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國際】【政治】21世紀之民粹
2019/06/04 11:20:13瀏覽33994|回應31|推薦22

人類進入21世紀之後,民粹主義之興起成爲世界許多國家的新趨勢。而這個現象背後的主要動力,正是我一再提起過的21世紀國際社會所面臨的三大問題:貧富不均、氣候變化、和霸權交替。

其中,貿易全球化以及中國的崛起和產業升級,使得歐美等先進國不再能獨占工業革命的紅利。以往把第三世界當作廉價原料來源和高價產品市場,從而將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内建的財富集中趨勢,外泄為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現在不再有效。於是這些先進國家,紛紛經歷了百年首見的中產階級退化現象,引發民衆的普遍焦慮和不滿,形成了右翼民粹的溫床。

但是因爲過去半個世紀,這些國家的財閥對政治、輿論和社會組織,進行了深刻的洗腦與改造,20世紀中期的福利政府和社會主義思想,已經被徹底滲透、分裂而且閹割。左派被財閥主控的大衆媒體誤導,逐漸流於各式各樣不食人間烟火的形式主義,從而喪失了自己在群衆眼中的公信力。當氣候變化這樣重大的經濟議題(氣候變化不是道德問題,而應該是人類經濟整體優化過程的一部分,我在前文《有關環保和全球暖化的幾點想法》已經詳細解釋過了)被財閥有意忽略的時候,左派也只能繼續玩弄罷課、游行之類的自嗨花樣,形成了另一類的民粹。

歐美財閥主宰内政外交,得以追求最大利潤的結果,是使其國内經濟去工業化。再加上美國在冷戰勝利後得意忘形,自以爲是人類歷史的終結,於是在21世紀的開端做出很不智的極度戰略擴張,隨即被打回原形,並且因爲過度金融化而發生了百年一見的經濟危機。其後不可避免地進行了戰略收縮。在這段虛耗、收縮、然後Trump上臺又開始虛耗的過程中,美國基本忽略了自己做爲世界霸主的責任,在有繼任者上位之前,就已經放棄甚至主動拆除了原有的國際規則。其結果是第三世界的區域强權有了對内對外的自由行動空間,既有的民粹趨勢得以凝聚發酵。

在進一步研究這些細節之前,我想先明確定義民粹是什麽。民粹一般被翻成“Populism”,也就是迎合一般民衆(Populace)的喜好。這裏的“一般民衆”是與“菁英”(Elite)相對而言,所以其實是Plebs(賤民)的婉辭(Euphemism)。不過這個原本的定義太過廣汎中性,在21世紀(尤其是菁英媒體)的實際使用上,民粹這個詞匯帶有强烈而明顯的負面意義,所以我認爲應該更精確地說,民粹是迎合群衆的非理性喜好,也就是我在前文《談損人不利己》中詳細解釋過的各種損人不利己的意願。

當我們加上“損人不利己”這個額外的衡量標準之後,就會發現像是北歐的環保,或是東歐的反穆斯林移民運動,都不是真正的民粹,至少不算是真正糟糕的民粹。貨真價實的21世紀民粹,主要有兩個類別,第一類浮現在去工業化嚴重的先進國家,以英美為代表;第二類則發生在新興的半工業化區域强權,築基於它們内部傳統文化的偏執,例如土耳其和印度。

在本文開端,我介紹了近年來民粹在全球興起的背景,但是那只是產生民粹的基本動力。民粹要走上極端非理性的損人不利己路綫,即使在原本就欠缺理性思考能力的社會裏,仍然不是件易事。畢竟這種政策路綫内部的輸家也比贏家多,受損失的人自然會發聲反對。所以必須有能夠控制輿論的力量在幕後推波助瀾,特意將群衆的怨氣或愚昧引導到預先設定的方向上。換句話説,這些民粹從國家民族的整體觀點來看,固然是損人不利己,但是細看之下,真正主導的内部勢力,依據的仍舊是損人利己的利害關係。

以美國爲例,目前的對外貿易戰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傻事。做爲民粹選民的典型,鄉下農民反而是最吃虧的。但是幕後操控輿論、製造“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的,卻是像Fox News和Sinclair Broadcast Group這樣的玩家,他們都從貿易戰受益。前者是全國聯播網,由Rupert Murdoch掌控,後者則是美國最大的地方電視臺控股公司,由Smith家族操縱。兩者都沒有國際貿易之類的生意(雖然Murdoch是澳洲人),他們代言的也是同樣不依靠跨國貿易的國内財閥(亦即“土豪”)。

Trump所代表的,正是這群土豪,以及受他們洗腦的民粹選民。傳統的國際財閥,例如Koch兄弟,雖然也堅持右派(Conservative)政治理念,要求減稅和免除監管,但是對關稅極爲排斥,所以對中國的鬥爭手段,反而和民主黨相似,選擇的是“軟實力”戰略。只有土豪,原本就只在乎國内市場,也沒有外包生產的需要(例如房地產、媒體、礦產等等),美國的自貿協議越少、貿易壁壘越高,他們的獨占性越強,利潤也越加豐厚。

英國的脫歐,一樣也是民粹被有意導向仇外的結果。臺面上固然也是一批只顧炒作自己知名度和收視率的專業政客和媒體人,幕後出錢出力的同樣是國内財閥。不過英國的去工業化比美國還要徹底,能因貿易上孤立而獲利的人更少,稅法也還沒有如同美國一樣,改成優厚富人的累退性(Regressive)稅率,所以這裏英國國内財閥的考慮有所不同:不是爲了提升自己的獨占性利潤,而是為了從歐盟獨立出來,才能自由削減福利支出,並且可以在稅法上留下財閥專享的漏洞。

歐盟在近年開始壓迫瑞士等傳統域外避稅天堂,要求它們必須配合查稅。這對普遍繼承祖上多代財富(Old Money)的英式階級社會,造成很大的新威脅。讀者如果去研究脫歐主帥Nigel Farage對脫歐成功後的政見計劃,就會注意到他在金融(英國的第一產業)方面,主張模仿新加坡(他不敢用臭名昭彰的老牌避稅天堂為例子,其實新加坡和香港的法規,比起Cayman來不遑多讓),全力保護銀行秘密(Banking Secrecy),希望把倫敦變成富人藏錢的好去處。這個辦法,與倫敦現在做爲歐洲金融中心的生意需求剛好背道而馳;因爲倫敦的金融生意是Investment Banking和Commercial Banking,而不是Private Banking;前者需要政府監管的透明性,後者才是見光死。Farage在這個細節上,泄露了他堅持脫歐的實際動機。

土耳其的民粹運作,和英美有根本性的差異:美國的宗教迷信,基本只是土豪忽悠選民的手段,在土耳其,因爲國民的教育水準更低,它的民粹可以完全築基在宗教上。原本土耳其國父Kemal堅持反對宗教迷信,認爲它是現代化的最大精神障礙,所以歷代共和國政府都堅守世俗化原則,對宗教人士參政嚴加監管。這給予了野心政客和宗教狂熱分子一個共同的努力目標。

在1970年代,年輕的Erdogan加入了備受軍政府打壓的宗教性政黨。1980年代,一個叫做Gulen的Imam(伊瑪目)開始轉投入社會福利工作,尤其是廣建學校。土耳其的公辦教育水準很低,私立學校卻極爲昂貴,原本只有上層社會才能享受。Gulen所建的學校水準高、費用低,為很多聰明的貧困學子,帶來前所未有的高等教育機會;但是這個機會是伴隨著宗教性洗腦而來的。隨著Gulen網絡的畢業生進入政、教、軍、警、商、法等等職業,原本是絕對世俗化的土耳其菁英階層開始了量變而後質變的過程。

在1990年代,Erdogan贏得了一系列的地方性選舉,Gulen成爲他的天然盟友。2000年代,Erdogan當選總理,Gulen黨徒在他清除軍方世俗派勢力的過程中,出力甚偉。雖然後來兩人爲了奪權,反目成仇,但是土耳其近百年的世俗傳統已經被消滅殆盡。宗教性民粹成爲既有的主流,即使Erdogan下臺或Gulen過世,都將繼續主導土耳其在可見未來的所有内政和外交走向。

印度的故事,幾乎是土耳其的完整翻版:Erdogan變成Modi,軍方換成國大黨,伊斯蘭換成印度教,Gulen黨換成Vidya Bharati,只不過去世俗化的發展時間晚了大概十年左右。這裏Vidya Bharati已經成爲印度最大的私立學校網絡,它和Modi所屬的政黨BJP同樣是RSS的分支,而RSS則是成立於1925年,致力於Hindutva(印度教至上)的非政府機構,在英屬時期,被視爲恐怖組織。印度獨立之後,暗殺Gandhi的就是RSS。

Modi剛剛在今年的大選,出乎意料地大獲全勝。我想很多旁觀者都沒有注意到,Vidya Bharati從根本上改變民意和權力結構的作用有多大。印度與土耳其不同,它與中國接壤,體量又大,它走土耳其式的宗教激化路綫,對中國的未來有更明確而直接的威脅和影響(例如與巴基斯坦開戰的可能性大幅增加)。然而我在中國智庫的產出裏,卻從來沒有看到有注意到這一點的,希望這篇文章能夠提醒相關人士。

至於臺灣,更是現代民粹的先行者,既有靠仇外來牟利的無恥政客,也有真心走極端的狂熱分子。最可笑的是,臺獨連自辦學校都不須要,陳水扁把公立學校系統變成謀私的臺獨養成班,八年的馬英九政權居然什麽都不改。天下之蠢,莫過於此。

【後註一】正文裏第二段有關歐美貧富差異化的討論,十分重要。我在幾年前的文章和留言欄裏,有些零零星星的討論,這裏只直接做了總結,但是細節沒有解釋清楚。剛好有讀者問起這個話題,我在留言欄回復得比較詳細,乾脆在正文也附註一下:

Piketty的結論,是大資本家每年的稅前資本利得,在和平時期必然高於GDP成長率。以往歐美獨霸世界的工業產值,那麽因爲GDP成長率夠高,大資本家還勉强可以同意通過纍進稅率、工人高薪和福利政策,來使稅後資本利得接近GDP成長率,結果是貧富極端化還不明顯。

在1960-70年代,因爲德、日的復蘇,瓜分了工業產值,然後又有石油危機,石油生產國也來分一杯羹(原油價格基本上是對工業產值抽的稅),英美的GDP成長率忽然掉下去了,這時大資本家就不可能坐視每年只拿2-3%的回報,他們決定盡全力對社會主義福利政策做反撲是必然的(美國的右翼智庫,都是在1970年代初期獲得大筆資金而興起的,游説業的創立,也在同一時期,參見前文《富豪口袋裏的國家》和《大停滯的真原因》)。所以英美資本家對中產階級的殺鷄取卵,其實早在中國現代化之前就動手了,只不過後果因爲1980年代開始的負債消費和1990年代的冷戰勝利紅利而暫時沒有浮現而已。

當然,中國的體量比德日加起來還大得多,對工業產值的瓜分作用也遠遠更强,即使考慮到世界經濟不是零和游戲,總體和長期來説,先進工業國家在21世紀還是必須面對一個更大的負面衝擊。例如法國的GDP成長率,現在每年是1%左右,意大利則基本是0%,他們的資本家怎麽可能接受這種資本利得呢?一旦他們繼續想辦法拿他們的5%,那麽工人的收入自然不可能增長了。

原本民主黨的“軟實力”戰略,就是築基於這個矛盾之上,要聯合歐日等老牌工業國來圍堵中國。但是Trump所代表的美國民粹,只看到自己手裏的霸權,然而這是一個不同的矛盾,是霸主和所有其他國家之間的鬥爭。所以Trump幫助中國轉移了國際鬥爭的本質,是中國真正的戰略機遇。

【後註二】今天是2019年八月15日。Modi在幾天前修改憲法,取消了印控kashmir的特殊地位,並且啓動了嚴格的戒嚴。其目的,在於開放Kashmir給印度教徒殖民,以期完全取代既有的穆斯林人口。隨後巴基斯坦與印度士兵在Kashmir分隔綫發生衝突,互有傷亡。

這正是我在正文裏預言的,隨印度的政治和社會產生宗教激化之後,必然會有的内政和外交上的妄動。中方應該有所警惕,妥為預置方案,準備好因應印度將有的一系列挑釁。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yuanWang&aid=127091235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9 11:11
最近一連串事件:中美、中印摩擦,日本對中態度轉變,英、歐國家對華為重新審視,英、加、澳對香港內政叫囂,甚至中俄之間被憑空炒作出爭議,再加上台灣一貫愚民反中,背後都有民粹的影子。請問這些民粹勢力是否會以反中為交集進行串聯(或是已經完成串聯)?Trump美國民粹也許不在乎其它國家的利益,但各國民粹勢力在美國宣傳話術帶領下,容易搭上順風車,靠攏成”全球反中民粹”。如果成形,請問中國要如何破解? (我目前的答案是繼續與各國政治精英理性溝通,分享利益,但不知是否會”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9 13:01 回覆:
歐盟對民粹仍然能夠有效壓制,整體來説有能力繼續采行理性的政策。中國只要搞好中歐關係,澳洲、日本都不足為懼。

MAXWELL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6 12:11
度最近四面出击,不止封禁了中国的APP,还因为打算找俄罗斯采购33架战斗机涉嫌违反美国禁令如果不放弃将会面临制裁,又表示要对包括亚马逊和沃尔玛在内的外国电子商务公司征收数字税。最戏剧化的是我本来还担心中方给印度修基建是在资敌,结果印度倒好,7月1日,印度宣布不再允许任何中国公司或者与中国公司合资的企业参与印度道路建设项目。印度公路交通和运输部部长表示该政策以获得批准,甚至当前有任何中资企业参与的招标都将重新进行。让我想起了当年大陆打算签服贸协定给台湾让利被太阳花运动搅黄了。

中国为了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承建了越南的河内轻轨二号线,结果延期八次迟迟不开通;又为了所为的中尼友谊、中非友谊,即使尼日利亚多次耍无赖也是投鼠忌器。2012年中国清理三非外国人包括一些尼日利亚人,同年5月22日尼日利亚移民局以“在尼非法从事纺织品贸易活动”为由在尼北部城市卡诺的堪汀夸里纺织品市场逮捕了45名中国商人, 尼日利亚官员23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尼此次抓捕行动直接受命于移民总局,尼联邦政府对此并不知情。该官员称,尼方实施的逮捕行动某种程度上与其“以人为本和对等”的外交原则是一致的,因为中方正在国内开展的清理“三非”外国人员的行动也牵涉一些在华滞留不归的尼日利亚人。(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9CaKrnJvxuZ)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7 08:56 回覆:

此前還有讀者說中方在印度沒有基建生意。“不知道有”和“沒有”是兩回事;這是非常簡單基本的邏輯道理,但卻是當代公衆討論中的一大誤區,台灣和美國尤其嚴重。

那個河内輕軌建設期間還出過意外,至今越南輿論仍然以此爲例,斷言中國製造等於垃圾,後來中方就很難再拿到工程了。

Nigeria和Zambia這種名列前茅的無賴國家,更加不應該跪求他們的生意。在工程和商業界,一個重要Rule of Thumb是追求最後10%的性能/額份,往往必須付出10倍的代價。在外交上,試圖討好最無良的10%,也一樣是自討苦吃。


desertfox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2 22:39

"我一直覺得仗打起來,民進黨會帶頭連夜綉紅旗。"

我也是這樣想的,臉皮不厚他們混不到目前的局面。而一旦有事其反應就會跟宋初南漢的末代君主一樣。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8 07:21 回覆:
聽説過大宋忠臣蹇材望嗎?忠貞必須築基在廉恥之上,越是事前無恥叫囂的越不可能事後以身殉國。

MAXWELL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2 11:41
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是个见风使舵的老手,土耳其人口8200万,GDP总量7536亿美元,人均GDP不到一万美元,但是埃尔多安敢于得罪中美俄欧盟诸大国现在又与印度交恶人家却还活得好好的。
过去土耳其发生政变流亡海外的人士居伦,土耳其要求印度关闭他所控制的学校以及机构,但是被印度拒绝,导致埃尔多安不悦。印度废除了宪法370条把原本克什米尔地区的查谟和克什米尔纳入管辖后,土耳其随后在2019年联合国大会上提到克什米尔的问题,土耳其支持巴基斯坦批评国际社会未能关注克什米尔冲突,印度和土耳其便开始针锋相对。在伊斯兰组织会议上,针对印度国内的“伊斯兰教恐惧症”行为,土耳其、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反对印度,但沙特、阿联酋、马尔代夫则支持印度,而在印度周边能够制衡印度的大国自然只有中国一家,所以土耳其这次向中国示好使用人民币结算中国进口商品费用。
我对埃尔多安和土耳其没有什么好感,之前在新疆问题上与中国不对付,又支持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土耳其对新疆维吾尔族的影响力非常大。但是土耳其又是一带一路上链接亚欧的结点,土耳其在中东搅混水,和美国产生冲突,对中国没有坏处。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2 11:50 回覆:
不跟中國接壤,他喜歡閙就讓他閙,不關咱們的事。

大一統理論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2 06:42

其實我不是把歐美工業國家當作一個封閉系統,我是把全球當作一個封閉系統,因為地球就這麼大,王博士的看法其實在20世紀初期有一個德國女革命家提過,他是羅沙·盧森堡Rosa Luxemburg,她認為為資本主義可以透過不斷把沒加入這個系統的前工業化國家來吸收進自己的系統來提高工業國總人口並且這些國家原材料、工資和土地價格比較低可以增加利潤率,但是隨著這些國家也都陸續工業化也會走到盡頭,其實早在1860年代馬克思舊寫過關於預言中國和印度兩大經濟體將來有希望成長為最大工業製造業國家的預期文章,而他早在1860年也就是170年前就遇見中國將成為最大工業國,只是當時中國還在清朝時期面對太平天國起義後來一些表現不如預期,他同時在西方報紙上批判英國的帝國主義和對中國發動的鴉片戰爭是那時候少數肯為中國發聲的人,另外有一點他在資本論第三卷有提到,利潤率下降是有反趨勢的參考第十四章 起反作用的各种原因,馬克斯在資本論第三卷有提到正趨勢和反趨勢會相抵銷,只是我覺得可能長期來看正趨勢會強那麼一點點,關於資本主義可以擴張人口+透過更大程度的海外剝削來推動更多勞動人口參加工業國製造的來提高自己的利潤率,還有壓低食物和基本生活必須品的生產成本的科技創新也是幫助資本主義利潤率提高和延壽的關鍵之一,這也是20世紀之後第二次工業革命電力、化學工業、化學肥料和農藥等創新幫助資本主義延壽的原因.........

補充一點:資本主義的創新有兩種方向,1.第一種是節約勞動型技術創新這種科技創新會提高個體資本家的利潤率而會降低總體資本家的利潤(一般人認為節約勞動的科技創新總體的平均利潤會提高就是一種合成繆誤Fallacy of Composition)因為它減少勞動時間只能對單個資本家的創型提高利潤率而壓提其他資本機的利潤,比如亞馬遜推出無人商店和線上購物,實體通路的利潤率如沃爾瑪會受到競爭而降低利潤例如人工智慧、自動駕駛汽車、無人商店、這些都會減少總勞動時間讓商品降低成本而還增加資本的構成分母,因此這種科技創新總利潤會降低2.第二種是第二次工業革命這種創新不斷降低食物、能源、原材料等基本生活必需品的價格,會增加增總利潤 ,這兩種效應互相抵銷掉,只是長期來看我覺得正趨勢會強過反趨勢,要在能源和食物生產等生活必需品成本降低上有創新比現在AI和5G等節約勞動型科技創新更困難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2 08:26 回覆:
But this long run is a misleading guide to current affairs. 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John Maynard Keynes
我對幾百年後人類社會的平衡態沒有興趣,因爲科技發展和國際政治完全無法推論到那麽遠。在可見的未來,維持高資本利得絕對是部分大資本能夠輕易做到的,只不過不是一般人所知的企業罷了,所以討論利潤率的長期下降趨勢毫無意義。

加油人生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2 06:25
香港國安法立法完成之後,效果極為顯著,港獨瞬間清零。台獨最典型的特色就是,別人去當兵、別人去死,政治利益我來收。現在的台獨,安全論述已經進化到讓美國人去死。美國人鼓吹了幾十年台灣要有自我防衛能力,台獨派做的最用力的就是表面敷衍,然後明示暗示台灣民眾,將來出事美國人會替我們去死。港獨那些蠢蛋,你看台灣人多聰明、多麼精打細算呀!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2 11:50 回覆:
我一直覺得仗打起來,民進黨會帶頭連夜綉紅旗。

大一統理論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1 05:57

1.最近重新看第二次這篇文章,其實王博士的文章的最後結論和皮凱提給出的資料也反覆印證一點,二戰剛結束時因為「戰前的資本價值在戰後大幅度損失,當時利潤率比較高」而大資本家在高利潤的環境下才能夠接受二戰後很長一段時間的高稅率和社會福利,高利潤率會導致高經濟成長率,而不是顛倒過來思考...不是高經濟成長率導致高利潤率,因為如果沒有利潤的項目即使對經濟成長有幫助,資本家1塊錢都不會投資,比如基礎建設、基礎科研、等等就是這樣回本時間很長短期不可能有利潤只能靠國家長期投資,而整個資本主義就是靠剩餘價值和其他人的勞動來驅動的,例外關於資本主義利潤率長期否下降,皮凱提給出的資料「資本收入比」增長最快的那段時間二戰後不就證明一點,他在21世紀資本論書中不是把總資本和總所得做一個資本收入比的成長圖? 資本收入比K/Y增長最快的時間就是二戰後,這就證明二戰後有最快的資本積累率而從邏輯上說「資本積累率就是不能超過利潤率」,假使資本家利潤不拿去消費而是拿去再投資和擴大再生產,也就是把剩餘價值的全部滾入本金,才可能造成資本積累的迅速提高,這不就印證馬克思關於利潤率下降的預言,而這種依靠剩餘勞動增長模式的前提就是任何資本的經濟增長的前提都要指數擴大貧富差距,也就是皮凱提不了解R>G的根本原因,而現在資本主義只有5%的利潤率資本家當然不願意繳稅,二戰後有一度維持20~30%的利潤率很長時間,這就是戰後嬰兒潮世代,但是嬰兒潮世代的民粹主義只是因為當美國二戰後時特殊的高利潤率歷史環境建立起對資本主義的迷信,不會去反思資本主義增長的動力是窮人的剩餘價值

2.關於創新和增長,常常有人拿科技創新來說資本主義的優勢 ,其實創新並不是資本主義的專利要分清楚資本家(股東)和科學家的差別(等於高級的工人階級腦力勞動),發明小兒疫苗和WWW網路和深度學習演算法的科學家一毛專利費都沒拿(科學家和工程師的創新才是科技進步的動力)

1.另外關於宗教,所有相信共產主義的人都知道馬克思認為「宗教是窮人的精神鴉片」宗教還是窮人精神的異化越窮就越可能因為生活的不如意而迷信宗教,而宗教又會反過來讓窮人不斷掉入同樣的陷阱裡,中國幸好是因為共產黨執政無神論者比其他國家較多,才沒有土耳其和印度的下場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2 04:35 回覆:
我什麽時候説過高經濟成長率導致高利潤率?美國在二戰後,工業一枝獨秀,以致成長率和利潤率雙高;我在正文只提了前者,並不代表你可以自己樹靶自己打。
你老是要堅持資本論裏面利潤率隨時間降低的論調,其實那是馬克思在一些隱形前提下的結論。他的假設主要是把歐美工業國家當做一個封閉系統,其他國家只能做爲原料供應地和成品傾銷的市場,而不考慮科技和產能向全世界擴散的過程和效應,也不考慮形成跨國托拉斯的可能。實際上實體產業的利潤率當然是逐步降低,尤其是外包給後進國家之後,那些真正從事生產的工廠利潤特別微薄,但是做零售、服務和尤其金融,完全可以維持舊有的高利潤,例如美國的商用房地產在過去30年的年報酬率在7%以上,一直到今年在Amazon和新冠的雙重打擊下才有停止的勢頭。Amazon自己的利潤率很低,但這是爲了在行業興起早期奪取市場額分,目的是一旦沒有競爭對手,就可以盡情收割顧客和供應商,届時利潤率反而會隨時間增高;這一個道理廣爲人知,所以它的股價才能不斷高漲。
科技創新靠的不是自由民主,而是資源和組織,這一點我寫過博文《科技發展和美式自由無關》專門討論過了。
中國現在還是有邪教的,其中市場教和民主教已經被反復批判,還在被鼓勵的是中醫教;這一點我也已經仔細討論過了。

乌鹊南飞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回23楼
2020/07/01 04:37

欧洲应该是知道中国有求于他,故意作梗以自抬身价,以便后面的讨价还价吧。印度无心也无胆去开启军事冲突,只能在国内色厉内荏而已。

关于抵制,我又想到国内的宣传问题。当时12年抵制日系车,在汽车销量上涨百分之十几的情况下日系车下降了2%,后来也一路下降,到现在日系车占有率只有高峰的一半,可以说抵制的效果很显著了,可以提振民族自信。但是舆论却是完全的失败,中国人记住的只有抵制无用,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只有三分钟热度,甚至借个别的打砸事件彻底污名化了爱国,爱国无用,爱国贼这些词汇差不多就是那时发明的。非常可笑的是,现在印度抵制中国,有的人来提醒抵制会对中国企业造成损害了。宣传战是彻彻底底的失败,黑白颠倒。抵制日货成功变成了失败,而民众被某些人鼓动上街抵制PX工厂(我不敢说一定有日韩参与,但是当时日韩的PX很赚钱,中国刚想上马几个PX,立即就被民众抵制)和铀浓缩工厂,这对中国产业是极大的损害,却被当作成功。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2 03:57 回覆:
中國的外宣是完全不存在的;内宣也只求穩定,不求服人。這是我們談到爛的話題,短期内沒有好的解決方案。
我不是禁言你一個月嗎?現在才過了十天,Curb your enthusiasm,please。

机器猫抄人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有感而发
2020/06/30 15:51
2020年6月30日
前段时间中印边界冲突虽然只有有限的军事升级,但是今天印度公布禁止中国手机应用的消息。结合印度国内高涨的反中情绪(boycott china),和海关刻意延迟中国商品进口通关手续的措施,先生在去年的预言成真了。
感慨老工业国虽然没有形成合力,但是也有集体遏制中国的苗头(中欧投资协定)。而中国最大的邻居印度又是一个以反中情绪和印度教主义重构社会结构的民粹主义国家。2020年代的中国国际环境真的越发凶险。
非常抱歉没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是看到先生的文章百感交集。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2 04:55 回覆:
民粹是西式民主的終極形態,特徵就是政策不再取決於利害得失,而是只追求一時爽,然後大家自我感覺良好。所以印度對中國做出某種形式的“制裁”,是必然的事。民進黨政府的治理哲學,和印度一摸一樣,大家對這類思想模式應該都很熟悉了。
這次新冠疫情,終於打破了全世界對美國的崇拜敬畏心態,歐盟已經決定轉向,與美國保持距離;我在兩篇《後新冠世界》裏詳細論證過了。雖然年底Biden很可能會勝選,但中國還有至少半年時間來和歐盟簽署各類協定;這次香港國安法,只有英國和瑞典出來跳了幾跳,德法都低調處理,是很明顯的正面跡象。
我討論的議題越深刻,能馬上完全讀懂的讀者就越少;這一篇博文一年前刊出的時候,回響並不大,但是現在應該比較容易理解了,所以我把它拉出來置頂,提醒大家復習。

j3307002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30 15:47

印度方面大陸有文章表示印度一直在印控喀什米爾修路,這次印度越界就是要掩護修路.中國不想與印度衝突,但印度卻不斷挑釁,想蠶食中國領土.大陸最理想政策或許是畫紅線,過了紅線就打,不過紅線就維持現在的小打小鬧.

台灣方面,台獨教育根據論文研究,最早始於李登輝執政晚期所謂的認識台灣教材,馬英九在第二任期有搞課綱微調運動,雖被反對但直到蔡英文當選後才正式廢除.但就如某網友所言,改教育改媒體這些問題都不可能和平解決,只有大陸統一後才能做.

當年馬英九搞課綱微調運動,結果綠營執政縣市宣稱還是會用原本的台獨教科書,就算馬英九硬起來專門考爭議問題且故意只給一種答案,也只能讓他們表面服從.很多大陸人的大話說得太多,說啥我們等統一已經等了七十年,再等七十年也沒有問題之類的屁話.照大陸繼續拖延統一下去,不要說七十年,搞不好七百年也別想統一台灣orz.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02 03:35 回覆:
我對台灣讀者是額外容忍的,但是基本規則仍然須要尊重。這裏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必須先把邏輯理清楚,不能把錯誤成見當口號來喊,隨便加上兩句明顯不通的道理。
我在《讀者須知》的正文還特別强調,大陸網絡上的謠言不能作爲事實證據,結果你第一句話就是引用匿名、未標識的“大陸文章”。掩護修路必須越界,這個論斷背後的邏輯完全是空白,如果你看不出來,請先回去重讀高中數學,多做些證明題,再來我的博客。我並不要求讀者是邏輯大師,但是基本的能力和正確的態度是必要的。
總統制下,總統的權力有多大,請參見Trump和蔡英文的執政經歷。有阻力不是做不了的藉口,就像我走路也會遇到空氣阻力,但是不能因此而說一步都走不動。這也是很簡單的邏輯道理。
中共不急著統一,是因爲打不過美國;等到國力壓倒美國,政略方程式自然有不同的解。這個道理我至少解釋過幾十次了,簡體字和繁體字都用過,你到底是爲什麽看不懂?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