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想回家
2006/12/07 22:10:09瀏覽964|回應0|推薦14

今日節氣大雪,南國無雪,今夜無雨;卻憶起納蘭性德「長相思」句:「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哪裡是故園?何時能回家?

有兩年的時間,看不得繡球花與唐菖浦。妹妹走的季節正是這兩種花盛開的季節,每天去醫院的電車站旁,位於小丘上的公園裏遍植繡球花,電車進站出站都看得見那滿坡的粉色,相較於窗外的春光,內心世界卻是晦暗的。妹妹從小就倚仗著我對她的嬌寵,總說:「阿兄最小偏憐女,誰教我是你妹妹。」她發病倒了下去,一個多月中再沒醒來過,沒對我說一句話、一個字就走了。

家族遺傳基因中,有先天心臟缺陷,每次撘乘飛機起降時,除了承受氣壓的變化外,還得面對另種陰影。老哥就是因為搭乘飛機,心臟承受不了氣壓的變化,回家後沒等救護車到就走了。他自幼瘦小羸弱,弟兄倆站在一起,不熟識的人總認錯長幼,事情也總是由我決定與處理;他走了,留下我獨自面對每年的飛行。

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聽到救護車的響笛聲,心就揪了起來。那年坐著救護車,將老父送進醫院,出院時也是坐著救護車;同樣是救護車,只是從119勤務中心的派車,換成民間救護車,響笛聲換成佛號聲。自己一個人將老父送進醫院,一個人照顧著住院的老父;將老父送進殯儀館遺體保存間的一段路,有救護車司機與殯儀館人員陪同,那段路卻是一生中走過最長、最孤獨的一段路。

母親走的時候,正是農曆七月瑜伽燄口法會期間,如何一心不亂至心唱頌,成了最大的課題。一日一堂的法會,是大眾的功德回向道場,也是自己的內心佛事道場,十餘堂法會下來,洗淨了眼淚,卻拂不去深深的哀慟與思念。從此,最相應的佛樂是歸鄉念佛,想知道何時能回去?

八年間,四場至親的葬禮,從兄妹到雙親,心隨之一塊一塊碎裂殘破,再也不成原形,不能修補,只想知道何時才能讓我回去。


摘錄自周國平「人生哲思錄」:

一個特立獨行的人而又不陷於孤獨

這怎麼可能呢

然而

儘管注定孤獨

仍然會感到孤獨的可怕和難以忍受

上帝給了他一顆與眾不同的靈魂

卻又賦予他與普通人一樣對於人間冷暖的需要

這正是悲劇性之所在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ickmit&aid=582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