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一夜,在急診室
2015/11/29 23:55:05瀏覽1244|回應10|推薦55

爸爸和我已經開始習慣每天例行的放射療程。

每天下午三點左右,扶他下樓,搭計程車到醫院,換坐輪椅,推他到放射科候診室,換上醫院和服式的袍子,報到等候,推入治療室,十分鐘後再接他出來,換回衣服,回到醫院門口,搭車回家,前後大約一個半到兩個小時。

每天,爸爸依然抗拒他身體所需的飲食量。放射治療後應該多喝水,他只是勉強的喝上一兩口。

兩個禮拜之後,接受放射治療的人應該避免的狀況於是臨到爸爸。

那個禮拜五傍晚從醫院回來,他比往常更疲憊,馬上去睡覺,到將近九點才被媽媽喚醒吃晚飯。

飯後,我看他忽然不停的顫抖,呼吸急促;把測氧機套在他食指上也測不出他的血液含氧量和脈搏。

叫了救護車後,我趕快換好衣服,拿起裝有爸爸一切治療報告的袋子,也要媽媽準備好。

救護車五分鐘後來到,我們要求到離家最近的一所市立醫院急診室。

急救人員把爸爸推入,護士來量血壓和抽血時,爸爸忽然怒喊:「你把我弄得好痛!」

護士緊張的找不到血管,一而再的扎,爸爸就一逕狂喊,怒罵,整個急診室的人都朝他看。

媽媽怎麼安撫也沒用,護士於是把他的床推到急診休息室去,那裡已經有幾個病人和家屬在歇息、睡覺。

然後他說他很冷,我們拿來幾床毯子,他覺得還不夠。蓋到第四條,他總算停止喊叫。

我們等候驗血報告,護士也開始給他注射點滴。

一個小時後,他又喊起來:「熱死了!怎麼給我蓋那麼多?重得要命!」

已近午夜時分,要媽媽回家休息,她說不敢一個人回去。看著她累的趴在椅背上,我只好詢問值班護士,是否能讓媽媽暫時躺在沒有人使用的床上。溫和的護士答應了。

半夜一點,爸爸叫著:「這裡有個便利商店,去給我買瓶汽水!」汽水買來,他呼嚕的喝下半瓶。在家要他喝一口水都難。

驗血報告出來,爸爸的白血球指數高達兩萬,表示身體有嚴重感染。

汽水喝下沒多久,他開始喊冷,大叫為什麼把他的毯子都拿掉;於是毯子又一層一層蓋上去。

過了個把小時,他又喊熱!坐在他旁邊,我請他小聲一點,別人都在睡覺。他不管,還是嚷嚷著。

忽然他叫著要小便。護士拿來一個尿壺,他不肯用。怒聲喊著:「為什麼不讓我上廁所?連去廁所的自由都沒有,我不如死掉。」越喊越大聲。

護士趕快把他的床推到男廁所附近,我拿著他的點滴架子,和護士一起攙扶他進入廁所。如廁後他躺回床上,還是很怒。

然後,又是數回合的蓋毯子,掀毯子,伴隨他不耐煩的咒罵喊叫。

我懷疑他高燒,神志不清,可是每個小時來量體溫的護士說他只有37。5度左右,不算高溫。

整夜到天亮,其他病人安靜忍耐著,「聽」爸爸的獨角戲。

挨到早晨,早班的護士來了,照例給他量血壓,體溫,親切的測問:「伯伯,你叫什麼名字? 」

爸爸沒好氣:「你的報告上不是有我的名字? 」

護士還是溫和的笑著,指著我,問道:「她是你什麼人?」

「 我女兒啊!」爸爸不耐煩的回答。

「你知道自己在哪裡嗎?」

「當然知道!別問我這些幼稚問題,你當我頭腦不清啊?」爸爸大聲叫著。

媽媽醒來,說:「昏沈沈的,就老是聽到爸爸大聲說話,他頭腦有問題嗎?」

我說:「爸爸才剛回答護士,他頭腦清楚的很哪!」

要媽媽回家再小睡一下,我等候醫院安排爸爸的住院。十點多,護士來通知,可以送到病房。

中午時分,媽媽帶了午餐來,我吃不下,只想回家休息。

忽然想到,前一晚,本來很疲倦,八點多洗完澡就想上床睡覺。

然而,一夜雖沒闔眼,早上還能井然與醫生談論爸爸病況,安排後續的治療事宜。而整夜,不斷安撫情緒暴躁的爸爸,那樣寧和的耐性絕不是我本來有的。

別人可能不知道的,我的家人當然曉得,我也曾經是急躁不耐的,會為小事情就煩惱不安,擔憂多擾。

Oswald Chambers曾說過,當神的恩典透過我們顯示時,我們自己會是最驚奇的人,因為知道那絕非自己的本性。(。。。God will see to it that you have a number of opportunities to prove to yourself the miracle of His grace. The proof is in a very practical test. You will find yourself saying, “If this had happened before, I would have had the spirit of resentment!” And you will never cease to be the most amazed person on earth at what God had done for you on the inside.)

使徒保羅說過,因為他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所以活著的,不再是他,而是基督在他裡面活著。(加拉太書2:20)

個夜晚,我忽然領會,在每個因罪性而生發的罪行裡,十字架都在那裡,罪的權勢在哪裡,那裡就會有耶穌基督的愛,讓人抉擇;而愛總是勝過罪,生命必然勝過死亡。

那個急診室的夜晚,是主耶穌自己透過我在服事爸爸。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chen50&aid=37179737

 回應文章

天路(今日當如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恩典
2016/01/31 01:59
神的大能,處處彰顯在祂所愛的人身上!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2/06 23:51

貞吟的感受我略能體會,十幾年前回台北照顧病中的媽媽,媽媽因身體疼痛和對未來恐懼,有時真是不可理喻。我盡力照顧,但只覺身心靈俱疲,自認很多方面都做得不好。在我臨離開前,媽媽居然願意決志。回想起來,真是主耶穌的恩慈憐憫。是的,主耶穌透過我們來服事病中的家人,我們縱有不足,但祂的恩典夠用!

看到樓下笑笑爸的分享,很是感動,多麼美好的見證!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5-12-10 11:41 回覆:

我相信,無論人本來認識耶穌基督與否,但每個生活有突發事變的人,不論是疾病還是其他災禍,主耶穌基督都會在那裡,因為聖經說我們每個人都是以祂的樣式而受造的。耶穌基督是人類的prototype。

主耶穌可以透過一個認識祂的人,去服事那些生活有變動而需要愛恩典救贖的人。你我的經歷就是這樣的寫照。我們如此分享,絕不是誇自己,而是明證耶穌的信實和憐憫。


笑笑-綠洲 明湖 故鄉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2/02 22:08

讀了這篇貞吟這篇文章記述在病房服侍父親的情事,

深深感佩貞吟的耐心與愛心!同時貞吟在文中也表示過去個性並不是很文靜的人,

但為了父親卻百忍而堅強!

笑笑也是服侍病中的內人長達四年多,感謝主的恩典,原先內人性情也不好,

常常閙脾氣,但自從我與內人受先後受洗,她即變得溫和謙順,笑笑內心對主的恩典

感佩無限!同時又獲新天新地的指教及引薦,得識貞吟,讓我更獲益甚多!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5-12-02 22:30 回覆:

謝謝笑笑爸爸的回應。

我想,那晚,我大概不是百忍堅強,實況是我身體很累,沒有力氣,甚至沒有意願處理爸爸的發脾氣,而且長夜漫漫,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力量支持到天亮。有一種倒空自己的感覺。

反而因此,主耶穌可以充滿我,所以是祂在服事爸爸那個晚上的需求。

您和夫人受洗歸主,生命本質有了改變,相信您周遭的人都看到神的恩典和權能的作為。


大海(穿新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2/01 01:10

唉。對不起。我願意當那個高喊「國王沒穿衣服」的小孩。

看到這些事,我都不得不歎口氣。 那麼多牧師透過聖經宣揚的「神的恩典」,「神的奇妙」,「神的應許」。。。都在病痛下土崩瓦解。 我看到的是:每個人類都必歷經的生老病死。 「耶穌」的恩典或祝福在那裡? 看不到。

也許等以後在「天國」吧。 Who knows?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5-12-02 22:38 回覆:

本來我還一直躊躇,是否要敘述自己體會的另一個景況,就是現今教會傳遞的所謂神的恩典,醫治,應許,還有福音影片,電視節目的見證故事,到底是否切合聖經裡的福音?還是我們人為的臆想?把永生,或是天國的應許,推向一個虛渺的未來,讓我們帶著烏托邦似的夢幻,卻以為那就是信仰基督,而其實,真實的生活卻是這麼殘酷,折磨人,福音是真的嗎?

看到你這回應,也許,我該整理思緒,寫一些心得?

PS,要當那個高喊'國王沒穿衣服'的小孩,你會成為一些教會的'拒絕往來戶'😔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忍耐與恩慈
2015/12/01 00:19

台灣社會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很多年了, 我們從朋友口中或身歷其境, 總會看到或聽到照顧者與被照顧的真面容, 這當中, 差就差在誰的忍耐力強, 然而, 可以忍耐多久? 忍耐是一個垃圾桶, 早晚都會滿溢~ 我們再來看看基督生命的忍耐與世間的忍耐有何不同?

基督所給予的生命, 除了忍耐, 還有仁愛, 喜樂, 和平, 恩慈, 良善, 信實, 溫柔, 節制~ 從貞吟在急診室裡與爸爸的互動, 我看到貞吟的忍耐與恩慈~ 一般人的忍耐, 是帶著妥協, 為了病人就算了吧! 因為病人已經受苦了~ 或是忍無可忍, 就翻臉, 就逃吧!

貞吟沒有妥協, 貞吟也沒有翻臉, 貞吟讓爸爸和媽媽看到自己的內在本質, 然後貞吟也有基督的生命在自己和爸媽當中湧流不斷~神就好像是一個焚化爐, 一個淨水器, 髒的水進去, 變成乾淨的水出來~

遇到不講理的親人, 大多數的人是得理不饒人, 有的人是以忍相待~ 然而從基督的生命湧流出的不是強忍, 不是忍無可忍, 而是恩慈~ 擁有恩慈的人, 照樣可以解決不講理的問題, 卻無須忍耐~

這些品格不是靠修養, 也不是靠鍛鍊, 因為修養與鍛鍊都有破功的ㄧ天~

只有當我們住在基督裏頭, 基督也住在我們裏頭, 這些屬靈的品格自然而而然就會在艱困的環境中活出來~

看過貞吟過去文章的人都知道, 貞吟的人生經歷過挑戰, 這些挑戰讓貞吟緊緊跟隨主, 不白白受苦~ 以至於今天的貞吟, 可以有從神而來的愛和恩慈照顧爸媽~ 靠著主耶穌, 我們也可以~

寫到這裡我想到詩篇23篇: 我們一生若無缺乏的躺在青草地溪水旁是一種祝福; 若遭患難靠主得勝, 便能看到神在敵人面前, 爲我們擺設宴席的另一種進升的祝福, 而後者的爭戰得勝的生命, 是不是比前者更加豐盛?

最後我要說的是, 貞吟的這幾篇病房日記, 寫出愛父母的一顆心, 也看到不容罪對父母的挾制; 這種愛不是世間的愛, 是從神而來的愛~ 神也是這樣的愛我們世人, 卻不容罪挾制我們!!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5-12-02 22:54 回覆:

我非常喜歡你提到的,在敵人面前為我們擺設筵席的這個說詞。我們都是喜歡躺臥在溪水旁,餓了,有足夠青草可食,渴了,有清水可喝。那樣的生活多麼安逸,美好。

可是在敵人面前,我們能安心享受筵席嗎?在敵人虎視眈眈之下,我們敢放懷吃喝?

然而,我們每天的生活,其實就是這樣。罪的權勢不斷找機會要吞吃我們,要壓制我們,要奪取主耶穌為我們贏得的勝利,要讓我們不能安心享用筵席的豐富。能否安然享受筵席,端看我們定睛的是誰?是仇敵?還是耶穌基督?

而你另外提到的,的確,我那晚顯現的,不是一個修養,修行,的結果。反而是一個累到極點,是無法思想什麼,於是就好像看到主耶穌自己來承擔一切,處理一切。

後來我明白了,原本以為,'我'應該有什麼好表現,希望讓我爸爸因為看到'基督徒'的行為,而更願意親近主耶穌。其實,主耶穌只是要透過我,祂自己去服事爸爸,原來每個跟隨耶穌基督的人,也都是'道成肉身'。'道'(真理)充滿我們,又表顯出來。


汪小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1/30 21:39

最近學到謙卑和恆忍。

您的狀況剛好符合謙卑歸主,照顧家中有病疾長者需要大量的耐心和好脾氣喲!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5-12-02 22:54 回覆:
是主耶穌自己來服事我的爸爸,而我是個見證者。

陳正華 牧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1/30 19:57

親愛的貞吟,真不簡單,這是一個長期抗戰...

然而,在基督裡,妳必定得勝!

靠著妳裡面那位榮耀神兒子的超自然能力,

妳必定能輕輕鬆鬆地安撫、鎮定、並勝過妳父親那自然肉身中的罪、與他的痛苦。

同時,別忘了要注意妳自己的飲食、休息、與運動哦;絕對不要讓妳自己的精神與體力透支!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5-12-02 23:31 回覆:

謝謝陳傳道的關懷,提醒。

是的,在基督裡我們都是得勝的,因為祂已經得勝。

爸爸住院一個多禮拜,昨天才出院。然後要安排接續的放射治療行程。

最近常浮現心裡的經文是'凡事謝恩,這是神主耶穌基督裡給予你們的旨意'。英文版本是In everything (in every situation) give thanks...., 不是for everything give thanks....。


Sien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1/30 17:46

貞吟是孝順好女兒。  是心疼和擔心父親在此“生死緊要關頭” 離天父越來越遠吧。

想對妳說:給父親和母親一段時間接受這個命運的衝擊,等事情稍為緩和,即使年紀老大,他們也是會慢慢“重建”的,妳的禱告,天父會聽得到,祂不會背棄他們的。即使時間上來不及,妳能做的也只是禱告而已。

五年前我也陪母親走過一整段的抗癌路,母親開完刀那天,因為整個腋下的淋巴被廓清而痛不欲生,她擔心被遺棄,擔心從此人生跌下谷底,擔心不再能畫畫,水腫,復發等等問題,她在病房中痛罵我的父親一生給她的責難,拒絕吃止痛劑,她問我,為什麼送她進手術房前一直微笑,是不是幸災樂禍;要她吃藥,難道不怕她上藥癮戒不掉,她說我不愛她,要我向弟弟學習,然後她的血壓降到40-60,鬧到半夜醫師來急診,強迫她喝溫水,吃藥,如是好多天。

那時的她不是她,像是邪靈附身,我讀巴特李克的文章,後來知道,醫院裡也的確有不干淨的東西在和我們”拔河“的。

第二階段時值暑假,於是我申請回台Remote工作,每天陪她去放射科治療,我像寶貝孩子一樣的,每天請保姆阿姨為她熬煮牛蒡枸杞整整一壺,要她慢慢喝,陪她聊天。的確必須排出放射劑量,不然老人家的身體容易受傷的。

就是這樣,她慢慢的有了安全感,一天一天的好起來,本來我也好心急,想說,到了老年了,還如此沒有信仰,不知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就像靈魂沒有家,這怎麼可以,然後,回首來時路,堅強的她三步走,兩步摔,終於走過來了。

今年有一天她對我說:“當時我太怕了,真對不起,妳曾說,妳不像弟弟是我的Lucky Star, 懷疑自己的福德不足,好像陪伴媽媽時,凡事都沒有那麼順利,媽媽要告訴妳,妳其實做的很好,我有妳就有了安全感”  平日的母親多嚴峻,她一句話是一句話,想必是思索了久久,才這麼說的,雖然她現在還是常常罵我。

後來她又對我說:“記得幾年前妳曾問我,是不是心中不再有佛神,不然為什麼老是怨天尤人,脾氣那麼急那麼壞,我常常想起妳說的這段話,其實我一直在反省自己,最近也常常去樓上的佛堂懺悔...."

母親已經大致恢復了,她成了養生專家,又開始畫國畫,和不停地關心家人,也慢慢願意去佛寺參加藥師佛法會,我覺得她進步得很好。

我知道給她時間,她會有她重建的方式和時間。雖然一開始很暴烈,讓我們照顧者很絕望,但這時的她,並不是真正的她。

我們僅能以愛去陪伴,妳說的那句沒錯:   主耶穌透過妳在服侍爸爸。 

妳自己必須健康堅強,才有可能護衛身邊的人,讓他們在接受撞擊之後,有可能再將生命重建。無助時,真的只能禱告,也要不停禱告。

願與天下子女共勉之。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5-12-02 23:20 回覆:

謝謝你仔細分享如何照顧扶持生病的母親,以及和她的互動,讀來覺得很溫馨那樣一段深刻的母女情。

你問,我是否擔心爸爸離天父越來越遠,我想了想,這段期間,其實我沒有擔憂什麼,父神要不要醫治他的身體?還是要接他進入永世?息了地上的勞苦,我知道主權都是在神。在人,我們會有不捨,但心裡對於神所為都是美好的,那樣的信念依然是篤定的。

我想,我觸目驚心的是罪惡的權勢。它好像一頭猛獸,撲抓一個弱小的動物,即使小動物不斷掙扎,流血,猛獸仍然不會鬆口那樣的殘酷。也因此,我不是只描述爸爸的情況,而是想到人類的苦境。

更深的,我想,所謂耶穌基督教會所教導,傳遞的那些神的應許,那些福音信息,為什麼相對於罪的權勢,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到底我所信的,是否只是一些'道理','知識'?所以,那些日子,面對爸爸的失控言行,我不知如何對應,如何去跟他用言語述明耶穌基督救贖的真義。直到那個夜晚,我倦到極點,反而不想再說什麼,只是機械性的做他要我做的,幫他蓋毯子,掀開毯子,扶他如廁。我不知道那些力量從何而來,但就是那麼過去了。

我於是知道,主耶穌自己來服事他,顧念他,因為在爸爸裡面,是有一個不會朽壞的生命種籽,何時萌芽,生長?我不知道,但是主耶穌知道。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氣喘吁吁
2015/11/30 13:31
一口氣跑到貞吟這裡, 差一點摔跤~尖叫尖叫 是要插播一段, 來報告掬馥有成果發表會喔~ 快點來, 大家快點來喔~ 嘻嘻~ 卡緊ㄌㄟ~~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5-11-30 16:07 回覆:
去看了,真是精彩的創意品啊!謝謝通知。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請貞吟原諒我
2015/11/30 12:32

請接受我坦白的表示:

不知道爲什麼? 我看伯父的那些對話, 一直在笑~ 這我就不對了, 明明知道妳整夜沒睡, 一定累翻了, 怎麼我還能笑得出來? 包括到現在, 妳應該仍是連續性的疲憊才是啊!

我是哪根筋有不對了?詫異詫異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5-11-30 16:06 回覆:

妳的筋沒有錯位。那晚,爸爸如廁後,我跟他說:沒有'自由'可以死,但還是不可以發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