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題夢
2013/09/06 20:00:45瀏覽139|回應0|推薦2

題夢

淙淙流水不生苔,逸逸游魚相忘湖。

停馬莫悲途逕盡,何妨坐臥望雲浮。

本詩的題旨為〈題夢〉,主要是因為這陣子寫詩到了走火入魔的瘋狂地步,連作夢的劇情都會想到要寫詩,而這首就是在夢中想出來的,當然,在夢中的格律難免會有小問題,所以會有修改,因此就形成了上面的詩作了。

夢中看到淙淙的流水,溪水中的石頭也沒有生長青苔,水裡的魚兒歡逸的游水,忘記了自己在水中。走到了這種地方已經到了盡頭了,卻也不需要悲傷無路可走,就這樣坐著或是臥躺在溪邊,看著天空上的浮雲也挺不錯的。

詩中化用的典故挺多的,從第二句的「相忘湖」所引的就是莊子的「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的典故,同時也顯示出魚兒們的悠遊自在;第三句是引用阮籍窮途之哭的典故;第四句化用的是王維〈終南別業〉中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兩句。

在老師解詩之前,早就發現了這首詩的一個很大的缺失,那就是,第一句平聲收尾,卻沒有押韻,所以後三字改成了「過亭築」,不過老師看了之後說:「不行,『築』是仄聲韻。」真是可惜,當然,後來又想到了複選,「過亭蘆」總行了吧!不過還沒有跟老師商量。

至於老師的改動就大了,因為發現「望雲浮」的「浮」字跟前面的韻腳不同韻,古韻好像是念ㄈㄡˊ,所以牽一髮而動全身,由第一句的韻腳開始,「不生苔」改成「綠苔無」,而第三句的「途逕盡」改為「蹊徑盡」,至於原來的「途」字就搬到最後的韻腳將「浮」換掉。而最後一句的「坐、臥、望」三字都是動詞,相對看起來比較奇怪,所以將「望」字改成比較沒有那麼大動作的「對」。之所以改「浮」為「途」老師還有一解釋為:「既然路上已經行到了盡頭,那麼就向上求路吧!」這個解釋我挺喜歡的。

更動後變成這樣:

淙淙流水綠苔無,逸逸游魚相忘湖。

停馬莫悲蹊徑盡,何妨坐臥對雲途。

我個人希望頭兩句能成對,所以還是將自己改的弄上來吧:

淙淙流水過亭蘆,逸逸游魚忘江湖。

停馬莫悲蹊徑盡,何妨坐臥對雲途。

發表於2008.06.06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rk90216&aid=8359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