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南橫斷橋啟示錄 未必人定勝天
2021/08/27 12:01:29瀏覽211|回應0|推薦0

南橫公路的壯闊景色令旅人期待,沿線居民更企盼一條安全回家的路,但這個心願能否實現,前途未卜。高山工程變數多,困境還有天候多變,反省明霸克露橋斷橋事件,工程防堵手段、抗洪能力不能再用舊思維,顯然不是砸錢就能解決問題。

 

I. Massig beweg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VQb34ji61A

 

【摘要2021.8.21.聯合報】南橫公路的壯闊景色令旅人期待,沿線居民更企盼一條安全回家的路,但這個心願能否實現,前途未卜。高山工程變數多,困境還有天候多變,反省明霸克露橋斷橋事件,工程防堵手段、抗洪能力不能再用舊思維,顯然不是砸錢就能解決問題,是否要適度讓環境休養生息,找出更尊重自然的方案,而不是無止盡削山闢路蓋橋,人定未必勝天。

為拚南橫全線通車,公路總局團隊近年幾乎窮盡洪荒力量,要讓用路人殷殷期盼的昔日南橫美景重現眼簾,橫在眼前的難關卻讓工程單位難以樂觀,最痛苦的莫過於居民,受困期間,有果農等不及河床便道搶通,走傳統山徑涉險徒步至少三小時將芒果心血運出,也有學生花約五小時翻山涉水、橫越三條溪溝才下山。

原本期待今年底或明年南橫能全線風光通車,但昨天這種另類情境的高雄到台東端通車,讓工程團隊五味雜陳。甲仙工務段長陳正偉回顧,八月七日當天聽到明霸克露橋被洪水沖斷,當下幾乎腿軟,這座開通四年多便橋像是甲仙工務段命脈,是日夜拚搏成果,一度預期未來1020年能安然矗立於荖濃溪,難以接受一夕間就垮了。

最讓陳正偉難以理解的是,明霸克露橋位處荖濃溪、布唐布那斯溪、玉穗溪匯流處。最大的是布唐布那斯溪,細小的玉穗溪像是小綿羊,怎料小綿羊一夕間變野狼,再加入荖濃溪、布唐布那斯溪,接下來挑戰只會更多,斷橋凸顯工程單位過於「輕敵」。

陳正偉說,當初會蓋這座便橋是考量當地居民遇大雨就交通中斷,苦不堪言。對於有人質疑當時設計不良,陳正偉反駁,即使再加高三、五公尺也不夠,因為現狀淤高已比橋面板高出七、八公尺,任何工程勢必有局限性。

當地的地質複雜,施工難度高,工程人員壓力大可以想像,但面對極端氣候,必須有更多前瞻思維,也要避免對同一環境過多需索,否則恐將招致大自然反撲。

 

塑膠隔板恐徒勞無功 反增加病毒傳播風險【摘要2021.8.21.聯合報】紐約時報報導,許多英美研究報告指出,餐廳、辦公室等設立的透明塑膠隔板可能不僅對阻擋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沒作用,反而可能阻礙正常空氣流通而製造出病毒累積的「死區」。

報導指出,透明塑膠隔板在餐廳、美甲沙龍或學校教室內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但大部分時間,這些隔板對阻止新冠病毒傳播鮮少效果。

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的傳播主要透過看不見的氣溶膠微粒。由於目前針對透明隔板與疾病風險的真實世界研究很少,英美科學家開始審視這個議題,且結果令人憂心。

研究指出,在某些情況,保護收銀台後方雇員的隔板可能會將病原體導向另一位員工或顧客身上。在美甲沙龍或教室中的一排排透明塑膠板,可能也會阻礙正常空氣流通和通風。店家、教室和辦公室在正常情況下,呼出的微粒會因為空氣流動而分散,且視通風系統而定,大約每1530分鐘會換一次新鮮空氣。

豎立起的塑膠隔板會改變室內空氣流動,阻礙正常通風,並製造出「死區」,病毒氣溶膠微粒會在這區聚集,變得高度密集。維吉尼亞理工暨州立大學(Virginia Tech)土木與環境工程學教授馬爾(Linsey Marr)表示,「每個人的氣溶膠微粒就會被擋在這裡並不斷累積,最後擴散到你桌子以外的地方」。馬爾也是全球頂尖病毒傳播專家。

透明隔板也有發揮保護作用的時刻,但視很多變數而定。它可以阻擋咳嗽或打噴嚏時噴出的較大飛沫濺到他人身上。例如6月公布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主導研究就顯示,教室桌上的隔板與新冠病毒感染風險增加有關聯。另一項調查喬治亞州學校的研究則發現,相較於改善通風和戴口罩桌上隔板對抑制新冠病毒傳播幾乎毫無作用。

英國研究人員則進行模型研究,模擬在不同通風條件下,有人在隔板旁說話或咳嗽呼出的粒子會發生什麼事。當人們咳嗽時,隔板較能產生效用,因為能阻擋噴射到隔板上的強力較大粒子。但當人們說話時,隔板無法阻擋呼出粒子,因為這些粒子會懸浮在周圍。雖然另一邊的人能避開近距離的直接飛沫攻擊,但懸浮粒子仍存在室內,對其他可能吸入遭汙染空氣者構成風險。

英國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建築環境工程學教授諾克斯(Catherine Noakes)表示,豎立隔板似乎是個好主意,但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後果。她2013年公布了一份針對病床隔板效果的實驗,顯示儘管有些人因此避開了病菌,隔板卻把房間內空氣導向其他人。

諾克斯表示,「我想這對教室這樣的地方會特別帶來問題,因為人們會較長期間待在這些空間內。大量個人隔板會阻礙空氣流通,並造成很難分辨的較高和較低風險區塊。」

馬爾教授說,可以把塑膠隔板想像成阻擋唾沫的好方式,但卻對煙霧沒什麼效用。煙霧會在身邊繚繞,所以對面的人不會第一時間暴露在煙霧中,然而同一邊的人卻會暴露在更多煙霧中,因為煙霧會被隔板擋住。

雖然學校或辦公室內加裝透明防護板的效果還需要進一步研究確認,所有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的氣溶膠微粒專家都同意,桌上隔板可能不會對阻擋傳播有所幫助,反而可能阻礙室內正常通風。在某些情況下,透明隔板可能會造成病毒粒子在室內累積。

氣溶膠科學家表示,學校和職場應該專注於鼓勵員工和符合資格學生施打疫苗、改善通風、必要時加裝高效濾網(HEPA)空氣清淨機,並要求佩戴口罩,這些方法都已證實能減少病毒傳播。專家指出,問題在於負責在公司、餐廳和學校豎立隔板的人員,並沒尋求工程專家協助,評估每個房間的空氣流通與通風。

即將接任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California, Davis)工程學院院長的柯希(RichardCorsi)表示,人們不需要一看到透明隔板就驚慌,但也不應該把它們視為充分保護。身邊設有透明隔板的員工和學生,還是應該持續戴口罩以降低風險。

( 時事評論環保生態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challe77&aid=166884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