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隨風逐流的奇異旅程之監獄風雲---第三、四集!!(全56集完)
2015/08/12 01:54:17瀏覽469|回應0|推薦1
2014年8月10號,星期日


雖然昨日送到女子監獄時已經是下午四點了, 安規定家屬是不能探視的,先生是在大使館的陪伴下送來了床墊、被套、衣服等物.
監獄卻沒給我床架,負責牢房的勞頭只好挪了一方讓我鋪地而息,單人海綿墊約12公分厚,每天為了打掃拖地不弄髒床墊只能每天起床後捲鋪而立.



一早起床就沒有床可以躺著休息,只好捲曲坐在小廚房的椅子上看著大窗外面的人來人往.
ANA 很熱心地告訴我監獄的規矩,也告訴我那些地方不要去以免有意外,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善類,也告訴我女子監獄一周開放三次探視,每周三/六/日,上午10點至中午12點,下午1點至3點.


家屬必須要早排隊,因為探視的人很多,往往要排個兩三個小時,入獄未滿兩個月者一律在大廳唔會,滿兩個月者則在大眾廳.
探視的親朋好友可以帶吃的或用的,但危險物品不包含在內.


也告訴我女子監獄有授課,人權組織規定每位受刑人都有自己的權利可以學習監獄有授課的課程,除了原本的基本教育外聽說要開放烘培課,裁縫課,英文課,美髮課,紙偶課及基本電腦課.
我一聽馬上問ANA說那我能上烘培嗎? 不然監獄的日子好漫長,我需要可以打發時間的活動,沒電視沒報紙看我真的好燜,沒有自由的日子我看不到外面的大天空了.


到了下午,先生送來了打掃監獄與牢房的清潔用品及我個人衛生用品來了.
前後大廳差別是,大廳人數少比較安靜說話方便,大眾廳人山人海則是像菜市場那般吵吵鬧鬧.

是的,每個人得打監獄及牢房的環境,每天得照三餐掃地拖地,家屬探視完了,大廳也得打掃.
但是身體抱恙或者不想勞動的也可付錢請人代勞,價格是公定的,資方除了付錢之外還得把打掃的工具及清潔用品交給代勞的人清潔,因為清潔工具很難得,所以很珍貴的,每個人都把拖把洗得跟新的一樣.

---打掃監獄環境半個月75台幣,
---每周拿牢房的垃圾去丟每次10塊台幣,
---照床鋪輪流煮飯一周75台幣
---照床鋪輪流打掃廁所每次30台幣
---照床鋪輪流打掃牢房一周 75台幣
---家屬探視後打掃大廳每次30台幣

先生不想我受了委屈還得打掃,連忙說我給妳錢,妳花錢讓人打掃就好了,想吃什麼想要什麼盡管告訴我,能進來的下次來就帶過來給妳.
我回說: 我連幫我洗衣服的傭人也找好了呢,山上的水涼到透心,手洗衣服真的洗到手好疼啊!


先生馬上握住我的手心疼地說:委屈妳了,妳又瘦了!
霎那間紅了眼眶,多少年來我受的委屈又何止一件? 多少風風雨雨不是跌跌撞撞地一路走過來,他從來沒對我說過這麼感性的話,一句"委屈妳了” 讓我覺得此生不枉跟著笨蛋又善良過頭的男人也是幸福的.

///////////////////---------我是分隔線//////////////////////////



2014年8月11號,星期一


昨日是周日也是受刑人親朋好友每周探視的最後一日.

想說今天應該會很安靜,我應該可以回去睡個回籠覺了,我好幾天沒好好睡過了,我好累好餓,心情非常頹喪難受,儘管如此臉上依然掛著笑容面對每個與我打招呼的人.


從小到大我從來未曾與這麼多人共房過,也未曾在上下方皆空的公共衛浴洗澡如廁,超級沒有安全感.而且我隔壁的那位老太太打呼聲真的大到讓我幾乎無法入眠,雖然我先生也會打呼,但老太太的打呼聲大到讓我捂住耳朵依然還能聽得很清楚,我有重聽的都還能聽得如此清晰更何況正常人,可我看大家都睡得很熟,想必應該是習慣了老太太的打呼聲或者把老太太的打呼聲當作安眠曲了?


昨晚牢房的牢頭向大家再次說明牢房的規定,何時打掃環境,何時打掃牢房,要注意自己的東西也請他人沒經過同意就使用他人的物品,請保持整潔及個人衛生,床單床被要清洗不要等到發臭才要洗,如果不聽話就趕出此間牢房,雖然我們每個人都來自不同的家庭與環境,但她要求每個人都能和和氣氣的住在這間,也要多關照住在一起的人.

最後對著ANA 說: 我交代千萬別任意到處走動避免有意外,妳為何昨日還帶著NORA (我) 到處走呢? 如果發生意外是誰要負責呢? 這間在我的眼皮下,我是不允許任何人發生爭執、挑釁或打架事件,可是別間的牢房我可管不了阿,再次告誡妳一次,下次別再到處走了!


事後我對ANA說,真抱歉,為了打電話連繫我家人連累妳挨罵了.
ANA回我說,沒差啦,牢頭這個人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只是怕妳被欺負,其實我來這裡四個多月已經熟門熟路了,誰好誰壞我都一清二楚,我也是每天到處串門子阿.


我好奇問著她,妳當這裡的老師啊?我還以為這裡是聘請專業老師來上課呢.
ANA回說,經費不足哪有可能聘請專業老師,都是看誰有高學歷再問是否自願當老師的,所以是無薪可領的假掰老師,但好處是可以認識更多人,所以才會這麼大膽到處串門子阿.



也從ANA 的口中得知, 我住的這間牢房是所有牢房最迷你的一間,只有13個人. 其它牢房至少住30~40個人以上,最大間的牢房住了70個,每間牢房都是分開的,只有我們住的這間前後都被教室包圍著,也是最涼爽的一間.(啥咪涼爽?我快冷死了,晚上都起霧了這還叫涼爽嗎?)



每間牢房都會在隔出一間約三坪大的小套房,那是給每間牢房的勞頭住的,每間牢房都是矮平房,採用屋頂傾斜一邊方式排雨,靠近屋頂的牆壁部分會有100公分高度的透風窗(長度是根據牢房的長度而建).

我這間牢房是”皿字型” 前門走進來是小走廊(盡頭是後門), 右邊是公用衛浴,左邊進去是廚房,廚房後面是牢頭的小套房,再來最大面積就是我們的寢室.

牢房三面牆三面都透風,而廚房正面下半部是水泥牆上半部是透風視野清楚的大窗,除了廁所及衛浴有半門之外,其它只有門框,牢房四周都有大樹遮陰,所以就算到了炎炎夏日怎麼曬都不會熱.


隨後連回籠覺也不睡就跟著ANA到處串門子,在監獄裡除了最基本問候之外每一個看到我的另一句問候是:妳犯的是什麼罪啊? 接著大家睜大眼睛開著嘴巴看著我,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說:這樣也有罪? 有沒有搞錯啊! 然後大家又七嘴八安慰我說,安啦! 妳很快就能出去的,真恭喜妳啦. 妳也就別再悶悶不樂了,就當這裡是校園吧!來這裡參觀或者是一個短暫的旅遊. (最好能這樣想啦!)

我反問,為什麼被無辜/冤枉的還得被關兩年?無罪就該釋放啊!

她們每個人都笑笑地說: 唉! 被關的人不是提不出無罪的證明或是沒有錢聘請私人律師只好就被關兩年嚕,有些人還更衰,被人買通警察抓進來,自己也糊裡糊塗不知犯了什麼罪. 按照宏都拉斯國家的國法是,法院如果找不到犯罪證明最多就是被關兩年,因為司法再也不能剝奪個人的人權自由了.

很早之前我就有聽朋友說過,宏都拉斯有些警察接受賄絡替人擺平一些事情(打人、討債或栽贓), 抓到人的時候偷偷把白粉或竊物塞到對方的包包、衣褲的口袋或家裡沙發,讓被告者百口莫辯只好坐牢.
以前都以為是道聽塗說,沒想到進到了監獄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在她們抱著樂觀的心情說說笑笑伴著我複雜的心情又過渡過了一天.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ikkialexandra&aid=2770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