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正露丸物語
2020/09/26 00:04:00瀏覽8677|回應25|推薦125

現在的四五年級生,尤其鄉下長大的,對一種小小黑色顆粒,有刺鼻味道,專治腹痛腹瀉,牙痛時也可剝半顆,塞到蛀牙處止痛的小藥丸,應該都有深刻印象,那種小藥丸,特殊的刺鼻異味,一般叫臭藥丸,雖然部分人會敬而遠之,但卻是當時名符其實的家庭必備良藥,大概每個家庭都會有,其實臭藥丸真正名字叫「正露丸」,更早則稱「征露丸」。

 

那時藥房和診所不多,鄉下更少,有時整個村子都沒有,病痛時都會先找家裡的藥袋,看是否有對症的藥;藥袋是一般俗稱「寄藥仔」或「寄藥包仔」的人帶來的,他們上山下海,揹著藤製大籃子,裡面有很多格子,裝各種功效的常備藥,例如感冒、咳嗽、鎮痛、解熱、腹痛腹瀉等等,通常也會有「正露丸」,挨家挨戶探訪,看需要什麼藥,登記品名數量後,放入一個約B4大小的藥袋,先不收費,約一兩個月後再來查看,看實際使用量收費,並添補用掉的;大約有長達30~40年時間,這種宅配,先使用後付費的成藥,事實上是當時醫療系統的一部份,藥袋、「寄藥仔」從日本時代就有,這種行業約1970年代消失。

 

「正露丸」其實有一段很長的故事 ---- 

1894年清日「甲午戰爭」時,日本陸海軍深受腳氣病之苦,我們現在知道腳氣病原因是缺乏維生素B1的關係,但一百多年前,那時維生素尚未被發現,知道維生素的效能,事實上是1912年以後的事;另外現在也知道糙米富含維生素B,能防止腳氣病,但那時剛發展出機械脫殼方法,稻殼可以完全脫乾淨,露出純白米粒,但維生素B不可避免也被去除;當時日本的社會氛圍,能吃到純白的白米飯,是人生一大幸福,連軍校招生,都以能吃到白米飯為號召,因此當時日本軍中腳氣病肆虐,嚴重影響戰力。

 

當時日本軍方也分兩派,海軍高階軍官大都留學英國,陸軍則留學德國,也因其師承關係,對腳氣病原因有不同推斷;海軍認為是人體缺少某種營養之故,因此學習英國,將部份伙食以摻入小麥的所謂麥飯,代替純白精米飯,陸軍則認為某種細菌之故,因此殺菌成醫療的主軸;觀點的不同,加上派別及出身因素,兩方針鋒相對,論戰前後三十多年,代表人物是陸軍的森鷗外(1862~1922),和海軍的高木兼寬(1849~1920),兩人都是軍醫,也都先後當到兩軍軍醫最高階的軍醫總監;1903年日本陸軍軍醫戶塚機知,發現蒸餾山毛櫸等木炭產生的木餾油(Wood-tar creosote)製劑,對傷寒桿菌有明顯的抑制效果,因此就以木餾油製成的黑色藥丸,來治療腳氣病,當時正值日俄戰爭前夕,為求出征成功,命名為「征露丸」,日文俄羅斯(Rusia)名為露西亞,「征露丸」卽是征服俄國佬的藥丸。

 

日俄戰爭開始後,海軍伙食改良得到成效,腳氣病患者大幅減少,但「征露丸」的刺鼻味道,軍士都排斥,還必須以天皇御賜名義,要求軍士服用,但事實也效果,著名陸戰戰役,像奉天大戰、203高地爭奪戰等,死於腳氣病的軍士,是戰死的三倍陸軍主其事的軍醫部部長森鷗外,堅信細菌說,抨擊營養說,堅拒陸軍採用麥飯,斥責海軍的實驗無科學根據,嚴厲指控主導海軍伙食改革的高木兼寬;不少陸軍軍醫目睹海軍的伙食改良,成功抑制腳氣病,態度略有鬆動,但森鷗外堅持己見,毫不妥協,以致陸軍腳氣病肆虐,死傷無數。

 

多年之後腳氣病的原因真相大白,森鷗外當然難逃恃才傲物,剛愎自用的批評,但期間卻意外發現,征露丸對整腸止瀉的神奇功效,軍士兵都口耳相傳,無心插柳柳成蔭,「征露丸」搖身一變,反而變成胃腸良藥,名氣越來越大,二戰之後還開始外銷,昭和時代的1949年,為顧及與蘇聯的外交關係,更名為「正露丸」,直到21世紀的今天,「正露丸」仍在日本、中國、台灣、韓國等地被使用,也算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本名森林太郎,森鷗外其實是筆名,現在筆名反而比本名的名氣還大;森鷗外出身島根縣世家,自小聰穎,是天才兒童型,19歲即從東京大學醫科畢業,是當時最年青醫生,留學德國,最高軍階到中將軍醫總監,陸軍醫務局局長但醫學之外的森鷗外,更是興趣廣泛,集文學家、翻譯家、評論家於一身,也都成就斐然,著作等身,文學上與夏目漱石、芥川龍之介,合稱明治時代三大文豪所謂「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官」,文豪之名,應是比常輪替更迭的總監或局長,更受人景仰,但「征露丸事件」的負面評價,卻也揮之不去,讓森鷗外的文豪盛名褪色不少。

 

森鷗外曾任陸軍關東師軍醫部長,參加過甲午戰爭,1895年清日簽訂的馬關條約,台灣被割讓給日本,他也曾隨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出征台灣,但在台灣只停留半年,之後就調回日本,時間不長但他的長子森於菟(),也是東京帝大的醫學博士,同樣留德,1936年曾應聘出任日本時期台灣帝大醫學院解剖學教授,並兩度在1939~ 1941年及1944~1945年出任醫學部部長,相當於現在的醫學院院長,後一任是光復前最後任,之後並留任兩年,留台超過十年,時間比他老爸長許多;2004年台大醫學院校友還贈送森於菟半身胸像,感謝他對台大醫學院的貢獻;森於菟五男,早稻田大學名譽教授森常治,並將父親在臺灣的經歷,2013年出版日文「台湾の森於菟」一書;儘管森鷗外當年到台灣是以征服者角色,對台灣人而言,反感多於討喜,從另一角度而言,森家三代人,跟台灣也是百年因緣。 

註:根據教育部辭典,於菟讀音烏圖,虎之別稱,語出「左傳.宣公四年」:「楚人謂乳穀,謂虎於菟」,穀,餵奶也,魯迅的「答客誚」詩亦有「知否興風狂嘯者,回眸時看小於菟」句;森於菟生於1890年,當年生肖為虎,應是取名於菟原因,森鷗外漢文造詣甚高,事實上那個年代日本文人的漢文造詣都相當不錯。

▲▼大幸藥品製造的喇叭標誌正露丸,是市佔率最大廠牌,其喇叭標誌為日本陸軍的軍號,大約三十家左右的藥商都曾生產販售正露丸;1954年大幸藥品宣稱繼承早期忠勇征露丸的專利銷售權,歷經冗長的法律訴訟,1974年日本法院最後判決無效,因此目前仍有不少藥廠製造,但除了軍號商標外,其餘包裝方式大同小異。

▲▼正露丸的刺鼻味道,也讓很多人敬而遠之

▲▼正露丸據稱有三十多製造商,二戰後考慮國際關係,大幸藥品在1949年,將征露丸改名正露丸,大部分廠商也跟著改,但位於奈良縣的日本醫藥品製造,仍持續以征露丸之名販售,但2018年,藥廠宣佈無限期停產征露丸,應該是也要改名的下台階方式。(摘自Wikipedia)

1930年代的忠勇征露丸,以當時日本陸軍演習畫面的廣告,可稱之為第一代征露丸。(摘自Wikipedia)

▲大幸藥品改名為正露丸後,仍為黑色藥丸,可算第二代,近年推出白色的糖衣錠正露丸,算是第三代。(摘自大幸藥品官網)

▲▼19401970年代,配送到家的藥袋,及「寄藥包仔」,是當時台灣醫療體系的一部份;上圖是部份成藥外包裝,正露丸也常是其中之一,下圖則為藥袋外觀。(摘自網路

▲森鷗外出生地(摘自Wikipedia),森鷗外本名森林太郎,江戶時代末期石見國津和野藩(今島根縣)的世家,先祖數代為藩主龜井家的醫生

▲▼多年前在東京墨田區,距離現在國人常去的晴空塔一公里多的向島,意外看到「森鷗外住居跡」告示牌;是森鷗外少年時期住處,其他資料甚少著墨這段慘綠年華,根據牌上資料,他十歲時隨父親搬到向島的小梅村,前後住過三處不同地方,總共七年,明治十二年才搬到千注14歲考入東京醫學校預科,就搬到學校住宿,假日才回來但他此地頗有感情,小梅村和現在已加蓋的曳舟川,多次出現在他的文章中。

▲▼東京文京區的森鷗外紀念館,題字小小的,顯得低調,原址是森鷗外晚年居住的觀潮樓舊址,館內的部分文物,森於菟曾帶到台北,光復後費一番週折才送回日本。

▲夏目漱石,芥川龍之介及森鷗外三人是日本明治時代三大文豪,但以夏目漱石的名氣最大,他的頭像還曾印在日元2002年版兩千元紙鈔上;征露丸事件的爭議,讓森鷗外的文豪名聲褪色不少。(摘自Wikipedia)

▲森鷗外任中尉時,陸軍送他至德國留學四年(18841888),主要在柏林,也去過德勒斯登慕尼黑,他在柏林住處,現在是森鷗外紀念館。(摘自Wikipedia)

▲▼189533歲的森鷗外已官拜大佐(上校),曾隨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出征台灣,後出任台灣總督府陸軍局軍醫部長,但只四個月,在台灣前後也只半年,當年登陸地點是現在新北市鹽寮。

▲現在台北市中山堂附近的清巡撫衙門,及布政使司衙門舊照,日本時代初期,總督府以此為辦公處所,直到1919年,現在為總統府的總督府完成後才搬離,森鷗外當時辦公地點應該在其中某一間(摘自Wikipedia)

台大醫學院大門及日本時代完成的二號館,二號館是台北市市定古蹟森鷗外長子森於菟曾任教日本時代的台彎帝大醫學院十年,並曾兩度出任醫學院院長,是光復前最後一任的院長。

1921年完工,位於德惠街的台大醫學院附屬醫院舊館,2021年就滿一百年,是台北市市定古蹟,當時日本建築師甚喜好用紅磚建築。

▲▼台大醫學院景福館森於菟及杜聰明半身胸像(上),森於菟是日本時代最後一任,杜聰明則是光復後第一任醫學院院長(下,台大醫學院院史)。

森於菟五男,森鷗外孫子森常治,2013年出版的日文「台湾の森於菟」一書封面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eslin9863&aid=147896332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simm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18 11:18

我對正露丸的味道會跟雞聯想一起

小時候~家裡養的幾隻雞

時不時就看我爹娘一手抓雞頭掰開雞嘴,然後塞個幾顆進去

特濃的味道讓畫面深刻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19 16:53 回覆:
謝謝simma。
正露丸餵雞,以前沒聽說過,應該是獨門祕方。

人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16 16:41

「正露丸」的故事 ----。實在太精采了/彷彿上了商品歷史課

家裡也有過這藥丸.不過我沒吃過.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18 16:43 回覆:
謝謝人間。
當年日本海、陸兩軍在征露丸上的論戰,雙方纏鬥了三十多年,也是令人嘆為觀止。

柔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10/13 01:28

小時候牙疼,媽媽的妙方的確是塞半顆進蛀牙內,但有沒有效真的忘了,好像涼涼苦苦的?幸好我只有一顆蛀牙~大笑 

前陣子我爸經常腹瀉,三天兩頭看西醫,照胃鏡、大腸鏡都沒問題,但就是瀉。媽說只好吃征露丸試試(我們家不叫臭藥丸啊,從小到大都是直接講征露丸的台語),我說怎回頭吃征露丸,那種藥不好也沒效吧?媽說西藥吃好久沒效,回頭試試老藥丸吧!我要老爸放輕鬆不要老想著腸胃不適(長庚的肝膽腸胃醫師教我的),真的就不藥而癒了。

小時候還吃過仁丹呢~好多回憶啊~大笑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14 11:59 回覆:
謝謝柔怡。
仁丹其實也是百年藥品,最近在寫一篇「月桃葉肉粽的滋味」,月桃花就是台語說的「硬桃」,南部的粽子很大部分是月桃葉包的,月桃也就是杜牧詩「娉娉裊裊十三餘 ,豆蔻梢頭二月初」中的豆蔻,更令人驚訝的,月桃花謝掉後,會長出鮮艷橙紅色的果實,果實裂開後,內有灰白色薄膜包覆的黑色種子,那個種子是製造仁丹的主要材料。
這篇文章應該過一陣子會貼出。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14 16:21 回覆:


Koro
2020/10/10 06:34
1949年改名為正露丸時已經是昭和24年,不是大正時代喔。(moldocazier@gmail.com)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10 09:25 回覆:
謝謝Koro,1949年確實已是昭和時代,筆誤,已更正,再次感謝。

天涯孤鴻 ·· 橙子黃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7 00:48

看到“正露丸”三個字眼睛一亮,它是我的旅遊必備藥,從一次去越南瀉肚子,隊友們紛紛掏出正露丸,我才知道此藥之神效。

但代價是服用了身上有那種味道,自己都可以聞到。

前一陣子從市面消失,說是成分有害被禁,現在重新可以買到,是我家的必備成藥。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08 17:04 回覆:
謝謝孤鴻姊。
正露丸刺鼻的味道,大概是我最無法忍受的,放在行李箱內,都會讓其他衣物也會有那種味道,都要包兩三層塑膠袋,避免味道散佈,後來發現有糖衣錠的正露丸,雖然貴一點,攜帶還是方便很多。

雖然有人覺得沒有效,不小比例的人都認為有效;2017年日本派外的聯合國維和部隊,都還配有正露丸,藥效應該是被肯定的。

我是google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6 12:13
沒想到小小藥丸還可以看到森鷗外故事,真有意思。小時候常看的兩種丸就是救心跟征露丸,一直以為印象錯誤征露丸沒想到是改名了,不過它的效用真的不錯,在澳門旅行時腸胃炎,拖著病體找到新加坡版的小小丸,一吃就見效超利害。森鷗外文豪名氣真的大於軍職名。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07 23:56 回覆:
謝謝我是Google 迷。
他東大畢業,其實未必要到軍方的醫院,這個可能他父親的有些影響,他家裡數代是藩主的醫生,藩主基本上就是武士,他們家從島根縣搬到向島小梅村時,也是借住藩主的房子。
另外他醫學院時有個來自軍方的同學,為他引薦當時陸軍軍醫局的局長,應該是有承諾,要送他出國,事實上他當了三年軍醫後,才22歲,陸軍就送他到德國留學四年。

茉子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1 15:28

哇,您介紹的好詳細喔,真是佩服...崇拜

如果沒記錯的話,小時候好像管"正露丸"叫"臭藥丸子"

而且也還記得它的味道是真的不好聞,至於有沒有效果,已經完全沒印象了 大笑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02 23:52 回覆:
謝謝苿子伊,很高興再看到妳的貼文。我們小時候也都說臭藥丸子,不管征露丸或正露丸,台語可能都不太好説。
臭味藥丸子吃了以後,藥味會在嘴巴內,久久不散,不是很舒服。

Sookh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29 21:49

感謝您,

名藥與名人的故事真精彩。

小時候「寄藥包仔」

是高掛牆上的重要物品,

我們小孩子也不清楚有些什麼藥?

我是長大成人外出後,

才有朋友給的少數征露丸經驗,

大概是有效的,雖然味道很奇怪。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01 13:30 回覆:
謝謝Sookhing。

小文內説正露丸事件論戰,當時日本軍方也分兩派,海軍高階軍官大多留學英國,陸軍則留學德國;除了師承,出生地也分成兩派,明治初期,海軍大多出身鹿兒島(蕯摩藩),陸軍則大都出生山口縣(長州藩)。

日本派任的笫一任台灣總督海軍上將樺山資紀,日俄對馬海戰的聯合艦隊司令長官海軍上將東鄉平八郎,都出身鹿兒島;而第二任至第五任的台灣總督,分別為桂太郎、乃木希典、兒玉源太郞、佐久間左馬太,則都是出身山口縣的陸軍中將或上將。

正露丸事件論戰,陸海雙方的代表人物是森鷗外和高木兼寛,分別出身島根及鹿兒島,島根就在山口隔壁,可視為廣義的長州藩。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28 10:27

謝謝 Charles 的詳細介紹,長知識了!

正露丸對我很有效,腸胃不適與牙痛都是。當年出國媽媽在我行李箱放了一罐。但一轉眼,我也幾十年沒吃過它。

小小一顆藥丸,負載著幾代人的歷史,是另類的 “任重而道遠”,或許這是當年森鷗外沒想到的吧?

讀完大作,我上網查正露丸成分的英文名稱,發現主要成分是德國人傳統草藥中的一味。這樣就很合邏輯了,因爲森鷗外是留德的。德國有他的紀念館,歷史地位可見一般。

最有意思的是當年征露丸的廣告。哇,不止腹瀉牙痛,連肺結核,肋膜炎,肺炎通通有效,真個是吹牛不用納稅。

也許科學家們該拿這小小臭藥丸到實驗室做功課,説不定它就是對付新冠肺炎的仙丹大笑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10-01 12:10 回覆:
謝謝愛馬,其實很多偉大的發明,當初也都是blue sky或 out of box的idea。

森鷗外跟隨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出征台灣,曾在台灣停留半年一事,在日本很少被提到,倒是現東京森鷗外紀念館的部分展品,曾在台灣待了16年。

森於菟1936年應聘至台大醫學院擔任教授時,森鷗外已過世十多年,森於莬將父親的遺物、遺稿等也帶來台灣;1947年森於菟回日本時,事實是被遣返,無法全部帶走,於是託給住進他原宿舍(現杭州南路)的台籍蔡教授保管,1949年森於菟透過朝日新聞,向中華民國政府申請送還森鷗外遺物,1952年才順利送回到日本。

正露丸可算是森鷗外的黑史,其實感情上他也有一段黑史;他留學德國期間,曾跟一個德國女子交往,雙方熱戀,回國時女子千里迢迢追到日本,以當時的交通狀況,算是轟轟烈烈,但森鷗外避不見面,最後該女子才在森家人苦苦勸導下,傷心地回國;之後森鷗外將故事寫成他的第一本小說「舞姫」,少不了也有始亂終棄的罵名。

茉上盛開 ✿ 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28 09:25

家裡是沒有正露丸藥品的,通常小問題會稍作觀察,飲食調整,有時隔天就好了!

如果沒有比較好,便會直接帶去看醫生,比較沒有自行給孩子吃藥。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09-29 18:58 回覆:
謝謝泉,泉是udn格友中年輕一代,年輕的媽媽通常比較相信現代醫學,相對比較不相信傳統療法。
祝中秋佳節快樂,小籽籽平安健康。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