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虎唬生風的亂倫之戀-─老虎伍茲虎年幻想曲
2010/02/21 16:30:52瀏覽2830|回應1|推薦7

1

昨天(02/20)高球界超級天王老虎伍茲開記會出面說道歉,令我想起去年十月有一則關於「亂倫」的外電報導。

報導中說,一位澳洲醫師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跟自己女兒生下了「也是孫子的兒子」。

伍天王(1975-,據說有1/4的華人血統)正當「壯」年,年紀說輕不輕、說老不老,但成名已經「非常久」的他──遠在他從1999年開創「伍茲壟斷時代」之前,這位天才兒童在5歲時就已經出現在知名的高爾夫球雜誌上,8歲開始「持續難斷」地接連拿下世界級的少年、青少年、業餘冠軍──,似乎在這個「羅曼史一拖拉庫」的今天,也不禁引人遐思伍天王極可能在「非常年輕」的時候,早已「非常」通曉「人事」。

不必揮動筆桿敲腦袋,我們也猜得到伍天王的緋聞不會只有浮上檯面這些人。

就像浮出檯面的那些虎女郎,其中必有些人是「唬」人的,沒浮出檯面的必還存在有不唬人的虎女郎。

詭異的地方在於,沒浮出檯面的虎女郎中,會不會有人不巧是伍天王「不知情」的女兒?

這般胡思亂想,當然不會是我們的小筆桿所欲揮擊的標的。

關於「亂倫」一事,遠在澳洲醫師事件簿之前,1991年的【玻璃玫瑰】講的就是這等胡塗事。

2‧

電影故事設定的年代,是比1968年開打的世界學運大革命還早的50年代。

一個心灰意冷的美國建築工程師,飛機失事迫降在墨西哥;即便當時命在旦夕,他還是無動於衷。之後,他得知一個以前朋友的下落,在UU蕩蕩尋找過程中,在從紐約搭往巴黎的渡輪中,他遇上了一位年輕女子。

兩人年紀差一大截,思考方式差了兩大截,但天南地北談起話來卻不可思議地節節躍升。

當兩人沒多久在巴黎巧遇時,壞掉的飛機與笨重的輪船,一下子變形成了四處蹦跳的小轎車。

Yes,兩人上了這輛租來的小車到歐洲南部旅遊,儼然就把自己當成了無敵鐵金鋼。

四處遊走荒野中的名勝古跡,也打膽闖進了亞當與夏娃的禁地。

天下,已在他們腳下;禁地,早就不在他們眼下。

然而,禁地並不在他方,卻早就存放在兩人之間──那之前「沒浮上檯面的人」。

原來,老美以前的女友就是小法女孩的媽;只是,他還不敢確定這女孩是不是就是他女兒?

UU又蕩蕩,卻在希臘旅途中,女孩突然教蛇給咬了一口;女兒的媽趕來醫院探望女兒了。

小法女孩的媽親口告訴老美,那是他的親生女兒;老美可不敢告訴女孩的媽,他已經做了女兒的亞當。

夜晚在滴滴答答的淚水,以及響叮噹的鐘聲中,錯亂地渡過。

天亮了,是他的女兒也是他的夏娃,死了。

飾演女主角的就是後來在已故波蘭大導演奇士勞斯基中演出【白色情迷】(1994)的茱莉蝶兒(1969-)。她後來又與伊森霍克合演了兩部令天下影迷心醉神迷的,【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1995)】與【愛在巴黎日落時」(Before Sunset,2004)】。

【白色情迷】的轉捩點是一尊希臘女神頭像(跟茱小姐離婚後的老公帶著這頭像返回故鄉波蘭,東山再起後展開對前妻報復);茱小姐憑自己另一本事(編劇)震攝天下影迷的上述那兩部電影都跟巴黎密不可分。

【玻璃玫瑰】電影故事發端於巴黎、結束在希臘,這兩個「地點」對於茱小姐後來電影事業高峰,似乎都具有某種不可思議的魔力──檯面上的巴黎、檯面下的希臘,一個談的是沿路虎虎生風的愛,一個說的是婚姻破裂後反倒教人虎虎生風的恨。

3

這是電影,在上一個外電裡說的卻是現實;而我們的腦袋,現在才開始要想的是「電影加現實」,或也可以說是,「唬」人的電影造就出現實之「虎」。

這回的電影是赫赫有名的奧斯卡6項得獎電影【忠勇之家(Mrs. Miniver,又譯米尼弗夫人) 】,此片獲得最佳導演獎的是大導演威廉惠勒(1902-1981),他更為人熟知的電影當然是【羅馬假期】(1953),以及至今奧斯卡史上11項得獎最高紀錄的【賓漢】(1959)

【忠勇之家】的時空背景設在更遠的1942,那是二次世界大戰時候的英國,背景中還有米先生被號召去拯救陷入危境的四十萬英國大軍,也就是著名的敦克爾克大徹退。

年代距離現在這麼遙遠,卻發生「母子亂倫事件」,莫非是因為「亂世(戰亂)」才能「唬」出這般詭事?

對此,我們沒有答案,只有疑問;然而,這個疑問也許跟成名太早的天才兒童老虎伍茲,為什麼沒像那些成名太早的人用「文明」的吸毒來解壓,卻走上「性癮」這條「原始」路去尋求舒放,或竟有幾分類似?

言歸本片,因此片拿下奧斯卡影后的葛莉卡森(Greer Garson,1904~1996),隔年不僅演出了有名的【居里夫人傳】(1943),更且竟然跟在【忠勇之家】中飾演她兒子的理查奈(Richard Ney,1915-2004)拜堂完婚。

葛小姐這年39、理先生這年28,兩人相差了11歲──不是姐弟戀的11歲,而是「母子亂倫戀」的11歲;這,連在「百無禁忌」的今天看來,都可稱得上是非等尋常的「唬」人!

然而,我們的腦子並沒有想歪,我們的腦袋要正對的恐怕是:英雄與佳人不能用「浮上檯面的道德觀」來看待他們。

英雄與佳人的世界是不可預期的世界,那種世界之奇詭一如英雄與佳人還沒浮上檯面時,沒人可以預期未來的世界將展現出何等不可思議的面貌。

我們也許要想的真的是:我們是否能夠對「『沒有』檯面下的道德」的英雄與佳人,還存有某種激動我們偏離平常軌道的「勇氣」──之於凡人的我們,很可能平凡人的勇氣並不足以激動我們以至於做出何等不可思議之行徑。

我們要小心的是,當今之世有那麼多名家與暢銷書激勵凡人要鼓起「勇氣」,然而,他們所說的勇氣其實都是經過理性的網絡篩選與設計過的──這種勇氣既讓平凡的我們撐不了一個月,也不過只能教我們一時「性」起,離家流浪幾天、狂歡幾夜或爛醉幾天而已。

英雄與佳人之於凡人之妙,或就在帶給我們這般不可思議的幻想:「亂倫」是世人的胡思亂想,卻是英雄與佳人奇「軌」中的「一種」腳印;那當然不是他們的必然,正因為是偶然,更襯托出英雄與佳人的曠世奇「才」之所向。

沒有人知道潛藏在自己檯面下的潛能,究竟可以以至於如何,除非有非常事件將它們逼出洞來。

然而,如果沒有非常「唬」人的勇氣──意思是,這得跳過道德這道柵欄,而這道柵欄可是一欄又一欄、一攔又一攔──,被逼出洞來的老虎不是亂咬人,就是咬傷自己或自己人。

然而,我們還是可以非常輕易就能預言的是,沒有回到球場的伍茲,必將會是一隻咬傷自己與自己人的老虎;只有讓他再回到球場去,他才比較不會到處亂咬人──當然,「才」「性」並舉的他,還是會繼續「咬人」,但未來他比較不會「亂」咬人;當然,接下來最值得觀察好戲就是,不再亂咬人的老虎,能否再創出另一個球場高峰?他如何可能在小「唬」中教世人再見「虎峰」?

這個從「虎-唬-虎」走來的平衡點如何可能?很是教平凡的我們在虎年中遐思不已,垂涎早已,激動難已。#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nsunny&aid=3791990

 回應文章

SabrinaLe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虎年~
2010/02/22 10:24

真是虎年 虎虎生威啊~

祝  勞倫斯 先生 虎年行大運

Lawrence(yensunny) 於 2010-02-22 10:50 回覆:

感謝! you too(喔ㄛ 不是youtube)

喔ㄛ 是「絲」不是「斯」

阿絲  以後出書就用這筆名

既 不勞

也 不倫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