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996年後——台灣生命共同體與命運共同體(中)
2018/02/01 16:24:59瀏覽968|回應1|推薦43
相關圖片

救難

(圖片來自網路下載,如有侵權請予以告知,當即取下。)

1996年後,台灣與中國,已然走向不同的歷史命運。

歷史的必然,形塑出台灣命運共同體,1996年後,台灣的「中華民國」起了最大質變;從一個外來政權,質變為一個完全受到民意控制的民主政權,並在2000年、2008年、2016年,歷經三度政黨輪替。一個威權專制的政權,經過三度的政黨輪替,意謂著這個政權已然經過民意的徹底洗禮。

極獨的朋友再怎麼不爽「中華民國」,想要更改國號、國旗,那麼請你想辦法取得更大多數人的共識,自然形成政府的施政壓力更改。

極統的朋友再怎麼想要與中國統一,如果無法取得台灣所有住民共識,中國的「強國崛起」,只徒增台灣人的威脅恐懼感,而無法形成同文同種華人命運共同體的認同。

台灣的民主改革最難處,就是要讓主觀個體意識,要形成國家集體意識

台灣有一部分人,一直被框在「一個中國」的緊箍咒裡,無可諱言地,台灣一直存在國家認同分歧的問題,而非省籍族群的問題,不管藍綠,我們不要再被無恥政客操作這種無聊的議題。

不管妳(你)、我的意識形態為何,我們在此安身立命,都是台灣命運共同體的一部分。

我前面一再反覆論述「統」與「獨」的核心價值:
「統」的核心價值,在尋求不同個體間的共同利益。
「獨」的核心價值,則在追求創造特質、主導自我發展方向。
「統」與「獨」兩者的核心價值是互不衝突的正能量,也正是人類進入「地球村」時代後,必須重新思考未來世界發展的基本精神。

在「統」的核心價值下,尋求國與國、國際社區之間,乃至整個「地球村」彼此之間的共同利益。
在「獨」的核心價值下,各國追求各自特質的發展,乃至組成跨國團隊合作發展。

台灣是一個多元文化的生命共同體,天然的地理位置,讓台灣吸收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念與文化,演化出台灣獨具的文化特質。

台灣當然還有一部分人,過在「我行我素」的自我生活觀裡,但大多數人已然形塑出共同認同的生活文化。

不管當妳(你)買完東西或是賣完東西,都會跟對方說聲:「謝謝」,因為妳(你)感謝對方的熱忱服務,或感謝對方對你所賣出商品的支持肯定(如果對方態度很差,你當然也不會「謝謝」他了)。

在路上,當妳(你)看到有人需要扶助時,立刻放下了手上的東西,跟著其他人一齊來扶助。
當台南發生嚴重災難後,全台灣人成了台南人。專業鑽洞師傅放棄與家人團圓圍爐,從各地直奔災難現場。救難人員冒著餘震危險,深入坍塌的危樓災場救人。販賣飲食攤商放棄過年營業黃金期,現場免費供應救難人員。妳(你)或許認為沒有甚麼,本該如此;但因為許多人都有這種互助互惠的觀念,已然形塑出我們社會的一個很溫馨、很有人情味的生活文化。

在許多公共場所裡,妳(你)如果不清楚如何得到需要的服務時,現場隨時可以找到志工為妳(你)服務,甚至有「路過」的熱心人士,也願意及時伸出援手。
更有許多公益團體、社福機構,默默在實現著「大同世界」理想境界的工作。

在生活裡,妳(你)不爽任何政治人物的政策、作為,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媒體或網路發表評論。在台灣社會即便同一政黨裡,都會有許多不同的政策主張。台灣生命共同體這個主觀體,是妳(你)對生命、生活文化價值觀的選擇,而不是藍綠意識形態的選擇。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IWAN1955&aid=109884818

 回應文章

打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2/04 20:17
兩岸都是中國
莫忘大陸"曾經"是國土
憲法上依舊是國土
中央政府遷台不是為獨 是為反攻大陸
這個曾經是國土的大陸出現的政權在聯合國已取得他是中國的地位
1996年後——台灣生命共同體與命運共同體
如果追求政治上的分裂-台獨
會是災難 - 一個 分裂刻意製造出來的災難
大陸政權會維持中國領土的完整
我們放棄自以為可以脫掉的"中國" 也會失去政治的台灣
屆時台灣的生命命運 才可以真正的脫離對立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8-02-04 22:25 回覆:

你還掉在「一個中國」迷思裡;「中華人民共和國」可願意「一中各表」嗎?你還不願意醒嗎?

國號只是國家的法人名稱,人民才是一個國家的主體;1996年以前那個未經人民普選的「中華民國」政府,實質上已被人民送進歷史長河裡,而台灣也歷經三次的政黨輪替,所以現在的「中華民國」已實質成為以人民為主體的國家。

不要以為現在中國大國崛起,就可以為所欲為;蘇聯未解體前,有誰相信她會一夕之間裂解?

再問:人類歷史有哪一個以武力建構的強權,有好下場過?

你願意被框在「一個中國」的緊箍咒裡,而不去思考這些問題,我能說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