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弗雷斯諾的地下莊園(下)
2019/07/23 05:21:28瀏覽1145|回應1|推薦50

從涼爽的地下回到燠熱的地面,我回想B先生曾說過的:「以許多錢作事,那很容易;從無造出有,那才是了不得!(To make something out of a lot of money, that is easy; but to make something out of nothing, now that is really something.)」

我揣摩他最初是懷著怎樣的景觀意象,去鋤下第一鏟?日復一日的執著進行過程,他如何知道該對著哪個方向挖下去?在組建堆黏石塊和混凝土成為梁柱,架接木板鐵片支撐天花板,以及似乎無止無境的挖鑿,他是否有疲累,灰心,挫折,而想放棄,停頓的時刻?

是什麼讓他能堅持下去呢?是困頓後的靈光乍現?是一籌莫展時的策略突破?是回顧已經完成的,所以激勵自己繼續前進?

簡介有提到B先生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即使他不是隱修士,但他的生活行徑卻近乎此了;所以數十年的鑿建過程,對他或許不是一個孤單寂寞的行動,而是內心藉此不斷與上帝對話,求問,並聆聽指引。那麼,在漫漫辛苦歷程裡,他的信心,和從上頭來的力量想必也參與作用。

他對上帝的禮敬,也在他的莊園細部之處顯現出來。

[三支主幹,嫁接生產三種水果。三,象徵三一真神,聖父,聖子,聖靈]

[另一棵葡萄樹,三個枝椏從石牆三處穿出--真是不容易的成長和伸展環境。園主沒有去除那些枝椏,而是細心引接培育。]

[一棵柑橘樹,嫁接多種柑橘類,能結出七種果實。三和七,是B先生喜歡的數字。]

[另一個中庭,另一棵柑橘樹。]

[庭園一角的敬拜聖壇]

[玫瑰花園,可能也是B先生靜思默想的所在。]

[玫瑰花園旁的葡萄樹棚,看起來就像一般的戶外庭園,可是都是在離地表至少十幾呎深的地方,因此非常涼爽,大概華氏75度左右。]

[從舒爽的地下走回燠熱的,溫度高達華氏100度的地面]

我想起中世紀另一位天主聖徒,Teresa of Avila,她寫過一本寓意的書《內在城堡》 (Interior Castle),把人的內在比喻成像一顆珍貴的鑽石,從中鑿刻出一棟城堡,有七個層次。藉著不同靈修方式,一層一層的進入城堡的中心,與上帝合一。還有清教徒牧師兼作家 Richard Baxter 寫的《聖徒永恆安息》(Saints Everlasting Rest),描述信徒如何能持守心思安息的一些步驟。

新約聖經說,基督信徒的生命是聖靈居住之所,等同於舊約聖殿的作用,是上帝與人同在會合之處。B先生終其有生年歲,建構了一個不瑰麗奢華,但樸素堅實的地下莊園。我們不是每個人都有實質土地或那樣的傻勁,但卻是都能用心營造個人的內在居所。

無論地下或是心靈的居所,在拓展進深時應該都會遇到瓶頸,困頓,挫折,無所適從,不知前景而茫然的時候,那時需要的信心,堅毅,和忍耐,也要不斷祈求仰望而得,才能持續為之吧!因為建構的過程或成品,有時都不是從表面就可以看出來的。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chen50&aid=128205893

 回應文章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7/23 07:55
是的,我們與主同心建構的新生命過程,可能像產婦待產的過程,雖然呼天搶地的疼痛與撕裂難耐,但在看到自己所產下的嬰兒一刻,就歡喜忘卻曾有生產的痛苦。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19-07-24 08:44 回覆:
嗯!這大概不像產婦生產那樣。畢竟誕生是一個時刻的過程。這比較像培養新生命的成長,需要經年累月的功夫,時間。辛苦指數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