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開刀
2010/12/31 11:52:24瀏覽185|回應2|推薦3

昨天姐姐帶了家犬到附近的動物醫院去檢查肚子上腫塊。那顆腫塊的存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之前曾給醫生看過,也沒有表示什麼,僅說那是正常的,毋須煩惱,一方面也由於小狗沒什麼異狀,便沒有太去注意,直到最近腫塊越發的大了,也有流濃水的現象,姐姐趁休假的時候,帶牠去給醫生看看,結果是要開刀的。因為開刀需要較長的時間,姐姐先回來等醫生的通知,再去接小狗回來。
到了傍晚五、六點,姐姐從醫院接了小狗回家,牠躺在一只紙箱內,因為全身麻醉的關係,藥效未退,一動也不動的闔著眼睛睡著。昨夜東北風似乎又開始增強,他們回來時氣溫已不像早上溫暖,而是有點冷了。未免小狗著涼,姐姐抱起牠,再慢慢放到牠睡覺的窩,為牠蓋上層層的毯子。一切安穩後,她才騰出時間去吃晚飯。
小狗似乎因為傷口發疼的緣故,不時發出陣陣哀鳴,每聽見一聲哀鳴,姐姐的眼神先是落牠身上,停了一會,又不放心的走近牠身邊,摸著牠的頭,輕聲喚著小狗的名字--阿福。希望阿福能知道我們都在身邊陪牠,勇敢的抵抗麻藥漸退的疼痛。人的心念真的很大,當我姊、我媽,與我都這麼念著,阿福的傷口彷彿受到了撫慰,不疼了,還是牠的心裡感受到關愛的力量,牠的哀鳴逐漸的減少,甚至於沒有了,後來還睜開牠那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們,好似在安慰我們,說牠沒事,請你們放心。看著阿福充滿光的眼睛,全家人才稍微放寬了心,各自去忙自己的事,唯有姐姐仍在阿福的身旁,陪伴著牠。
到了晚上十點多,姐姐讓阿福吃了藥,蓋好了被子,才上床就寢。而我看著阿福睡著了,打鼾了,那聲聲鼾鳴也引起我的睡意,便熄了燈,躺到床上去。在床上,我並沒有一下就睡著,兩顆眼睛看著天花板,想著人與萬物之間的距離,其實不是那麼的遠,雖然人類大多沒有喬巴那種可以聽懂動物語言的能力,可是無論是人還是什麼,只要心念是滿滿的愛,而且夠堅定,那樣的藩籬是能被消融的。道家所提倡之人與自然萬物應和諧共處的觀念,或許就是如此吧!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roundout2010&aid=4750319

 回應文章


差點忘了跟你說......
2011/01/01 04:04

2011新年快樂!

^^



雖然也覺得很有道理
2011/01/01 03:23

然而我卻覺得這樣的感應限於某些物種

至少,並不是每個動物都能良性溝通

或著說,人不敢與之溝通

車騎師爺(groundout2010) 於 2011-01-01 10:13 回覆:
新年快樂呀!

你說法沒錯
像一些令人害怕的動物
確實不是那麼容易親近
但看看動物星球中那些熱愛動物的人
因為了解而愛死牠們
我想是因為不了解
才使人生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