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佛學與科學的異同(2)
2011/03/03 16:17:56瀏覽204|回應0|推薦4
                                                                梁乃崇  教授
物理是真理嗎?
  我在這樣一個狀態下,怎麼轉變成接受佛學了?這個轉變怎麼來的?這樣轉變的來源,沒有像我這樣全心投入,做過物理學的研究工作,專注去學,是不會知道的。也不是所有的、專注的做物理科學的人都會知道,也不見得。我的轉變是三十多年前,我還著迷於物理學的時候,對於物理學瞭解得愈多,愈來愈覺得這個物理學好像不是我想的那種真理。第一個讓我起質疑的是,所有物理學家,他們證實、證明了任何一個定律、原理之後,都會保持一個態度:「這個真理、這個原理、定律,是可以被推翻的。」比如說,愛因斯坦就把牛頓的力學定律推翻,換成相對論,量子力學也把古典力學推翻了像愛因斯坦、量子力學的那些大師們,他們建立了新的定律出來,但是在建立的時候,他們就說了:「我們也準備給人家推翻的,只要你能夠把它推翻。」我就覺得,一個可以被推翻的東西,它會是真理嗎?對我來講,這個有問題呀!第一次開始質疑,有一點點動搖。那種動搖還不怎麼強烈,只是開始有一點動搖、有一點懷疑。
       後來再深入之後,更加瞭解,所有物理的定律,都要證明之後才被接受,這是好,這是讓我佩服的地方。但是我也發現,所有的物理定律,在證明之前,一定要先接受假設。有的時候我們說這個假設是公設,有的時候又叫做前提等等,但是意思就是假設。而這個假設不能證明。一定要接受一個假設,如果不接受這個假設,沒有假設做基礎,就沒有辦法推理,也沒有辦法實驗,根本就不能去證明任何事情。
     它之所以能夠證明,是因為先接受了假設,而這個假設沒有辦法證明的。這一點,科學家是清楚知道:「哦!這個假設我不能證明,但是必須要接受,接受了以後才可以去做證明的事情。」這個時候我就發現,證明的基礎,還是建立在不能證明的假設上面。先接受了不能證明的假設,才可以去做證明。這件事情,開始的時候,我以為只有理論的證明是這樣,後來深入去瞭解,連實驗的證明也是一樣,要先接受假設。

驗的假設是什麼呢?大家一般可能不會很注意,因為你反覆去做實驗,要證明這個實驗是同樣的結果。比如說你可以是今天做這個實驗,明天又做一次實驗,做了同
樣的實驗,你認為這兩個實驗是同樣的實驗的時候,你就做了假設。假設什麼呢?今天的這個時間,跟明天那個時間是同樣的。可是你沒有辦法證明,今天的這個時間、跟明天那個時間是一樣的,你沒有辦法證明的,但是你必須接受。

當你這樣接受的時候,你才可以說,我這個實驗是同樣的實驗,得到同樣的結果,那麼我們就說:「哦!你看!這是沒錯的。」假如今天的時間、跟明天的時間是不一樣的話,你雖然其他都一樣,可是這是不同樣的實驗呀!怎麼會得到同樣的結果呢?這個是經過了深刻的反省以後,你才曉得,我們接受的假設,我們做一件事情,我們接受的假設多得不得了,不是一、兩個而已。

      另外一個,比如說我們做了同樣的實驗,你在新加坡做、我在台北做,我們說我們做了同樣的實驗,得到同樣的結果。那你就做了一個假設了:台北的空間和新加坡的空間是一樣的,你又沒有辦法證明這兩個空間是一樣的。所以,科學所有的證明活動,必須接受假設。為了要證明,就必須先接受假設,而且這個假設不是一、兩個,多得不得了,一大串。

開頭的時候,我以為只有理論的證明有假設,因為理論先要把那個假設講清楚、交代清楚。後來發現,實驗裡面也是一堆假設,一大堆假設,你都在不知不覺當中就接受了,然後去證明,才得到了定律。我以前很佩服科學用證明得到了定律,非常的佩服,因為這些定律都是證明出來的。後來我發現,唉呀!這個證明先接受了一個不能證明的假設,而且接受了一大串,理論的、實驗的都是。因此我就開始警覺到,我不能夠嘲笑宗教。

我的無神論崩潰了

      當時我所瞭解的宗教,還不包括佛教。我當時瞭解的宗教就是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還沒有進入我的生活圈。我發覺我不能嘲笑他們信仰上帝,我以前的態度是嘲笑的,認為那是迷信,看不起它。我想,如果他們的上帝就是假設,他們所信仰的上帝,就是宗教上的假設,那麼科學有什麼資格嘲笑他,你自己不是也接受了一大堆假設嗎?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不敢以無神論自居了。

不像我的朋友、或是我的父母親,那個宗教給他們力量,他們會感動。但是我不會感動呀,我就是沒有辦法。所以我覺得,我對得起他們,因為我真的去努力、去嘗試接受,但是沒有辦法,所以也算交代得過去了。這時還沒有碰到佛教,所以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當時我也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子,因為我把上帝想成、等同是一個假設,這個既然是一個假設,我可以把它假設成上帝、也可以假設成真主、也可以把它假設成玉皇大帝等等。這個是我可以去操弄的東西,所以對我來講,產生不了力量。

       同時我也知道,物理學的進步,比如說,從牛頓的古典力學進步到相對論,進步到量子力學,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把牛頓的假設改掉了。後面的推理、邏輯還是一樣的,只是把假設改掉了。所以每一次物理學的大突破,其實都是改變了假設。選擇了不同的假設,後面的定律就不一樣。也可以說,不同的假設會生出不同的定律。那麼,如果我想要一個什麼樣子的定律,其實只要在假設這邊操控一下,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任何一個定律,它有這個特徵。

莫名奇妙喜歡禪宗的公案
  
    所以對我來講,我可以操控假設的話,我就不覺得它能帶給我力量。不像我的朋友們,假設對他們是有力量的,我也很羨慕他們,能夠得到那樣子的力量。我很誠實的去做了這樣子的努力,但是沒有達到,所以不是我的偏見,其實是我沒有辦法做到。就在這一段時間,我接觸到一本書《禪學的黃金時代》,很好玩的,這本書的作者是天主教徒,這是很早以前的書了。

     在我不曉得怎麼辦的時候,我就看到了這本書。看了以後我就非常的歡喜,這本書主要內容,就是講禪宗在唐朝的一些歷史,還有它的公案。禪宗有很多公案,我看了以後非常的歡喜。我看一遍就歡喜一遍、看一遍就歡喜一遍,如此這般,歡喜了五、六遍之後,猛然發覺,裡面講的公案我一個都不懂。

    奇怪了,這裡面講的公案,我一個都不懂,我怎麼在那裡歡喜啊?就覺得很奇怪,這件事情就讓我覺得很驚訝。我知道自己是一個很理性的人,不是一個莫名其妙的人,但是看了不懂還這麼歡喜。那個時候,我就警覺到,禪學裡面有東西,是什麼東西我搞不清楚,但是一定有原因的。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otusborn&aid=494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