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聽來的故事-(1)
2010/05/18 05:51:07瀏覽355|回應3|推薦13

這一區大多是上了年紀的老房子。清一色兩層樓的鋼筋水泥房子,五戶一排面,兩排相對,形成一個小巷子。兩條小巷子並排在緩升的斜坡上,縣立運動公園的圍牆,攔阻了行人的視線,使這二十來戶,非常不顯眼,平常時候,除了住戶,幾無行人竄入。

 

這裡的住戶,似乎都是老人,以退役軍官為大部分。天氣好時,可以看到他們出來曬曬太陽,收收衣服,打掃一下小小巷弄。主婦們發動機車的引擎聲,是社區唯一的聲音表情。至於天氣不好時,整個社區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寂靜。朋友到我家時,都會驚訝於在擁擠的市區還有這麼一處幽境。

 

在這麼安靜的巷弄中,卻住著兩戶特別的人物,還剛好是對門。

 

說特別,是因為兩戶都是瘝夫,而且分別養著兩個年過三十的「壯年子女」。這兩個三十樣貌的男女,從他們的神情,可以判斷他們的腦子多少是有些問題的。剛搬到社區時,抱著敦親睦鄰的想法,凡見面,都打個發聲的招呼。這個看起來與我年齡相似的「傻男孩」,總會把手招得像隻翩翩飛舞的春蝴蝶般,回應我社交性的招呼,好像他與我十分熟識。一開始,我也有些不慣。幾次以後,我便愛上他那獨特的熱情招呼。與他招呼的同時,常不自覺的快樂起來。

 

但是,另一個看起來像歐巴桑的「老女孩」,則完全不同。第一次打招呼,她就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銅鈴眼,還一臉橫肉地往地上吐了兩口唾沫,一付要把我大卸八塊一樣,嚇得我趕緊走開。有一陣子,我看她出現在巷口還得閃躲一番,免得惹出什麼風波。日子久了後,才發現原來她會的就只有翻白眼和吐唾沫,對誰都一個樣。倒也就習以為常,不再閃避。

 

這兩戶家長,也是大大不同。雖然,他們都是外省的退伍軍人。

 

「傻男孩」那家的老兵是個愛花的先生。經常都可以看見他專注的在前廊整理花草。因為他家剛好在轉角,姹紫嫣紅,香白嫩黃經常恣意的展延到聯外小街上,鄰人住戶,不時的停下來欣賞。尤其是夏日晚風,從七里香籬笆和玉蘭花矮樹傳出來的香氣,連我這百步之遥的鄰居,也跟著滿室蘭馨,馥郁送爽。為著這無價的好處,我非常樂於和老先生攀談,甚至常狗腿的阿諛奉承一翻,好討一束馨香,供養在家中的案頭,或借幾盆分出來的茉莉,放在我家門口,風雅一番。這樣我就不必花錢買花啦!跟老先生打招呼,是一件舒服的事。他總是能給我溫婉的笑容和我貪戀的栽花。有時,在運動公園散步,碰到父子兩,神情總是悠閒愉快的。彷彿這世上沒什麼好擔憂,也沒什麼好競爭的。

 

「老女孩」的那戶,則完全不同。本來喜氣的紅鐵門之前,安裝了一扇不鏽鋼柵欄,對外窗戶也用鋁百頁實實包覆。與聯外小街的那一側,則用一道牆封住。本來這院落的前廊就比別處深,這樣又擋又遮的,陽光不易射入,就覺得這戶人家有些陰森。若不是太過乾淨的門戶,看起來不太像有人居住的房子。這家的老兵,非常注意這前庭乾淨與否,經常可以看見他一臉嚴肅的打量這已經空無一物的前廊,手持抹布不停的擦拭著門窗地板。我從來沒有和他打過招呼,因為他的眼光從不曾與我相對。對這外廊都屈著身體,擦拭地板。我真無法想像這戶人家的內廳乾淨成什麼樣兒。

 

大約是清明節前的一個黃昏。正值高中學生們放學,我騎著機車要去接孩子回家。

 

在大路頭,竟看見那「老女孩」一邊走,一邊脫衣服,口裡還罵些十分難聽的話。最後赤裸裸的在大街上狂奔起來,這一撞見,急忙回頭去她家敲門。當我簡單的說完情況,這位第一次與我對上目光的老先生,簡直發了瘋,但除了一逕的跺腳怒罵,搥胸扯髮以外,卻什麼動做也沒有。我看他沒法子面對,就跟他說:「妳趕快打電話報警,讓警察把你女兒送去醫院。」他大夢初醒般,回身去撥電話。我則趕快去街上,想能不能攔一攔。沒想到竟看到那個平時溫和的「傻男孩兒」,追著她又喊又叫,試圖想把手上的衣服給她披上去。但是「老女孩」像著了魔似的,紅著眼睛,對靠近的「傻男孩」一陣追打,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神力,下手狠辣,又捶又踢,打得「傻男孩」摔在地上,哼哼喔喔的喊!有兩個路人想上前捉住她,也都被她打退,甚至被咬了兩口。馬路上的行車都受阻停下,一時間哀聲、哭聲、罵聲、尖叫聲、喇叭聲、煞車聲四起。整條街像炸了幾十串鞭炮似的,亂成一團。幸好,警察和救護車馬上就出現。兩個警察熟練的壓制住「老女孩」,醫護人員立刻用大毛巾把她包起來,捆進了救護車。

 

一位員警留下來,看看剛剛被慘打的路人,不過似乎沒有人想留下來,說了聲「沒事」就走了。警員問了一下「傻男孩」有沒有事,「傻男孩」滿臉是淚的搖搖頭,警察就走了。街上很快恢復平靜,前後不過十來分鐘。我要趕著接孩子,叮嚀要「傻男孩」趕快回家就離開了。

 

其實,這一對男女的智力雖然不及常人。但是,日常生活起居自理倒是沒問題。尤其,鄉下地方小,市區的舖子也都認識他們,不會拐騙他兩。他兩自己到街上逛逛或買些青菜魚肉都不是難事。但是,在這事兒後,「老女孩」的兇勁兒不見了,卻更發痴傻兒,傻得連話都說不清了,更別說上街買東西。「老女孩」的父親得自己出門了,我有時會在街市上看到他,益發嚴肅和蒼老的身影。以前,他不同我打招呼。現在,我更不好意思主動跟他攀談。至於「傻男孩」,倒是很快恢復正常,但是我總覺得他的笑容,好像不再如以前。

 

兩天前,我在信箱裡接到一張請柬。邀宴的地點就是「傻男孩」那一戶。時間就在當天晚上。

 

我莫名其妙的去找「傻男孩」的父親,要問個清楚。但是,從早到晚他家都沒人。我只好等到黃昏,接了小孩,等下班的老爺梳洗一番,直接去赴宴。

 

門鈴按下以後,來應門的竟是「老女孩」的父親。我丈二金剛,簡直如入五裡霧中。只見「傻男孩」和「老女孩」打扮得非常體面。「老女孩」明顯得經過美容師化妝造型過,臉上還有幾分嫣紅。她本來就不醜,只是平常張牙舞爪的樣子,有些駭人。這會兒一打扮,還有幾分我見猶憐呢!而兩位平常穿著幾近寒艙的老人家也穿起了西裝。害我個陪客一臉驚慌,因為我這一家四口,可是穿得非常居家哪!這時「傻男孩」的父親說:「謝謝!謝謝!這是為他兩兒辦得婚禮,謝謝您能來!」我和老爺簡直窘得恨不得找個動鑽進去。參加「婚禮」,我們不只穿得寒艙,連禮都沒有,只帶了幾個蘋果,好像去探病似的。老爺那疑惑慌張的眼神,大概和我臉上陣陣紅白旗鼓相當吧!

 

大家挨著桌子坐下後,兩位老先生輪流為我們講述一個不可思議,但又真實發生的故事。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heat0323&aid=4042830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故事還沒結束吧?
2010/05/18 16:35

我看到最後,真覺得好心酸,難道「結婚」是兩方家長對兒女的宿願嗎?他們即使結了婚,或許還是要靠老父照顧吧?

我一直想像著那個常傻笑的可愛男孩,也許心理上只是個不諳世事的小男孩,卻那麼地懂事--想為那裸身的女孩披上衣服,應該是他的父親教育有方。

其實即使是國小一年級的男童,在有了明白的性別意識後,也常想頑皮地偷掀小女孩的裙子呢....


言無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可被妳嚇到了
2010/05/18 11:22

聽麥子說故事,過程雖嚇人,結局卻是溫暖的!

只是很擔心,可不能懷孕呀…

(妳就帶著蘋果去!我彷彿看到麥子手足無措的樣子…)


Apple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溫馨
2010/05/18 06:17

現實的小故事. 麥子娓娓道來. 好溫馨!

Apple

麥子(wheat0323) 於 2010-05-18 07:56 回覆:
生活中很多故事,都很耐人尋味。
很高興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