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對向.普遍
2011/02/15 11:18:38瀏覽227|回應0|推薦27

當家母仍保持著家中歷來的祭祀,在三十早起準備出五牲五果,在初一早起準備出一桌素,初二早起準備出一桌葷,家人能起的來的卻越來越少了。

而或是從小看著祖母忙碌著這些,而或是多少也經歷過點屬於農、漁的生活,對於這些祭祀的源本,或也稍曾朝昔時生活文化的發展角度著想過,而雖然自己只能當跑堂,每年看著屬於她們忙碌後的虔敬,除了有一年家父住院,也都不忘調上鬧鐘。

當然的,也所幸還有位弟媳還有點廚房能力,在家母指點下還能維持住家母所認為的模樣,而看著家母用他已不是很好的膝蓋招呼張羅,認真說來很有不忍的!

「你們將來怎麼樣,我管不著,在我的認為裡,我從小看到的年就是這樣,這樣才是過年!」

這是有一年家人也做了點改變提議後,家母所作的果決答覆,而認真說來,我似乎也僅稍微思考過是不是經歷過日據殖民教育及戰亂後,某些敬天敬地敬祖的精義,在我青少年時期前的傳遞上已有過的認知差別隔閡。

今年還有位家人遵照醫囑,暫時離開他壓力大的工作,調養一下身體,因此也稍起早,而在他看著的搖頭中,我也說不上什麼,只好稍打趣的說了這些不知道是不是傳統農業大家庭下,加上了點媳婦廚藝精進的普遍生活型式,認真想想以前散居的農村生活中,那也是某種屬於平時的生活能力。

當然的,從這些裡也又聯及了一次陪祖母到附近的一處名勝出遊,他提到的祖父在戰後耽於享樂的幾年曾在那山裡頭擔梅工作的辛苦情形後,有段時間關於連一條祭祀的肉條也買不起的苦楚,而稍後曾想及關於祖母的認知中,那種初二、十六的祭祀,是否也無形中的有著她有了家算是人的根深蒂固,在那教育並不普及的時代,也有著不只是上集外的類禮拜的效能。


禍哉,你們瞎眼的響導 ! 你們說:誰若指著聖所起誓,不算什麼;但是誰若指著聖所的金子起誓,就該還願。

又昏又瞎的人哪 ! 究竟什麼更貴重:是金子還是那使金子成聖的聖所?

還有:誰若指著全燔祭壇起誓,不算什麼;但是誰若指著那上面的供物起誓,就該還願。

瞎眼的人哪 ! 究竟什麼更貴重:是供物或是那使供物成聖的全燔祭壇?

所以,那指著全燔祭壇起誓的,是指著它和那上面的一切起誓;

那指著聖所起誓的,是指著它和那住在它內的而起誓;

那指著天起誓的,是指著天主的寶座和坐在上面的那位起誓。

禍哉,你們經師和法利塞假善人 ! 因為你們捐獻十分之一的薄荷、茴香和蒔蘿,卻放過了法律上最重要的公義、仁愛與信義;這些固然該作,那些也不可放過。

馬竇福音第二十三章


當然的,屬於福音書裡的這段文字,應該在服役時就曾過目,不過那種閱讀缺乏感應的,而雖然於三十幾歲時也曾由一位神父口中聽到過關於「更專心是奉天主」中的「天主」,但在一向的人群的慣性,及某種普遍性與對象性的混淆中,傳統中國關於「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的「信」,於自己稍能感受到的,也只能已經是某種的先天不足後天更失了調了,甚至關於該如何「信」,都仍還有某種交會與不交會的問號,而雖然也有過王作榮先生那關於西方不透東方失落的針灸,不過失去及少了不知道什麼的懦,及對脈與流的迷糊,對於該做與不可放過,卻只有更多的濛濛,似乎是又是過了十幾年再打開的偶遇,才稍有點朦朧的感應的。

當然的,也不知為何,那次無厘的思索只想到過點當時選舉活動在行銷上的奢華,而有了選舉補助款後,政治獻金的收據上是不是該有些更能表達這些實質的類似的語句,而那又有實效嗎,而不知道是近年氣候異常的報導,關於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農業文明,與日以繼夜學習與生產的工業資金時效文明間,關於風調與雨順才又稍產生起了些問號的。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488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