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懸崖邊緣的歐洲
2015/01/11 23:45:44瀏覽543|回應2|推薦23
《懸崖邊緣的歐洲》
Europe on the brink

異質文化之間的調和,漫長艱困;民族之間的恩怨,盤根錯節世代不解。這是歷盡滄桑的歐洲大陸,可憫可鑒。

歐洲理性的光輝萌發在英倫三島,開花結果於大洋彼端的美國,但歐陸卻一直被黑暗古老的皺摺糾纏顛蹶,成為民族仇恨與國家主義交替殺戮的主戰場。因為如此複雜的背景,民主自由的實踐,法國晚了美國約一百年,其他地區則更晚 - 日耳曼帝國、奧匈帝國直到一次大戰結束才解體(卻有納粹接棒開打二次大戰);俄國就別說了,一直是自由之敵。此背景自然也影響歐陸的思想。我的感覺,歐陸只是從一個集體主義跳到下一個集體主義;其左傾思維、大政府制度,基本上乃集體主義之一脈相承。難怪歐洲國家與社會主義中國很早就相看不厭。

集體主義的文化基因,加上種族繁多語言分歧,使得歐陸特別容易遭到極端組織挾持。每當個人自由與尊嚴受到威脅之際,歐洲的政府往往顧慮逡巡,妥協退讓(appeasement)。例如二戰前夕,讓納粹坐大;或如一次大戰,訴諸國家主義,驅趕人民愚蠢赴死;諸般惡例罄竹難書。二戰之後,西歐方才逐漸告別黑暗傳統;尤其德法兩國,畢竟有深厚悠遠的哲學科學根基,因而能夠反省再造。東歐運氣則較差,脫離俄國的魔掌僅僅25年。

現今歐洲的回教移民逐漸增加,社會中的種族文化衝突有一觸即發之勢。這種異質文化對抗非常真實,不是某些人嗲聲嗲氣說兩句「容忍」就能化解的。因為伊斯蘭的政治群體,未經啟蒙,仍以中世紀思維對抗現代社會(這是昨天CNN,一位持伊斯蘭信仰的美國學者的分析),與重視溝通接納異議的現代政治根本南轅北轍。歐陸怎麼處理這個難搞的異質元素,別弄到第三次烽火燎原?等著看吧。

容忍與接納是雙向的;單方面的退讓只會助長極端勢力的氣焰。多元社會的磨合確實不易,但不能因為感到自己邊緣化,就認為暴行有理。以移民而論:哪個移民不曾經歷身分認同的危機、不曾感到無助挫敗?移民經常要加倍努力才能在新社會立足,但這是必須付出的代價。怨天尤人,不會帶來榮譽;毀滅別人,不會帶來幸福;憤怒衝動,不會走向柳暗花明。

談到移民,我總是想到匈牙利猶太人 Andy Grove 的故事。他小時候逃過納粹的捕殺,稍長經過蘇聯紅軍圍城,嘗過共黨統治。1957年,匈牙利革命被蘇聯血腥鎮壓的次年,他逃到美國,那時21歲,一句英文不會,在餐館打工。32歲那年 Andy Grove 加入剛成立的 Intel, 是第三號員工,接著在Intel 掌舵長達30年,成就半導體霸業。 他是我心目中的移民典範:是一個人的貢獻與正面價值決定了他的定位、並促進了社會的良性發展。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orthbridge&aid=20121263

 回應文章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18 11:01
移民與接受移民的國家都要學習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相處之道否則衝突是難免的也是遲早的

溫哥華 千里傳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12 09:28

新移民語言的弱勢,在新居地 找工作 不如原來理想..

這是 歐洲 或是 加拿大 人道 接受 政治難民 過多的 衝突.. 加拿大政治難民的 【福利】 相當好..

國際社會責任吧? 得意

Victor


[溫哥華 千里傳音]
[AVの館:電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