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伊能靜的包皮,賈靜雯的皮包
2009/04/06 15:27:41瀏覽11292|回應8|推薦30

1‧

“聽著你給我的Santana的CD,最喜歡《Somewhere in heaven》。”

這是伊能靜在《生死遺言》(2002)中的一句話。不明白為什麼,去年(2008)二月看到賈靜雯從大陸返台過年,發生跟老公出門卻皮包不見了的新聞時,我當時心念一閃而過的是這句話。

這首歌的主唱Carlos Santana(1947~),是在1998年進入搖滾名人堂的「山塔那合唱團」的領導人物;音樂雖然是搖滾,不過這位出生於墨西哥的歌手曲調中卻總也迴蕩著拉丁風情。

伊能靜說她特別喜愛這首歌,正也暗示著跟她個人近幾年的變化:在中國發展後所逐漸形成的「大陸型」氣度,以及從寫作帶給她的信心中,尋找個人更「精靈」的夢幻國度。

“我會幫你安葬,讓你安心,不受失去的苦痛,然後我再陪伴你。”伊能靜繼續在這本書中這麼說,言詞之間所流洩出來的,已然是愛恨分明多於生死與共。

TVBS在播報這條獨家新聞時,轉述賈靜雯的經紀人高小姐的話時,再三強調只求找到皮包內皮夾裡的各種証件。新聞內容很短,短到只說賈靜雯跟老公出門後,再去找朋友吃飯時才發現皮包不見了。

也許,賈靜雯在發現皮包不見了之前,已經發現老公孫志浩也不見了;賈靜雯正在一陣心慌意亂中,等到要用才猛然發現皮包早已不在身邊,而心中還一邊念著孫志浩不知「拉丁」到哪個女人的身邊。

萬般無奈,只得上警局報案;報不了案的,只好跟記者一味抱怨掉了皮包的哀怨。

這些哀哀怨怨的文字,教人不禁思想起伊能靜很愛的‘heaven’,也思想起賈靜雯以演兒童劇出身,孫志浩那張一半可愛(的嘴)一半沉鬱(的眼)的奇特的臉。

2‧

唯一一次採訪伊能靜,是在2001年三月黃磊來台宣傳唱片時。由於跟黃磊在《人間四月天》中合作演出陸小曼,伊能靜在記者會快結束時現身會場,帶給黃磊一點小驚喜,帶給電子媒體更大的驚喜。

電子媒體一等記者會結束,立即把伊能靜團團圍住,我站在約五公尺外的地方,只見伊能靜侃侃而談,兩片豐滿的小嘴皮在強光下閃跳不已。

這個時間距離伊能靜上一部片【八又二分之一的女人】(彼得格林納威導演,台灣上映日期是2000/0624),已然快一年了,電影線來代班的記者等到電子媒體訪完後上前問她,下一部片還能有什麼更大膽的「突破」?只見伊能靜的兩片嘴皮,不待記者的句點出現,她的句子已經像長江大河般一波又一波翻滾過來。

我之前已經聽過伊能靜「很能說」,真正親自面對如此多的句子,比較訝異的是伊能靜始終沒笑過,從頭到尾一臉正經,有如每個句子都在她心中操演多時,每個念頭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晚上在報社發完稿後,我腦海中正浮現出一個小女子竟然如此「能說」的難忘畫面時,一個實習男記者打電話給我,他是我唯一帶過的男實習記者。

「大哥,我剛在電視上看到伊能靜今天的新聞了。」他說

「哦?」我奇怪他為什麼不打給帶他的唱片線記者NG,我只是在代唱片班時才帶他。

「她都不太跟我說話。」

「當徒弟就是要問啊!」我笑說。

「她的表情一直都很酷,我不敢問。」

「那你要問我什麼?」

「你覺得伊能靜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嗎?」

3‧

「我相信。」我大約猜得出來他的意思,伊能靜說的話題都很「重」,什麼「深愛你所飾演的角色」,什麼「愛一個人的深度」,什麼「戀愛本身就是瘋狂」。

「大哥說的是反話吧?」

「我真的相信,」沒想到小子今天竟然有勇氣問得這麼直接,恐怕是被伊能靜的話感染了,「相信她今天確實是這麼想,相信她今天確實是這麼做。」

「幹!我就知道,大哥根本不相信她這些話明天以後還是真的!」手機那邊的聲音突然高亢得很。

「我念書的時候,我的學弟妹老問我,為什麼那麼多學長與教授們,寫的文章跟做的經常差很多?你想這是為什麼?」我順手找了一大桶他很熟悉的「冰水」丟給他。

「對啊!就是這樣,為什麼?」

「第一, 因為人是會『進化』的,這些都是想法,想法會因為『進化』發生改變,這就發生了落差。」我覺得有點小累,便暫停了下來。

「第二呢?」他急了起來。

「一個人話說得太多,難免就會有疏漏,沒法周到的地方;就像..」我還是覺得小累,又停了下來。

「像什麼呢?」這次他慢了下來,好像想到了什麼。

「就像一個人有八個老婆,而一個禮拜只有七天,當然就一定會產生人世間的悲歡。」我突然覺得精神回來了。

「大哥在開誰的玩笑?」他也笑了起來。

「譬如說,」我站了起來,走到辦公室的門邊,避開NG,「我跟你的師父就不同,你師父對你說的少,真實的命中率就高,我對說你說得多,命中率就低啦!」

「原來如此。」他沉默了很久,然後跟我說打攪我太多時間,便掛了電話。

我收了東西,跟NG打過招呼(明天我們還要去豐華唱片去專訪黃磊)後,就騎車回家。

夜晚的巷子吹來一陣陣冷風,我忽然想起【八又二分之一的女人】,想起了片中那一個個脫得一絲不掛的女人,想起了這些奔放得拉丁化的女人們,她們的強勢逐漸抬頭,壓過了男人們的幻想,搞得男人不僅越來越迷惑,還逐漸失去「性」致,男人終於輸給了女人。

落葉從我身邊飄過,我耳邊響起了今天記者會後,一位電影線女記者在我耳邊低聲說:「你看伊能靜那兩條腿,打著密密麻麻的綁腿,簡直就是SM──包著四條長皮鞭的SM!」()

註:女藝人離婚不見得就輸了──

這些在看似虛構的愛恨情愁不斷打滾的女人,

內在情感外在感情都因演戲,而變得愈來愈「重」,

(說滴、寫滴、做滴)感覺也不免失控地「強說愁」

(連掉了皮包也變得才有感覺,

SM或不過是另一種「強說愁」,不見得就是要搞變態)。

不如此,沒感覺;不失控,重感覺,難再生──

這一條條曲曲折折的過程,在凡人看來簡直就是SM的痛苦皮鞭;

但在如是SM下,重回MiSS的機率,

包準比那活在皮毛的凡人,高又(失控地)跳!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nsunny&aid=2822593

 回應文章

aaing001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大家加油
2009/08/10 22:04
大家加油!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只是..
2009/07/18 16:47
沉重啊........
Lawrence(yensunny) 於 2009-07-19 05:41 回覆:

我們其實也沒辦法為他人想太多:

遠觀就好,

把觀察之眼拉開點距離,

這樣大家心胸都會稍寬些啦。

感謝賜教ㄟ


潛水ST
失望
2009/06/04 09:43

一向喜歡你的文

但依穿著去評論對方

這讓人好難認同

雖然她是私下說,但你卻是公開寫啊!

說是公眾人物需受公評

一支會影響他人思想的筆

豈不應該更慎之?

說到內化,倒是覺得許多記者才是內化高手啊!

可以看圖說故事從外化到內化把自以為的全寫成像是真的才叫厲害啊!

Lawrence(yensunny) 於 2009-06-05 05:16 回覆:

(1) 衣服如果僅只是避寒遮體的衣服,

人類就也僅只是動物──藝人的穿戴

是人類中最具「深」意的一族;

只可惜,文學史上最善於以衣服做文章的卡夫卡

沒寫過藝人衣服的文章(日記中倒有)。

(2) 我不會因為別人喜歡或痛恨我的文章

而改變我寫作的方式與方向;

不過,我倒喜歡有人

既喜歡我的文章又不喜歡我的文章──

這多少表示我的「文章衣服」

確實引人情感波動。

感謝您的賜教。


IOU
個人造業 個人擔
2009/06/01 13:39

個人造業 個人擔

-------------------------------------------------------------------------------------------------

 徵信   翻譯


高妹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同意樓下那位所說
2009/05/24 02:01
媒體和明人對社會的影響太大,自覺且肯承擔良善風行草偃者有幾?!!

李天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名人退場
2009/04/09 15:08

台灣的問題

其中很大部份是這些所謂"名人"所製造出來的

請支持"名人:輪替退場運動

http://blog.udn.com/525523/article

Lawrence(yensunny) 於 2009-04-10 09:54 回覆:

保哥

我支持您

請繼續加油


QB
同意
2009/04/07 23:18

寫得很有趣牙~~

伊的感覺和論點應該是真的,但我也相信我的直覺

這個人很徹底的催眠自己,內化程度相當高

Lawrence(yensunny) 於 2009-04-10 09:51 回覆:

催眠說是自療也是自慰

內化一旦外化

那很多事情就誰也化不開了

很感謝再度賜教喔


cc
男人與女人的戰爭 永遠不斷上演
2009/04/07 18:08
戀愛時是盲目 
離婚時才清醒
誇張是要吸引目光
多話卻因本來詞窮
因誤會而認識
因認識而分離
除了荒謬還是荒謬
男人與女人的戰爭
永遠不斷上演
Lawrence(yensunny) 於 2009-04-10 09:47 回覆:

人生各有其階段性

從後者來論前者

「位置」本就不一樣

然而 「當初」永遠存放著一股

純樸的魅力

然而 戀愛本就綻放著一股

瘋狂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