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葉
2014/04/01 09:54:41瀏覽1324|回應2|推薦108

  春雨淅瀝時節,花盆裡的小青楓鑽出眾多嫩苞,待回暖之際,摺葉便一夜間怦然盛大,白天像降落傘半撐開五爪的紅紫色尖葉,傍晚便下垂收攏鋸齒大羽。

 

  夏日來臨,新芽的嫩軟不耐近午的燙曬常因此黑焦,晚秋時則漸枯為紅黃斑駁,暮冬時分,拓落得只剩竹節般的寒枝,對比南國榕樹仍然蓊綠,更彰顯寒帶樹木的形貌四季分明。

 

  去冬曾剪下細枝插枝,生命力強韌也長得繁茂,最終仍不敵黑枯病所染而夭折。青楓原本是朋友的弟弟修剪下來要丟棄的,我要回三根細枝插枝,幸好存活了一株。

 

  第一張長大的楓葉片,約孩童伸指巴掌大,我在它最豐美的時刻先剪下來,壓存在厚字典裡,兩年以來它多少的姊妹兄弟早已化為爛泥或隨風飄走,而如今,我拈在桌燈下逆光透視它鱗細的靜止管脈,它依舊保有臘亮的青銅原色(背面是銅綠色澤),平平整整,虎虎生風挺立成一個「火」字書法,石頭一般,彷彿便是生命永恆的一頁忘言辯證了。

 

*人間福報副刊  2014/3/27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usikaho&aid=12162659

 回應文章

Lans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13 16:47

懷疑  我一時大意將怦看成砰了...  尷尬

抱歉之外也請容我解釋

會有這麼個錯誤

是因為嫩葉或花苞的綻放常給我某種"一剎那間砰的一聲"就開了的感受

希望也思能夠理解我這無心的過錯..烏雲飄過

 

 

也思(musikaho) 於 2014-04-13 17:35 回覆:
北美洲是高大的楓樹自然是砰然,怦然是小盆栽的美,心動並沒有不同的,我還沒有福氣欣賞到老樹的壯觀呢。

Lans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07 00:53

當天氣回暖  楓樹嫩苞的摺葉便在一夜之間砰然伸展的描述的確貼切

尤其喜歡那「砰然」二字

給人非常鮮明的視覺效果

也思(musikaho) 於 2014-04-07 09:48 回覆:
感謝賞文,初綻那一刻令人怦然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