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陽明山紀行
2010/02/25 07:43:43瀏覽434|回應0|推薦17

銀雨綠光紅磚道,黑眸絳唇儷人笑,笑眼盈盈眉似月,二八同行草山道。

恍惚日月指間滑,少女已作婦人妝。鶯飛草長春枝頭,攜女伴母踏春來,

煦陽和風開冬衣,淺坡短階汗漓漓,孩兒不知我無力,兩步躍作一步移。

突憶兒童舊時光,也曾蝶飛花擾攘,回看生我親母娘,曾經烏青今日霜。

心中酸酸悽楚意,不知何時報恩娘。青少行蹤如飄萍,少時侍陪我親娘,

及婚奔波過遠方,相見尤須看日光,一樹紅艷一樹香,幾代兒女幾代忙。

枯梅繁櫻收冰霜,蝶舞燕語破春芳,橙時紅秒花間逝,人生何容早知了。

花散山聚草依依,草山依舊青碧碧,邀得青春飲一杯,今日故鄉作他鄉。

..............................................................................................................................

往年過年,都是娘來南投看我。孩子太小了,出入行藏總是不方便。

今年,冷雨壟罩整個冬天,娘不想走。但是,年前實在找不到日子可以回去,只好年後回去。感謝那萬事為我安排的天父,年假一結束,就春光大好。我們快快樂樂得享受難得的假期。

台北是台灣的首都,百年老城,卻也是我青青歲月的過往。雖然南投和台北並不太遠,但是平日總有工作,要回去並不容易。孩子一日長過一日,母親也一日老過一日。年輕的時候浪跡天涯,從不曾想過,有朝一日,與自己的母親相見是如此困難。而年輕時的朋友,也早已海天一方,相見無期。

人生如虹,豈能預料呢?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heat0323&aid=3793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