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好色媽咪。坎坷走訪莫內花園】.....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2014/11/16 19:41:02瀏覽1747|回應0|推薦89

十一月份,植物園的蓮花還開著,除了驚喜,我想起八月走訪莫內的花園那一趟。 

那時隱約有種無形的力量,考驗我們一家三人的應變力。 

早上為好色媽咪安排的行程,是去梵谷晚年長住與兄弟合葬之處” Auvers-sur-Oise”. 位於巴黎的北北西邊,巴黎的鐵道大致呈放射狀,若下午要到莫內的花園,須先搭火車到回到巴黎北站(gare du nord),再改坐地鐵去聖拉薩火車站(Gare Saint-Lazare) ,再乘往西北邊的Vernon, 再換乘Shuttle bus巴士到Giverny莫內的花園所在。 

我們把希望都放在北站的售票窗口,希望有環狀線可以串連兩地,排了老半天,賣票的是位胖胖的非洲裔女性,她對以上問題至為不悅:「我只負責賣票,你的其他問題去問Information。」 

…… 

「啊你到底要不要買票?」 

「好吧。」先買北站與Auvers-sur-Oise的來回票三份再說。 

我們又到了Information窗口,一位瘦瘦的非洲裔女性至為不悅:「我不會說英文。」她聳聳肩就想閃人。我們比著上面大大的英文”Information”說:「那不是英文嗎?你不是應該要幫忙講英文的遊客?」(這是硬嚕的,這個字英法寫法相同)。 

她見我們不肯離去,終於拉了另外一位非洲裔男性來,他反而很客氣。不幸的是,他給的消息和我們知道的放射線路程一樣,一點幫忙也沒有。 

先走再說吧….. Auvers-sur-Oise 是個美麗的小鎮,到處是梵谷作畫的地點與資訊,標示也很清楚。 

下午1點多了,在享用此行最棒的柏根地蝸牛料理時,一路的導遊老公憂心告知:「等我們坐下班車回到巴黎北站,聖拉薩火車站前往Vernon的末班車已經開了!」 

明天就要上飛機,這是第二次來巴黎,如果到不了莫內的花園,實在會很揪心。唉,兩個行程都是為了好畫色的媽咪,都是我,都是我,幹嘛在麥田群鴉那幅畫地點晃那麼久,幹嘛答應要吃午飯…… 

整頓飯,導遊老公不斷滑手機,顯示絕不放棄的堅毅表情。 

就在十五分鐘後,冰狗,找到了!Auvers-sur-Oise 坐火車到 Pontiose 再換火車到Mantes la jolie (還不到Vernon) ,下車坐計程車去莫內的花園。萬一沒計程車ㄟ,再說……看看是否居然有巴士吧! 

這就是我們最後到達莫內花園的方式,計程車錢45歐元,加上小費5元,穿拖鞋的法國杯杯特地迅速下車幫我開門。 

好色媽咪一進入花園又拿著此行僅有的小Lumix猛照,照常遠遠落在兩個男生的後面。 

時間不多,Shuttle bus時刻表上我們只能坐最後一班。 

匆匆買了冰箱貼,剩下13分鐘,前面的美國大叔看到老公的帽子24 Hours of Le Mans” ,激動的講了5分鐘他作為修車手參與這場著名車賽的親身經歷,他老婆則親切的與我搭訕。 

對準時習慣性焦慮中的我,開始裝恍神把口沫橫飛的老公往外拉,問了一下門口的帥哥往Giverny Shuttle bus哪兒走。左轉就到了,他說。等老公兩人上廁所的我走了一小段路,啥麼車與人龍都沒見到,再要老公去問了同一位。左轉就到了,他還是說。 

剩下5分鐘,我們往左邊一直走到一條大公路,啥麼車與人龍都沒見到。快急壞了來回跑著找,老公趕緊向路邊一個好像沒有人的咖啡攤陰影中的人問路,在馬路對面樹林後的停車場,要走地下道過去。 

「沒希望了!」這回換老公英雄氣短,那時已經過了5分鐘了。我還是催著兒子快跑,兩老氣喘吁吁跟在後面。 

跑到樹林後時,兒子緩慢下來,為娘的眼尖馬上看到白色大巴士上Giverny這幾個字,尖聲驚叫兒啊快跑就是那一輛啦! 

上車後,大約等了10分鐘車子才出發,應該是因為想坐滿多收幾張票,弄得我們好像白緊張一般。等車子又開了10分鐘,終於有法國人跑去前面告訴司機空調沒開,全車在冷氣吹出那一刻,歡呼起來。 

你以為問題解決了嗎?No……我問老公「遲開15分鐘,等下到了Vernon夠時間買火車票嗎?」 

真的就是這樣,半車的人都在Vernon小車站排隊買票,鄉下只有一個窗口以緩慢的慵懶步調售票。去巴黎是第二鐵道,膝傷發作,我先行一拐一拐下了地下道到達對面,祈禱老公輪得到票口。 

等了幾分鐘,咦!不是往巴黎的人多嗎?怎我這邊只有幾隻小貓。 

這時對法國人的效率已經信心崩潰,該不會連大廳內的車軌都會寫錯吧? 

差兒子回到對面去看車軌上的燈示,果然有錯。 

又一拐一拐的下了地下道回到對面。最終,火車來了,老公還是沒排到票。眼看所有人一哄而上,忙找了站長問怎麼辦。 

英文不好的他,比劃了幾下,意思是,你們就上車吧! 

在車上,我憂心忡忡的說,還有三張回巴黎的票沒用上,等下可以給列車長查票用。那對和我們聊天拖延了我們5分鐘的夫妻,就坐在斜對面,他們應該是已經買好來回票了,還在歡樂的聊天中。 

基於驚嚇過度不想再出變數,我和老公說24 Hours of Le Mans” 帽子拿來不准戴上,這樣他們就認不出來我們這組東方人了 

我實在沒力氣再應付下一個變數。 

但是,直到聖拉薩火車站,都沒人來查票。這時對法國人的效率,深深感謝。 

一家人同心協力解決問題,過程恐怖,終究感覺很好很好。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9023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