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角天涯.終
2007/05/01 11:52:12瀏覽691|回應0|推薦2

.六.

阿俊和麗儀無疑是幸運的。

但願他們懂得珍惜這一切,機會再多也有耗盡的一天。

麗儀甦醒後睜開眼那一刻,阿俊滴下喜悅的眼淚。他緊緊地抱著麗儀,彷彿今生也不願放手。

“我們永遠也不要分開了。”阿俊哽咽。

“再也不分開了。”麗儀附和著。隔了半晌,她對阿俊說:“對不起,我太任性了。”

阿俊拼命的搖頭,“妳一點也不任性,只是我不懂得體諒妳。”

麗儀甚麼也沒說,只是流下喜悅的眼淚。

經過這一次,他們的愛只會有增無減。

我再次見證真愛無敵。皓文,你也應該感受得到吧。

麗儀康復得很快。他們回澳前特意來跟我話別。

“對了,妳說來渡蜜月,為甚麼一直也不見妳的丈夫?”麗儀離開前問我。

“他一直也在我的身邊啊。”我回答。

“不會吧。”阿俊和麗儀面面相覷,表情古怪地張著嘴巴,訝異地看著我,“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他啊。”

於是我讓阿俊和麗儀看我的結婚照。麗儀看了看第一張照片,隨即指著照片中的我說:“我第一次見妳時,妳就是這個樣子了,雙眼又紅又腫,沒精打采,好像很傷心的樣子。當時我真的嚇了一跳,一個人怎可能傷心到那個地步呢?所以後來我才會主動逗妳說話。之後每次見妳,妳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現在妳總算回復精神,真高興啊。”

麗儀繼續翻看著我的結婚照,越看越疑惑,最後她忍不住問:“為甚麼每張照片都只有妳一人?”

我在心裏嘀咕,皓文不就站在我背後嗎?

這時麗儀翻到最後一張照片,那是皓文出賽前跟我的合照。

麗儀掩著嘴,驚訝地說:“我認得他,他就是今屆在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中意外喪生的韋皓文嗎?”

不不不,我尖叫。我搶過照片,掩著耳朵離開,我不要再聽別人說的甚麼事實。

我多麼希望讓全世界的人知道,皓文一直活在我的心裏,從來沒有離開過,可是沒有人會理解,事實上,連我自己也開始質疑自己了。

自欺欺人的感覺並不好受,可是只有這樣我才能夠生存下去啊!

我忽然記起那一天,皓文沒頭沒腦的問我:“沒有我,妳怕不怕?”

當時他大概感應到某種預兆吧,所以才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如果我當時認認真真的回答他,後來我便不會這麼惱恨自己,又或者如果我當時堅持不讓他出賽,他雖然會惱我令他無法追尋夢想,可是我們卻不會失去對方啊!

我其實多麼害怕失去皓文,害怕得我不知道怎樣才可以活下去。

 

.五.

一個人死了,卻同時毀了兩個人。

死亡太霸道了,可是我仍然深信,死亡並不代表結束,它可以阻絕時間,卻不可能令思念停止。

生命反覆無常,能夠找到今生所愛,不就是一種恩賜嗎?

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到別湖吧。

范添依然守著別湖,只是他不再像以往一樣瘋瘋癲癲,他不再阻止別人接近他妻子逝世的地方。

“別湖在日落的時候是最美的。”范添對我說。

等待日落的心情,就像等待愛情的消逝。

黑夜來臨之前,夕陽是何等令人陶醉,又何等令人感傷。我的眼淚滴在橘紅色的別湖上,一直通往最美麗的國度。

我站在美麗國度的對岸,在黑夜籠罩自己以前,跟最後的幸福揮手作別。

 

.四.

又一次,我在半夜無端醒了過來。

我又夢見自己在你出現過的每一處徘徊,久久不願離去,孤單的身影在搖晃著,像一隻無主的幽靈。

我在絕望之中顫抖著,豆大的眼淚沿著冷冰冰的臉龐滾下來,我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朦朦朧朧的感應到自己已經無法再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itty191&aid=93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