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時.間
2018/03/24 10:57:48瀏覽209|回應0|推薦0



以前並不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日是1111的,不過卻曾因某些緣故,跟一個單身節間而頗有糾葛


圖片網摘

「也不曉得,很想再看一次,好像沒有看的很懂?」

http://classic-blog.udn.com/seedeyes/2209027

第一次遇見《失落的地平線》,在民國七十一年,是學校禮堂的十元電影院中播放的,而當時對於影劇也沒有特別的興趣,甚至還不知道有那個十元電影院,是一位名喚「大仙」的學姊在下課的路上提及,才撞了進去


失落的地平線圖片網摘

第二次再看,則又是更早拍攝的版本,是民國八十五年在一個短期編劇班的課程間,遇見發放兜售錄影帶的目錄中有,那時曾購下來過,而拍攝及畫質雖因時代技術較差,但故事基本差異不大,也仍並未能解開當時留下的疑惑。


而原著的譯本雖然幾年前想起時就尋到過,不過在諸多關於意義的糾纏中,沒有買下來。而去年購下後,又在一本喬斯頓.賈德先生的《紙牌的遊戲》及徐皓峰先生的《道士下山》後,而在帶些驚嘆中,透過作者又再尋出一系列,翻開《失去的地平線》開頭時,或是仍糾雜著太多,一直找不下往下看的心情,是到不久前才看見結尾的,而三十餘年過後,對於故事結尾以一種模糊表述,與那影像或經故事濃縮後的較武斷表達間,對關於自己的愚昧,關於那點「豁」或那點「然」,都不知道該不該有不知覓尋,及缺乏積極的遺憾了!


(達利:記憶的堅持1931)

(我們撞到外星人)

當然的,關於印象與超現實間,或說那四個時間或一個倒下加三個頹軟的時間,跟外星與地球間,現下則不知為何想起「爾既欲聞無聞者。是無聞無見。即是真道。聞見亦泯。惟爾而已。爾尚非有。 何況於是。不聞而聞。何道可談。」《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說玉樞寶經》的開頭中的曾經告誡了,至於雙十一的演化,或就只好暫時歸結給小學時那客廳即工廠串聖誕燈串時,有一年過年在家姊向家母曾提議下,用那些六角八角一塊一塊二積攢下的錢,買下過的一套書所附贈的讀者文摘的《雋永集》中,有一篇關於島上土著在那還沒有電力設備的島上,對一台冰箱曾有的膜拜來做點解嘲了!





「經歷過戰爭的人,即便僥倖存活了下來,有些靈魂也死在戰爭中了!」

摘自:雷馬克《奈何天》譯者序

至於一些戰爭的遺緒也對靈魂的干擾,及傳統中國關於「三魂」所標示「胎光」與「幽精」間的「爽靈」當如何修直解釋「陶之心凝」,以及到了當代資訊更普及後,關於傳統學習上曾標示「祖本」、「宗師」、「言傳」、「口教」,現下又為何偏於急成突舛,又當如何的更微細於「大道之行也」及「遠賢與能」,或真的更不知道了!



圖片網摘


生與死是包括在整個生命系統中的兩件事,而不是分別存在的兩件事,因此而使得在我們整個生命或經驗過程中,加上了愛情以及它週邊有關的事物,才變得那麼地熱烈而充滿各式各樣不可思議的想像,甚至是激烈而痛苦不已。

歲月過往,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七十歲、八十歲,或已八十二歲,卻來寫三十幾歲時所記有關「愛情」感觸一書之自序(即三月的哲思),心中之感慨何止千萬!

歲月流逝,身體老化,欲生依然。愛情?至今我所想像可能尤甚於從前。理由是,我從來不是一個適合一般日常生活的人,也可以說是一個雲霧世界中的漫遊者。要說情感,似乎我從來就只停留在十五歲的光景。

尤其現在,獨自一人想來想去,似乎「愛情」比從前更抽象了,它是那麼的……當我真正和它又有所接觸時,它比從前更抽象、更明晶、更具有一種不可思議之自由的享有感。這只有我自己知道,說是說不出來的,講又講不清楚。和從前三十幾歲時比起來,那些記載都還屬於一種既清楚而又附和於我當時的感覺呢!可是現在呢?人都那麼老了,青春永在,當它真能呈現在一種既抽象而又充滿一種明晶之情之狀況中時,恐怕這也只有享有在我全屬自己的那種溟想當中了,其中充滿了美麗與艱辛。自己就是自己吧!永遠無法與人分享。它在美麗與艱辛之間,你怎麼去瞭解它,那只有看你的造化了。

生命中,竟然美麗與艱辛同體,唉!

(那一種青春的老人心啊!不寫也罷!)

史作檉於新竹 2015.6.23

https://news.readmoo.com/2015/10/05/philosophy-in-march/



「十五歲」

多年前在一位傳道人相贈的《那個人》的封背還是內容中,曾經見到過個十五歲,但關於那個表達,當時並看不下,而今年再翻開也仍是不能,都不知道該如何慚愧了。

「(那一種青春的老人心啊!不寫也罷!)」

年前也見到了這一句前的十五歲,至於那多年前在史作檉先生作品中曾見到的「得有兩個小說」,大概是不容易見的到了。

而這或也不是『胎了幾秒』與『光了幾瞬』就能夠解釋的吧!

也只好如此更做解嘲了!

而在太有個性及沒有個性之間,去年曾在位江燦騰先生的臉書上撞見的《沒有個性的人》,但購下後似乎要打開也仍不能夠,而那又是心中還放著什麼《學生托樂思的迷惘》要往下看也不能,還是某種人生苦短的那個心還沒放下,就更不知道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111202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