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篇小說連載:鬥法12
2010/09/18 11:09:18瀏覽432|回應3|推薦1

     本文係2002年舊作,摘錄刊載於印刻文學生活誌2008十二月小說,全文收錄於短篇小說集《薑路》(山海文化,2009.8)

  「妳覺得沒那麼單純,是吧?」等其他女巫姊妹走遠,比令低聲問阿鄔。
  「我也不確定,還得問問竹占師看看。」阿鄔往矮桌走去。
  「是怎麼了?」
  「照道理說,前年我們作了一次處理,部落內外的這些髒東西,危害的力量應該稍微減弱了一些,但是昨晚的情形看來,似乎不是這樣。」阿鄔緩慢的坐了下來,從桌腳邊拿起平常置放檳榔、荖葉、石灰的竹籃子,推向比令。
  「來來來,先嚼個檳榔吧。」
  「嗯,沒錯,昨晚北邊的情況,確實比上一回來的兇猛,好像很想要一口氣吞噬部落。」
  比令回想起昨晚的情形,邊說邊取出袋子裡面的小銅缽,準備搗顆檳榔來嚼,她小阿鄔幾歲,牙齒早已經不濟事了,但還是受不住檳榔的香氣。
  「你想出了其中的道理嗎?」阿鄔也丟了顆檳榔進自己的銅缽,轉過頭問。
  「當時手忙腳亂的,誰有那閒功夫想那事,你認為呢?」
  「我不確定,不過昨天晚上整個情形有點怪異,除了表面上的這些躁動之外,我隱約感覺有一股力量正伺機而動。」阿鄔沒急著去搗銅缽裡的檳榔。
  「你這麼說,我倒想起來昨天晚上,北邊墳地的那些東西似乎有點亂,照理說,那些髒東西,應該會在那棵龍眼樹集結成形之後,再轉向部落移動,但是這一回,他們集結的時間很短,幾乎沒停留多久便撲向部落。」比令想起昨夜北邊墳地的情形,也覺得怪異。
  「嗯,從我的位置看去,那看起來像是一股怨氣主導那裡的魂魄,好像是誰有一股很深的怨氣,終於找到機會發作。」阿鄔抹了抹白石灰在一小片荖藤,然後丟進銅缽裡,幾乎快張不開的眼睛看著桌上縮小模型說。
  「怨氣?」比令停止動作,「你說的是那個自殺的小媳婦?」
  「不是,那小媳婦在我們開始作法以前,魂早就已經回到阿水家,現正在阿水家院子來來回回走動呢。」
  「那會是什麼東西呢?」比令說完,挖起了銅缽裡搗爛的檳榔送進嘴裡。
  「不知道,人老了,這幾年也沒四處走動,那裡的情形到底怎麼了,我也不清楚。」阿鄔吃力的想搗爛檳榔。
  「來來,我來!」比令把阿鄔的檳榔銅缽接了過去。
  「我擔心的,就是這些我們掌握不住的力量。雖然我們這些搭拉芼(註四)的姊妹們,都熟悉所有的程序,但是萬一一個不小心,疏忽了哪個細節,讓部落陷入災病,那就不太好了。」
  「如果真是這樣,情形應該還可以掌握,今天晚上我會加強注意,給你。」
  比令遞過搗爛的檳榔,說話的表情充滿信心,畢竟她是部落第二號女巫,歲數雖然小阿鄔幾年,但是巫齡(註五)卻是差不多。

註:搭拉芼daramaw,卑南語,做巫術之意。
       巫齡,指成巫的資歷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uma0913&aid=4423436

 回應文章

東村Jam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地位
2010/09/19 12:53
一直都有在強調檳榔。在卑南文化﹐檳榔佔很重要的地位嗎﹖
巴代 (puma0913) 於 2010-09-19 15:36 回覆:
喔!還好啦,不是刻意強調檳榔,而是因為那是生活的一部分。

鼻塞國度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10/09/19 11:19

檳榔在故事中像補充能量的來源

不斷出現在作法陣中 還有女巫們的口中

讓我意識思考檳榔的重要定位

既不是小媳婦 也不是阿水 那....不知道是誰的惡氣

究竟是誰的 無法掌握

等老書PO下一回了...

巴代 (puma0913) 於 2010-09-19 15:37 回覆:
您說的也好像是這麼一回事,檳榔還真是這樣!

老查居士新書4-明月依然在心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午安
2010/09/18 12:30

巴代兄吉祥

山海文化出的書

我上網去買

------------

謝謝你

這樣已很感激了

麻煩你了

颱風來了

注意安全哦

祝中秋節快樂


<鏡煙湖>
山水田園詩
詠物懷人詩
佛宗禪理詩
抒情憶愛詩
鏡煙湖的世界,沒有亂耳的絲竹,亦無勞形的案牘,只有不愧對美好時光的詩,靜靜相伴……
巴代 (puma0913) 於 2010-09-19 15:39 回覆:
老查哥哥,謝謝來訪留言啊!推薦文字,容我思考兩天交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