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四月物語》二
2012/04/04 19:58:34瀏覽666|回應2|推薦127




20120401

疼成了一種烏青銘記,痛是釋放鬱積的珠淚
哀是累時歲月的無知,棒打成招是瞞不了的業
打在我身
你也疼嗎

若不讓我好奇與嬉樂,這人世真是萬花筒的籠中擺放,自得其樂罷了
若我失去好奇心,恐怕人間我也無趣待了___何必: 人與人之間玩來玩去? 騙來騙去? 耍嘴皮耍把戲?
若是我失去意義,不如時空遁移失蹤,換條路逕活去

20120402

在迎接與送別之間,一隻手對著另一隻手道別,一雙眼對著另一雙眼深意凝聚
每一回都是新的迎接,每一回又是捨惜的揮離
單身的放逐漫行
又彼此眷戀相依

在等待的時分裡,你並不寂寞
你與他們同在,祂與我們同在

來~妳來看看這一個飛行模擬器..........小小的昆虫也是一個宇宙神奇工理
這種靜謐的分享已超越時空與器官
分享了春日樹蔭下發現飛行器的秘密喜悅,也分擔了獨自的孤獨與憂懼

20120403

在記取與遺忘之間的細節,像一支大漏斗,細細流失
我卻想把菁華全倒入你那旁人不易見到的下巴性感凹槽
填補
我用虛擬的鬍渣豐滿想像

趁你熟睡
用指腹再次確定那小小骨槽的深度
拈水入注
我默默唸著古老的漢詩句:「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始敢與君絕。」


《杖責》

回師門,看到師祖降駕下來幫她療病。她的四肢關節處杖出片點血與烏青(類似出痧),祂說她管太多閒事了。自己能力法力不夠,單是心好多事,反噬到自己幫別人擔了業障。她一臉無辜反問:「什麼是閒事?不懂。」這種無知看在祂眼底是一種不知悔改,殊不知她的單純與無知只是不懂分寸的拿捏而已。祂下手更重,棍棍出血條,豆大的淚珠落在地上成了小水窪,打自出娘胎後沒如此痛到哀嚎過。

他在旁聽得不忍,彷彿也痛到他心窩,珠淚隨她一起噴灑而出……旁人倒是看到了。他的心軟嘴硬,卻是真疼她入心。

事後餐食時,腫痛的左手也捧不穩飯碗,只得添熱湯數碗充饑。但是曾骨折的十指末稍已漸有溫度與知覺,雙腳關節處的酸疼已消失無蹤了,只剩看似外表傷痕累累的杖責處。她一面吃一面細想,能觀能看也非她所願,探視他人心靈的幽禁處也非故意,半是好奇半是機遇。人心是苦,那些苦與樂ˋ只能如流水讓它過了(ㄌㄧㄠˇ)。勿再沾惹。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ojun&aid=6294839

 回應文章

瑪哈。亞馬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齁 係今ㄟ?
2012/04/09 11:01

哇 你那師祖一定粉厲害,知道徒孫愛管閒事,才會招擾到穢氣藏骨裏,

不然怎會用那"釣病棍法"來杖責,齁 那一下一提之間,真的粉痛ㄝ!

如果是你啊,我看可能不只那樣而已喲!搞怪(咧咧)

 姣童(hojun) 於 2012-04-09 11:17 回覆:

人在紅塵追趕跑跳碰, 沒跌倒個幾回怎能長大!人世的磨啄,多情牽扯貪瞋痴,怎能無傷內著。就臭皮曩阿!棒打出藏納,痛在肉身……就讓它痛阿!

我.......您就別提了。

 


NAP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姣童莫名被杖責
2012/04/05 17:19
不知會否如此慘?
 姣童(hojun) 於 2012-04-05 17:22 回覆:

一定更慘!因為叫姣童(狡童),一定很九怪,不被趁機整整才怪。

不過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神必定有祂的旨意。如果真意,就歡喜接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