共是一片撻伐之聲。但是,近三十年過去了,撻伐的聲音卻也漸漸冷卻。同情肯定的聲音卻漸漸變成主流,特別是在中國大陸內部。

我也曾經對鄧小平的鎮壓行動表示某種程度的諒解。但是,此處暫不對這種評價態度進行是非臧否。我在此想強調,同情鎮壓與責怪軟弱,背後的心態其實是大體相同的。會責怪軟弱,也就比較可能會同情鎮壓。那麼,反過來說,如果認為鎮壓是無論如何不可原諒的事,那麼,對於軟弱的責怪就應該收斂。

我是折衷派,對於鄧小平的鎮壓有部分的同情,因為我也偏向相信,當時如果不強行鎮壓,中國大陸的局面恐怕無法收拾,而這對整體中國並不是好事。但是,我認為強行鎮壓的必要性,主要依存於結構矛盾的程度,以及以下的兩種思維形態的強度之上:對於異議者就應該強硬,沒有什麼好體諒的,他們不值得被體諒;對於異議者讓步是軟弱的表現。如果這種思維形態越強,則鎮壓就越變成必要(如果鄧小平退讓,民眾就會認為他軟弱,民運會愈演愈烈,中共的統治有可能被推翻。反共人士可能樂見這樣的結果,但是,中國如果真陷入混亂,其實對誰都不是好事。以為中共倒台,中國就可民主化,這種想法恐怕過於天真。)

太陽花學運,其訴求究竟是或非,此處暫不置論,但是,當時運動可說是勢無可擋。如果強行阻擋,很可能也會爆發血腥事件。那麼,一場小型64就可能會出現在台灣。果真如此,台灣的局面恐將更為不堪。總之,我認為,馬在處理這件事上,可能手段不夠高明;但是,他卻不宜採取強硬手段。(此處的推論究竟是否成立,攸關是非判斷,故還需嚴謹探究)

我以為,台灣的條件不同於中國大陸,台灣更經不起像64這樣的悲劇事件,尤其不能再由被認為是外來政權、懷抱“原罪”的國民黨來執行鎮壓行動。所以,即使馬因此必須政策退讓,並且因此被認為軟弱,也難另做他想(也許有非常高明的政治人物能突破困局,但是,我並不以為這麼高明的政治人物隨時都可出現。歷史上多少政治人物在困局中失敗,即使是諸葛亮,最後也只能抑鬱以終。總之,並不是所有的困局都隨時能被高明者突破。)。

此處的重點在於嘗試指出:民心期待執政強硬,很可能是一種潛在有問題的思維。這種思維會在無形中鼓勵執政者採取強硬行動,而不夠強硬的執政者也就容易失去支持、失去執政機會。

但是,鼓勵執政者採取強硬行動的後果為何?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很強硬,他也因此獲得高達九成的民意支持。但是,這種情況有可能是引鴆止渴。他因為掃毒,據說已經殺掉兩萬以上的販毒者。那麼,在反對陣營裡,必然在醞釀、累積對他的仇恨。一旦反對陣營反撲,就可能是內亂的開始。事實上,老蔣當年清黨,手段固然強硬,卻也為共產黨的再起蓄積了強大的心理能量。

總之,將心比心,強硬統治,可能為未來的衝突種下火苗,對異議者而言,也意味著痛苦的來臨。如果可能,就還是應該要盡量避免。而要避免強硬統治,先要去除對強硬統治的期待心理。民眾的普遍期待心理,對於執政者來說,相當程度就是一種結構的強制力。

那麼,台灣民眾只能或只應該期待軟弱執政嗎?

如果不考慮對外關係,那麼軟弱執政的主要問題只在於效率不彰。但是,效率不彰卻主要源於無理抵制。如果減少無理抵制,效率不彰的問題也就會減少。胡適之所以會說民主政治是庸人政治,就是說決策者可以更多依賴一般民眾的理性自主行動。如果一般民眾都自主而且理性,那麼,執政者就不需要多麼英明神武。這時候,自然也就沒有什麼軟弱執政這回事。僅當民眾缺少理性自主行動時,英明領導才成為高度必要。

總之,馬英九執政軟弱嗎?那要看我們是如何期待執政者,特別是期待他如何對待異議者。我們越是覺得異議者的訴求是不可忍受的,那麼,我們就會越發期待硬性壓制異議聲音。這時候,期待落空就會轉為對執政者的失望、不滿。

我們真應該期待強硬執政嗎?那麼,大家或許可以品味一下蔡政府的強硬執政模式。此時,作為異議者一方的藍營人士,又會做何感想呢?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13403453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citihunter
2019/04/27 16:45
如果不是马王政争的失败,马英九其实有机会挫败太阳花运动的,办法很简单,只要拖下去。当时太阳花运动已经后继无力,社会争议开始出现,反太阳花的运动团体也开始不断集结。但王金平进入立法院,擅自答应了学生的全部要求,用费鸿泰的说法是“感觉背后挨了一闷棍”,由此马英九才一败涂地。

直言
2018/07/23 23:05

马英九是幕僚型的政治人物,长于思考,有前瞻性,这些和阁主类似,也让阁主对马的处境深感同情。

马的一个突出的问题是政治能力不足,阁主把这些归咎于台湾的民意和执政环境,那些因素确实存在,但并不能掩盖马能力的平庸。

例如王金平关说事件,这件事无论是硬处理还是软处理都可以的正确的选择,无论如何处理,马英九都拥有主导权,处于有利的地位。现实是处理的结果之差骇人听闻,不仅对马后期施政造成困扰,对马在党内和民间的支持都有损害,自己也弄了一屁股臊现在还要处理。

再如马宋关系。宋是投机政客没错,在马的高民意支持下,宋完全是可以控制和合作的。但马和他的主要幕僚对宋忌惮太过,心胸太窄,自估又过高。在国亲关系处理上还是做了最差的选择。马既然对宋系势力持实质封杀的态度,宋放手一搏是必然的。换了连战不会搞这样差,实际上连宋合作阶段,虽然连战的民意不如宋,却不仅维系了国亲合作,而且基本握有主导权。

推诿王是老狐狸,宋是乱世奸雄没有用,回避不了马的政治能力低于几乎每个台湾总统的现实。

即使是高度政治性的问题,比如习马会,在马民意崩盘的执政尾期,在几乎无可再失的情况下,马做出的争取历史定位之举。结果证明台湾社会虽然意见分歧,却也没有什么地动山摇,证明马此前的畏葸的理由并不充分,他自己错失了历史给予他的机会。

对政治人物来说,最主要的是要能够做出艰难的决定并以正确的方式实施,思考是可以参考幕僚的意见的,马长于后者而弱于前者。不要把做艰难决断用强人政治来抹杀。伟大的民选领袖,无论是林肯,罗斯福,还是近代右翼的里根撒切尔,都是敢于做出艰难决定的领袖,他们也因此而伟大。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7/23 16:24
作者看起來很有思想,可是在我看來他只是爲喜歡思想而思想,並不是在爲解決問題而思想。

把事情分析描述到出神入化並不能解決問題。思想需要時間、力氣、能源、動機、目的。一句話:思想是好事,是一種能力。好事、能力就別浪費,應有所選擇、取予,讓思想產生一點實質效益爲上。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7/23 13:02
不要再馬英九這個那個了啦!臺灣人必須吃盡民進黨的苦頭才會覺醒。臺灣問題的根源在臺灣人身上,與其顧左右而言他不如認真面對問題、解決問題。臺灣的問題在馬英九嗎?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8/07/21 07:51

鄧小平強硬鎮壓了八九民運,與太陽花之時台灣的政治局勢完全不同,鄧小平鎮壓後引起多少反彈?一直就只是那批民主蛋頭在鬼叫而已。

鬼叫自由民主人權萬歲的馬英九,也不可能自我打臉。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8/07/20 16:26

俗諺云:「眼大膽大」,眼光遠大,故膽子亦大。
馬英九敗在無識,是以無膽。

執政六年,無識對抗台獨的主流論述,自縛手腳,拿香跟拜,養癰遺患,導致太陽花之變,無可收拾,必敗之局,強硬都遲了。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7/20 09:48
在中國,最殘酷的鬥爭不是發生於敵對陣營間,反而是自己人間的路線之爭。奇怪吧。

他讓中華民國消失 轉而擁抱台灣主體意識
2018/07/20 00:06
他是個自私的小人兼偽君子,為了自己虛名居然可以把中華民國逐步給葬送掉也無所謂。

春秋大夢
2018/07/19 23:47
他就像是父子騎驢中的那位父親,盡想去討好每一個人或每一條評論,結果是誰也無法討好,反招至不同議論,卻累死自己。其基本動機就是,仗著自己先天與後天的優越條件,自覺英俊神武,於是產生自義與自戀之心,想博得世人稱頌美名,想當上全民愛戴領袖,一舉拿下諾貝爾獎。卻不知靠軟弱,民粹,與屈服是根本成不了大事的,他只是在作夢而已。

古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7/19 05:19

少俠還是那一句話 : 馬不可做亂世(台灣當然是亂世,台灣有台獨還不叫亂世?)總統,馬若再做總統,這與民進黨繼續執政差別很有限,因為他真的太軟趴了!

他應該就是兒皇帝石敬塘的翻版,實在太娘了! 總統只要依法治國,他的強硬執政依然會得到絕大多數人民堅定的支持!

但去回想一下馬在大腸花學亂的表現吧!

不只這一項,馬在其他方面的軟趴表現簡直是罄竹難書!!!

馬也許可以去做太平盛世的總統,但屆時他很可能會與反對黨去'共同治理'國家,請問這種總統大家還選出來幹嘛?

總而言之,馬真是不能做總統,尤其是不能做亂世台灣的總統,那種軟趴總統只能叫做一個'凌遲台灣'的總統.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