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總統不貪,哪有會計法修正案!?
2013/06/10 06:56:38瀏覽1523|回應5|推薦34

魏徵病逝。太宗悲慟之極,謂侍臣:「人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見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魏徵沒,朕亡一鏡矣!」(資治通鑑)

這篇,我打算以三面鏡子,剖析會計法修正案問題背後的問題。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我們先來看看外電報導..

法國婚禮爆醜聞 台女入獄

『中央社報導,法國中部的都爾(Tours)市爆發震撼地方政界的中國婚禮案,不僅市長位子不保,還可能牽動地方政壇換黨執政,這個醜聞的關鍵人卻是來自台灣高雄的一名女子韓麗芳。

中國婚禮是傑曼從2006年慶祝中國新年時靈光一閃的想法,邀大陸年輕夫婦到法國重新舉行婚禮,由市長主持並頒發證書,2007至2011年有200名中國大陸夫婦在都爾重新舉辦婚禮。

40歲的韓麗芳就是慶祝中國新年活動的主辦人,她20年前到杜爾學法文,多語能力使她也在奧爾良司法院擔任翻譯,傑曼認為她是一個很棒的人選,可以執行他的想法。自2006年起,韓麗芳在市長辦公室任職,每月領薪水3100歐元。

負責籌辦婚禮的「藍蓮花」公司,老闆就是韓麗芳,2007至2011年,她的公司簽了總價95萬歐元的契約,她現任和前任丈夫都是她公司職員,問題是她在市府工作,是中法關係的顧問,所以市府是否知情她的私人公司,成為案情關鍵。

日昨「Eureka!我找到「教」這個字了」,我引用了一篇社會新聞,

【拿國科會經費支付薪水女教授判刑上訴獲無罪】花蓮縣某大學徐姓女教授涉嫌利用國科會研究計畫經費,支付丈夫邱某牙醫診所內的助理薪水,夫婦2人分別被花蓮地方法院依詐欺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10月、2年6月;被告不服提起上訴,案經花蓮高分院審理,認為被告應無詐欺得利之不法意圖,撤銷原判決,徐、邱2人獲判無罪。

詳細的評析,我在上篇已經說過,這裡短評一下就好。在法國,類似的案子,女主角要被關,還會引起地方政界震撼,造成政壇醜聞,甚至換黨執政都有可能。但是在台灣,別說會計法修正案到底如何挑戰世人的道德底線了,就算是個案,台灣怪裡怪氣的司法也可以判成無罪,成為一起地方社會新聞的花絮。

第二面鏡子,以人為鏡,則是上次特別費除罪案的餘波,

【蔡:綠推特別費除罪時 允諾顏】〔記者施曉光、曾韋禎/台北報導〕會計法除罪修法遭社會抨擊,誰是始作俑者,朝野繼續相互指控。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昨指出,民進黨過去推動首長特別費除罪化時,曾承諾前無盟立委顏清標要讓民代除罪,事後卻食言,顏清標只好坐牢。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則斥之「鬼扯」,反指控當初答應除罪的人是馬英九總統,馬並透過立法院長王金平和民進黨溝通「會計法修正案」

這個過程,我寫了起碼20篇,請參「借完江宜樺人頭,誰是下一個?」篇末的整理,當時我就編了一個藍綠二狗交朋友的寓言,來暗諷這些通過特別費除罪的委員了(按:請參「馬的特別費  除罪姦完司法姦社會!」),有人也許會好奇,為甚麼馬總統當時除罪自己,就除得了,現在想幫別人除一除,卻像踢到鐵板呢?畢竟這兩趟除罪的內容與方式,本質上並無二致。而我這個台灣小屁孩也一樣叫跳很凶,夯不啷噹也是寫了十來篇呀?

好的,我同意馬總統這次令行政院提請覆議,使二次會計法修正回到原點,跟我的文章關係不大,我們在這邊叫跳,只是叫給自己爽。我認為馬總統這次懸崖勒馬的主因是,他的民調只剩下十三趴了,這要真的把喝花酒的前立委除罪,而他又逃的不夠快,只怕自己會關進去。

那麼到底是蔡正元說的真,還是柯建銘講的才對,我的看法是,這兩個委員,都是真小人,雖然他們會幹壞事,但是不大會說謊,所以兩個都對。我們要注意,他們倆人的說法,其實不是互斥,而是各自說出部份的真實,要不然,我的寓言故事就不夠貼切了。既然我把藍委綠委看成兩種不同毛色的狗,他們交朋友,就能除罪特別費,那麼現在又開始狗咬狗,那個原因,當然是主人又扔出了肉骨頭,把會計法修正覆議。而這個主人就是馬總統了。

對於馬總統到底貪或不貪,直到此時還有得爭辯,甚至連他到底貪汙過特別費沒,還被搞得迷迷糊糊。有個女網友筱蒨,自稱是曾反過貪腐的紅衫軍,她就是迷糊的例子,在【賴清德的無恥男人淚!】這篇格文裡,筱蒨網友說:民進黨都是上層貪腐,出問題就賴給下層。(按:相關對談經過整理,以免有著作權或其他爭議)

我說:是喔,民進黨貪汙,死的都是下層,前一個叫阿扁,後兩個叫吳乃仁與洪奇昌..噗

筱蒨說:還好馬政府沒那麼無恥,錢是上層在收,卻把責任賴給屬下,把這些貪汙犯抓去關,算是還下屬一個清白。

我說:那就修正一下,馬總統跟國民黨,把貪汙責任都賴給下屬,把下屬抓去關。阿扁跟民進黨,則是同樣把貪汙責任賴給下屬,唯一不同的是自己被抓去關。就醬..噗~~

有網友說我這是在造謠,我說我都有事實根據..

筱蒨說:你沒有造謠,那才真是看到鬼。你說馬貪汙特別費,想給自己除罪,求爺告奶拜託顏清標簽字,又像是知道特偵組查到了甚麼,非逼著王金平給他修法除罪,余文才放出來,還趕著跟他安家..安撫,回鍋當公務員。證據咧?

我說:證據之一,馬貪特別費。

『台北市長馬英九首長特支費動支情況引發外界關注,民進黨立委謝欣霓昨天爆料指出,馬英九利用首長特支費,支付領養的小狗「馬小九」所需的健檢及醫療費用,金額高達七萬九千七百元。她質疑馬英九,「難道所謂的特支費,就是用來付馬小九的生活費」?

馬稱不知情 9900元已繳回

對此,台北市長馬英九表示,該筆費用是剛認養時送到動檢所的治療病蟲等費用,但他認養七年都不知道當時是用特支費支付,儘管主計處認為屬公務使用,他在上週獲知後,主動將九千九百元辦理「支出收回」,改為自付,由於八十八年預算已經決算,九千九百元繳回市庫,做為今年度預算。

坦白說,我一直覺得馬的特別費案事有蹊翹,敢問這裡的諸位大德高賢,有沒有任何一種可能,余文一面把"所有"小額發票都已經藏在地下室,換成了等額大發票,卻還有一些漏網的發票,諸如馬小九生活費的發票被拿去報銷特別費,並被謝欣霓抓到的?

另外,馬總統認養七年都不知道當時是用特支費支付,依首長特別費支用規定,特別費係作因公招待、餽贈及獎賞之需,各機關首長、副首長等人員實際支用時,應取得收據、統一發票或相關書據。其因特殊情形,不能取得者,應由經手人開具支出證明單,書明不能取得原因,並經支用人核(簽)章後,據以請款;支出憑證,應依會計法相關規定註明用途或案據等。

所以這錢只有馬總統能因公支用,這樣他都還可以賴說他認養七年來都不知道,那他這七年還有多少他所不知道的支用呢?』

證據之二,有關余文的部分

『首長特別費正式除罪,當初因「馬英九市長特別費案」入獄的余文,上午接受訪問時首度證實,出獄後曾接到總統馬英九的一通電話,余文說:「當時我滿腹委曲,聽到總統的聲音,都快哭出來!」

余文說,馬總統在電話中表達關心之意,總統對他說:「若生活上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告訴他」余文回憶,當時剛出獄,充滿無助感,接到電話時心情激動,也對總統說聲「謝謝! 」。』

證據之三,馬總統求爺告奶的出處..

無盟希望將「議事業務費」納入除罪化對象,這意見一旦獲採納,無盟立委顏清標任台中縣議長時用公款喝花酒案,即可一併解套。不過,無盟的「加碼」動作,讓「盟友」國民黨陷入兩難。國民黨人士表示,若讓步,輿論會撻伐,不僅會引來為特定人士量身訂做的批評,也違背馬英九總統清廉政治的主張。

無盟總召顏清標昨天表示,會計法修正草案限縮解釋,只是在免除國、民兩黨執政時正副首長牽涉的特別費案,立法內容明顯有差別待遇,也有違反憲法第七條平等權及「相同事務應為相同處理」原則。他及無盟立院黨團「呼籲各界理性看待,不要妄加揣測與抹黑。」

顏清標也許該悔不當初,喔,不是為了被摸頭答應簽字,而是當初幹嘛不學做麵包..SIGH~~

但是馬總統難道是從當官,當法務部長(按:請參抓到了!馬總統干涉司法鐵證如山),或當台北市長,總統,這才開始貪的嗎?俗話說,小時偷摘匏,大時偷牽牛。馬總統這麼貪,絕無可能是當了官才變的。湊巧,正當馬總統正經的國家大事不顧,不是忙著偷嫁新娘,就是偷訪梵蒂岡,偷望彌撒,偷回國開沒人注意的記者會,偷念錯行,敬酒完偷坐錯位置..嗯,這一連串的事情,相信大家不大知道,終於他開口開始想管事了..

務必留下吳寶春!?(按:請參「馬總統與吳寶春」)

他關心的,竟然不是甚麼年金問題,核四停建,通貨膨脹,盜匪肆虐,民不聊生,乃至於發生旱情,中南部大缺水,這裡我連「丙吉問牛」的典故都懶得拿來說他,還有啥康熙的「閱河堤詩」要他學學古代明君,關心民瘼的那種心情。總算,有人給他安排了參訪黑松汽水工廠,「好的,要裝明君,談缺水問題是不是?」馬總統對「黑松汽水公司」一開口,說的竟然是:

企業省水「是能度過水荒重要的關鍵」!

跟他去給原住民演講「虧我把你們當人看」,去生命線開想死的人玩笑「記得要說英九救我唷」,八八風災說自己「好心沒好報」,農夫說快活不下,「怎麼不會早點講」,油電雙漲導致通膨,便當飯菜縮水,「一個吃不飽?笨!不會吃兩個喔」

讓人發噱。不過這裡我也不急著生氣或發笑..欸!有總統若此,國人不倒大楣而四海不困窮者,幾稀矣。這裡只是要撥亂反正,追本溯源,把馬總統的貪,回溯到他小時的家教,我說馬總統小時候,因為是黨國大老的家庭,比咱一般台灣人或拿戰士授田證退伍,被國民黨抓伕來的老兵,日子好過太多,請看這段:

記得國小二年級曾在龍潭鄉的三坑國小(現為石門國小)唸了一個學期,那時候常受同學所託,把大瓶裝的黑松汽水帶到學校給他們當做水壺。」

在那個時候,常有空黑松汽水大瓶裝,帶到學校給同學當水壺來炫富的家庭,恐怕是不多吧?可是馬總統雖然家裡極有錢,但還是家學淵源..

感性告白…馬:曾到天主堂領救濟品馬總統說他小時候家住萬華,每逢周日就跟祖母到西園路天主堂望彌撒、告解和領救濟品,「在民國四十年代的台灣,上教堂有精神與物質的雙重意義」

莊子曰: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一個人長大後能這麼貪,小時候一定就是像馬總統這樣,家裡明明已經有喝不完的汽水了,但他可管不上其他同學家裡真正窮,沒奶粉只能喝米麩..呔,他從小就不管台灣人的小孩死不完這種事,還是受到祖母的教養與薰陶,每逢周日,一定要再跟上帝裝熟,溫良恭儉讓,去天主堂搶領奶粉或救濟,一次都不可忘。

第三面鏡子,叫做以史為鏡。相信很多人對林世嘉說完「會計法修正案過去是因台聯黨團拒簽而無法通過,甚至受生命威脅也不願妥協」(按:請參生命威脅林志嘉?馬總統為何要擴大除罪貪汙特別費),辭了總召,至今仍神隱多所揣測。後來又看到一向標舉公平正義大旗,嫉惡如仇的羅淑蕾,就算開罪馬總統也不怕,多次上政論節目放砲,可是她先是在政論節目上說「喝花酒跟請吃餐廳差不多」,又在接受記者訪問,談起顏清標,一副欲言又止,舌頭打結,結巴的模樣,記者說「好的,我們看到羅委員,一談起顏清標,也從辯才無礙變成了結巴」,這是甚麼道理?羅委員說:「顏清標曾是立委同僚,他拿他除罪的法案到你面前,說真的,要簽不簽都很為難」。這幾天電視台則是若有似無,重播顏清標在立法院幫王金平阻擋在野黨立委叫跳,那副能止小屁孩夜哭的神情。有個網友,給我留了一段史記遊俠列傳的文字,

史記-游俠列傳曰:「及徙豪富茂陵也.解家貧,不中訾.吏恐,不敢不徙.衛將軍為言:「郭解家貧不中徙.」上曰:「布衣權至使將軍為言,此其家不貧!

我用「郭解」兩字,上維基百科看完,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按:看完我也很害怕,請自己上維基百科看)。通過會計法修正案覆議,我們這才知道,貪腐敗家禍國殃民,民調13趴的馬總統,在上一趟把自己貪汙除罪完,這一會兒竟然連甚麼禮義廉恥,仁義道德也全然不顧,非要把顏清標放出來的..嗯,在拿破崙豬所領導的動物農莊裡,也常常有不怎麼聽話的豬委員雪球們..

最後總是要靠拿破崙那頭萬惡的豬領導放出惡犬來咬跑。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7739746

 回應文章

溫家寶791億馬家有幾億?
李敖 : 馬英九 貪污份子
2013/06/11 11:47
清廉馬貓纜預算15億追加57億..
阿扁七億(政治獻金)算甚麼 文湖線由250億追加到670億貪腐扁將預算三千億南二高以半價完工....馬一上台,單單台電購煤乙案~國民黨就A走台灣人民千億! 其實劉揆搞的一次漲足,短短三小時內(2PM~5PM)就搶快實施,可見國民黨要錢之急,到了令人咋舌之地步!

08年坐視北銀未資產重估,而且增列45億呆帳壓低北銀帳面後下嫁富邦,馬英九接著又不避嫌地在沒遴選、沒招標、沒簽約下,於06年下令由富邦擔任代理市庫,將市府四百多個機關學校公款平均月存量高達約6百億元存在富邦,而且60億元以下存款富邦可不付利息,至今沒有簽定契約,違反政府採購法

富邦魚翅宴一桌超過顏清標一萬桌 富邦魚翅宴一桌收的錢,超過顏清標的一萬桌。馬狗的低調貪腐真是恐怖。現在又來個圓山一桌。看來台灣2300萬人的民主自由,被他賣了個好價錢。太久沒看反恐24了,如果你是總統,你女兒或女婿被綁了,難道不會影響你的國事判斷或決策?

還是馬了不起!特別費匯給美國女兒生活費,貪汙市長特別費的馬還被選為總統,就是台灣社會整體道德低落的例子。馬特別費進口袋,隔年還申報綜合所得稅,貪汙結構完整都沒事,只是馬推給屬下余文,難道余文核銷這些帳馬市長不看嗎?有個不清廉總桶,才會有如此多不知羞恥貪汙犯 !

馬英九的【217】件污職政績 真驚異! goo.gl\o81zb 馬英九市長任內官商貪瀆 吃案 包庇 浪費公帑自肥 挪用宣慰費,挪用圖利 市府團隊債務屢創新高 採購弊案

馬以南關說北市仁愛醫院等藥品採購案,金額共四千零六十一萬元 兩個女兒的支那老板蔡國強,獨家包得台北101煙火秀,效果奇差,卻賺得六千萬台幣. 中鋼每年400億 台電 中油各算3個中鋼好了 1共是7個"中鋼"7--4---28 2,800億!算錯了! 2,800億還要乘以4年才對

馬英九本來就是大貪官一個 看內湖捷運付雙倍價錢給承包商工信工程就知道了今天你買車即使你不懂車都不會付雙倍價錢買車所以馬英九本身就是大貪官用清廉掛帥鬥爭異己這是中國千年老戲碼就看穿這愚蠢的戲碼

馬英九就是「貪污嫌犯」吧! 過去的台北市長特別費貪污案不說, 彰化縣 南投縣的貪污款項, 已經明明白白說, 流入馬吳競選總部競選經費, 貪污款項的受益人 李朝卿 卓伯源弟弟貪污 的共犯 這些貪污在2012 總統大選前 地方上早就沸沸揚揚, 馬英九不知嗎?

怒神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馬式清廉
2013/06/10 11:56
  馬英九的特別費是全進他口袋,一毛也沒拿出公用,一半不用發票核銷的被匯進薪水戶頭,宋朝法官已經判他沒罪;需要發票核銷的,余文替他到處蒐集(如同吳淑珍一般),被查出後,檢察官很體諒的只認定180餘萬不實(其實沒有一張是真的),是屬於離譜且不能公諸於世的,亦或重複核銷,總之每個月余文會將全數需發票核銷的特別費全交給市長機要,這個是公開秘密,我在國防部某單位服役就是幹余文的角色,只是金額不大容易處理,唯一真實的支出只有紅白帖,而台北市長的紅白帖居然有另編每月100多萬來支用,所以我很肯定特別費一毛沒少全進馬英九口袋。 
   那不是有很多首長都如此,為何要挑馬英九出來批評,因為只有他強調他很清廉,他把個人清廉看成比生命重要。

cj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3/06/10 10:34
版主;

那篇文章有點邏輯失當問題,鑑於個人個性靦腆,對於有一面之緣的朋

友的自由言論,不好意思評論,就不笑了..還是等院長或部長吧...

歐羅砲
什麼!?喝花酒和吃大餐一樣
2013/06/10 09:17
如果我朋友沒騙我的話,阿標所謂的喝花酒,其實是開查某,因為他也去那消費過。
jun5238(jun5238) 於 2013-06-10 09:47 回覆:

通常都是你朋友說的那樣..

官員喝花酒接受性招待不戴套  弄哭酒店小姐

可能是標哥潔身自好,常拜媽祖吧..


cj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3/06/10 08:29
[馬總統對[黑松汽水公司]一開口,說的竟然是:企業省水[是能度過水
荒重要的關鍵]!]

vs.

[吳副總統說,[沒有那麼多毒,有毒就不要去吃.]]

還真是,玩鳥的都一起玩的呢..我在等江院長說;

[喝花酒很好啊! 促進社會經濟,可以舒緩代表們的壓力,讓問政更有品
質呢!]
jun5238(jun5238) 於 2013-06-10 09:11 回覆:

如果等不及..這裡有個山寨版的沒有「罪」,是要怎麼「除」?

可以先拿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