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孽胎 (微小說)
2014/12/29 23:00:00瀏覽1534|回應4|推薦76

張翎將自己懷孕(第四胎)且預產期是自己34歲生日的消息跟媽媽說後,張媽媽雖然信佛吃素多年,一聽之下,卻堅決地對她說:「翎兒,將胎兒拿掉吧。」。她是一位孝順的女孩,一向唯母命是從,但是,她也篤信佛教(守五戒,不殺生)從事社會公益工作,也就是擔任生命線和心理輔導等工作的「張老師」多年,又自己曾順利產下三個兒子,身心健康,沒有任何理由墮胎,所以,不顧媽媽的反對而留著胎兒安心待產

 

在懷胎第四個月的某晚,張翎在睡夢中被叫醒:「起床,撞牆去!」,她身不由己的起床後用頭額去撞牆。碰!碰!碰!吳來(張翎夫婿)於夢中驚醒,只見張翎雙手張開趴在牆面上,頭像撞鐘的鐘槌般,一前一後地撞著牆,一頭亂髮、雙眼緊閉、額頭沁流鮮血,牆面呈現一攤污血漬。趕緊起床抱住她,呼叫:「,醒醒啊!」她不曾聽見似的極力爭脫,而後再度往牆面衝去。住隔壁房的大兒子也被驚醒後,趕來協助。兩個大男人一左一右的緊緊抓住肩頭與手臂,將她按壓坐在地上。安撫她放輕鬆,一陣掙扎後,張翎歇斯底里的嚷著:「打我!打我!用力的打我。」父子二人對望而不知所措,張翎緊蹙雙眉,咬牙切齒地催促著:「打我!打我!我才會感到舒服。」父子二人不得不用力甩打她的左右手臂,待至紅腫後才歇手。張翎如釋重擔般舒口氣而感到舒服。

 

以前,張翎害喜只要吃些酸梅就可,發生撞牆事件後卻全身感到極度痛苦而想自殘,於是,要求先生及三個兒子用力鞭打她,才會感覺舒服。假如,爺兒們不配合就勃然大怒,並作勢要撞牆自殘。

 

懷孕第六個月的某天張媽媽想吃銀絲捲孝順的張翎挺著大肚子搭乘公車到台北市某餐廳購買公車滿載卻沒有人讓座給張她一路上一直站著忽然,車子緊急剎車,她因此被撞倒了,繼而被送往醫院。當天晚上,孩子出生了。屬於早產兒,醫生對她說:「孩子太早出生,只能盡力而為,不一定能救活,希望妳不要抱太大希望。」

 

翎對於孩子早產的事感到非常自責,極度渴望依靠佛菩薩的力量救這個孩子,忽然,她想到某法師,於是就打電話給她。

「我的孩子已經出生了,可是太小了,我希望能救他。」

法師:「你想要救他嗎?好,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從現在開始吃一百天的長素。你會唸什麼咒?」

「只會唸『白衣大士神咒』。」

法師:「可以,你就唸這個咒,最少唸一萬遍,你放下電話後就開始唸。」

當時在醫院,掛斷電話後就開始唸「白衣大士神咒」,不停地唸,除了吃飯及睡眠外,所有的時間幾乎都在唸。

 

不久,醫院方面告訴她可以先回家。回家之後,她每天在自己家的小佛堂裡跪在佛前唸「白衣大士神咒」,不曾間斷的每天都這樣做。在嬰兒滿月的那天晚上,她做了個惡夢,夢見嬰兒拉著自己,自己也拉著他,忽然間自己的手鬆了,嬰兒的臉就變黑了。

 

她為此而驚醒,直覺這是種不祥的預兆,就起床催促她先生打電話給醫院,詢問嬰兒的情況。當時是淩晨三點鐘,她先生本來不想打,拗不過她的一再堅持,還是勉強起床。這時,醫院剛好來電話:「嬰兒在三點鐘走了。」她為此不禁的悲傷哭泣。

 

當天早上大約六點多,台中的某法師突然來訪。法師一進門就對張媽媽說:「恭喜你。」

張媽媽心想,出生滿月的嬰兒剛死,怎能說恭喜?很不高興地:「哪裡來的喜?

法師:「嬰兒是不是三點鐘走的?」

吳來很驚訝地:「您怎麼知道?」法師這才說出原委。

 

原來,昨天晚上大約12點左右,嬰兒來向法師告別。

嬰兒:「我本來是要帶她(張翎)走的,可是現在卻沒辦法帶她走了。因為,她對她媽媽真的很孝順,她媽媽要吃東西,她挺著大肚子去幫她媽媽買。再碰到這樣一個車禍,讓我沒有辦法再留在她肚子裡,我原本打算在她34歲生日那天帶她走的。」

法師:「你跟她到底有什麼仇恨?」

嬰兒:「張翎累世的前生是一個貪官,接受賄絡讓我冤死。我讓她從懷孕開始受的折磨,就是我在監獄裡受的折磨。讓她撞牆,讓她的孩子和先生打她,就像監獄裡的酷刑。現在,從她生下我以後,就不停地唸咒,她周圍就有佛菩薩保佑她,使我沒有辦法接近她,沒機會帶她走。雖然我不甘心,但法師您的拜懺功德迴向,我都有收到,且她家佛堂所供奉的 觀世音菩薩跟我講『冤宜解,不宜結』的道理,我接受菩薩的調解,願解冤釋結,現在就要投胎去。」

 

法師告訴張翎:「不要再留戀那個嬰兒,他是來討債索命的。」講完之後,張媽媽才告訴她,他們家族中的奇異事——張翎的父親、祖父、曾祖父都是36歲那天生日去世,一直到上面五代,家族裡男性(老大)都沒辦法逃過36歲離開人間的悲慘命運;而家族裡的女性(老大)——她的大姑姑是34歲生日去世,姑婆也是34歲生日去世。這就是為什麼她堅持要張翎打掉這一胎的原因。

 

()本文取材於一位台灣「張老師」的親身經歷故事,而嘗試創作的文創小說。張翎是〈竇娥冤〉案中貪官桃杌來轉世的,而張家則是主謀張驢兒的後代,被苦主竇娥的毒誓所咒詛著

 

 

                * 經驗分享,歡迎轉貼、引用,請註明出處。謝謝! *

 

附錄:《竇娥冤》故事略說 (轉貼)

 

民女竇娥,自幼死了母親。竇娥的父親竇天章,是個窮秀才,因要上京趕考,沒有路費,借了寡婦蔡婆的高利貸二十兩銀子,誰知一年後竟變成了四十兩 ,無法還債,就把竇娥半抵半送給蔡家做童養媳。這童養媳可真苦,一做就是十年。竇娥長大後嫁作蔡家媳婦,不到兩年,丈夫就死了。竇娥守寡在家,與婆婆同住。     
   
這時候,楚州有個流氓叫張驢兒,與父親張老頭一起欺負蔡家婆媳,要蔡寡婦嫁給張老頭,蔡寡婦為保命勉強答應了。張驢兒又逼著竇娥嫁給他,竇娥堅決不肯。張驢兒設計陷害竇娥。一天,蔡寡婦生病,竇娥做羊肚湯給婆婆喝。張驢兒在湯裡放了毒,想先毒死蔡寡婦,然後逼竇娥成親。誰知蔡寡婦忽然嘔吐,不想喝湯,張老頭奪過碗,喝完了,不一會兒就毒性發作,倒地身亡。      

張驢兒毒死了自己的父親,卻把殺人的罪名推在竇娥的身上,告到衙門。楚州知府是個貪官,背後接受了張驢兒的銀兩,就用酷刑逼竇娥招供。竇娥打死也不肯招,知府改打蔡寡婦。果然,竇娥心疼婆婆,含冤屈招了。     
   
竇娥被判定了死罪,押往刑場。竇娥一路上滿腔悲憤地咒罵著天地:「地,你不分好歹何為地?天,你錯勘賢愚枉做天!」   
    
劊子手過來了,明晃的大刀高高揚起來。這時候,竇娥向天發出三個願望:一是若她是冤枉的,要刀過人頭時,一腔血都不往下灑,要全飛到旗的白布上,不讓鮮血沾到骯髒的地面上;第二,六月天要降三尺白雪,遮住她的屍體;第三,她死後,楚州要接連三年大旱,以證明她是冤死的。     
   
劊子手的刀砍下來,竇娥的血真的全飛到白布上;接著,六月的楚州天降大雪,遮住她的屍體;第三,她死後,楚州果然三年大旱。竇娥的願望得到實現,證明她真的是冤死的。這樣的描述用自然現象來解釋,當然是行不通的,但它反映出一種驚天動地的呼聲:百姓對貪官是非常痛恨的,對冤死者寄予深切的同情。       

這齣雜劇的結局是:後來,竇娥的父親竇天章在京城應試高中,做了很大的官。竇天章奉旨去到楚州,探察民情。到楚州,他發現這裡竟然三年間一滴雨水也未降,心想定有冤案。當夜,他在燈下翻竇娥的案卷,忽然見燈影一閃,竇娥出現,細說冤情,求父親主持公道。   
   
竇天章細審此案,為冤死的竇娥平反,宣佈竇娥無罪,將張驢兒判死罪,楚州太守受罰。宣判剛完,大雨從天而降。      
   
這齣又名《六月雪》的戲劇,千百年來一直深受百姓的欣賞,關漢卿也成了世界級的戲劇大師。   

希望之聲20141010日訊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515595/print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ade991003&aid=19891364

 回應文章

隨法人
2015/01/18 09:56
竇娥成就父親為京官,令人鼻酸;
張翎成就嬰兒為報怨,令人悚然!

心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16 08:57
平時不做虧心事 半夜不怕鬼敲門
映月(休格)(jade991003) 於 2015-01-17 00:33 回覆:

是的,說得好.但平時若能積極利益他人,像文中主角張翎從事社會公益工作,縱然,遇上衰事,冥冥中自有<貴人>來相助,而逢凶化吉. 祝 順心 平安!


吉祥如意♡아미타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阿彌陀佛
2015/01/10 14:26

韓國空運來台

→→  南怡島 銀杏樹


皆さん、ぜひ幸せになってください。ローズより。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2/30 11:18

諸惡莫做
眾善奉行

只要心安理得
就不怕禍事上身了

新年快樂

映月(休格)(jade991003) 於 2014-12-30 23:39 回覆:

<只要心安理得,就不怕禍事上身.>
理上說沒錯,可是,事實上來看就不一定了,因為,
過去世<業力>的關係就會導致[禍事]上身.

{緣熟必令業果現行}是法界的因果不滅定律.

張翎的<張老師>工作是一種公益事業,利益許多人,豈僅只<心安理得>?
她今生利益他人的善業也感得法師及菩薩的襄助而逢凶化吉.
所謂:{得道者多助!}
感謝來訪賞文與交流. 祝  新年善願心想事成!
映月    稽首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