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21 TPCA 之屏風山 (下)
2021/11/10 12:30:00瀏覽532|回應0|推薦23

11 月 6 日星期六

      早上 4:30 起床, 吃過早餐後, 於 5:30am 天色矇矇亮時, 亮起頭燈, 輕裝出發.

      跨過塔次基里溪後, 開始緩坡上山. 此時偶爾看到幾棵巨大的樹木, 在拍照之餘, 心想 "中午下山時, 要利用光線好再來好好拍照." 過了巨木區, 便開始陡坡向上.

      6:15am, 太陽的金光, 照在對面的合歡山上, 煞是耀眼; 溪邊的紅色楓葉在底下印襯著, 可惜我抓不到好的構圖, 來呈現這種天然美景.

      這一段山徑相當陡, 每個人都走到氣喘吁吁. 但昌哥領導的速度不算快, 加上大夥兒的腳力相當平均, 所以全體幾乎都走在一起, 沒有分散.

      走完針葉林地的陡坡後, 開始在樹根和土壤岩石間攀爬, 甚至有一處的倒木彼此交纏, 形成一個像 "樹眼" 的山洞, 必須橫著身子鑽過去.

      雖然走在樹林間, 但山風不斷吹拂, 我只要稍微停留一分鐘以上, 就會開始覺得冷. 昌哥找到一處風勢略小一點的平地, 讓大家稍微休息久一點, 我只好躲在一棵大樹後面, 並且拿出外套來披著.

      要開始前進時, 再把外套脫下來. 看著不規則距離的樹上數字標示, 65, 72, 84........., 知道自己距離山頂越來越近. 但慢慢的, 大家的間隔也開始拉開, 隱約成了兩組.

        從松針營地到山頂, 大約是 4.6 K, 落差 1200 公尺. 可喜的是, 屏風山是一直陡上, 不像白姑大山會起起伏伏. 爬過三分之二時, 我就已經決定 "屏風山真的比白姑大山善良多了!" 尤其看著樹上的數字顯示, 會知道自己正在迫近山頂 (雖然其上的數字標示, 完全沒有距離的價值), 那種令人鼓舞的感覺, 非常具有實質意義 (去年我就是被白姑大山那種 "完全沒有里程碑" 給弄到很沒有安全感, 最後幾乎快崩潰了).

       當我走到 094 的標示時, 昌哥看拉不住我了, 就說 "好啦, 我等他們, 你上去吧!" 我說 "我到 99 那裏等你們." 因為昌哥昨天就說 "只要看到 99 的牌子, 就知道要到了." 誰知我一路上去, 竟然從 95 到 99 都沒看到!? 然後, 一陣混亂中, 我居然攻頂了!

      此時有一組山友正在拍照, 我說道 "請問, 這就是三角點了嗎?" 他們點頭稱是. 我剛好看到 "100" 的牌子, 於是回頭對著山下喊 "我到山頂囉~" 聽到鐵人和哈林開心回應後, 我便上到三角點幫那組山友拍合照.

      他們可是有備而來的, 不但牌子上的日期是正確的, 還帶了一串自製辣椒項鍊, 來表示屏風山這 "大辣" 的身分! 而且, 為了感謝我幫他們拍了好幾張合照 (還要他們換姿勢, 拍搞怪照), 結果他們主動把辣椒項鍊借我戴, 又幫我拍獨照, 呵呵!

      屏風山, 標高 3250 公尺, 乃中橫四辣之一, 及台灣九嶂之一. 對我而言, 我終於將 "中橫四辣" 收集完成 (依序是畢祿山, 羊頭山, 白姑大山, 屏風山); 另外, 更重要的, 這是我的第 40 座百岳, 我終於 "破四" 啦! (本來去年要以 "玉山西峰" 來破四, 沒想到出了狀況, 讓我一直停在 39 座百岳, 請見: 玉山前峰 )

      屏風山是三等三角點, 且山頂的腹地很小, 等其他夥伴都上來後, 為了不跟其他團隊擠在一起, 梅齡和昌哥帶我們往前走大約 100 公尺, 穿過箭竹叢, 來到一塊大平地, 讓大夥兒在這兒休息吃午飯.

      這裡的展望很好, 南邊是奇萊北峰, 東邊是奇萊東稜, 西邊是合歡群峰, 只有北邊的鋸山連峰被樹木擋住了. 此刻艷陽高照, 大家這麼一路陡上來, 也都相當累了, 因此紛紛躺平, 李大哥甚至很快就打呼了 (雖然他都不承認他有睡著)!

      我稍微躺了幾分鐘, 便起來吃我的花生仁湯+科學麵. 昌哥現泡研磨咖啡, 根據我上禮拜的經驗, 他的黑咖啡+黑糖奶茶=1:1 是最可口的, 呵呵!

      梅齡算是老朋友了, TPCA 歷年來的登山, 至少有 4 次以上是她帶的. 而李大哥是這回最年長的夥伴, 但他步伐穩定, 看不出這屏風山竟是他的第一座 B 級山呢!

      大夥兒吃過 喝過 休息過, 接著便在四周散步 (澆花) 賞景.

      由於時間充足, 大家也盡情休息, 一陣混亂中, 竟然休息了將近兩小時! (好像也太放鬆了吧?) 最後, 以奇萊東稜當背景拍大合照.

      接著, 回到三角點, 讓大夥兒拍獨照, 最後再拍大合照. TPCA 的旗幟, 加上國旗, 11 位夥伴及兩位嚮導共同完成屏風山之壯舉, 大家都好開心.

      接著開始下山, 剛才陡上來, 現在要陡下去.

      下山對某些夥伴而言, 是一大挑戰, 光是為了決定要踩哪個點, 要怎麼抓繩索, 就會踟躕猶疑很久. 但對我而言, 反而比較簡單, 因為手長腳長, 加上我習慣抓樹根或岩石來支撐 (抓繩索, 其實如果沒拿捏好施力點, 反而很容易晃動而更危險), 所以我下山的速度明顯快很多.

      昌哥知道時間很充沛, 所以三不五時就要我們停下來等後面的夥伴, 此時就是拍照時間囉.

      藍天白雲好風光, 搭配青山綠樹, 這景色, 怎麼拍都很美.

      以這一段的陡度而言, 屏風山其實不及羊頭山 (後者在 3K 的距離中, 要下降 1K), 但贏在一開始要下切到溪谷, 全長約 8.9K (羊頭山全長 4.1K), 所以整體來說, 屏風山還是比較辣. 我們走走停停, 甚至有一度要穿出松林時, 昌哥為了拉住我們, 便要我們放下背包, 坐下來休息. 此時看到一位跑山獸通過, 真是太佩服這種人了! 我們走著走著, 偶爾不小心還會滑倒咧, 他居然用跑的!?

      繼續陡下, 當再度在一塊平地上休息時, 我覺得這樣的配速, 我反而更累.

      其實不管是爬山還是跑步, 每個人適應自己的速度和節奏是很重要的. 像這樣不規則地走走停停, 我反而會很容易抽筋. 所以後來我乾脆躺下來, 雙手先按摩大腿. 等了半天, 昌哥還不肯出發, 只好小瞇一下了.

      但這一段山徑上的山風依舊沒間斷過, 停太久會冷, 而且我擔心走太慢的話, 等一會兒來不及拍太陽下的巨木群, 所以我一直催著昌哥出發. 終於, 回到松針陡坡後, 高度下降到 2100 公尺左右, 開始看到巨木了.

      有幾棵巨木非常雄偉, 幾乎要 10 人才能環抱; 有一棵巨木有很大的樹洞, 哈林慫恿著要走過去拍照, 但我實在懶得再走過去, 想說 "樹洞還好啊, 有什麼好拍的?" 只在旁邊拍一張照片, 害他不能拍 "樹洞中的哈林" 照.

      後來其他好幾位夥伴都有靠近巨木拍照, 回來開心地分享照片, 讓哈林懊悔不已! 怒這些巨木, 應該都有一千歲以上吧!? 梅齡說這些都是檜木, 那麼, 按照我們國人的習慣, 應該都可稱之為 "神木" 了!

      我繼續下坡, 回到塔次基里溪, 趕緊把臉,手,脖子洗一洗, 立刻覺得清爽多了.

      回到松針營地, 我跟阿明打招呼, 喝一杯他已煮好的薑湯, 然後進帳篷裡抬腿休息.

      夥伴們陸續回來, 但還有幾位在溪邊玩水. 今晚的松針營地突然多了幾十頂帳篷, 聊天嬉鬧聲此起彼落, 晚上熱鬧到像是松針夜市, 這也太誇張了吧! 屏風山這麼熱門了呀? 

      吃晚飯時, 發哥胃口不好, 顯然是被操爆, 已經脫力了. 他喝了點熱湯泡飯後, 早早先去休息. 而我們吃過晚飯後, 先讓位給另一組山友 (因為疫情的關係, 兩組要隔開), 直到 7 pm 後, 才坐回阿明的廚房帳下, 唱歌聊天, 互相分享心得. Michael 哥秀出他們去拍神木的照片, 說地哈林又心癢癢的, 我笑說 "你們再說下去, 哈林會打死我啦!" 一陣笑鬧, 直到 8 pm 過後, 才各自回帳篷睡覺.

11 月 7 日星期日

      早上 5am 起床, 吃過早餐後, 整理裝備, 收拾帳篷, 歸還睡袋和睡墊, 出發下山囉!

      一小段的陡下坡, 對大家而言似乎已經習慣了, 所以整體速度明顯比昨天快多了. 途中看到不同種類的蕈類, 咦~ 很像我們平常吃的香菇咧!

      好啦, 我當然還是不敢嘗試!

      走過鐵線吊橋, 迂迴爬過幾段陡坡, 40 分鐘後, 來到塔次基里溪.

      大夥兒略微休息一下, 昌哥和 Michael 哥穿著雨鞋, 便走進溪水裡幫大家造橋鋪路, 以方便我們這些穿登山鞋的涉水而過.

      過了塔次基里溪後, 便是開始陡坡向上.

      大家早有心理準備, 加上昌哥控制速度得宜 (硬是不讓我爆衝), 途中又休息兩次, 因此一行 13 人始終走在一起. 第二次休息時, 大夥兒甚至在林地上停留 20 分鐘, 說笑玩鬧, 完全一副是旅遊般地悠閒, 不像是爬山.

      當我們終於走出林地, 曬到太陽時, 發現已經可以聽到 8 號省道上的車子聲音了 (回到人間~). 繼續上山, 回頭望去, 啊~ 屏風山就在山谷對面, 跟我們揮手說掰掰囉!

      此時一旁的小花, 乍看時, 我以為是一般的咸豐草; 蹲下來再看, 發現很不一樣, 原來是 "粗毛小米菊", 好可愛喔, 好像是快要禿頭的咸豐草, 呵呵!

      大夥兒於 9:30 am 回到省道上, 司機剛好開了中巴來登山口接我們. 在發哥的要求下, 昌哥聯絡了春陽麗來會館, 於是我們到會館洗澡 (剛好 Scott 可以把他遺忘在會館的保鮮盒拿回來). 這會館很有良心, 每人只收 100 元, 洗的是溫泉水, 還提供大毛巾和洗髮乳. 但那位司機因為要多繞進廬山一趟, 居然也多收我們每人 100 元, 我就覺得有點兒差勁! 這種遊覽車不是應該都以 "天" 為單位, 來套裝全包的嗎?

      洗過澡後, 神清氣爽, 來到霧社的山之鄉小館, 以他們有名的砂鍋魚頭當作慶功宴, 作為 happy ending.

      這樣一趟爬完屏風山, 我個人對中橫四辣的感覺--> 最辣的, 白姑大山絕對當之無愧; 接著, 依序應該是屏風山> 畢祿山> 羊頭山.

      感謝 TPCA 再度讓我完成一座百岳. 這次很可惜的是, 賴大哥, 阿圖哥以及一位超厲害的李大哥, 都臨時有狀況而不能來, 否則一定更熱鬧更精采! (至少那位李大哥絕對會衝的比我快, 哈哈 Fox加油)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70434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