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地震的呼喚⊙陳復
2008/05/24 17:07:51瀏覽742|回應1|推薦11

 

 

地震的呼喚

 

 

看見四川汶川大地震罹難已經超過五萬人,我的心情很是悲痛!當我看見那麼多孩子被壓死在坍塌的教室內,我的眼淚會不自覺的掉下來。無數回,我很認真去想:這些孩子究竟做了什麼,要死於如此的非命?如果世事都有其因緣與道理,那,這些無辜孩子的死亡,其因緣與道理是怎麼一回事呢?很多深信佛家道理的人,會很快速地說這就是其累世的劫難在今生去承受,然而,我卻覺得,這是人類的共業,釀就的苦果,正由大家來共同承受。

 

其實,沒有人無辜。

 

資本主義社會,就是種高消耗的生產與生活型態,每個人,都拿各自的肉體與意識做思考的單位,要讓各種物質的資源,去供養著這肉體與意識合成出的自我。「物為我役」的想法,使得這地球的負擔極其沈重,因為生活標準的不斷提高,就意味著自我享受的標準不斷提高,每個人都要有獨立的金錢,並交換出獨立的房屋、車輛、衣著與飲食……,然而,地球的空間與資源有限,無法不斷承受人類的消耗與需索,這種人的自我擴充釀就對環境的高壓,就是現在各種天災與人禍的規模不斷擴大的根本原因。

 

面對大地震引發的災難,我們提供各種急難救援,那出自於我們對生命的深刻不忍與同情,然而,不忍與同情都會有時間性,救援他人容易,真實的改變自己,困難。這資本主義的生產與生活型態,背後有股龐大的精神能量,已然主宰我們的思考與視野,我們每個人都只想著「好,還要更好」,要不斷讓自己的經濟情況越來越好,這集體的願望,只會使得整體環境越來越處於高壓狀態,每回承受到極限,引爆開來,那就是在交互毀滅。

 

曾經在飛機上看著廣東省,那裡已經全無淨土。滿目瘡痍的山,到處都被開挖得塵土裸露,怵目驚心的河,已然沒有乾淨的水在流。這就是我們渴慕的家園嗎?我真不知道,孫中山先生如在世,會對自己家鄉已然是異鄉,作何感想。望著遍地的工廠,裡面擠滿著從家鄉過來城市打拼的人,大家的眼神裡不再有靈性,只有洋溢著經濟起飛帶給他的幻景。我很心疼我那破碎的故國山河,更對眼裡只有金錢與利害的同胞深感悲愴,然而,那曾在廣東雲端的驚鴻一瞥,或許就是現在全中國的縮影了。

 

中國,大概是地球上最後一個發展資本主義的社會,卻極可能將會是對地球的空間與資源傷害最深的角落。當中國想要把自己變成美國,地球卻很難再供養第二個美國來消耗她僅剩的能量,不論是鋼鐵、石油或糧食。任何乍看無明的災難,其表面都會有饒負理性的解釋,藉此平撫受苦百姓的疑慮,其背後都會有耐人尋味的靈性消息,需要有洞見者領會。我只希望,我們真知道那些孩子為什麼會死亡的真相,那就是我們正在加劇對地球的破壞,釀就出來的反噬。

 

面對這從二十一世紀開端就不斷在擴張的反噬,我們該做的事情,不僅是每當災難發生的時候,引發出我們那極其寶貴的良知,提供各種無私的急難援救,更需要把這無私的意念給擴張,落實在我們的生活裡,去審視我們自己到底能多大程度,免於資本主義的蠱惑。這不再只是單純的競競業業去面對工作崗位的議題,而是去面對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到底對於這整體環境的生生不息,會產生正面的貢獻,還是負面的效應。

 

曾聽過這四個字:「心住至上」。確實。每個人都有其心,這心是住於自我的格局內,還是住於至上的格局內,其動靜舉止都會迥然有異。至上,就是宇宙的最高的存有,我們如常心懷最高的存有,不論其是誰,這種與其合一的懷抱,都會使我們的行事知道如何與其保持和諧。我們如果只有很簡單的要做好人的意識,卻不知道這做好人究竟是什麼意思,充其量,則只是來自於相信「好人有好報」,那結果很可能則是淨在做著很無謂的自認好事而已。面對地震死亡的同胞,我無法再寬慰死者,卻自覺有責任要呼喚生者:我們到底要怎麼活?

 

那,會影響我們將怎麼死。

 

 

陳復記於傍晚的風城,五月二十四日,陽明子降生五百三十七年

( 時事評論環保生態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nkutze&aid=1897298

 回應文章

梁宇豪
地震的呼喚-回應
2008/11/22 12:36

初看到電視上的新聞,四川發生大地震,心中先是一陣陣的心驚,看著電視上一幕幕救難人員將屍體抬出,即使我和她/他們是處在兩個不同的空間下,但感受卻是那麼的強烈,也許在這個地球上,環環相扣,人不是獨居的動物,所有的人都是生命共同體,都必須要爲發生的每件事情負責。但我又能爲世界做什麼,又能改變些什麼,有時候會感嘆自己的渺小,只能從自己做起,爲自己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