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慈濟醫生的眼淚與控訴
2008/06/17 12:34:15瀏覽10716|回應1|推薦6
轉貼慈濟許禮安醫師:「我還活著」事件本末
「我還活著」事件本末
2006/12/20 09:24
以下是我寫給所有慈濟人的祝福與說明:
母親節快樂與護士節平安
祝福慈濟體系所有:身為母親的,與身為護士的,以及身兼二職的,長官與同事
五月九日母親節快樂! 五月十二日 護士節平安!以及將來所有日子裡都能平安快樂!
但願從此不要有天災與人禍、疾病與死亡、不公與不義、挫折與悲傷、、、
同時藉此機會,與所有識與不識的,慈濟員工和慈濟人,鄭重道別與珍重再會!
並且要澄清一些,我最近聽到,有關我個人的的傳言。
聽說:許禮安已經離職!聽說許禮安要去遊學!聽說許禮安是出書版稅問題而離開!
我確定服務到今年六月底,離開慈濟醫院家醫科以及心蓮病房。
我沒有出國遊學的打算,也沒有能力另謀高就,更不會主動離職或跳槽。
我出版的書,都是拿來贈送親友同事與心蓮志工,扣除版稅之後,我還欠出版社四萬多元。我只是被迫必須離開,如霹靂布袋戲的名言:「時也、運也、命也!非我之所能也!」我不會怪罪任何人與任何事,因為一切都是人世間的因緣果報,以及我自己的業報。院長認為我在海鴿文化出版的「我還活著」一書:嚴重影響本院聲譽。(有密件公文為證)
我也不知道問題是出在哪一頁哪一行?倒是有人嘲笑我說:是因為那本書不暢銷所導致!
我雖然早就在精舍眾多師父面前發願:要在心蓮病房服務三十年!
但是決定權不在我手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以結局也不是我能選擇,責任也非我能承擔。
我仍然希望能夠留在東部偏遠地區服務,我仍然會努力從事安寧療護的工作。
我暫時還是台灣安寧照顧協會的理事,我還是會繼續寫作與演講,去全省推廣安寧療護的觀念。
我只能對  上人懺悔:沒能把心蓮病房的擔子扛久一點,沒能多為她老人家分憂解勞。反而常讓  她因為看見我沒打領帶而皺眉,看見我醫師服釦子沒扣而動手指導。我擔憂的是:慈濟向來堅持的人性化管理,似乎轉向到了軍事化管理與財團化管理。
去年慈濟醫院的業績成長目標10%已達成,今年的業績成長目標據說訂在16%。
慈濟醫院的月營業額已達三億元,這些都是我早年在慈濟所不該強調與不敢想像的事情。如今院務會議與科務會議強調的目標是業績成長,似乎次要的才是服務品質與尊重生命。
我在慈濟醫院服務到今年六月底滿十一年,醫師服上別著服務滿五年與滿十年的徽章,心情卻是異常的沉重,我似乎寫出了慈濟三十幾年有史以來的第一本禁書!
慈濟的「四神湯」因此,可能也從此少了「包容」,只剩下三神。
上人的「普天三無」因此,可能會暫時少了「普天之下沒有我不能原諒的人」,而只剩下二無。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主治醫師,大可不必因為我而壞了慈濟多年的根基,所以我走也是應該的。
龍應台寫下:「民主就是發表了任何意見不怕有人秋後算帳,民主就是權利被侵犯的時候可以理直氣壯地討回,民主就是到處有書店,沒有任何禁書,而且讀書人寫書人到處都是。」
我不會說慈濟逐漸失去民主氣度,我所可惜的是:慈濟似乎已經必須進入「一言堂」的中央集權統治。聽說過冷水煮青蛙的故事嗎?不能察覺溫度變化的結果,就是最後大家同歸於盡,成為一鍋青蛙湯。
我已經注定要走了,發了這封信之後,我猜應該更是永不錄用,再也無回頭之路了。如果從此大家看不到我的祝福與意見,代表我連寫信說真心話的權利都喪失了。
有人會覺得我太笨太傻,反正當個乖乖牌,放給它自己爛掉,何必和自己飯碗過不去。我只是不願意看見慈濟變成,「京華煙雲」歌詞當中的一句:「最繁華時總是最悲涼!」只要我還在慈濟一天,我畢竟總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該說的話還是要說。就像我經常告誡醫學生的話:「慈濟的資源來自十方大德,我有失職理應天打雷劈!」我被處罰是活該!但是至少我晚上可以睡得安穩,不至於良心不安。
我只想到清朝薪水袋上的警語:「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烏鴉嘴的話就到此為止了!很榮幸能與各位在慈濟共事,該我努力的我已盡力。
就用這封祝福的信,祝大家永遠健康平安幸福如意!將來有緣還是會再見面的。
安9305072045心蓮值班
本文作者:許禮安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zuchiorg&aid=1966730

 回應文章

moot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說真話
2012/09/21 11:35
加油吧!好人不會寂寞的!

說真話是高難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