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何命這薄?
2010/10/09 18:25:02瀏覽3515|回應23|推薦89

 

最近加入一家新公司,工作對象是一位俄國裔的物理學家,叫艾理耶索。


艾理耶索是主技處的科學家,有點老,有點駝,略帶口吃,人非常好。他對主技長負責,專門研究公司兩三年後將採行的新科技。我的任務是為他負責軟體方面的研發。


半個月過去了,甚麼事也沒發生。我每天坐在位子上看技術資料,好生煩悶。


兩星期前的週五他跟我說,他將和主技長外出二週開會,拜訪客戶,我們在等的新機器也得下月初才會到,問我願不願意協助樓上的產品部門解決一個難題。


我當然說好啦。“甚麼難題”?我問。


“他們的新板子通不過元件可程式邏輯閘陣列晶片記錄器測試”。


艾理耶索講不出細節,於是帶我上樓介紹認識相關部門人員。


他離開後大家開了一個會,向我說明問題的來龍去脈。


來的人包括一個剛出爐的印度小博士叫“大享”,他是目前問題的主要負責人(如喪考妣),他的老板“平”(灰頭土臉),平的老板“松”(面色凝重)。晶片邏輯設計師是個老美叫“約翰”(表情嚴肅),約翰的老板不知叫甚麼(憂心忡忡),還有板子的設計師(戒慎恐懼),硬體的主管(誠惶誠恐),機房管理小弟“湯姆”(小心翼翼)等人。


問題大致交代完後,我的理解是:測試軟體寫資料到晶片裡,讀回來時資料變了。


我看一干人等嗒然若喪,心想:同事們,我們這是...治喪委員會嗎?怎麼一個比一個憂愁呢?


沒人說話,我只好開始問問題。


“多久發生一次”?


“大約跑兩三天後”,約翰說。


“晶片誰家的”?我問約翰。


“有兩種:一是阿爾特拉,另一家是彩凌”,約翰接著說,“邏輯是我設計的”。


“板子呢”?我問。


“板子也是我們自己的”,湯姆說。


“平臺呢?”


“平臺有兩種:萬國商機的和超微的”,硬體主管說話了。


“驅動器”?


“驅動器是一個顧問寫的,他離職了”,大享愁眉苦臉的說。


“測試軟體呢”?


“是我們寫的爪哇”,平說。


“兩種平臺都發生嗎”?


“是的。超微比較常發生”,松說。


“問題發現多久了”?我有點好奇目前狀況如何。


“已經半年多,一直找不到根本原因”,硬體主管有點尷尬的說。


我明白了。這干人等不知問題出在那裡,找了個聰明小博士來,把整個問題丟給他去解決。難怪大享看起來如喪考妣,其他人也脫不了干係,所以一個個垂頭喪氣。


可是一個問題拖半年,這像話嗎?這家公司的產品是給矽晶片製造商像“臺積電”用的,為當今世界首屈一指的測儀公司。晶片若果如此,機器怎能用呢?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我暗地裡在算這些人半年來總共領多少薪水等等。


“那麼目前為止找到了甚麼”?我希望省點力氣。


“我們甚麼也不能確定”,平老實回答。


完了,一切都完了。這麼多人找半年,我才剛來,縱有三頭六臂,又如何能破解?


望著玻璃窗外,似乎隱約看見兩個人的身影,一是艾理耶索,一是主技長。

要是我弄不出來,他們會怎麼想?


他們會想甚麼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老婆會怎麼想。老婆會從房貸開始,講到孩子、生活、高爾夫、水電瓦斯、聯邦稅州稅,最後反正都會回到我身上。一切的一切都要...錢!


“好吧,讓我試試看。給我兩種平臺,各插四片板子。我要驅動器原始程式碼,測試爪哇原始碼,機器登入密碼,平臺無時限使用權,硬體設計規範文,還有晶片資料書”,我一口氣全要了。


“只要幫我們解決,你要甚麼有甚麼”,眾人異口同聲說。


回到位子上,捲起袖子開始幹活吧!以遙控的方式,對機房裡的萬國商機平臺開始跑爪哇。一天下來怎麼跑都跑不出問題。趁這段時間把所有文獻讀一遍,又兩天過去了,機器還是沒死。再過一天,把驅動器原始碼四千多行也看得差不多了,機器還活著在跑。這怎麼辦?一星期都快過去了,就算現在它忽然死了,我又能得到甚麼?


星期五,決定開始自己寫個“萬箭齊發”式的平行處理程式。一定是爪哇太慢了,要好久才抓得到蟲。


星期一又寫了一天,總算大功告成。讓它開始跑萬國商機。


我這程式跑一小時大約可抵爪哇半天,等週二來就知道了。


星期二一早上班,一看,還是沒死。把大享找來,說,“我看你的爪哇有問題。你何不集中精神在爪哇上找找看?我是不用爪哇的了”。


大享說,“要不要換成超微試試”?


我想也對,於是換到超微,結果一跑就死了。果然不愧是咱們臺灣製,重鹹重辛,俗挌大碗!


我用自己的程式監控驅動器軟體,並把後者稍加修改,發現超微會讓晶片第零記錄器第零位元無端從零變一,直接就在我眼前生變。我把約翰找來,讓他看。他聳聳肩說,“是超微的,你能怎樣?我把第零記錄器搬到別處,這第零個就讓它玩吧”。


好像也行。“可是還有別的問題”,約翰說。


蛤?還有啥問題?


“等它死你就知道了”,約翰挺灑脫的。


我避開第零記錄器,繼續跑超微。後來發現,記錄器讀取會失敗。

這問題很麻煩,因為你不知道到底是寫進去時錯了,還是讀出來時錯的。

我懷疑兩者都有可能,並且與時間有關,於是將驅動碼一個簡單長讀改變一下:


do {

 reg.val = readl(reg.offset);

 tmp = readl(reg.offset);

} while (reg.val != tmp);


又將相對應的長寫改成:


do {

 writel(reg.offset, reg.val);

 do {

 tmp = readl(reg.offset);

 tmp1 = readl(reg.offset);

  } while (tmp != tmp1);

} while (tmp != reg.val);


之後超微就不死了,跑過一整晚。平和大享非常興奮,過來看。

大享對後面這個有意見,說:“我覺得這樣比較好”:


writel(reg.offset, reg.val);

do {

 tmp = readl(reg.offset);

} while (tmp != reg.val);


我說,“你不能信任那個長寫”。他明白了,不再說話。


平說:“可是你這樣弄系統會剉起來”。


我說:“加個‘讓’不就得了?我這是在找問題,不是要你們照抄”。


“可是萬一出不來怎麼辦”?平又說。


出不來?出不來你不會搞個有限循環啊?


大享不久後也找出爪哇出錯的地方了,大功至此告成,剛好又是星期五。


一個週末過去,主技長和艾理耶索回來。週一一見我第一句話就問:“那個問題怎麼了”?


“解決了”,我說。


這人不喜歡囉唆。你不多問,我不多說。Don't ask, don't tell.


“甚麼問題”?


“爪哇本身一個,超微造成兩個”,我答,“爪哇大享應該解決得了,超微如果我們非用不可的話,約翰得挪一個記錄器,我得改驅動程式碼”。


“別的都沒問題嗎”?


“晶片、板子、萬國商機、驅動器都沒問題”,我很篤定,不解釋萬國商機原來的問題是爪哇的錯。


主技長有點滿意的樣子:“幹的好”。


“任何時候”,我說,“一塊蛋糕”。


像他這種吃硬飯的我很瞭解,只要硬體不出錯一切好辦。吃軟飯的特別好欺負。


艾理耶索過來找我:“我..我們的機...機器來..來了,就放..放你桌..桌上吧”。


兩人紙箱拆一拆,弄來鍵盤、滑鼠、監視器等等。好大一臺伺服器!佔了我一個餐桌大小的面積。


打開電源,那機器“繩~”的一聲,嚇我一大跳,害我奪門而逃。甚麼地獄啊?居然比直昇機還響!


螢幕上大串大串的啟動自測結果飛馳而過,好幾項是紅色的“失敗”,好不嚇人。


最後斗大的兩個字出現了:


“超微”!


我從椅子上跌下來。


小命這苦呀?咋又是超微的?


艾理耶索說:“超...超微便...便...便宜”。


人生至此...算了,回家吧。一路上邊開車邊想,這碗飯咋這難吃啊?


打開車庫門,魚子醬笑臉迎人,問:“今天怎麼樣”?


我說:“今天把兩星期來寫的交給樓上”,“共兩百多行”。心想,真正需要的不過十行。


魚子醬依舊笑容滿面,“唷,挺好賺的嘛!每天二十行。你打字快,記得以後多寫點,嗯”?


我愣了一下,想起今天月底剛好發半月薪不是?


多少人以為咱這行是照秤的...哦?


為何命這薄?


( 心情隨筆男女話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olfNut&aid=4484540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沉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扯不完淡的命
2010/10/14 18:57

若要說命薄,在下或可比擬兄台,總有伏不完的案,有扯不完非扯不可的淡。
若說命厚,倒也不算差。起碼有案可伏、有淡可扯。神奇的是居然老是扯不完。

而日子居然就這樣忽焉過矣… 要說混也不算太難混。

不敢自認命薄,因為還真是愈認愈準。起碼熬個精神勝利法,學樓下 Beav 兄。

祝福 兄台。平安吉祥  福澤綿延。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5 03:27 回覆:

謝謝沈潛。有深度喲!

我們是同心同理,樂天知命的人。當然並不表示就不能哭慘。

不哭慘的人顯的太驕傲。

天天哭慘的人又太難搞。

偶爾哭哭,心裡偷笑最好。


銀正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您命薄,那我咧?
2010/10/11 17:25
我一定是Something wrong,現在落魄到在家吃自己。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2 07:03 回覆:

大哥啊~

嘴上,筆下,自由自在。腦裡,心中,海闊天空。您是聯網少見福至心靈的典範。多少人羨慕的呀!

大家都是有福之人,講講命薄命厚,哭慘而已,博取網友同情也。早秋微寒,大家相濡以沫,汲取一絲暖意哱。


BB 咖啡。以淚封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薄也,不薄也。
2010/10/11 15:32
不要想太多。要常說自己命好、錢多、人緣好、運氣好。
反正通通都好,就會好。
大哲學家叫這是
.
.
.
.
.
.
.「精神勝利法」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2 06:51 回覆:

beav 說的有道理。

記得以前到祖先墳上掃墓,大姑姑說:“今天不能說一個‘不’字,也不許說‘沒有’”!

後來大姑丈找不著金紙,因為大家忘了買。姑丈問姑姑,“金紙帶了嗎”?姑姑嘴裡直說‘有’,一個頭卻搖得像貨郎鼓。姑丈不明所以,一直追問金紙在那裡。姑姑氣極敗壞,脹得滿臉通紅,頭越搖越用力,‘有’也越說越大聲。。。


花蔭深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我是貪懶少寫一句話
2010/10/11 11:00

鈔票疊厚起來後,你這所謂的房貸、孩子、生活、高爾夫、水電瓦斯、聯邦税州税等都暫時不會回到你耳邊來~

不傳您這來,命就慢慢厚起來了!否則命和耳膜差不多薄時,就知道多脆弱了!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1 13:14 回覆:

止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命薄?
2010/10/11 05:16
呵呵!高衲兄應該考慮考慮人世修行!

要修到什麼都不做﹐而所有該有的都有﹐投資報酬律趨近無窮大!

Have a great weekend!

Cheers,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1 05:37 回覆:
止善好說。為而不為,有而無有,樂天知命,無住生心。
This is deep, deep stuff...

花蔭深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莫非您是紅顏?
2010/10/11 00:15

把鈔票或錢幣疊起來厚度增加時,命也許就慢慢感覺厚起來了!

易捧的飯不一定想吃,不好捧的飯也許是米其林級的!

當然命薄最高級者是拿到不好捧的飯偏又難以下嚥,想來你命還不夠薄!!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1 03:57 回覆:
花蔭美女果然見解獨到。雖說紅顏多薄命,人的命是厚是薄其實多半與性別無關。
只與鈔票有關!
我也不知到底是錢多命就厚還是命厚錢才多,總之此二者一向互為表裡、相輔相成。
古人不說“厚天命”,只說“厚德福”,莫非早知天命不可揀選,所以“永言配命”?
我不管,我是小人物,我要命更好!

盹龜雞~ 疫情月 清晨漫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為何命這薄?
2010/10/10 20:24

哪有啊 ?  不都是 要甚麼有甚麼 ?

老闆已經準備重用你啦, 令人眼紅都來不及 ~而且新老闆不囉嗦  又有慧眼, 有本事的小衲 坐穩啦.

魚子醬DJ 放上的佛瑞 西西里島舞曲 真好聽, 仔細一看 這大提琴居然是英國音樂劇教父~"歌劇魅影" 韋伯 的弟弟朱利安.韋伯拉的,  一門英傑, 不愧是音樂世家.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1 03:58 回覆:
盹姊有所不知,現在的我最應該做的不是被人重用或重用人家,而是吃喝玩樂遊山玩水,可是事與願違,所以才叫命薄。
只想開一艘小帆船,讓太平洋季風慢慢將我吹回臺灣,如此心願足矣。

d.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差點笑到跌~
2010/10/10 15:52

寫得好幽默~沖淡了讓我們覺得隔了好多座山的專業知識!你好厲害,三兩下就解決了那一群同事半年來解決不了的問題,了得!這年頭,哪行飯比較好吃呢???或是少吃點年頭可能就好過些???一笑了~~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1 05:31 回覆:
博妹,這年頭當然吃軟飯最好啦。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沒事美女在後頭,掐掐捏捏,搓搓揉揉,一來忘懷二解憂。
我也曾經歷過大享小博士那種艱辛困頓的啦。沒甚麼,一般行規是不會太苛責的,道理很簡單:我不行?你行你來呀!
我最行就數吃喝玩樂,遊山玩水。也不知為甚麼會有這天賦異稟,總之自幼如此,不假外求。博妹妹也不適合工作嗎?我是說,適合不工作嗎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喜歡播放的音樂,更喜歡你回應matt22的短文
2010/10/10 15:45
名與利的路途無窮盡,唯有自知能適得其所!
真的,再怎“輝煌或潦倒”都平等只有一輩子,能隨心所慾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就是最幸福的人生。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0 16:06 回覆:
謝謝 B,承情承情。江湖道上,山高水長,有朋一同,海闊天空。

Jacarand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苦命歲月、、、
2010/10/10 12:20
以前也跟你類似,但是現在偶們顧問公司的軟體幾乎都外包到印度、菲律賓、馬來西亞、、、偶就不搞軟體了,外包雖然便宜十倍以上,但是老實說品質還是比不上本地軟體工程師。不過商業競爭之下,外包幾乎已成此地標案模式。偶妹和妹夫都在矽谷工作,略知那兒的IT業與雪梨以應用為主的IT業,差蠻多的。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0 12:27 回覆: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