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科研】流行病的起源(下)
2020/04/25 15:29:14瀏覽17109|回應21|推薦18

要探討複雜的科學議題,除了精確嚴謹的邏輯思維之外,也必須對相關事實有專業級廣汎而深入的掌握,對觀測和實驗結果所含的隱性誤差和假設有徹底的瞭解,並且明白專業用語的確實定義,否則外行人想當然爾,要排除自己的主觀偏見,進而做出正確的邏輯推論,基本是不可能的。

新冠疫情的起源,正是如此的複雜專業議題。由於疫情影響極度嚴重,而科學上的研究探討卻仍處於早期階段,各式各樣互相矛盾的説法以及行内專家的主觀臆測充斥媒體版面,一般人自然無所適從,不能取得完整的大局觀。剛好傳染病學史上有一個很類似的案例,在經過許多專家的努力發掘和激烈爭辯之後,纍積了相當豐富的事實根據,而且沒有受到國際地緣政治需要的扭曲左右,依舊花了20多年才蓋棺論定。我想在這裏簡單介紹這段研究的歷史;華語世界的讀者沒有切身的主觀成見,就更方便大家客觀參考案例中的推理過程。

這個老傳染病,就是梅毒(Syphilis),其病原體是梅毒螺旋體(Treponema pallidum),它是一種細菌,但是因爲針對感染哺乳類高度優化,省略掉了很多基因,所以無法在寄主細胞外很好地存活,在這個特性上類似病毒。T.pallidum能導致好幾種疾病,除了梅毒之外,還包括Yaws(熱帶肉芽腫)和Bejel(貝耶病),它們不是性病,而是接觸傳染的皮膚病,流行於赤道非洲;另一類皮膚病Pinta則發生在中美洲。T.pallidum因此可以被歸類為四個亞種。

歷史記錄上第一個梅毒流行疫情,發生在1494年年底,當時法軍圍攻意大利半島的Naples王國,雙方的部隊都以傭兵爲主,營區裏混雜著商販和妓女。梅毒從法軍(含相當數目來自西班牙的士兵)營地起始,很快一發不可收拾,隨即被當地人稱爲“法國病”。然而梅毒的病例,其實在1493年就在西班牙的港口城市被一位資深的醫生記錄並研究,他認定這是一種全新的性病。更早一年,哥倫布的船醫在加勒比海的島嶼觀察到土著普遍有Pinta,然後在回程途中,記錄到西班牙籍船員也顯現出同樣的病症。後世的考古學家,又開挖了許多加勒比海沿岸早於1492年的墓葬,在骨骸和牙齒上一再發現T.pallidum的病徵,所以主流歷史學家把這些證據點連起來,獲得梅毒來自美洲的結論,這被稱爲“Columbian Theory”。

到了1990年代,學術界開始有了反對意見。其後20多年,異見派學者在希臘、奧地利和英國發現了若干早於1492年的骸骨,也同樣具有T.pallidum的病徵。再加上梅毒的症狀多變,很容易被誤診,尤其是和麻瘋類似;而歐洲歷史上有些對麻瘋疫情的描述,以現代醫學的知識來看,反而更像梅毒。傳染病史學家把梅毒源自歐洲本土的學説,稱爲“Pre-Columbian Theory”;它說1494年的疫情爆發於哥倫布囘國後一年,純屬巧合,而各地的醫生對其陌生,是因爲歐洲的活版印刷術是1440年代才發明的,所以更早的病例往往沒有被詳細精確地記錄和傳播。

雖然Pre-Columbian Theory的支持者一直鍥而不捨,但卻沒有説服大多數的歷史學家,這是因爲不但他們所列出證據的質和量都不如主流派,論證的邏輯也漏洞百出:首先,梅毒在1494年後的大流行,範圍極廣、歷時甚長,一直到17世紀,法國國王Louis XIV還因爲慢性梅毒而成了癩痢頭(Syphilitic Alopecia),只好戴假髮來遮掩,這是近代歐洲男性貴族戴假髮的濫觴。幾年後英國國王Charles II同病相憐,於是也引進男用假髮,至今仍是英系法庭的標配(參見香港)。如果真如Pre-Columbian Theory所説,傳染力極强的梅毒在1494年之前就在歐洲流行,怎麽可能在印刷術發明後的50多年間都沒有任何記錄?1495年前後,幾千名在港口城市(亦即有許多水手出入停留的地方)執業的醫生怎麽會異口同聲說這是一個全新的疾病?

Pre-Columbian Theory說,早期歐洲的梅毒病例被誤診為其它疾病,特別是麻瘋。但是1494年開始的梅毒,毒性極强,短期致死率達到近30%,歐洲既有的類似疾病,沒有一個能望其項背;例如麻瘋的致死率就低了近一百倍。梅毒在歐洲流行了幾十年之後,毒性才慢慢減弱,致死率跟著下降了一個數量級。我以前曾經解釋過,流行性傳染病的病原體,是在和寄主共同演化,所以隨著時間流逝而纍積的小突變,一般會使得傳染力上升,而致死率下降。17世紀之後已經軟化(Mellow)過的梅毒,或許還可能被誤認為麻瘋;但是15世紀末剛出現時的梅毒毒性極强,如果此前在歐洲傳播,怎麽會被混肴呢?

其實從1494年版梅毒的傳染力和致死率雙高的現象,就可以推斷T.pallidum在那之前不久,剛剛經過了一個重大的突變,所以現代所謂的梅毒,必然是一個全新的亞種,任何此前的版本,都不是完全相同的疾病。這種重大的突變隨機發生的機率很小,一般是被環境變化所壓迫,必須跳躍生態,才不得已而為之。如果像Pre-Columbian Theory所説,梅毒自古就在歐洲流行,那麽千百年都沒有發生的突變,在沒有明顯外因的背景下,剛好在哥倫布的船隊引進了美洲版的同種病菌之後,就忽然爆發,這樣的巧合實在太極端。反之,美洲版的T.pallidum是為熱帶環境下肢體赤裸、皮膚經常隨機接觸而優化的,一旦被帶回陰冷的歐洲,傳統的傳染方式被阻斷,在演化上就會有强大的轉型壓力。

到了21世紀,基因分析成爲廉價方便又可靠的演化歷史研究工具(亦即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譜系學網絡分析),於是就有學者用它來驗證梅毒的起源理論。先是在2008年(參見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217670/),證實了現代所有的梅毒病例都來自15世紀的同一個祖先,然後在2016年(參見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7918528)確認了那個祖先源於美洲版的T.pallidum。至此,爭論了20多年的梅毒起源問題,終於塵埃落定:歐洲殖民者帶給印第安人許多致命的病原體,印第安人的確以直報怨了一次。

同樣的邏輯,也完全適用於新冠病毒:從2019年底爆發傳染力/致死率雙高的疫情,可以推斷在那之前不久,剛剛發生一個重大的突變;任何此前的冠狀病毒版本,不論是人傳人,還是以某種野生動物為中間寄主,都不是和新冠完全相同的疾病。當然,後者可能性更大,因爲跳躍物種才像是會引發這類重大突變的演化壓力。不論如何,對科學真相的探求,不應該受政治上權宜考慮而影響;如果在公關上必須做誤導,也只是針對敵方,知識分子永遠都須要對自己保持100%的誠實。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yuanWang&aid=132785990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abanker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31 23:47
王博士想請教,因為不止一次跟朋友或看到網路上有人辯論台灣為何不採取普測,為什麼不採取亞洲各國的封城,他們這些認為政府防疫做的好的,沒有社區感染,就是一直扯因為防疫很好所以不需要,但是實際上台灣的隔離也非在專門地方做,只是在家裡。在今年2月到3月,這種辯論就變成一種結果論,因為多說無益,儘管看到酒店小姐沒有傳染人,以及軍艦上去跟女友親熱都沒傳染的荒謬,我只能等4.5月有沒有大爆發(我承認這樣對我自己住的地方看笑話的心態很不對),可惜的是,還真的結果論是沒有大爆發,看似民進黨的宣傳是對的,我是錯的。但是,依照國外跟中國的經驗,這不符合流行病學,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難道只是人民非常具有防疫意識(其實只有都會區比較有持續戴口罩),真正的英雄是人民不是陳時中可以解釋?(看到如此腦殘的相信政府卻好像他們是對的,有時真不是滋味)或許您有小弟無法想到的緣由,懇請惠賜卓見。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6-02 07:46 回覆:
目前對新冠的研究還在進行之中;這是一個很不尋常的病毒,一方面靠飛沫傳染,像流感,另一方面攻擊對象卻是人體内很關鍵的細胞受體,能夠產生嚴重的病理後果,像HIV。學術界對各國疫情發展的不同情勢,並沒有完整的解釋。我覺得熱帶和南半球,因爲在過去幾個月日照充足,沒有維生素D欠缺的危險,人群對新冠自然有較高的抵抗力,這可能是台灣、越南、印度、印尼、澳洲、紐西蘭和非洲在防治上相對輕鬆的原因之一。當然,像是巴西和墨西哥這樣積極作死的國家,一樣不能幸免。

我們對人對事,必須堅持科學、客觀、理性的態度,不讓既有成見矇蔽事實和邏輯。台灣控制疫情成功有多方向的證據,尤其新冠能成指數散播,光靠撒謊遮掩,不可能撐上幾個月,那麽即使造成這個成果的確實機制仍屬未知,只要沒有明確違反邏輯之處,就必須接受它是事實,至少是暫定的事實。所以這裏的結論是,民進黨政府的行政水平顯然高於巴西和墨西哥,可能不低於越南、印尼和南非。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31 15:37
防洪的概念,中國政府與民間都有,投錢興建堤防都沒問題。而防疫如防洪的概念,也許今後可以建立了。平時就該收集病毒,開發疫苗,花錢的目的就是保平安。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6-01 01:21 回覆:
非洲豬瘟已經是個提醒:自然界這次還算客氣,只製造經濟損失,沒有影響人命,但是中國畜牧業濫用抗生素的事,依舊沒人提。唉。

苟利国家公园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4 10:52

我看到有朋友再提李文亮,我想提出一个视角,就是中国各个地方治理水平的差距也是很大的。在武汉市发生的事情,在北京广东上海我认为基本不会发生。家中有不少人做医生。王博批评过疾控的上报机制,其实在日常是可以发挥作用的。比如说一个病房里面同时发生3个或以上病人发热,是必须上报并且全国联网然后全科室封闭一周。这是16年的事情。后来证实不是由于传染病引起的。这是我家里人经历过的事情,所以我比较有把我把握提出我的结论。

新冠疫情初期在武汉的蔓延,是一件必然性兼具偶然性的事情。离不开当地cdc的脱序,但同时更主要也是这次病毒的狡猾。家里人其实也日常吐槽卫计委的人都不少是只读过卫生管理的本科,没有接触过一线,政策时常离地。但是不能一棍子打倒整个中国官僚体系。至少目前来看,在蓝星还是可以称得上数一数二。为了走得更远,也希望有初心的大陆青年加入体制,不问前程,就为了对得起自己一颗红心呀。

如果和王博既往议程有重合请见谅,我比较想分享一下这个经历,也权当抛砖引玉,看看有没有大陆医生朋友关注这个博客。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25 00:54 回覆:
或許不同省份執行起來效率也不一樣?這次武漢有傳言說必須確認傳染病源才能上報;這實在不合理,我懷疑是當地的特別規矩。
瘟疫屬於統計上的Poisson Event,每隔十幾年或幾十年發生一次,預防和準備卻必須年年投入,表面上也就是年年浪費金錢、時間和精力;在中國這種急功近利的社會,很難未雨綢繆,連持之以恆都不容易做到。COVID之後,中方終於做了一些SARS之後就該做的政策改革,卻沒想到下一個公共衛生危機很可能是不懼任何抗生素的超級病菌。這是我多年來反復警告的事,但是中國政府和社會有想要管制畜牧業濫用抗生素的動力嗎?

MAXWELL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3 18:44
李文亮医生的死能发酵得这么迅速,除了有些人刻意带节奏之外,背后还有一点就是普通民众对精英的不信任,认为精英不能代表民众的利益只是在维护自己阶层的利益, 之前有一个广州医生因为撰文揭露“鸿茅药酒”涉嫌虚假宣传导致被内蒙古警方跨省拘捕引发舆论哗然,除此之外还有劳工权益过低、政府偏袒企业家,饱受诟病的诸如宠物犬、流浪犬的 管理问题,正当防卫门槛过高问题,对外国人超国民待遇等问题,都是被争论很久但是官方迟迟不作为或少作为。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24 03:19 回覆:
公權力被個人和利益集團濫用,代表全國國民公益時反而和稀泥,這是官僚體制的通病,這任政府已經建立紀委和監察系統,是好的方向。當然貫徹到底需要時間。

Ricol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7 15:36

英裔美国历史学者 Niall Ferguson 是 "新冷战(Cold War II)" 概念的倡导者。他对中国问题较了解,在新冷战的胜负上并不认为美国会轻易取胜,他指出美国必须联合欧日等才能有效对付中国。他也批评川普让盟友疏离。(参见2020年1月24日他在Davos的世界经济论坛WEF年会后接受日本记者的访谈  https://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20/02/14/commentary/world-commentary/historian-niall-ferguson-cold-war-ii/   出版日期为2月14日)  1月底当时疫情还主要影响中国,他就指出从历史的经验看,疫情可能对全球造成全球危机。 

他之前2019年12月还与林毅夫在韩国公开辩论中美经济竞争,他认为中国科技和经济发展的手段不正当。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0675321

他最近在国际上比较活跃,公开撰文质疑中国在疫情上的责任,并把疫情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相比。认为中共政权不负责任、腐败和对权力饥渴,这不仅对本国人民,还对全人类构成威胁。此外,他最近正在积极宣扬各国团结抗中,这似乎正是他认为新冷战中获胜的重要手段。https://www.theglobeandmail.com/opinion/article-lets-zoom-xi-he-has-questions-to-answer/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著作《The Square and the Tower》比较畅销,知乎上还有人专门讨论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707140 

我觉得,今天中共是在实践一个前无古人的新政体(即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或是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而Niall作为历史学者是局限于传统的西方社会与其他旧政体竞争的视角,因此中共有必要在对改革后的新政体系统阐述,继续挂着旧的共产专政标志,只会让自己因为那些历史上的污名而陷入被动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7 16:09 回覆:
Niall Ferguson比較特別一點,他像是Joseph Nye和Peter Navarro兩人的合體,既要搞軟實力、也要硬懟中國;既有學術地位、也喜歡搞民粹。我覺得他的殺傷力不小,中方最好是要有計劃地摧毀他的公信力和社會地位;不過實際上當然是不可能的。

Ricol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6 05:05

看了 BBC 专访 驻英大使 Liu Xiaom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Nv75d0lyGg 

觉得在李文亮问题上,大使先生没有谈到重点(他只是说其他医生才是更早报告疫情的,这需要遵循正常上报渠道)

显然,大使先生是没有见过李文亮医生当时发布的信息。我恰巧12月底正好见到了那些信息。

实际是,李医生当时的内容是提醒大家“有SARS病例出现了,请大家注意防护” 

李医生被警方找到,是因为当时没有证据表明是 SARS,而且新冠疫情潜伏期长,初期多数症状轻,当时说是 SARS 既不准确,也存在“夸大”的可能。

这么简单的事实,从中央到外交系统,都不能解释清楚,真是让人觉得叹息。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6 05:42 回覆:
我一般不在英文媒體下做討論,因爲寡不敵衆、徒然浪費口舌;不過李文亮的事,兩個多月前曾經忍不住在美國網頁上發言,還好沒有幾個人看到。
當時我說的就是:李文亮是因爲網絡發言不夠完全精確(說病毒是非典)而得到一張“Warning Ticket”(“警告罰單”,亦即是個別警察開的罰單,而且還特別免除罰金,所以沒有任何實際後果);任何歐美百姓都能立刻理解這是稀鬆平常的日常經歷,和迫害扯不到一塊兒。所以很自然的,看到我那個評論的老美不能接受這樣的敘事,只能說我撒謊。
管理14億人的政府,連這麽簡單的公關Framing都搞不定,的確是當代奇觀。

magkey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6 01:29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24857920301643

最近,法国报告了一例去年12月27日入院的患者,当时认为是普通流感。通过重新检测,发现他所感染的其实是sars-cov-2病毒。这个案例确实是比较令人匪夷所思的,而且由于该名患者并没有中国旅行史,作者们的判断是新冠十二月就已经在法国传播开了

Moreover, the absence of a link with China and the lack of recent travel suggest that the disease was already spreading among the French population at the end of December, 2019.  

这个案例确实从任何角度看都很诡异(我需要强调,这个案件并不改变“病毒起源于武汉依然是基于现有证据应当做出的判断”这件事),可能是法国人搞错了,可能只是小概率事件发生了(比如刚好有一个法国人12月中从武汉回来将病毒带给这个患者),不知道科学界日后会不会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6 05:30 回覆:
已經有人私下問過我,我也覺得證據太單薄,畢竟樣本可以被污染,或者剛好撞上檢測器的盲點(亦即我討論過的specificity問題)。反正他們大可以進一步做基因組排序,看看是否真的是去年底的病毒版本;新冠這類RNA病毒,演化極快,只要看基因組,就可以在時間上定位到前後一周的精度以内。

Ricol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4 10:45

本周日,Pompeo 已经公开宣称 “Coronavirus came from Chinese lab, and the best experts seem to think it was manmade. ”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y/03/mike-pompeo-donald-trump-coronavirus-chinese-laboratory 

各国许多媒体也都刊登了这段访谈。

当然,不少媒体也提出,这些是 unsupported claim (并未出示证据)。

不知国务卿的这番言论,会给之后的国际舆论及疫情反思带来什么后果?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4 15:13 回覆:
反效果。
你要理解,Trump的談話是很弱智的,西方知識分子都看得出他的甩鍋企圖。他的目標聽衆純粹是佔美國選民35%的紅脖子基本盤,附帶還有一些澳洲和英國的類似人口。Pompeo的發言還要更低一級,他的聽衆只是Trump一個人,因爲他一輩子靠得就是舐癰吮痔、依附權勢來步步爬升。這種行爲,全世界的旁觀者都會鄙夷不屑,所以他其實是在國際論戰裏幫助中方。中國只要繼續回顧過去四個月美方自己的發言歷史,自然能占據道德高地,讓其他國家看美國的笑話。

Niets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30 05:43
首先同意12楼关于对生活水平差距而导致对体制没信心的理解,毕竟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当然他们将因果倒置,没意识到西方体制是发展的结果而非起因。

王先生所说的砸锅人可能未必指的是“自由派”,而是不诚实不道德之人,特别是在学术界公然造假而没有受到惩罚的人。这种人的存在会导致逆淘汰,所以有百害而无一利。
“自由派”只要诚实还是有价值的,至少能提供另一种思想。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4-30 07:19 回覆:
英美是先富強、然後才采行現有的體制,也是我一再强調的重點,但這的確不是普羅大衆所能領會的。
我説的“砸鍋人”不是學術造假,而是在學術和實事上沒有合理的建議或理論,純粹在大衆媒體上撒謊鼓動愚民的人。整治的標準不是批評執政與否,而在於他們是否無中生有、扭曲真相。換句話說,不是在論文裏造假以求晉升的教授(雖然也必須嚴厲打擊,原因卻不是一樣的),而是對群衆撒謊以嘩衆取寵、並推廣自身迷思的文人。

magkey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30 02:15

王先生所说,关于中共为何迟迟不整顿“砸锅人”,我的看法是,国内自由派势力依然很大,中共不敢太轻易将事情做得太绝。毕竟哪怕时至今日,欧美国家的生活平均水平确实还是比中国国内好的,这种差距是客观存在,而且差距不小的。虽然比您提到的邓小平时代差距小了很多,但是如今信息交流更加发达,大家对于差距的体会也非常实在,所以这种差距依然能影响到很多人。我混迹于很多反华论坛,这些论坛最基本也是让最多人接受的逻辑就是(也是在某种意义上我最难反驳的),干同样的工作,在发达国家过的生活确实是比在中国过内好,所以“正是共产党导致了国内外生活差距如此巨大,赶快移民逃离共产党的魔爪吧,就能过上幸福生活了”。

这种逻辑固然是荒谬的,但是确实是能让最多人接受的,毕竟这种逻辑如此简单直接,人性本身就倾向于去接受直接的逻辑,能够深入分析背后道理的人绝对是少数。只要这种物质生活差距存在,国内对欧美的推崇就有发展的空间,中共可以限制这势力的发展,但是这势力确实很强,中共现阶段是没法将其斩绝的。中共现在这种对舆论的控制力度,在网上已经被很多人诟病为文革2.0了(我在国内某知名高校的校友群就看到这种说法,而且有不少人认同),倘若要将砸锅人全部拔出来,这砸锅人绝对不是一个两个,可能是成千上万人,而且很多人还是位高权重的(比如方方)。要将他们全部铲除,这就坐实了“文革2.0”的发生,引发的影响我没法预测,可能中共自己也说不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稳定压倒一切。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4-30 07:22 回覆:
我也同意目前對方方只能容忍,但是如果她在其他方面(如逃稅)犯法,並不須要視而不見。至於其他尚未被國外媒體吹捧的砸鍋黨文人、官員,至少將其辭退是該做也可行的。英美財閥在過去40多年改造社會契約,最重要的細節之一,就是强調雇主可以隨意解雇員工,所以打擊這些人的荷包,完全符合英美自訂的普世公理,沒有“人權”問題。
至於中外生活水準上差距所造成在思想戰綫上的不利態勢,那是博客反復討論的核心議題之一。我曾提議利用載人登月來治標,現在新冠疫情已經更好、更快地揭露歐美體制低效無能的真相。要治本,除了積極產業升級之外,還要對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主動出擊:前者的主要問題是近年引進的美式經營理論,我在談波音的一系列文章裏詳細批判過;美元則也因爲新冠而加速衰落,但仍然是未來幾年中美的主戰場之一。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