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角天涯.5
2007/04/27 09:04:07瀏覽581|回應0|推薦3

.五.

翌日天還沒亮,皓文便拉我到別湖去。

等待天亮的心情,就像等待愛情的降臨。當時我是這樣想的,黑夜快要成為過去,太陽一出來,又是新的一天,我站在最美麗的風景前,擁抱著我最後的幸福。

時間在慢慢地移動著,灰藍色的天空漸漸轉為湖水藍色,晨曦的曙光在霧色迷濛的別湖上折射出一層又一層的波光,四周的樹木在微風的帶動下搖曳生姿,而空氣又是那麼清新,一切都配合得這樣完美,真的希望永遠留住這無懈可擊的一刻。

“真的很美啊。”我忍不住讚嘆,眼前的景象實在太震撼了,我沒想過這裏會如斯美麗。

“我早就知道妳會喜歡這裏。”皓文說。

“謝謝你。”我由衷的說。

我一步一步的靠近別湖,這是皓文最喜愛的地方。我蹲下來撩撥湖水,清涼清涼的,我突然有衝動要跳進湖水暢游,當我這樣想時,皓文已經撲通一聲跳進水裏去了。

“湖水很清涼,妳也來吧。”皓文向我招手。

“好哇。”我正準備跳下去。跟皓文在同一個湖裏泅泳,彷彿就跟他結合在一起。這時突然有一把兇兇的聲音喝罵:“妳在幹甚麼?”

我嚇了一跳,回頭只見一個男人揮動著鐵枝朝我跑來。

男人的樣子很嚇人,整張臉掩沒於亂糟糟的鬍鬚之中,只露出憤怒的雙眼。

“快走開快走開。”他揮動著鐵枝驅趕我。“不要接近這個湖。”

我嚇得連退多步,皓文立即跑回來保護我,“不用怕。”

“妳還不走?”男人舉起鐵枝作狀要擊向我。

我在皓文的護送下離開別湖,臨走的時候猶聽見男人正在瘋言瘋語。“這個湖是我的,誰也不能夠靠近。”

“不要理會那個瘋子。”皓文對我說。

是的,只是一個瘋子罷了,他不可能破壞我和皓文的蜜月之旅。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也不可能破壞我和皓文的愛。

我沿著小路打算回旅館,迎面走來一個老公公,他經過我身邊,突然停下來問我:“妳剛才到過湖邊嗎?”

我點點頭,心裏嘀咕,怎麼今天遇著這麼多怪人?

“真可憐,是被阿添嚇怕吧?現在還在發抖呢。”老公公憐惜地說,扶我到一塊大石旁坐下來。

“你認識那個瘋子嗎?”我問。

“這個村子的人誰人不認識他?他叫范添,瘋了已經許多年。”

老公公接著叮囑我最好不要走近別湖,那個叫范添的瘋子整天都在別湖旁踱來踱去,口中唸唸有詞,手裏拿著鐵枝,一看見有人走近便揮舞鐵枝驅趕他們。

“他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老公公搖搖頭歎了一口氣,只是輕描淡寫的說這是一個悲劇。

“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悲劇?”我對那個瘋子毫無興趣,觸發我的好奇心,其實是有關別湖的一切。這裏是皓文最喜愛的地方。

老公公後來把范添的故事告訴了我。

范添本來是製陶瓷的,他造出來的陶瓷不單特別漂亮,也特別耐用,而且還隱約滲著淡淡的香氣。據說他是用別湖的湖水來製陶瓷的。每天晚上他和妻子都會一起到別湖取一些湖水回家,風雨不改。

某一夜,他們兩夫婦在家裏吵得很兇,范添把家裏的陶瓷全部打個稀巴爛,然後悻悻然的離家不知到了哪裏去。范添走了以後,他的妻子喜兒哭得死去活來,大家一直安撫她直到深夜才離開。第二天早上,范添回來了,他在家裏找不著妻子,向鄰居打聽也得不出任何結果,於是著急地四出找尋妻子,找了一整天,終於到了傍晚,他在別湖找到了她。首先發現的其實是他家的水缸,然後當湖水被日落的彩霞染成橘紅色,喜兒的屍體倏地在湖的中央冒出來,身體已經開始發脹了。沒有人知道喜兒是到別湖取水時遇上意外,還是她一時意氣投湖自盡,總之她死了。死在別湖裏。

“喜兒死後,范添便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好轉。”老公公最後說:“一個人死了,卻同時毀了兩個人,多麼可惜啊。”

~待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itty191&aid=922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