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重建的紐約世貿中心
2019/06/17 10:45:36瀏覽1596|回應5|推薦49

六月上旬一個週末,到紐約,欣賞弟弟的小女兒在卡內基音樂廳的小提琴獨奏。

[演奏時不能拍照。這是主辦單位贈予的照片]

弟弟他們從舊金山灣飛過去。妹妹、妹夫回台灣陪母親住了將近半年,五月底才返紐約。數算上次我們姐弟三人加上各自配偶齊聚,居然是17年前。時光飛逝,令人咋舌。

那時小外甥女還在母腹裡呢!記得那時我們還為她切切禱告,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雖然在家裡是最年幼,卻也是最認真而自動自發的孩子。才藝,學科均衡發展,鋼琴,小提琴,科學,寫作等都有傑出表現;性情溫潤,平和近人,體恤懂事,真是少見。

演奏會隔天,我們去重建的世貿中心。

1987年夏天,妹夫剛到紐約工作,妹妹在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所唸諮商輔導。我和先生初次到紐約旅遊,上南塔(那時世貿二號大樓)的觀景台。

天色晴朗,高樓附近所有的建築物,街道,一覽無遺。路上的行人,車輛都像玩具,小模小樣,看起來很可愛。

我看到一輛公車從某個路口的車站起駛,同一條街,約八個路口外的車站有人在候車,可能在等這輛公車吧!但公車開的不快,遇上紅燈又必須停。等的人想必不耐煩,但其實公車不久就會到。

那種從極高處下望,把地面從遠到近的景觀和發生的事物剎時全收入眼裡的經驗,讓我想到使徒約翰是否就是被提升到一個極高的天域角度,才能宏觀到那麼眾多在空間裡仿佛同時發生,卻是在時間軸上有前後次序的事跡,而寫入啟示錄裡。

1995年暑假,我帶兩個兒子去紐約,又上去了南塔一次。那次同行的還有爸媽,他們那時從台灣來紐約妹妹家。因著1993年二月世貿中心發生炸彈襲擊,所以那時要到觀景台的訪客就必須在底層先通過安檢,不像過往那麼輕鬆就可以上去。

檢查,排隊,等候,花了不少時間。我們觀覽完,已過中午時分。搭電梯下來,走到大廳門口,就被飄來的烤肉香氣吸引。跑到外面,對街有個賣熱狗的攤子。啊!對飢腸轆轆的我們而言,剛烤好的熱狗麵包未曾那麼好吃過!

此後還去了紐約一兩次,但沒有再上高樓了。接著就發生2001年911事件。

還清楚記得那一天,早上十一點左右,我和大兒子在家附近的Barn& Noble書店。我在前面瀏覽一些新的雜誌,忽然他從店後面匆匆到我身邊,說:我剛聽到他們收音機播放新聞,好像有四架飛機同時失事,原因不明,現在美國空域的飛機全部要就近落地,不能飛行。

他再過幾天就必須搭飛機去上大學,所以飛機停飛可是一件大事。

我們趕快回到家。電視打開,很快就看到世貿那兩座高聳的大樓被飛機撞上的可怕景象。

911事件,發生於承平的美國境內,是無人能料想到的慘劇。那事件也徹底改變美國的許多公共措施和生活方式。

搭飛機就是一個。過往大家送往迎來,都可以依依不捨或歡愉輕鬆的走到登機門,自那以後就不可以了;取而代之的是長長的等候安檢隊伍,要搭機的人只好更早到機場。

各大遊樂園,觀光勝地也架設了安檢門,眾人的隨身背包,手提袋都必須先送檢才能進入。

世貿中心倒塌的兩座高樓壓垮附近另外五座較低的大樓。七棟大樓在接續的幾個月被拆除,夷平。「原爆點」(Ground Zero), 滿目瘡痍,處處廢墟,難以想像那原是曼哈頓下城繁榮的商業區。

紐約那時的市長矢言,絕不讓恐怖分子得逞,一定會重建那個地區。

2004年7月,我們再到紐約,參加姪兒的婚禮,是先生二哥的兒子;也順便有家族聚會。

婚禮後,朋友帶我們去「冬季花園」,是一個百貨商場的中庭(Brookfield Place Winter Garden Atrium),那個有十層樓高的大廳,因為都是玻璃建築,也在911事件中嚴重受損,2002年9月才修復好。

[這是Wikipedia 網站上的照片]

大廳種了幾排弗州常見的棕櫚樹,卻是冬季會下雪的紐約難有的。朋友說,冬天時他喜歡到那裡閒適的坐著,想像自己身處溫暖的南國。

也去了原爆點附近的聖保羅小禮拜堂(St Paul‘s Chapel)。即使與世貿中心不過五分鐘的步行,但是在砂石鋼條四處飛散,灰塵碎片瀰漫的景況裡,那棟1766年建築的禮拜堂,居然連一片玻璃窗都沒破損,鐘樓也安然無恙。

據聞可能是禮拜堂墓園裡一棵高大的桑樹(Sycamore Tree) 擋住了巨大鋼條,也承受大力的衝擊,樹雖然傾倒,小禮拜堂卻奇蹟地逃過一劫,而成為最靠近的救災中心,也成為許多人來得安慰與重燃信心的所在。

後來幾次到紐約,都是匆匆。直到2014年11月,我從台灣返美,又經紐約轉機,在妹妹家休息幾天。

她帶我去世貿中心,地鐵站出來,附近仍然有圍籬,護著在施工的地方。但是911紀念館,和原來兩座大樓處改建成的南北兩個各佔地一英畝的黑花崗石大水池,「倒映虛空」(也可以譯為「反思空無」,Reflecting Absence)都完成了。

沒時間進入紀念館,我們就在水池邊繞走著。有點陰雨,讀那些池邊平台上遇難者的名字,霏霏雨絲裡,備覺傷感。曾經是世上最高的樓塔,瞬間就傾倒了。深穩龐大的地基清理出來,成為地上兩個極大的空洞。虛空的虛空!

今年再去,許多建築物都已經落成,例如一號、三號、四號,七號樓都在過去數年一一重建完。還有一個設計新穎的世貿中心轉運站,稱為「眼窗」(Oculus),外形就如振翅要飛往天空的白鴿。

[從北塔水池看往轉運站]

新一號樓,又稱為「自由塔」(The Freedom Tower),比以前的一號樓(北塔)還更高,有1776英呎 (象徵美國1776年獨立宣言的簽署)。

在911紀念館裡觀賞了一部15分鐘的紀錄片:「原爆點的重生」(Rebirth at Ground Zero)。

影片記述著地區受創後清理的煩瑣辛苦,集收過世者遺物的哀戚憂傷,策劃重建的爭議與期待,到如今呈現的新樣貌。

曼哈頓下城一定會重建,固然是不讓恐怖份子的惡行得逞,也因著那裡的地價昂貴,絕對不容空置。

觀影中,忽然也領悟聖經敘述的意義。上帝在人受魔鬼誘惑,墮落犯罪之後,馬上啟動救贖機制,固然是不讓惡者的破壞行徑得逞,更是因為人受造就被賦予的尊貴性,與在上帝國度要承擔的重要使命,所以一定要贖回重建。 

人若未曾犯罪而活著,的確美好。但受罪所傷,知罪之後,蒙受救贖,重生恢復,更是在感恩中彌足珍貴。

如同大衛詩歌的誦詠:「罪惡蒙赦免、過犯被寬恕的人,他是多麼有福啊!心裏沒有詭詐、不被上主定罪的人,他是多麼有福啊!」(詩篇32:1-2新譯本)

重建後的世貿中心規劃的比以前更好,多了一些綠地,尤其水池旁,讓人流連其中,有空間能靜心反思。不像以前的大樓就在街道旁,車水馬龍,充滿塵囂喧鬧的市儈氣息。

而那些在新落成的自由塔或附近幾個新大樓裡工作,若是能坐在靠窗的位置,想必是公司高職位的人,他們俯望大水池,是否不時會被提醒:許多看似堅固的,其實也很脆弱;看似能存到久遠的,其實也很暫時;看似值得付諸心力爭取的,其實也只具季節性價值。

在新世貿中心工作的人,若尚未經歷重生的喜樂,在忙碌工作之餘,或者能移步跨街,走入那個被眾多高樓圍繞的古老小禮拜堂,在寧謐安和的聖所裡,聆聽到那依然在呼喚人重建生命的救贖佳音。

[911紀念館大廳。主辦單位請許多人傳遞2001年911那一天,他們所記得的天空的顏色。]

[紀念館大廳,原本大樓裡為了擋Hudson River的河水而建的混凝土牆,在911事件時依然挺立,沒有讓河水灌入,避免造成更多破壞]

[前往救援的消防車,因大樓倒塌而被壓垮]

[位於911紀念館旁的轉運站]

[站在外面,想像不到裡面空間如此擴朗高大,除了車站,還有許多商店]

[南塔水池旁的一棵苦梨樹,稱為倖存樹(Survivor Tree)。911事件後,原本種於四號樓旁的這樹幾乎全燒燬,只剩一根枝椏還帶綠葉。救援人員把它送到Bronx一個苗圃。次年春居然開始長出新枝椏。多年來仔細培育後再移種回世貿中心。如今長的更是蔥鬱,生命力旺盛]

[從梨樹枝椏間向北仰看自由塔]

[街道旁,聖保羅小禮拜堂的墓園]

[每禮拜天依然舉行主日崇拜的聖所,平時也開放。總是那麼安寧靜謐,讓人在塵世煩躁的心思得以沈澱而能省思]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chen50&aid=127539861

 回應文章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29 11:35
阿們。貞吟的回覆,真是激勵跟隨主的基督肢體。

在聖經的新約,門徒被當時的羅馬政府打壓,四散後福音傳遍天下,我們也才有機會聽到福音。

極權統治的國家以為他們可以長生不老? 他們以為教會只要打壓就會衰敗,甚至歸為無有,大錯特錯啊!擁有復活生命的基督門徒,哪裡會怕今生的性命不保,基督的生命是永遠長存的啦!!

但願這些打擊教會和弟兄姊妹的公安們,也能像保羅在獄中唱詩歌時的地大震動,獄卒們紛紛跟著得到福音,福音可以臨到監獄。哈哈!我們的神常使惡事轉為恩典,這是神做事的法則之一。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光來, 黑暗退!
2019/06/23 09:21

造物主爲什麼不毀掉第一批人類再製第二批? 以"父母"的角色來看這個議題很簡單, 有可能因為"孩子"不聽話就毀掉所孕育的孩子嗎? 這是不可能的! 人類尚且不可能, 稱為是愛加倍的神, 就更不可能! 並且, 神是靈, 不是機器人, 祂不是極權統治的人, 祂照著本相接納我們, 祂相信我們若認罪, 祂必要擁抱我們如浪子回頭的孩子!

這個世界有許多極權統治的國家如中國, 迫害秋雨教會的基督徒, 將無寸鐵的王怡牧師囚禁在獄中, 恐嚇及跟蹤人們的身家性命與工作不保, 其目的就是怕人就近這"光", 因這"真理的光"會使人的靈魂甦醒, 極權統治者無法當極權的皇帝, 當然要迫害羞辱凌虐基督徒致死!

我同情這些窮的只剩下極權的政府, 就像剛從土耳其監獄釋放的美籍牧師, 他饒恕了在法庭上作假見證的人, 因為證人也是遭恐嚇的受害者!

唯有心裡真相信的人才會被主耶穌基督光照, 心中一無黑暗!!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9-06-26 21:38 回覆:

曼哈頓下城區域,如果被破壞之後,就繼續以廢墟樣子存留,不清理,不重建。如今,那裡可能就像鬼域。

人類遭受破壞,或是說,自願選擇離開生命,其實是在無知裡繼續讓破壞的情況成為主導。在那樣情況下久了,也就對自己本來的尊貴性都不知道,忘卻了。幸好上帝沒有忘記,沒有放棄。馬上清理,逐步重建。

‘窮的只剩極權’,真是中共政權的寫照。無神論的政權選擇迫害教會,把教會會眾分散,以為就能夠壓制教會,或是解散教會。殊不知‘真光’的特性不會因壓制而滅絕,反而因為分散會眾到各處,使得本來聚在一起的大光點,現在分成許多小光點。而真光的另一個特性是吸引並再延伸。所以分散的光點逐漸又會凝聚出數個大光點。中共想除滅一個秋雨教會,過不久就會出現更多類似的秋雨教會。

生命吞沒死亡。死亡卻無法壓制已經復活的生命。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22 11:31
人們因罪彼此受苦,這是人( 國)不自知的;許多時候,神還被無辜怪罪。然而,我久久想不透的是,怪罪歸怪罪(反正主就是代罪羔羊), 而神所要求人的,人卻不願去正視,或是假裝沒這回事,這不是很單向,很自我,很先入為主,很自以為是嗎?

許多人生活安逸,憑著能力,享受今生成功的果實;或簡樸度日,回饋社區,濟貧助人積功德的。這些都是很好,卻是如晨露,太陽出來就不見了!

可惜啊!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9-06-22 21:49 回覆:

「晨露」,真好的寫照。而我們人生,不論長短,在永恆裡,也如同晨露乍現。

最近讀到那位在土耳其因為信仰被關押兩年的美國牧師。他最近在美南浸信會聯會上提到,現今的人,對於世界對基督徒的迫害,沒有任何準備,因為‘安逸’讓我們失去警醒。

世界為什麼要迫害基督徒呢?難道是基督徒顯示出其所信的‘光’?但我們喜歡黑暗的遮蔽?所以在黑暗裡,我們可以一方面盡其所能責怪神的‘無視’世間痛苦,但我們另方面還是可以心安理得的仍然過我們想要的隨心所欲的日子。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21 16:05
好清爽的白色轉運站建築,好像白鴿子的雙翅。

當人進到困境時,神總是在那處等候人。主耶穌親自用身體為人承受苦難,疼痛,羞辱,孤獨和詛咒。許多人在困境仍然要靠自己,我不知為甚麼?戰亂中( 或迫害中)的人是沒有所謂的無神論的,因為在戰火下,連平常否認神存在的,都會開始迫切禱告。

這就是人性,一旦遇到危難,在風和日麗時頑強的無神論者,也會成為歇斯底里的有神論者。

所以,神說受苦對我們有益,神總在那裡等候呼求祂的人。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9-06-22 21:57 回覆:

那個轉運站成為‘地標’,我覺得比周圍的高樓都還突出。真是很特別的設計,如同振翅欲飛的鴿子,飛出城市裡高樓大廈的環圍。轉運站的地鐵的確可以把旅客帶出紐約城。象徵兼實際意義都有。

困境中仍然要靠自己,那是非常孤單無助的。但如果那個時候,人們還是覺得‘信仰’是心靈的麻醉劑,而無法信,那也只好由那人了。

我只是想,對造物主宰而言,毀掉第一批人類成品,再作第二批,是非常簡單的。為什麼沒有?能明白這其中奧秘,就進入‘信’的門檻了。


客旅貞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18 02:07

謝謝Robert你的留言。我無法用臉書回應,所以在此回應。

基本上你提到的這些,我都同意。因為那些情況我都思想過,憤慨過,懷疑,甚至抗議。最主要的,我認同你說的,乾脆結束第一次的創造。重建需要先清理,過程繁瑣而艱辛。重新創造應該更容易,直接。為什麼上帝沒有如此行?是我後續思考的,而信心,或是說,我的認信建立乃是基於那些後續的思考。

首先,你提到的那個邏輯思維,我也不信服。罪過固然是人類自找,但上帝其實沒有放置不理。人類要以自己為上帝,結束信靠上帝,結束彼此的關係,是人類這裡片面的選擇,上帝並沒有放棄人類,所以聖經創世紀第三章,我們馬上看到上帝啟動救贖的計畫。

問題是,人類自己一直拒絕那個計畫,甚至到耶穌基督來,把新的生命直接給我們,來取代舊的,敗壞的,人類還是不要。 上帝造人,已經給人自由選擇的機制。上帝沒有收回這個,而是希望人類使用這個機制去選擇正確的。這是一個寶貴的機制,但也可以被誤用,濫用,正如所有的能力,權柄,本身是好的,但都有可能被濫用,誤用,而成為傷害的。

其次,我在思考人類的罪惡,而覺得上帝自找麻煩的堅持要重建時,我留意到一個之前疏忽的。我看罪惡,是把自己置身度外,是以旁觀者立場來批判。但其實我自身就具有所有可能犯罪的潛能。只是可能我沒有機會,沒有權利,怕法律制裁,或只是怕沒面子或其他個人因素。但基本上,我和那些犯重罪的人一樣,都有那個潛能。 如果今天我沒有那麼‘墮落’,不是因為我比較好,比較高尚,而是我被光照,能分辨善惡,而選擇善,如此而已。這個選擇善的機制,依然是上帝賦予的。

那麼,如果我能夠如此選擇,每個人其實也可以。癥結是,有機會知道好壞善惡,並且能分辨,而作出正確抉擇。這就是救贖的信息談的。 救贖信息沒有什麼異常難接受,或是故弄玄虛的讓人困擾,而是很簡單,明瞭。簡單到人不能置信,所以拒絕。因為人已經在複雜情況處久了,所以不相信簡單的恩典。

如果人願意像一個單純的孩子,覺得上帝這麼說,我就這麼信。每個人都願意如此,其實世上的苦難會少很多,甚至停止。問題是,人繼續選擇不要。

從真實情況而言,清理紐約下城原爆點的廢墟,廢物,可能比清理人心還容易。Ground Zero清理花了八個月。重建花了將近20年。人心的重建不會比這個更快速。

所以,當世上繼續有罪惡時,人類還是會歸諸於上帝,卻不會深刻檢討自己,並尋求自己切心的改變。人還是不願付被清理,改變,重建的代價。即使上帝已經付出救贖的代價,人還是會拒絕,然後繼續抵擋,或是棄絕祂的恩典。卻很少思想,我們每天活著,有空氣可呼吸,有食物能維持存活,還加上生活的一些小確幸讓我們有短暫的歡樂,這些也是恩典的一部分。

所以我現在是單純自己了,能分享救贖恩典就分享。能行善就行善。不以善小而不為。至於其他人的抉擇,我盼望每個人都抉擇最好的,良善的。也就是期盼,上帝美善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在天上已立定定。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9-06-18 02:15 回覆:

上面的回應是回覆這位以臉書回應的讀者留言。 Robert Michels

我已不再信奉上帝。因為即使不談911,日常生活中永無止盡的苦難,皆可看出上帝是何等地怠惰。 在我看來,當亞當夏娃犯罪,上帝最恰當的操作是立刻捏死他們,如同捏死螞蟻,然後創造亞當2號,夏娃2號。 如果2號們再犯罪,我們可以合理懷疑上帝的製造配方有點問題:Why you always mess up everything, dear God?

罪的工價就是死。那麼讓亞當1號、夏娃1號立刻死,更為合理。放任亞當1號、2號的罪禍延千年,禍延百代,禍及億萬無辜人民群眾,數千年只掛了一個基督在十字架上要人們仰望,極其不合理。 「上帝沒有任何義務作任何損害控管,因為一切的罪過都是人類自召,一切的榮耀皆歸上帝。上帝即使要作損害控管,也要完全按照他的計畫,他的步調,絲毫不需考慮原罪禍延千年的惡劣影響,百兆生民的哀哀無告」。這樣的說法我聽過,邏輯上完全,但毫不令人信服。 而且practically useless。安慰一個在災難中的人(與世界),你要拿這樣一個上帝去安慰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