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996年後——台灣生命共同體與命運共同體(上)
2017/10/23 17:29:47瀏覽593|回應1|推薦27

相關圖片

圖片說明:
在世大運期間,位於選手村附近的林口社區居民,有志一同將國旗掛於自家陽台窗口上,讓國際選手看見台灣,整個林口社區四處可見國旗海飄揚,壯觀景象令人動容。

在世大運閉幕時,多國的選手,穿戴著我們的國旗帽,甚至阿根廷選手更披上了我們的國旗當披風(不幸遭到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警告),事後台北市長柯文哲對媒體說出不得體的話,令我錯愕不已,然而政客不正呈現我們社會存在的問題嗎?

台灣命運共同體 與 台灣生命共同體

不斷地思索著,寫寫停停的,這篇文章寫了好久;世大運開幕後,在報上看到這些照片,雖然我是一名台獨論者,但也好感動或許某些極獨的朋友不能認同我的看法,但我個人認為:只要能讓國際看到台灣,去做就對了!

這是一篇藍綠看了都會激火四射的文章,但我希望不論你(妳)想批判或討論,都秉持針對主題提出各人的觀點批判或討論,這樣才有益於雙方的思考辯證;我一直有一個信念,只要不斷地給予台灣正能量,就能凝聚出台灣的生命共同體!

命運共同體是一個歷史共業存在客觀體

台灣四百多年來的歷史演化,已然使台灣社會形成歷史的命運共同體,台灣是一個移民的社會,不同的時期,不同的族群,不斷的移入;而漢人驅原住民上山、閩人驅客家人入深莽、漳泉互鬥;優勢的族群,驅逐了弱勢的族群。在政治上,台灣更歷經西班牙、荷蘭、明鄭、滿清、日本、中華民國(1945~1996),各東西強權的殖民統治。

大明帝國末年,正值西方海洋霸權興起,荷蘭人在閩粵沿海招募農奴來台開墾,然而當鄭成功失去大明江山,東渡取台灣為反清復明之基地,這些農奴卻成了荷蘭軍隊驅使的砲灰。

大清帝國江河日下,甲午敗戰之時,卻拿這「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的人與物,成為代罪羔羊。
當日本人來時,在他們眼中,台灣島上這些住民,全都是「清國奴」;在日本軍國主義擴張時,台灣土地成為日本帝國的南進基地,台灣人只能被奴役驅使。

日本敗戰後,國民政府代盟軍接管台灣,在國府官員看來,台灣人都是「日本皇民」!
當國共內戰時,台灣的男丁,更成為兩黨奪權鬥爭下的犧牲品。

台灣人民要自決自救時,被指稱是「中共同路人」,但當國民黨失去執政地位時,卻和中共同指「台獨」是「皇民化思惟」、「分裂主義行為」!

然而中國意圖奪取台灣,何容「中華民國」的存在?

從歷史看來:不管你(妳)何時來到台灣,沒有主體性的台灣人,就沒有國際的話語權,只能任人宰制蹂躪。

生命共同體是經由主觀意識認同,所形成的主觀生命體。由原本沒有連結,甚或衝突對立的個體產生連結慢慢凝聚形成一個互為連結依存、互惠互補、共榮共辱的生命體系。

不同時期移入族群之間的爭鬥,在面對外在形勢影響衝擊時,台灣社會自然形成同一命運共同體。正因如此,我們必須嚴肅的思考,形塑出一個台灣生命共同體。這個政府不管叫「中華民國」或者未來叫「台灣」或「福爾摩沙」。台灣生命共同體的凝聚形成,不在國名叫「中華民國」或「台灣」,而在人民實質掌握了「主權在民」,確立了這個原則,台灣社會才有辦法逐漸凝聚成一個生命共同體。

歷史如江水悠悠,數百年過去,台灣歷史上這些外來政權帶著長槍大砲來到台灣,不以台灣為主體發展,就如那過之帆,已然消失在台灣土地上。台灣自1996年起,儘管極獨的朋友仍無法接受「中華民國」,但她已然是一個經由人民普選出來的法理政權。換言之;1996年以前那個「中華民國」,雖然名稱沒有改變,但那威權獨裁的政體已經被台灣人民送進歷史長河裡。

我們更可以從台灣歷史上看到:不同時期移入族群之間的爭鬥,在面臨外來勢力影響衝擊時,讓台灣主體性明顯的呈現,正因為我們生命的根本,就在這塊土地上。不管你(妳)的父祖多久以前到台灣,這裡已然是我們生活的立基所在,而我們生活的目的,就是要讓子子孫孫可以在這塊土地上安身立命。而不是荷蘭的東印度公司屬下的農奴;不是東寧王朝下,「反清復明」的基地;不是大清國敗戰贖罪品,更不是日本帝國的「南進基地」,當然也不是蔣氏父子的「反攻復興基地」。

在1945年之前,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時,事實上多數的台灣菁英分子,所學都是儒家漢文學思想觀點;而在情感上,也視中國為自己的祖國。因此當日本敗戰,國府軍隊代表盟軍接收台灣時,民眾也熱情歡慶「復回祖國」,在港口迎接「祖國」的軍隊到來。然而來台接收的行政長官陳儀,卻將台灣人視為「皇民化」,而恣意剝削壓榨,收刮鹽、米、糖…等,物資輸往中國。遂在1947年,爆發了台灣歷史上慘痛的「二二八事件」。國府也因政治的腐敗,失去民心支持節節敗退,更在1949年全面撤守到台灣;也因此台灣從這一年起,進入長達38年戒嚴統治的白色恐怖歲月。

威權獨裁的「中華民國」已然走入歷史

一個政權的興衰,在於民心的向背。1980年代,台灣和亞洲的民主運動風起雲湧;強人如蔣經國,此時病痛纏身,但也清楚看到強人時代已然不再,「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而在1987年7月15日宣佈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令;然而對大多數國民黨人而言,卻無法體察這種時代潮流的改變,依然主張那一片秋海棠葉是屬於「中華民國」的。

1996年,台灣人民建立起用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民選政權,雖然「中華民國」名稱沒有改變,這個意義在於;台灣人民才是這個國家的主體,也同時彰顯它是在和平手段下的改變,建構出台灣生命共同體的基礎結構。在台灣人可以直接選總統的同時,中國卻意圖以飛彈嚇阻否定台灣所做的改變,此舉更加拉開了台灣海峽兩岸之間的差距,更無異直接切開在語文文化上僅存的命運連結。

從威權到民主,對台灣而言,雖仍是一條漫長而遙遠的民主改革道路;但直到現今的2017年,中國並不因為大國崛起,國力的增強而對政權本身和人民更具信心,反藉著科技進步,變本加厲地整軍備武,及對人民思想行為的管控;而台灣卻已歷經三次的政黨輪替,也因此這個世界僅有兩個華語中文命運共同體國家,從此在生活文化體制上完全背道而馳。

同悲共喜的生命共同體

台灣本來就是一個生命共同體,有人需要救助時,你(妳)從不會考慮對方是不是和自己立場相左的人;甚至即使真有立場相左,在危急關頭之時,你(妳)還是伸出了救援之手,因為這已成了你(妳)的生活文化。

猶記得2016年,台南的維冠大樓倒塌時,全台灣的人頓時都成了「台南人」;專業鑽洞師傅放棄與家人團圓圍爐,從各地直奔災難現場。救難人員冒著餘震危險,深入坍塌的危樓災場救人。販賣飲食攤商放棄過年營業黃金期,現場免費供應救難人員。這種同悲共喜的精神,讓人們看到台灣明天的希望。

這次世大運由於台灣選手的努力與爭氣,奪得26金34銀30銅(若不是北市府搞烏龍,本來還不止這數目)90面的獎牌,國家排名第三,僅次於日本、韓國;也因此燃起了台灣社會自青少棒三冠王以來的熱情,讓台灣洋溢著一股歡樂的氣氛,一股只有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才共同享有的歡樂氣氛,此時很明顯地呈現出,台灣沒有所謂的藍綠,本來就是一個生命共同體。

台灣人走過陰黯的黨國威權統治的年代,1996年後,開始主導、創造自己生存發展的方向。人類生命的意義,應該是朝著文明開放的社會、一個尊重多元文化思想價值觀的社會進化,而非虛幻的盛世帝國

當許多人迷思於中國的「強國崛起」,中國真正強大了嗎?
如果真正強大了,何以畏懼以筆為劍的劉曉波?何以畏懼一介弱女子的
李凈瑜
又何以召開黨十九大,弄得滿城戒備深嚴、如臨大敵?
如果台灣的執政黨開黨員大會也這樣子搞,你(妳)會如何想?

1996年後,台灣並非可以踏上民主政治的坦途;但是身為人民頭家的你(妳)我,究竟要給政治人物怎樣的價值觀,讓他們必須服膺于人民意志下,非「忠誠于黨」而為這個台灣生命共同體服務。

台灣歷經了扁、馬十六年的政治偶像崇拜,若說他們兩位對台灣最大的正面貢獻,那就是讓台灣人在民主政治上成長的開始。

喧騰民進黨內多時的「特赦陳水扁」案,在今年9月24日的全國黨代表大會,因在場人數不到1/4,送交中執會處理,而暫告落幕這一結果讓我們見識到:蔡英文在面對黨內將近九成黨代表連署提案壓力下不為所動,所展現的高抗壓能耐。然而真正能讓蔡英文挺住九成黨代表高壓力的,是台灣的主流民意。這股主流民意可以從蔡英文11月2日出訪南太平洋所羅門群島時,在媒體茶敘上,當被問到對於特赦陳水扁的看法,蔡英文表示:「這件事情社會持續都有討論,我們會聽社會的想法,社會有一定共識,時間也適合的話,就來考慮。」

當人民給政治人物同一標準的價值觀時,政治人物就必須為這一價值觀去服務。

相關圖片

台灣選手最想做的事,卻不能做;沒想到阿根廷的選手卻幫我們做了!

但,柯文哲,你自己不丟臉嗎?

《待續》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IWAN1955&aid=108760163

 回應文章

打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2/04 20:11
兩岸都是中國
莫忘大陸"曾經"是國土
憲法上依舊是國土
中央政府遷台不是為獨 是為反攻大陸
這個曾經是國土的大陸出現的政權在聯合國已取得他是中國的地位
1996年後——台灣生命共同體與命運共同體
如果追求政治上的分裂-台獨
會是災難 - 一個 分裂刻意製造出來的災難
大陸政權會維持中國領土的完整
我們放棄自以為可以脫掉的"中國" 也會失去政治的台灣
屆時台灣的生命命運 才可以真正的脫離對立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9-10-04 22:37 回覆:

再重申一次:

中國意圖奪取台灣,何容「中華民國」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