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美國】【工業】熱帶風暴之後
2020/08/12 13:39:32瀏覽31971|回應29|推薦29

康州西南部雖然有幾個小城市,主要還是典型的美國郊區(Suburb)環境,獨棟住宅佔多數,人口密度不高,埋管拉綫成本大,像我住的社區就沒有天然氣和下水道;再加上越有錢的住民越自私,喜歡打官司阻攔住家鄰近地表公共設施的建設,結果有時只能因陋就簡,由公衆一起買單,例如出名富裕的Greenwich整個鎮手機信號極差就是常年老毛病。

至於電力供應,基本全靠電綫杆,這帶來一個潛在問題:新英格蘭在18和19世紀爲了燒柴火把樹砍光之後,到了19世紀下半開始保護植被(我曾請人砍下院子裏最老的那棵橡樹,數年輪算出它始於1880年代),至今家家院子和路邊空地都長滿了橡樹和楓樹。電力公司因此必須不斷派人修剪靠近電力綫的樹枝,然而每逢强風或大雪,依舊要斷電。還好受影響的社區一次不多,搶修也算及時,例如我自己從來沒有斷電超過兩天的經驗,一年有幾次12小時的停電並不是太嚴重的問題,多數住戶不覺得有必要裝備用發電機。

上周二熱帶風暴Isaias沿著美國東海岸向北進入新英格蘭地區。這雖然不是每年都有的事,卻也不算罕見:我在康州住了20多年,有過五六次類似的經歷。不過以往的災害以水患爲主,不是强降雨帶來驟發洪水(Flash flood),就是臨海社區有被暴潮(Storm surge)淹沒的危險。這次倒有些反常,雨只下了半小時,但是強風持續咆哮,接下來的停電完全在意料之中。一開始我也不以爲意,不能上網或出門(因爲路上必然有許多斷落的電力綫)剛好有時間清理院子裏的斷枝殘葉。

但是一天的等待變成兩天,接著不但打破了斷電的時間記錄,而且鎮上基本沒有任何用戶的電力供應獲得恢復,停電比率停留在94%,連個緊急充電站都無法建立。這時我才驚覺,正如四月裏新冠疫情攻穿了紐約市的醫療系統,一個貌似尋常的熱帶風暴也壓倒了本地電力公司EverSource的搶修能力,他們連續兩天連一個小組都沒辦法派到鎮上來,顯然是必須優先照顧人口密度較高的幾個小城。

到了第三天,州長和參議員來鎮上視察,把EverSource臭駡了一頓,於是終於有了進展,停電72小時後無電力供應比率降低到85%。第四天NWS(National Weather Service,國家氣象局)證實曾經有龍捲風在距我住宅一公里遠處著陸。到了96小時的節點,剛好家裏電力恢復,然後鎮長宣佈停電比率降到48%,所以我還算是中等運氣的。這時冰箱早已發出惡臭,我把魚肉奶之類清理過後,決定出門辦貨。鎮上的商店仍然門戶緊閉,有媒體訪問了一家披薩店的老闆,他說光是冰庫裏的食材就爛掉了5萬美金。還好城裏的電力供應比較穩定,那邊的超市還有東西可賣。

美國在雷根掌權之後,全面推行新自由主義理論,這在實際執行上等同於社會達爾文主義,對權貴富豪階級追求利益和特權的自由做出絕對的放任。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公益性事業(包括Utilities、醫療、教育、鐵路、郵政等等)很自然地不再獲得國家的重視和資助,必須自行設法盈利。收費因此而高速上漲,不但導致整體經濟運作效率下降,而且加劇貧富差距,固化既有階級,這是我已經反復討論過的機制,讀者應該很熟悉了。

不過它還有另一個惡劣的效應,也就是產業如果有長周期、低頻率的挑戰,那麽不管再怎麽嚴重也會被完全忽視。像是大規模流行病或是强力風暴,都是每十年左右出現一次的危害,但是以利潤導向的醫療機構或電力公司,如果CEO敢花十年雇用冗員、預存設備,就等著那一次應用,他早就被董事會一脚踢出大門。因此美國式的自由市場和私有經濟體制,其實隱含著由政府提供的免費保險,遇到危機自然有國家兜底,而且這個保險雖然是由全社會買單,賠付卻只有資本能享用。換句話説,美國經濟學界鼓吹完全私有化,目的在於好天侯賺的錢全歸私營企業老闆,出了問題再由公家拿稅金補貼他們,還能美其名為“保護就業”;今年三月因應新冠疫情的CARES ACT就是典型的例子,總額高達22000億美元,然而老百姓拿到手的只有象徵性的一小部分,大半進了財團的口袋。

瘟疫和風暴還只是個別產業特有的問題,但是21世紀對長期國運至關重要的高科技工業,剛好也普遍並持續地必須面對長周期、低頻率的嚴重挑戰;這裏我指的是新技術世代的開發。在新自由主義經濟理論的指導下,企業以中短期利潤為最高指導原則,那麽最容易達標的手段就是消減不影響短期營收的開支,尤其是不確定性很高的遠程研發計劃。例如麥道很早接受這個哲學,於是在1970年首飛的DC-10之後,根本就不再試圖發展全新的商用客機,其後所謂的新產品,從MD-11到MD-80/90/95,都是老飛機(DC-10和DC-9)的改版。波音在2003年啓動787計劃,同年12月麥道的末代CEO Harry Stonecipher接任總裁,其後也不再有意願研發全新機種。737 Max成爲波音由盛而衰的關鍵節點,正是這個因循苟且態度的後果;詳情參見前文《737 Max必須重新認證》《波音衰敗之源》

既然企業的目標轉爲短視近利,那麽在人事上自然也會有與之匹配的變化;換句話説,提拔幹部不再以專業知識和戰略眼光為標準,改爲取決於製造靚麗財務報表的能力。如此一來,能幹事的硬核工程師被排擠,擅長做PowerPoint的MBA掌握實權,得以徹底落實商學院所灌輸的金融財務炒作伎倆。波音的例子詳見前文,GE我也順帶提過,而美國在規模和層次上能和這兩家公司相提並論的實體產業巨頭,只有Intel。很巧的是,Intel也在過去六年一直無法推出新製程,坐看臺積電一連前進了三個世代,被一舉反超失去了全球半導體製造領頭羊的地位。

在2017年去職的前任Intel首席工程師(Principal Engineer,是無管理職權的專業工程師最高級別,但不是只有一位)Francois Pidnoel剛好在一周前公開討論了這件事(參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iKjzeLco6c),他所描述的Intel和波音有不可思議的相似(Uncanny resemblance),例如“The leaders of Intel today are not engineers, they are not people who understand what to design to the market.”“現在Intel的領導階層(對比於2004年退休的Andy Grove)不是工程師,也不懂(芯片)設計”,結果每下愈況,到2016年之後技術決定全屬 “Nonsense” “瞎鬧”。他對近年來霸占Intel高層管理職位的MBA族群,更是批評得體無完膚。

中國自改革開發以來,一直以歐美爲師,沒有警惕到雷根之後的美國已經步上全面腐化的邪路,不但經濟系有不少迷信新自由主義的教授,企業界也充斥著膜拜美國商學院教條的大亨,殊不知純粹的自由市場和私有經濟有著很嚴重的副作用和隱性條件。以往我已經仔細解釋過爲什麽公益性事業,尤其是醫療、法律和教育,絕不適合私有化;今天藉著這次停電的經驗,談談新自由主義的另一個軟肋,亦即任何有重要長周期任務的產業,包括所有的高科技工業,都有賴遠遠超越股價和財務報表的思維、計劃和決斷。雖然這樣的眼光和思維,並非絕對取決於所有權的公私之分,但的確受其影響,有很大的難易之別;所以中國采行公有制和私有制並行,其實是一個合理的折衷,問題只在這兩類企業模式的分界綫該劃在哪裏。我希望今天的討論有助於決策單位未來做出更精確、更高效的選擇。

【後註一】今天(2020年八月14日)加州開始輪流停電(Rolling blackout,參見https://www.sacbee.com/news/local/article244979910.html),下午有24萬戶被斷電,到晚上已經增加到200多萬。這既非是有風暴,也不是器材故障,純粹是夏天天熱,民衆開冷氣,所以電力供不應求,出現了無法彌補的短缺。

之所以發生在加州,是因爲那裏白左猖獗,多年來沒辦法建新的發電廠,導致常年供需失調。電力公司盡可能從外州買電,但如果熱浪涵蓋整個美國西南部,就無法可施。

【後註二】Intel在Q2季度財務報告記者會上做出兩個宣佈(參見https://seekingalpha.com/article/4369923-intel-abdicating-process-leadership)。首先,7納米製程再度延後至2022年底或2023年初;這個製程大致與臺積電的5納米相當,但是臺積電預期在2022年開始量產更新一代的3納米。換句話說,臺積電領先Intel的幅度,已經超出一整個世代。其次,Intel的Chief Engineering Office(負責所有硬件開發和製造的總師兼總管)Venkata Renduchintala於八月3日正式去職。這位印度裔的主管是在2016年從高通跳槽到Intel的,剛好是正文裏那位首席工程師所描述“瞎鬧”的起點。

【後註三】《大西洋月刊》剛剛發表了一篇調查性報導(Investigative Report,參見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20/08/how-trump-appointees-short-circuited-grid-modernization/615433/),介紹NREL(US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Laboratory,美國國家可再生能源實驗室,美國能源部的直屬機構之一)在2018年八月公佈的研究結果,認爲將美國東西兩個主要區域電網連結起來,不但可以把年度二氧化碳排放量減低3500萬噸,而且節省整體發電/輸電成本的回報會達到總投資額的2.5倍,消費者每年受惠36億美元。很不幸的,這個報告公開的第一天就引起了能源部高管的嚴重警惕,原因是美國的光伏發電主要在西部,剛好因爲時差可以部分滿足東岸在傍晚的用電高峰,如此一來許多東部的煤電廠自然會被優先淘汰,而這些Trump任命的高管原本不是煤礦產業的游説者,就是Koch Industry的雇員,所以很快地這份研究報告被收回刪除,NREL負責這個項目的主管被迫離職。美國聯邦政府整合國家電網的努力,最早也要到2021年Biden上臺才可能重啓。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yuanWang&aid=148414325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路哥哥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26 22:36

这个风暴使我想到一个中国的问题,王先生说21世纪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气候变暖,必然造成降雨增大。

问题是像中国这样的有很大陆地纵深的国家,像长江这样一条河流要承担几千公里的陆地排水入海,一旦长江流域降雨增大,如何看待未来长江的洪水?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28 04:08 回覆:
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不過近年閲讀他們論文的印象是,全球暖化對中國的降雨量問題反而會有幫助。尤其是華北人口高密度區缺水,原本是一個很嚴重的長期環境威脅(所以才有南水北調工程),但是最新的預估是當地降雨量會在本世紀逐步提升,華中和華南反而會下降,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當然平均降雨量不是Whole Story:全球暖化依舊會使極端旱澇天候更加頻繁,這還沒有算入海平面上升對上海這些沿海低窪地帶的危害,所以防治這類天災仍舊需要更大的投入。
我在《歐系文明的起源》一文中曾解釋過,人類之所以進入農業時代正是受益於末次冰期結束後,氣候相對穩定,年復一年的耕作規律成爲可行,聚集村落可以歷經數個世代來開墾建設,然後才有發展出文明的機會。而全球暖化的危害,最主要的就在於它所蘊涵的高度不穩定性。人類的科技今非昔比,但是人口密度也已經成長到土地負擔能力的極限。尤其亞非貧困國家還有許多Subsistence Farmers,他們首當其衝。展望21世紀,美國人只想要繼續搜刮,歐洲人搞空口說白話的形式主義,來自中國的幫助是這些經濟底層人口的唯一希望。

路哥哥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08 22:52
27楼的回答,如何看出中国开始反击了?美国一路制裁,从中兴、到华为、到大学、以及所谓的涉及新疆的公司、涉及南海建设的公司、到中芯国际。这情势就如同一群人被逐个拉出去处死,最好的处理方式应该一开始就抱团拼命,可是到现在国家都没有引导这样做!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10 14:42 回覆:
在關閉領事館和限制記者群這類外交事務上,已經做到立即對等反應。外交官員反唇相譏也成爲日常。
至於貿易戰,我早已説過,一旦錯過立即對等反應的短暫機會,就陷入被動挨打的狀態,再想反擊,對方已經打到第四、第五回合,那麽前幾輪受害的帳算不算?兩年來做的妥協犧牲是否前功盡棄?Trump只剩短短幾個月的任期反而不能忍了?事實上,立即對等反應是唯一能保持戰略主動、有隨機應變餘地的選擇;兩年多前全中國所有智庫學人專家一致決定避免升級、消極地息事寧人,就已經實質放棄此後一直到美國下次大選之前的所有反擊選項,等同於給Trump一張空白支票,可以不斷另行開闢戰場,對特定企業(如華爲)一擊不中,也可以反復嘗試升級。我人微言輕,三年前講的話,中國政界學界不當一回事,我也沒辦法;但是我講的都是事實真理,日後的事態發展是有現實後果的,肉食者鄙、未能遠謀,那就承受這些後果吧。

MAXWELL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07 19:36
之前提到的tiktok,8月28日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发布调整之后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该《目录》第二项限制出口部分第(十五)计算机服务业增加了“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如果美国企业如微软、甲骨文、沃尔玛等打算购买tiktok的业务必须向中国政府申请否则将不会得到中国政府的认可,而且如果无视《目录》强行交易买卖双方或被巨额罚款以及禁止买方将此技术应用于中国市场。如果这次tiktok不体面的话,看来中央想帮他体面体面。而且该《目录》删去了防火墙软件技术的限制出口,联想到未来互联网主权化是极有可能的,中国有可能帮他国修防火墙。
PS:一点小小的提醒,王博好像忘记了21楼的留言。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07 21:44 回覆:
不是忘了,而是有其他讀者先回復,我就一并在最新的留言下回答。
我盡可能對每一個留言做評論,如果讀者的留言和我想做的回復兩者之中至少有一個值得公佈,那麽這個留言就會被保留,否則直接刪除。換句話說,有些不相關的留言純粹是因爲我可以藉機討論有意義的話題才被留下,反之偶爾留言本身已經適合留下(往往是作爲一系列討論的一環)而我沒有什麽可置喙的,就可能會單獨出現。
中方在因應美方攻擊上,已有明顯的動員,反應比以往要積極並且有效得多;一個刺眼的例外是中宣部。

過大江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6 14:45
推荐王先生用google doc来写作,写好了再copy到博客来,这样即使电脑当掉也不会损失文档,因为都是云存储。另外hard drive在个人电脑已经非常过时,换成SSD 就基本不会再坏,电脑速度也快很多。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03 08:17 回覆:
這次的當機十分詭異。我的程序和文件是分開存的,前者放在小而快的SSD上,後者存在大而慢的HDD;結果兩個一起報銷,前者是Data corruption,後者是Hardware failure。還好文件另有備份,我損失的是工作環境和賬戶密碼。

世界对白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6 06:32

王先生的电脑坏了所以这几天没来博客这边,请大伙儿耐心等待一下。

我主機的硬碟幾天前報銷了,現在只能用Laptop。沒有了習慣的工作環境,讀讀文章還可以,寫作不太方便,就沒有去管博客。麻煩你跟大家通知一下。


路哥哥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5 14:12

因为我的英语不足以看各类媒体文章,我想以台湾类比美国,研究言论问题,这个言论各种都有,有的很蠢、有的是胡说、也有理智的、深刻的、还有左派思想的!但是台湾整体却是不理智!

我的问题是:常说希望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个说法的逻辑应该是大家畅所欲言,肯定有好的,有坏的,但最终会形成一个整体的好!是这个逻辑本身有问题,舆论本身就需要引导、或者时候因为不可避免会受到强者的引导,现实中本就不存在这个理想状态。好像仅仅说资本的操作不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03 08:24 回覆:
不能管得太嚴,否則底層官吏私心自用,實話會被最先刪掉。但是也不能迷信言論自由,指望它自動解決問題,這是因爲謊言有無限多種,而一般民衆沒有足夠的知識和時間來分辨真假。唯一的合理方案是適度容許自由發言,但決策永遠必須基於專業理解和深刻討論,所以應該和輿論共識之間建立防火墻,以避免有心人鼓動愚民來壓迫政府。

路哥哥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0 10:57
有一个问题,五眼联盟,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占领了大片的土地(美加澳)三个跟中国差不多面积的国家,另外还有大片的离岛!长远发展,中国会不会因为资源不够,而反中集团资源丰富,从而遏制中国的发展?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8-20 14:42 回覆:
1939年美國原油產量超過世界的一半,在如此關鍵的原材料上有這樣的獨占性,代表著任何國家與其敵對都是極爲不智的。
現在五眼集團根本沒有任何接近那種獨占性程度的重要資源(氦?真不是那麽要緊),反而是中國在稀土上掌握了足夠讓美國緊張的產能額分。21世紀的礦產探勘遠比二戰前詳盡(想象一下如果Hitler知道利比亞的油田,或者日軍找到大慶),第三世界的供應量遠高於工業國的自產能力;中國的戰略是以鄉村包圍城市,所以絕對可以依托資源供應國來對抗五眼集團,所須擔心的只是海運封鎖罷了。

貓靈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9 20:29

    關於越雷兄的問題,本貓的回答如下:

(一)蜀漢實際上已難以與魏抗衡

  真正的原因在於經由諸葛亮的北伐(其實只有第一次算是戰略性的攻勢,其餘都只是攻勢防禦,藉由對隴右的進攻來保護漢中與蜀地)與姜維失敗的北伐和對漢中防禦的災難性布局,蜀地的經濟已遭嚴重的破壞,蜀漢根本沒有打持久戰的能力,其士兵與武將也失去抗戰的意志.鄧艾由陰平小道滲入的兵力也不多,蜀漢也拿他們沒啥辦法,如果蜀地的經濟可支撐,將兵有抗戰意志,鄧艾的奇兵反而會因失去補給而成為被殲滅的對象.

(二)習近平是真正的共產黨員

  真正的共產黨人,有組織有紀律有理想,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難,也不會輕易的認輸.習近平受過文革的嚴酷考驗,又經嚴格的內部競爭而上位,這種人和粱艷萍或是蔡霞等草包不同,哪有被人威嚇一下就認慫的道理?經歷過文革這種嚴酷非人性考驗的人,若非是喪失信仰而混日子,就是意志堅定百鍊成鋼之人,根據觀察,習屬於後者.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8-20 14:07 回覆:
有關蜀漢的事,我覺得離題太遠,你的回復也算中肯,那麽就到此爲止。
習近平經過文革的歷練,還不是我最佩服的事,真正難得的,是40年隱忍不發,這是對自己理念的絕對忠誠。與其同時,還必須搞好無數執政細節;李登輝是靠運氣和拍馬屁上位,習近平卻是一步一個脚印,在無數能人之中脫穎而出。中國歷史悠久,什麽樣的前例都有,習近平的經歷讓我聯想到的是兩個人:漢宣帝和唐宣宗;當然他們的成就不完全一樣,習也還有至少7年的任期,我們拭目以待。

游客 越雷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8 12:02
王先生和猫灵子先生在12楼的讨论让我想起一个历史事件,三国末期,刘禅和蜀汉的大臣们听到邓艾带了两千人翻山越岭,即将进攻成都时,刘禅和所有大臣都认为不能抵抗,了。唯一区别就是有的人说应该流亡,有的人说直接投降。两千人当然打不下成都,姜维在剑阁也还在和魏军对峙。现在不少人研究表明,是因为蜀汉朝廷已经不知道为了什么和魏国死磕(代表就是那个写《仇国论》的谯周),所以晚投降不如早投降,就投降了。
那么问题来了,类似这种“为什么要蜀国为什么要讨伐魏国”的问题算“政治正确”吗?还是说这种问题就像现在中美关系一样,直到其中一方倒下,否则大大小小的冲突是不会停的?刚刚说的历史事件是不是可以看作中国假如放弃斗争的下场呢?

MAXWELL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7 09:07
楼上说的上网的自由还能持续多久?现在互联网主权化可能会是大势所趋。最近欧盟出台三个关于数字互联网的文件后,德国法兰克福市长打算邀请tiktok将总部落户德国,欧盟为了推广自己的数字主权,可能会将tiktok打造为推广自己规则的样板,借此强迫美国互联网公司遵守同样的规则。在欧盟出台的《New Development in Digital Services》里面写得清清楚楚:

Technologically, it would require a top-level infrastructure, high-speed 5G or a 6G data network and a firewall. Setting up such a network would promote many European companies and therefore boost business and drive innovation Like the Chinese firewall, this European internet would block off services that condone or support unlawful conduct from third party countries.

2015年中国强调“网络空间主权”时,被欧盟讥讽为不自由,现在欧盟不也是”真香“了,可叹某些二道贩子学了点西方价值观的皮毛,反而比西方更加激进,更加机械。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8-20 13:44 回覆:
歐美的重大分歧點之一,就在於法規條例的鬆緊程度,不論是消費者保護、網絡規範、稅務、碳排放、其他環保議題,都有著難以協調的差異。TTIP談不成、網絡稅成爭議、波音/空客在WTO的官司、甚至英國脫歐,都是這種差異的後果。而追究其原因,則是歐盟沒有經過Murdoch/Reagan/Thatcher的自由主義化,而且政治體系分散,沒有洲級的資本力量,所以他們的財閥遠遠不能像美國那樣左右每個法規的細節。
我認爲這是好事。中方應該尊重歐盟作爲法律創新的典範地位,容許、鼓勵和支持他們引領國際規則的制定,間接排擠美國在這方面的話語權。畢竟歐盟頂多只是有點自私,中歐合作可以談出建設性結果,不像美國逢中必反,怎麽談都只是不同型式的停火協定。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