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鄭南榕‧六四‧劉曉波
2017/08/01 13:58:09瀏覽859|回應0|推薦22

1989年,台灣與中國,各自發生了「鄭南榕自焚」、「六四」的重要政治事件;
鄭南榕,父親為中國福建福州人,亦即台灣社會中,所謂的「外省第二代」,1947年出生於台北市。
1984年,鄭南榕與友人創辦了黨外運動雜誌《自由時代周刊》,在戒嚴那風聲鶴唳的年代,發行《自由時代》週刊批判時事,公開主張「台灣獨立」、「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
台灣雖然已在1987年7月15日解除戒嚴,但是黨國威權肅殺的氛圍依然濃厚瀰漫整個台灣社會。
解除戒嚴後,鄭南榕仍反對當時以中國國民黨為首的政府對於自由思想訴求的壓制,並且多次公開支持臺灣獨立運動。之後在1988年時,鄭南榕更進一步在雜誌上刊登了臺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許世楷所撰寫的《臺灣共和國憲法草案》。
也因此鄭南榕被以涉嫌叛亂罪名傳喚出庭,而其為表達「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而拒絕被警方拘捕。鄭南榕認為臺灣獨立的主張也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並宣布:「國民黨不能逮捕到我,只能夠抓到我的屍體。」隨後他除了在《自由時代周刊》雜誌社自囚外,還在辦公桌下準備汽油以表示抵抗主張。同年4月7日清晨,警方向雜誌社發動攻堅行動時,不願被逮捕的鄭南榕進入辦公室點燃汽油,最終自焚身亡。
鄭南榕引火自焚的舉動,當時多數的媒體,都是引用官方的說法:「因為拒捕,不想坐牢,所以對警察丟擲汽油彈,結果不小心燒死了自己。」這次自焚事件立刻引起迴響,另一名民主運動成員詹益樺在出殯期間,於總統府前自焚,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對當年度舉辦的縣市長和立法委員選舉有所影響。
 
然而我們真正要思考的是:
鄭南榕,光只是一個言論上的主張,只憑著一支筆當武器,就足以構成「顛覆叛亂」掉一整個國家嗎?
 
1989年4月15日,中國共產黨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中共文件顯示:1987年,胡耀邦因傾向縱容對知識分子的資產階級自由化,而被中共元老們要求辭職)。4月17日,逐漸有學生集結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自發性的悼念胡耀邦。但很快學生的紀念活動就演變成為一場反對“官倒”,反對腐敗,爭取民主、爭取自由的抗爭。
4月26日,中共中央將政治局會議和鄧小平的看法透過《人民日報》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後稱“四•二六社論),社論稱,“有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學生製造混亂,“全黨和全國人民都要充分認識這場鬥爭的嚴重性,團結起來,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已然將學生的改革訴求,定調視為一場反動的暴亂。
5月20日,中國政府宣佈北京市實施戒嚴,並調動解放軍三十萬兵力前往首都北京;最終解放軍在6月4日控制天安門廣場並實施清場。
 
中國政府至今仍將「六四」相關字眼列為禁忌;在中國境內網路上,無法查到相關資料,而每年的「六四」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如臨大敵。
廿八年過去了,中國的經濟起飛、國力崛起,然而防民思想如防賊,益加突顯這個極權獨裁集團的色厲內荏與
內在的虛慌。
 
劉曉波,1955年出生於中國吉林省長春市一個知識份子家庭,父親劉伶為東北師範大學教師。1982年,考入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碩士研究生。
1988年6月,獲得文學博士學位,獲聘為北師大中文系講師。1988年8月至11月,劉曉波應邀赴挪威奧斯陸大學作訪問學者,講授中國當代文學。
1988年12月至1989年2月,應邀赴美國夏威夷大學作訪問學者,講授中國哲學、中國當代政治與知識分子,並進行該專題的研究。
1989年3月至5月,應邀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後因北京發生學生運動回國而中斷。6月6日,劉曉波因參與「六四」被拘捕,隨後被中國官方媒體公開指控為操縱學運的「黑手」。6月24日,《北京日報》發表署名王昭的文章《抓住劉曉波的黑手》,此後當局又發表批判文集《劉曉波其人其事》。同年,劉曉波出版的《形上學的迷霧》和《赤身裸體,走向上帝》兩本書與其它作品一起遭禁。與此同時,劉曉波在中國官方中央電視台上作證,未見中共軍隊在天安門廣場上殺人。
同年9月,劉曉波被開除公職,於1991年1月在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被判「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但因說服學生撤離廣場被作為「重大立功表現」而免予刑事處分釋放。
由於劉曉波抨擊時政、關注民間維權、呼籲為六四平反和要求中國當局進行民主憲政改革,他也成為了中國當局重點監控的對象。在每年的一些敏感時期(如六四周年、兩會、黨代會等),劉曉波都會被中國當局實施某種程度的軟禁,要求不得外出、訪友,甚至限制電話或網絡等的對外通訊。
由於劉曉波抨擊時政、關注民間維權、呼籲為六四平反和要求中國當局進行民主憲政改革,他也成為了中國當局重點監控的對象。在每年的一些敏感時期(如六四周年、兩會、黨代會等),劉曉波都會被中國當局實施某種程度的軟禁,要求不得外出、訪友,甚至限制電話或網絡等的對外通訊。
1993年1月起,劉曉波應邀出訪澳大利亞和美國,接受文獻紀錄片《天安門》製作者的採訪,並在台灣《聯合報》發表《我們被我們的「正義」擊倒》,對「八九民運」進行批判性反省,引起海內外異議人士很大爭議。同年5月,謝絕海外一些朋友留下避難的建議,又返回中國。
2008年,劉曉波發起與參與起草了《零八憲章》,並與300多名中國各界人士一同簽署,主要是呼籲言論自由、人權和自由選舉。起草後,同年12月8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12月9日被監視居住。12月11日中國人權活動人士對劉曉波可能面臨長期監禁表示擔心。12月14日,香港支聯會三團體在香港中聯辦外示威要求釋放劉曉波。
2010年5月26日開始,在遼寧省錦州監獄服刑。同年10月8日,在服刑期間獲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
2017年6月,劉曉波因確診肝癌晚期而獲准保外就醫,其後於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在與外界隔離的狀態下接受治療。7月13日17:35,醫院當局宣布劉曉波病情惡化並因多重器官衰竭,經搶救無效病逝,終年61歲。 他的遺體在2017年7月15日約6時30分(格林威治時間2017年7月14日晚上10時30分)火化,當天中午海葬。
 
甚麼樣的心態,讓中國政府在兩天之內,迅速將劉曉波的遺體火化,並將骨灰投入海中?中國政府真以為:化成灰投入海中的劉曉波,以後就會沒人知道誰是劉曉波了嗎?
鄭南榕與劉曉波所能憑恃地「武器」都只有一支筆,可笑的是:威權統治者完全掌控了國家整體資源,卻都害怕恐懼政治異議者的一支筆,「涉嫌煽動顛覆國家」!?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IWAN1955&aid=107654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