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豬頭就是你!7
2010/06/22 23:09:13瀏覽512|回應0|推薦9

Chapter 7

下了計程車,朱利安看了四處幾眼,很快閃入一棟幾乎沒有門窗的破舊大樓。

「也該回來了!我手風正順!」一如以往,二十四小時沉迷麻將和毒品的母親抽著菸,頭也沒抬的朝朱利安伸出手,一邊吆喝其他人快出牌。

朱利安將一疊鈔票放到桌上,準備往廚房去。

「慢著!」

他轉身對上母親枯瘦臉龐上那對陰寒銅鈴眼,心一陣抽。即使,多年來,他早已勸慰自己看開一點,緣份厚薄都是前世所修,但~

親見母親直闖地獄,並在裡頭笑鬧作樂,卻是為人子最大的~

痛已遠遠不足以形容,他甚至早已忘了痛。

或許是他害了母親!當年不該為了貼補家用去當伴遊,更不該變成紅牌讓母親有用不完的錢,多到讓她染上惡習。

他想念以前刻苦溫婉的母親,想念她的擁抱。

錢如果來的太簡單,人就會忘了知足,忘了本份。

「錢怎麼少這麼多?」

「買了點東西討好大客戶,是必要的投資,很快就會收回來。」他回答的不疾不徐,完全沒有洩露任何私有情緒。

母親眉一揚,咧開只剩幾顆牙齒的黑嘴,森寒的目光在兒子俊美的臉上轉一圈,露出『你逃不出我手掌心』的笑容,吸口菸又說「房間克里斯在用。我這樣的女人有本事生出這麼出色的兩兄弟,所以我才有膽量跟惡魔作對,在地獄裡快活。哈哈哈!」

其他牌友跟著他母親大笑。

「對了,我臨時談了筆生意給你。」母親搓搓鼻子「對方來這打過幾次牌,對你很有好感。是個貴婦,有的你撈。伴遊公司的約也快到了,我在想,不如我們自己做。哎,這些以後再說,你先去準備吧!」

朱利安靜靜離開,進入淋浴間,拉上簾子。不久,克里斯進來,與他共享蓮蓬頭。

他看著克里斯背後二個彈孔傷痕。那時鑽出力道之猛,血液噴發之快,到現在他還忘不了,彷彿多看傷口幾眼,又會有顆子彈射出來。

那是他們第一次試著逃離母親控制,他跑在前,克里斯跑在後,兩個大男人居然還讓酒癮、毒癮催殘的不成人樣的母親追得氣喘吁吁,拉不遠距離。

她還是人嗎?兄弟倆眼對眼互問。他一個眼神要兩人分道離開。

氣到發狂的母親朝克里斯連開五槍,他嚇傻在路邊,呆呆盯著瘦弱母親拖著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克里斯來到他面前,看著血浸溼克里斯整條手臂,沿著他的指頭一串串滑下。

母親獰笑著將槍抵在他的額頭,毫不留情扣下板機,他以為自己死定,結果槍已經沒子彈。他邊哭邊抖,跪在地上求母親原諒。

「殺死她太便宜也太不值得,你可不要太衝動。最近你蠻沉不住氣的。」朱利安低聲對克里斯說。

「我臉上有殺意嗎?」克里斯抹勻臉上肥皂勾出一絲淡笑,仰頭轉了個圈「我才沒那麼笨!上次私房錢差點被她發現,所以神經繃的有點緊。不過~」他壓低聲音「如果她是殺不死的蟑螂怎辦?無論我們灌她多少毒品,供她抽多少菸喝多少酒,她還是延著那一口氣,到時你還沉得住嗎?」

「你快把錢丟出去吧!我們就快買到那塊地,到時候再說。」

克里斯比個ok,朱利安退出蓮蓬頭。擦拭身體之際,克里斯突然神祕的朝他眨眨眼。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女人了?」

朱利安一愣,雨虹的臉就在淡淡的霧氣中,夾著今早的羞怯。那一陣潮紅就像今早的紅玫瑰,上面還帶著露水般嬌豔,讓人心動;又像天邊晚霞,讓人抬眼欲追,卻又因為追不到而帶著些許感傷。

他和雨虹有可能嗎?她願意跟一個不懂對愛忠誠的男人嗎?

「喜歡是什麼?我們對哪個女人不是這麼說?身體反應的比感情還快,幾乎已經是反射動作,我?算了!」他蔑笑。

朱利安走進房間,對著已經等在房裡的,一身貴氣,略顯年輕的中年女人笑笑,放掉腰間的浴巾。

或許我沒資格說什麼(有誰不會害怕呢)

但我知道我會願意等(妳相信我的時候)

我會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等上線的鈴聲

慢慢等 等到我都睡著了 耐心等只為了心動那一刻

朱利安托起女人的下巴,俯身就要來個深吻。

「慢著!」女人壓住他的嘴「我想先把話說清楚。」

他稍微退開,困惑的看著女人。

「我想要包養你,供你吃住開銷等等。」

他沉默一會「我有約在身,這裡是『私人交易』,不做任何契約。」

「出賣身體孝敬母親......」女人挑眉哼了聲「難道你不想擺脫她?讓我包養我會解決你所有問題。」

朱利安笑著握住女人的肩膀,再次將她壓進床上「我的好姊姊,您就別為難我了。做這行是我的決定,不是我母親逼我做的,我想您誤會了。我和公司簽的是終身約,您再有辦法也動不了我,上面管事的是個黑白通吃的大哥大,殺起人來可是不眨眼,我怎捨得讓您這樣美麗高貴的女人為我費心!」

朱利安隨口胡謅,一副他離開天就會塌下來的可怕模樣惹得貴婦眉峰緊蹙,頻壓著胸口。

「那怎麼辦?不過也不是無法可想,如果你願意相信我。」

「讓妳包養可以,不過妳不可以洩露出去,同時我必須以公司安排的客人為先。」朱利安熟練地拉下女人洋裝拉鍊,輕輕褪去「這樣您可以接受嗎?」

「我每天都看得到你嗎?」

「我盡量。」他輕吻女人的嘴,施展屬於他的魔法。

就在女人完全臣服於他之時,他再次想起萬雨虹,想起克里斯的話。

原來~

他不敢問的,逃避的,等待的就是那個唯一的字。

愛。

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沒有任何代價的愛。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