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死亡時間》2
2007/11/15 14:29:10瀏覽1894|回應0|推薦3

5

他們說,少年和少女都少不更事。

少不更事便可以任意妄為嗎?

他們的未來沒有保障,怎樣照顧嬰兒?

明知道未來沒有保障,為甚麼還要製造這個生命出來?

那是意外嘛。

根本沒有意外。這種所謂意外完全可以避免。

年輕人總是一時衝動。

一時衝動就可以做殺人兇手嗎?

你太執著了。

生命不是應該認真看待嗎?這樣隨隨便便製造生命,又隨隨便便的丟棄,不是太可恥了嗎?

他們沒有能力養育孩子,要是真的讓他出生,不是要他受更多的苦嗎?

那壓根兒是不負責任的言論,做人該對自己負責,學會承擔後果。

說到底,這是他們兩個人的事。你不過是局外人。

談判到此破裂。

 

6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當時太祖母還是精神奕奕的。

那時候,我還是一個小女孩,最喜歡聽太祖母講故事,她總是重複著那幾個故事,可是我每次都聽得津津有味。

許多個故事我都忘記了,只記得其中一個有如中國版的灰姑娘童話。

可憐的女孩總是被後母欺凌,每天給她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她總是默默承受著,承受著。女孩知道,這是她的命。

有一天,當她被後母打完一頓後,她忍不住哭起來,好心的神仙突然現身,從此幫她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故事中段的內容我都忘記了,只記得結局是,後母的味覺出現問題,所吃的每一樣東西都是苦的。即使有再多的財富,再美艷的外表,也無法好好享用一頓飯,而這不過是作為一個人的最基本要求。

故事中沒有南瓜車,也沒有王子和玻璃鞋,但每次我也聽得如癡如醉。

到了後來,我才知道,這個根本不是童話故事,那是太祖母對童年往事的投射,她一直渴望有一天神仙會出來打救她,可是她並沒有得到任何眷顧。

她的丈夫在孺子出生不到一個月便死了。她一個人養育三個兒子,沒有任何技能,只曉得做粗活。

那一年,她才二十二歲。

 

7

女病人整天躺在床上,連上廁所也不敢離床半步。

“以前我不乖,總是忍不住要離床,現在我不敢了。”女病人對蕭醫生說。“雖然這樣躺著真的很悶,但是只要胎兒沒事,再辛苦也值得。”

蕭醫生看著她的報告,滿意地說:“妳這兩天的情況很好,沒有再出血。下午我替妳照超聲波,如果一切正常,妳明天便可以出院。”蕭醫生補充說:“但是記著出院後也要多點休息。”

女病人笑了,笑得特別燦爛。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唯一的願望是胎兒平平安安,就這麼簡單。

“這一次如果保得住,我願意餘下的三十三周也躺在床上不動。”

蕭醫生微笑,“那倒不必,只要過了二十四周便很安全。”

“今次懷孕之前,我做了許多準備功夫,我和丈夫都刻意調理好身體,我又查了許多有關的資料,知道哪些是懷孕的禁忌便統統不做,我真的很希望今次會成功。”女病人對生兒育女的渴望特別強烈。

“妳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保持著樂觀輕鬆的心情,胎兒可以感受到的。”蕭醫生拍拍她的手背。她的手冷冰冰的。

“我會盡量放鬆心情。由我知道懷孕開始,我每次上洗手間都很擔心看到內褲出現血漬。可能我真的太緊張了,所以兩天前當我真的看到血漬時,我忍不住哭了出來。”女病人說的時候,有一種雨過天晴的喜悅。

蕭醫生用最大的信心對她說:“相信我,妳和胎兒都會平安無事。”

 

8

多名醫生為血人進行搶救。

血人的前額被硬物襲擊過,乾涸的血液不規則地分佈在整張臉上,雖然看不清樣貌,但可以推斷他的年齡不會超過二十歲。

不計前額的傷口,他身上的傷處總共二十六個,左手和右腿都被砍得深可見骨,有好幾刀甚至砍到骨頭上,骨頭上的刀痕看來有點觸目驚心。但這些都不是致命傷,最致命的一刀刺中肺部。

他還能撐到現在已經算是奇蹟了。

他到底跟誰有這樣的深仇大恨,非要置他於死地不可?

在急症室登記的護士替血人登記身份證時,差點沒叫出聲來。

看著那個熟悉的名字,她的手不斷顫抖,握不穩的身份證掉在地上。

“那個傷者的情況怎樣?”她問另一位護士,語調忍不哽咽。

“情況並不樂觀,已經送進深切治療部。”

她的眼眶迅間溢滿淚水。

“那是我的弟弟。”她聽到自己破碎的聲音,真希望這不過是夢囈。

~待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itty191&aid=1375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