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所知道的桃園空軍基地及其相關歷史因果(二)
2024/03/28 16:22:03瀏覽270|回應0|推薦11
鑒於今年二月以來,臺海已發生根本性變化,故刊出2022年之舊文,回顧歷史,警惕未來。


我所知道的桃園空軍基地及其相關歷史因果(二)


五 危急存亡

政府丢失大陸,美國基於大國博弈之冷戰思維,對中共猶心存幻想意圖拉攏以牽制蘇聯,故對遷臺我政府並未給予支持。危急存亡之秋,我軍全憑自力更生,尚且推行克難運動,以求在臺立穩脚跟。當時基地進駐之五大隊,主要為二戰遺留之P51D戰鬥機;十二中隊亦為二戰遺留之P38偵戰機,和部份B25偵炸機;上述都是螺旋槳機,而我們這些在臺灣出生的後輩,很難有什麼印象。

奉老總統命,為封鎖江浙沿海,1949夏末至1950初春,基地經常出勤對上海進行偵炸護航,當時共軍基本無還手之力。1950二月初,空軍炸毁上海楊樹浦電廠,導致上海大面積停電停工停產。中共轉而求助蘇聯,得到蘇軍快速回應,秘密派駐米格15噴射戰鬥機先挺進徐州,與十二中隊前往偵炸的B25機遭遇;後更進駐長江下游之共軍機場,對我空軍進行反擊(由蘇聯飛行員駕駛)。

1950四月28日,時任十二中隊上尉隊副之剛葆璞(後因立功一路擢升為12中隊中隊長/六大隊作戰科長及大隊長/五聯隊少將聯隊長/空軍中將作戰司令)從基地起飛駕P38偵戰機進入上海執行偵照,首先於大場機場發現十二架米格15進駐之重要情資,因而獲老總統召見並榮膺當年克難英雄。隨後蘇機甚且挺進杭州灣之共軍機場,我軍螺旋槳機對壘蘇之噴射機,倍感壓力,威脅大增,新竹機場曾損失兩架P51D戰機,十二中隊一架P38在舟山機場迫降時墜毁(時舟山羣島猶由國軍控制)。同年十月,蘇軍始撤走,將戰機贈予共軍,作為中共同意出兵朝鮮抗美援朝之禮物。

1950六月底,韓戰爆發,老總統曾私電麥克阿瑟表明國軍有出兵意願,然未獲接納。當時美蘇冷戰背景下,與麥帥敵對之美杜鲁門總統在韓戰爆發次日,宣佈派第七艦隊巡航臺灣海峽,旨在牽制共軍,亦防我政府反攻大陸,以避免雙方敵對衝突由朝鮮半島擴散到週邊,故其仍對我無實際上之支持,臺海上空我空軍仍屬受壓之一方。

1950十月19日晚,中共人民志願軍秘密渡過鴨綠江,抗美援朝打響,共軍與美軍爆發全面衝突,美始領導西方世界對中共展開全面孤立。美當時始認識到我政府佔有聯合國五常席位以牽制中共之重要性,願將我轄區納入防禦體系,但實際行動卻謹小慎微,深怕戰爭擴大而相對落後。老總統再三表明願出兵韓國戰場之意願,仍遭多方阻攔,僅接納我對聯合國軍之物資援助,方換來美對我之軍經援助,1951二月雙方共同防禦協定換文,政府得到奥援。然而遲至1952十一月共軍出兵朝鮮已兩年後,美援助我之稍先進F47N(或稱P47)戰鬥機始運抵高雄,主要進駐新竹機場,但仍為螺旋槳機,面對共軍米格15仍處弱勢;桃園五大隊當時亦未因此受益,1953新竹基地換装F84G噴射雷霆機,部份F47N始轉交五大隊使用;至于十二中隊1953年上半年亦迎來P-51改裝的RF-51D偵戰機。

在上述背景下,當時美致力於情報蒐集,1951五月美中情局用白手套“西方公司”進駐桃園機場,與我軍聯合成立大陸工作隊,以進入大陸遂行偵察、空投、空降、護送敵後工作人員及武裝游擊人員等任務,機隊屬西方公司之飛機,我空地勤人員亦有参與計劃者,而情報人員固然不乏美方中情局之雇員。1953六月,該工作隊遷至新竹機場。據我所知,家父同事中有人因参與該計劃不幸墜機生還而陷匪者,遺留家眷在臺。

六 戰雲密佈

1953年頭,美新總統艾森豪上任,態度有所轉變,隨後發表的國情諮文,宣佈臺灣海峽中立化之政策,我國軍在金馬大陳之活動有所鬆綁,意欲臺海施壓,迫使中共談判桌上簽字以結束韓戰,因此强化了與我之合作,也加速了國共之間臺海緊張急遽昇高。1953七月底韓戰停戰協定簽字前,臺海即上演了國軍P51D螺旋槳戰機對壘共軍米格15噴射戰機之一幕,25日我基地五大隊田熙三中尉以單機纏鬥兩架共機20分鐘並伺機加以反擊,創螺旋槳機逼退噴射戰機之記錄。

因韓戰結束,美得以將韓國戰場之美軍機援助國府,鞏固鎖緊第一島鏈,令中共不得越雷池一步。八月,美軍與國軍即在臺灣海峽舉行了首次之聯合軍演。首先,桃園基地主跑道擴建近完成,五大隊得以接收F86F噴射軍刀機,戰力提昇;當年年底,五聯隊(全稱空軍第五戰術戰鬥機聯隊)遂在五大隊基礎上奉准擴編成立,十二中隊隸屬之,再加上修補大隊、基勤大隊等。1954七月1日,十二中隊併入了加上四中隊、照技隊(晚一年併入)等單位而成立之新設之六大隊(全稱第六戰術偵察大隊),五聯隊編制完整成型;十二中隊換裝RT-33A噴射偵察機。然而當時基地來不及全部換裝成噴射戰機,飛行員亦需時間培訓,故循序漸進仍保有最大數量之螺旋槳戰機。相對當面共軍,亦將朝鮮前線撤回之空軍大量部署於東南沿海,實力得到迅猛發展,為解放臺灣做空中凖備,因此米格15極度擴充,甚至蘇聯亦提供了伊留申28型噴射轟炸機前進到浙江之共軍基地。

面對此情勢,1954二月起,我軍開始密集空襲大陸,五月至七月,集中攻擊浙江沿海,與共機多所交戰。我軍趕不及換裝噴射的螺旋槳F47N,遭遇共軍噴射米格15,仍奮勇作戰;五月11日,我基地五大隊毛盛節少尉即以F47N對共軍一架米格15側翼猛烈開火,創螺旋槳戰機擊傷噴射戰機之歷史記錄。那段歲月我軍也有損失,包括六月3日我基地五大隊黃宏宜少尉座機中彈起火成仁。

1954九月,九三砲戰爆發,共軍突然對金門進行砲擊,目標主要是停泊在水頭碼頭我海軍艦艇,造成相當大之船艦損失,也造成兩位美軍中校階軍事顧問被炸身亡。中共意圖,外交上藉此阻止我加入東南亞公約組織,軍事上則是在發動一江山戰役前夕牽制國軍所採取之一次佯攻。我陸軍初期礙於遠程火炮不足,反擊必須仰賴空軍之炸射以壓制敵火,故我空軍奉命對厦門共軍砲陣地展開大規模空襲,然共軍已有防備,組織了强大之高砲防空力量,在頻繁行動中,4、7、8、10、23諸日我空軍損失頗大,新竹機場戰損最嚴重。問題凸顯出在軍機換裝青黃不接之際,剛接手之噴射機,無論飛行員操作未熟練前不敢冒然出擊,或是謹慎保存此新接珍貴機種而未派上用場,最終還是派上大量F47N這一型螺旋槳機出使任務,因速度稍慢,便易被擊落,所有戰損皆來自地面炮火。

那段日子,陳康早於三月中升任五大隊大隊長,面對戰情之緊急,任務之頻繁,身先士卒,不畏不懼;基地戰備地勤也日以繼夜掛彈補給、添加油料、升火待發;棚廠傷機維修作業量大增,吊換引擎、零件拆換需短時間完成,我們之父執輩們宵旰勤勞,經常數日連夜作業,不曾返回基地邊眷村家中,我們之母親們和一衆幼小也習以為常。當時空軍有少數思念大陸親人而心理和信心不足者,竟駕機投共;十月底空官一學員駕AT6教練機迫降福建同安河灘,老總統下令將該機炸毁,陳康大隊長十一月1日奉命率五大隊F47N十餘架分批超低空轟炸,不意共軍已部署高炮和高射機槍於週邊,陳大隊長座機不幸中彈,低空跳傘因高度不够未打開而摔落犠牲;同時一僚機亦遭撃落。

我們就讀的桃園空小,因政府推行九年國教,改為隸屬地方政府,在我就讀六年級的时候改名為陳康國小,就是為了紀念壯烈犠牲成仁之五大隊陳康大隊長,在此一併提及註記之。我有幸隸屬陳康國小第一屆畢業生,大竹國中第一屆國中生。

1954十一月,作為一江山戰役的先頭作戰,共軍以優勢兵力對我大陳列島展開空海作戰,空軍作戰意圖為轟炸封鎖列島,攻擊行動一直持續到次年一江山戰役正式打響;我空軍作戰意圖則為反封鎖。當月四日老總統於國軍高級軍事會議中,指示國防部長俞大維秘密協同美軍軍事顧問團團長麥克唐納趕赴大陳、一江山視察,要求守軍死守。鑒於當時情勢嚴峻,當滙報緊急傳回美國,加速促成了當年十二月2日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簽定,此條約較之前的協定位階更高且更具約束力,雙方绑定得更加鞏固,國軍裝備和戰力因而得以大幅度提升。然而,我府與美是有龃龉的,老總統對杜勒斯之流放棄外島侵害領土主權之主張予以嚴斥竣拒,也夙來將美虛擬之臺海中線視為無物。

1955一月7日,國防部長俞大維乘坐剛葆璞大隊長駕駛之T33雙座噴射教練機赴浙江黃岩路橋機場及大陳列島進行偵察任務時,共軍四架米格15起飛攔截,剛大隊長驚險駕駛完成任務返回基地,因此獲頒干城獎章一座。當月18日,共軍發起一江山陸海空聯合登陸作戰戰役,一江山最终陷落;美顧慮戰事擴大,大陳列島運補困難,力主撤退;俞大維亦以為大陳不可守、不能守、不必守以集中兵力確保金門馬祖。當月月底,美國會通過決議案,授權艾森豪總統可出兵保衛臺灣及其固有控制之島嶼,意即臺澎而不包括金馬(杜勒斯所主張)。二月,中美聯合艦隊合作展開大陳撤退任務;其實美始終避免與共軍直接發生衝突,也成為後來823砲戰期間美軍應對臺海危機所依循之模式,共同防禦僅限於軍援、接應、空中掩護、海上運輸補給之護航,不願過自行劃定之海峽中線或進入大陸東南沿海十二海浬之領海領空,以避免發生不可預測之直接交火事件。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e2132006&aid=180446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