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最壞的狀況最好的結果,2019台北超馬24小時賽
2019/02/27 03:04:31瀏覽3189|回應0|推薦17

 

緣起

在睽違24小時賽五年後,於去年再次參加「台北超級馬拉松24小時賽」,賽前有刻意拉高跑量,也以比賽補給的規格,做了幾次長距離的定速跑,也請教幾位超馬高手關於配速與補給的問題,大家一致給我的建議是前段不要暴衝,前12小時與後12小時的距離比大約是57:43,應該穩穩地就可以跑出不錯的成績。自認準備得很完備,要破2013年創下弱弱的24小時賽PB (173.8公里),應該是百分之九十九沒問題,甚至覺得200公里應該也如探囊取物一般。結果我太輕忽後8小時疲倦的後座力,只跑好前16小時,求勝的意志不夠堅定,最終雖然仍以破PB的187.629公里獲得M45分組第一名,但心中總有「如果後8小時好好跑,成績會如何?」這樣想彌補後8小時遺憾的念頭。

於是今年的「2019台北超級馬拉松24小時賽」報名一公布,也不管前一年信誓旦旦地說不再跑24小時賽,在去年11月底剛跑完2018神戶馬拉松後,接著就乖乖去繳貴松松的3255元報名費,希望在50歲的初24小時賽中,能彌補49歲時那場後8小時的遺憾。

 

賽前訓練與賽中補給

50歲後的初24小時超馬賽,心中如同跑初馬般忐忑與緊張。

相較於其他24小時賽的跑者,在半年前就將跑量拉高到600公里以上,我因為從報名到比賽的這三個月期間,工作量突然暴增,每天被客戶追著跑,且這三個月間穿插了兩場標馬賽事 (神戶馬拉松與渣打馬拉松),訓練以速度提升為主,欠缺LSD長距離定速跑的練習,另一方面也想多花些時間與家人相處,所以只能在ㄧ月中渣打馬拉松之後,跟老婆請假,做了10次20-30公里的LSD練習,希望以次數來彌補無法ㄧ次練習50公里以上的不足。

超馬賽速度不重要,比的是心裡面的強度,能不能戰勝隨時出現的頹廢惡魔,是能不能贏過以前自己的關鍵。在訓練量比去年更低,準備不夠的狀況下,實在不敢大言不慚地預期會跑多少公里,只能以過往的經驗不斷修正來彌補,不辜負補給員們的辛苦陪伴,千萬不要讓我睡著,我一定會撐完24小時優雅完賽。

從賽前五天開始執行賽前減量,並與補給員溝通、擬定補給計畫,這次的補給員仍跟去年一樣原班人馬,分三班每班八小時,輪流依照我的課表幫忙補給,第一班佳夢 (我太太的姊姊,10公里路跑賽屢上分齡組凸台的高手)、第二班惠麗 (我小學同學,玉山動物醫院院長)、第三班國豪 (我大學同學,完成初馬與多次半馬)。


◎很理想化的補給計畫


◎補給品


◎高志明大哥給的建議,貼在手背上時時提醒自己,200公里的配速表。狀況好,後半段再將里程往上加

 

0小時-8小時(42K: 03:43:51‧50K: 04:31:27‧6HR: 64.974km)

早上11:30,我與第一班補給員約在捷運圓山站,然後走1.5公里到位於新生花博園區的比賽會場。24小時賽在下午兩點開賽,我們準備時間很充裕,可以一邊調整心情,一邊為正在場上奮戰的48小時、12小時、6小時賽跑者加油,24小時的專屬帳篷內,隨著時間接近,跑者們陸續抵達,大多是許久未見的老面孔,有如ㄧ場超馬同學會。這場比賽跑前幾名的選手,有機會代表台灣參加今年10/26-10/27在法國ALBI舉行的世界盃24小時超馬賽,有角逐意願或有機會上榜的跑者,都半年甚至更早前就磨刀霍霍地開始準備,期望能披上中華台北隊的戰袍出賽,所以現場除了歡樂外,大家也互相激勵期許跑出最優秀的表現。


◎我的第ㄧ班補給員萬里莊老師與補給新手賴玄同學


◎剛抵達24小時補給帳篷時,還空蕩蕩的


◎公補區ㄧ年比ㄧ年豐盛,去年已經很令人稱讚了,今年更在比賽的48小時中,全程提供各式熱湯熱食熱粥,有鹹有甜,還有不間斷的熱開水熱薑茶供應,非常符合超馬比賽跑者的需求,即使沒有請私人補給員幫忙補給,只要將餐具放在公補區,大會的可愛志工美眉也會在下一圈幫你裝上所需的補給品,非常貼心的服務,讓我對超馬協會舉辦的賽事更刮目相看!


◎賽道路線與現場配置


◎起跑線前

起跑線前,我默默蹲在地上靜靜地向我的上帝禱告,祈求讓我這次可以平安完賽,並且順利破PB,突破200公里關卡,也順便為自己加油。

下午兩點鐘,24小時組選手在倒數聲中鳴槍起跑,正式展開這趟24小時未知的奇幻旅程,104位選手同場競技,路線一樣是繞著花博公園新生園區一圈663公尺,今年的舞台與公補的位置做了調整,也在後方跑道增加一個新的流動廁所點,更方便跑友在跑到昏頭時,能找到需要的服務,主辦單位ㄧ年比ㄧ年進步,跑者當然就要努力跑出好成績作為回饋了,這24小時就看誰繞最多圈誰就獲勝,要說像繞圈子的倉鼠也行。

才開跑30分鐘我就在昏頭了,竟提醒補給員怎忘記每個半點要補給?下一圈補。結果才跑出去就想到,我原定的補給表就是ㄧ小時候才開始補給的,是我自己搞錯了,害得補給員也跟我緊張了一下。

前四小時原本預定以五分半甚至更慢的速度來跑,但跑著跑著就超速了。其間抓到兩位日本選手當兔子,望月千幸與土居綾,倆人以五分出頭的速度相互擋風並速前進,跑來流暢又穩定,索性我就跟在後面維持ㄧ定的速度,通過補給區時,補給員指示速度太快了,但我只是比著跟上的手勢,既然跑來沒啥壓力,也就跟上,每公里平均快十多秒,雖然只是區區的十多秒,累積起來不知不覺也產生了不少負擔。等到某次進補給站時,劉國華老師告訴我「小賴,你跟的那兩位,是女總一跟女總二喔」,嚇得我放棄繼續跟下去。

全馬42公里完成時間03:43:51,總名次大約在11名上下徘徊,不過目前我盡量不去看總名次,因為離比賽結束還很久,現在看沒有意義。補給按表操課,我則遵循著配速表來跑。

剛過一匹馬沒多久的時間,就聽到小女兒草莓遠遠地大聲喊「把拔」,是我太太帶兩小鬼來探班,經過補給站時,太太還提醒我速度太快了。有家人來督陣,絕不能輕易就敗下陣來!


◎我的前後就是當時的女總一二,日本隊的望月千幸與土居綾,不小心被她們拉著速度跑

50公里以04:31:27完成,補給員告訴我,名次維持在10-11名間。第五個小時,比賽進行到下午七點,跟補給員要了一罐花生湯當晚餐,邊走邊吃,很快速地繼續上路。可能是跟兩位女總一二太久的時間,肌肉一直繃得很緊,感覺右大腿內側快要抽筋了,轉進補給站跟補給員拿了第一次止痛藥吃。

七小時,晚上9點鐘,進補給站換掉原本的BROOKS Ravenna 10,改穿母子鱷魚第二代護指鞋,一方面減輕重量,二方面也讓腳長可以舒服地伸展。

賽事進行到第七小時五十分,接近晚上10點,就要完成1/3的時間,名次維持在14名。原本跑得很順暢,不知怎地,吃了某樣東西下肚後,整個胃就感覺往上頂,好像肚子裡的東西要衝出喉嚨,但又似乎很執著地留在原地不願意出來,於是就卡在胸口,非常非常不舒服。我乾脆就找個草地,自己將這股吐意挖出來,有了這第一次的嘔吐後,就開啟接下來近15小時的嘔吐輪迴地獄,差點讓我放棄這次的比賽,不過這是後話。

 

9小時-16小時(100K: 09:59:26‧12HR:114.699km)

第九小時開始,時間已經來到半夜11點,第二班補給員惠麗來換班,因為大家都有默契了,我只是簡單打個招呼,專注在跑道上。接近午夜時分,這是一個關卡,已經有多位有狀況或無心完賽的跑者選擇提前棄賽離開跑道,私補區一下子人少很多,空間寬敞了起來,依以前的經驗,這段時間對跑者或補給員來說,不論精神、體力或意志都是最大的考驗,要一直到清晨天亮後,人才會又慢慢多起來。

09:59:26完成100公里。第十個小時,凌晨12點才剛過沒多久,第二次嘔吐感又來了,默默趁著黑夜到路旁自行挖吐,也順便祈禱不要再來了。然後轉到補給站,向我的補給員拿耳機與音樂撥放器,賽前在Spotify建立的音樂歌單隨機地從耳機流進我的耳朵,自然將我與賽場靜默的環境區隔開來,形成一個只有我自己的空間,裡面只有不斷邁步往前與我喜歡的音樂。


◎竟然有我跟夜班補給員惠麗的合照,非常難得。

只要想睡覺,我就吃兩顆Airwaves超涼口香糖,但又怕引起蠢蠢欲動的嘔吐感,所以吃東西都非常小心。12小時完成114.699公里,接近但未達高志明大哥給的提示,即如果以200公里為目標,前12小時至少要115公里,看來最後8小時要更戰戰兢兢才有可能達成目標。


◎看我那痛苦的表情,與志仁按摩時施虐的開心表情,形成強烈對比

過了第12小時沒多久,雙腿肌肉硬梆梆地快抽筋似的,我繞進補給區稍坐一下,雅芬的補給員志仁特地拿了一根滾輪按摩棒幫我按摩,放鬆兩腿的肌肉。從沒用過這玩意兒,才輕輕滾上去,我馬上大叫出來,好痛好痛好痛,一手緊抓著志仁的手臂,一手扳著椅子,邊叫邊忍耐讓志仁按摩,按完痛感過去後,竟感覺兩腿放鬆許多,原先有的緊繃感暫時不見了,讓我得以多跑十公里。

開賽12:45第三次吐,14:45又再吐一次,這時已經演變成幾乎兩小時就吐一次,東西吃進肚就吐出來,只要有東西進胃裡,胃就感覺被頂上來,嘔吐感就出現,然後就要自行催吐才可以解決。原本100公里就要回家,後來修正為12小時要棄賽,13小時後,想說嘔吐已經成為常態了,都已經跑到這時候了,好歹再撐到天亮看看,成績難看也沒差,不然太對不起來幫我補給的朋友們。

我請補給員不要給我任何實體的食物,自己拎著紙碗到公補區舀熱菜頭湯與玉米湯來喝,看看可不可以化解這惱人的嘔吐感,不過仍然沒用。

開賽15:50又再吐第五次,這時已經演變成每一小時吐一次,連喝水也會引起嘔吐感,吐到胃裏沒東西變乾嘔,吃會想吐、沒吃又沒力,經過我的跑友或補給站的補給員因為都是舊識,大家都會關心地協助與問候狀況,也提供自己的妙方,如雅芬的金十字腸胃散讓我打了好幾個嗝,暫時排解胃裡的壓力;志仁適時的按摩棒伺候,讓我多跑好幾公里;國華老師的黑糖水加溫開水,在吃不下實體食物補充能量之際,這是很快速可以補充能量的飲品;太太留下來的益生菌,也讓我得以舒緩一下腸胃的問題,這些都讓我感覺非常窩心,馬場上的對手只有自己。

這時的名次大約都在23、24名間徘徊,沒有掉到太後面。

 

16小時-24小時(100mile: 19:53:12)

第16小時清晨六點鐘,里程來到136公里。天色漸漸亮起來,第三班補給員國豪前來交班。去年在天剛亮意志最薄弱、最想睡覺的這段時間,我任性地進站睡15分鐘,造成後八小時一敗塗地,所以賽前我特別叮嚀前後兩位補給員,不論我表現得多想睡多可憐、意識多模糊,都一定不能讓我進棚內,把我拖到跑道上用走的都好。還好今年想睡的意念完全敗給想吐的意念,兩位補給員也確實做好守門員的角色,所以今年完全沒有進棚內睡覺,只要撐過這段時期,其實就不會想睡了。


◎開賽17小時,跟補給員拿行動電源幫馬拉松世界的GPS錶充電,讓我可以記錄24hr完整的里程記錄。這時有跑起來追一下失落的里程

第17小時20分,吐第六次,這次是楊桃汁與水混雜著胃酸一起吐出來。

清晨八點第18個小時,高志明大哥拎了好幾杯豆將在賽道旁分送給跑者,我跟他說今年吐得亂七八糟,可能連破pb都不可能了,高大哥也給我鼓勵,堅持下去就好,順手也遞了一杯溫豆漿給我,邊走邊喝,喝完,也不知道有沒有吸收豆漿的營養,開賽18個小時就將整杯豆漿吐光光,吐第七次。


◎高大哥的豆漿

開賽第18小時55分、19小時40分又各自吐了第八、九次,每小時吐一次已經變成常態了,胃裡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吐了,檢視一下身體狀況,雙腳沒有抽筋狀況、身體手臂不會痠痛、不會想睡覺、也不會覺得累,就是腸胃的嘔吐感最讓我困擾,也讓我難過得跑不起來。

從第20個小時到第21個小時間,只移動了5公里,累計167公里的里程,這一小時幾乎是在自暴自棄中用走的步兵模式,不過也緩減了一些嘔吐感,這一小時竟然沒有定時的嘔吐感出現。

第21小時20分,里程終於推進到170公里,我和補給員商量的對策是跑兩圈走一圈,試圖激勵我在這難過到很不想跑的階段,以180公里為目標,距離比賽剩兩小時四十分,這目標不難達成,也確實將距離又推進五公里。


◎跑兩圈走一圈

第22個小時中午12點,心想中午也該吃點東西了。進補給站跟補給員國豪拿碗準備去公補區裝稀飯時,國豪特別提醒我,「吃了會吐,不吃又沒力,乾脆將定時的嘔吐當作常態,還是固定吃東西,吸收多少是多少,吐掉再說」,想想也對,太在乎這嘔吐感,反而無法按課表定時補充能量,反正吐了就吐了,再吃就好!瞬間豁然開朗,到公補區裝了滿滿一碗加鹹筍絲的稀飯,以11分速緩緩地邊走邊將稀飯吃完。第一碗吃完剛好到私補區,我跟補給員說我還要再一碗,於是又拿著碗到公補區裝一碗加鹹筍絲的稀飯,同樣以11分速慢慢走著吃完稀飯,經過私補區將碗交給補給員,這時有種養精蓄銳後,蓄勢待發的態度。


◎裝第二碗加鹹筍絲的稀飯


◎慢慢走慢慢吃

距離比賽結束只剩100分鐘,完成里程是177公里,眼看180公里在望,我問補給員100除以14是多少,這時我想破去年187公里的PB了!補給員告訴我7.1,也就是要以7.1分速,才能破PB,當時心想,能有8分速就不錯了,但反正只要糾纏十幾個小時的嘔吐感不要再來,就硬著頭皮衝了!


◎開始追里程

剩80分鐘,達到180公里目標,通過私補區時沒有多說話也沒有拿任何補給,跟補給員比了180公里達標的手勢後,又比了10,改目標為190公里。在跑了近23小時後,最後這一小時以四分半的全馬速度狂奔,心無旁鶩,也沒有看到周圍的跑者,專注在我自己的賽道上,完全忘記前十多個小時的狂吐到底是怎麼回事,感覺要飛起來了。名次從原本的28名快速上升到第20名,賽道上已經奮戰二十多甚至四十多小時準備休息的跑友紛紛投以驚訝的眼光,也自動會讓路給最後衝刺的跑者,我經過私補區時完全沒停留,只聽見觀戰的跑友驚呼「小賴回來了!」,對著我比讚,能在最後關頭沒有遺憾地重新跑起來,那種感覺真是非常暢快,!

距離比賽結束剩35分鐘,這時已經破PB,里程190公里,補給員告訴我,穩穩的放慢腳步,可以達到195公里。我也順著這個速度,跟補給員拿相機,繞著這個663公尺的圈圈,記錄這場比賽最後的過程。


◎剩7分鐘比賽結束,達成破PB的目標,露出開心微笑,帶著相機紀錄最後這一刻!

 

比賽結束

最後一圈,時間已經倒數,未達200公里國家選手標準的跑者,就以最後一圈通過的圈數為準,有達國家選手標準的跑者,則會丈量最多出來的距離,我差不到五公里達國家選手標準,只好在24小時結束前完成這最後一圈,高舉雙手通過終點,轉身向賽道與志工鞠躬致謝,這時我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在近半年月跑量只有300多公里的跑量不足狀況下,創下195.585公里的新PB。就如我的補給員說的:「這是最壞的狀況下,最好的結果」,雖然沒有達到國家選手的200公里標準,但我感謝我的固執,在吐了九次,幾乎要放棄比賽的狀況下起死回生,讓我看到我的能耐,我已經很滿意也盡力去達成,相信下次24HR賽一定會更強!

最終195.585公里,總名次20/104名,50-54歲組分組第一名,對於50歲的初24小時賽來說,是個非常好的開始與兆頭!


◎分組頒獎


◎後8小時激勵我的兩位補給員,國豪與志仁

( 興趣嗜好運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ono5510&aid=125015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