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公車寄情
2010/02/24 08:41:33瀏覽2305|回應11|推薦82

         

 

 

公車寄情

 

矽谷公車

最近幾個星期生活上的一個小改變,就是我開始坐公車通勤上班了,一部分原因,當然是看到近年來的溫室效應,各地氣候異常:熱的變的更熱、冷的變更冷、暴風雪下的更大、更低溫,這種共業感,已經是每一個個體所不能忽視的了,所以,能少開一天車就是為少排一些二氧化碳做的一點貢獻,良知上覺得可以盡一點環保減碳的公民責任,也可以避免交通堵塞之苦。另外一個主要的原因,其實是...公司配合環保減碳,鼓勵搭公車上班,所以只要申請,就提供免費的公車票

不過,美國的公車系統不像台北的方便,不是那樣滿街公車,10-15分鐘班次密集,隔幾條街就有一個站牌的方便。這裡往往是固定班次時間、每一站也隔的挺 遠,例如早上三班、晚上尖峰時間三班,錯過了,就還是得回家開車、或是打電話找ride;所以在美國開了十多年車通勤,頭一次要開始坐公車,還真有一種小冒險的有趣感覺;準備好穿好走的鞋、雨傘、風衣、風鏡(到站牌要走15分鐘;早晚冷風大、眼睛吹著容易乾澀),還有適合揹筆電新買的 Oakley背包,傍晚走在路邊背包上讓人看見的小閃光燈等等。

起先,我只是打算一星期坐幾天好玩就好,可後來還挺喜歡坐公車的,於是後來就變成了每天都坐,尤其是一天早晚加起來可以走路一小時,背著筆電(和便當)還有一點小小的重量訓練,早上空氣清新,特別是下雨天,不用卡在車陣裡走走停停;很奇怪,說是失業率高,可高速公路上也是照常塞車,無異於一片榮景的時候。還有,公車上可以打瞌睡、發呆;忽忽之間,倒也是有許多往事會爬上心頭。不過,得要注意不要流口水,或是過了站才下車才好,這裡的公車站牌可是隔的很遠的。 

在這裡工作多年,有時也會忘了自身處在所謂的高科技研發創投中心的「矽谷」,所以幾年前,一位大學同學來玩,我本來計畫要導遊,帶他去此間北加州的山上特有的紅木林、海邊、舊金山街道或是 Napa 酒鄉葡萄園,但是,他卻興致勃勃的提議說想看一看矽谷這裡幾家大公司的所在,所以那時候,我僅就平常記憶所及,帶他去看了幾家如 Google AMD SGI(Silicon Graphics)等幾處公司園區,想起來很鬆散,不是計畫的很好,開來開去還覺得沒有整體的感覺。

So, here comes the million dollar question: 究竟那裡是所謂的矽谷? 這個非正式的地理位置? 其實,矽谷的發源地,應該算是1970年代史丹佛大學附近,到現在幾乎已涵蓋了整個舊金山灣區;我後來也找到一張海報,羅列了矽谷公司的分布位置狀況,不過,我自己也是直到最近坐公車,注意沿途窗外建築,才真正開始感覺到沿路上的公司林立,自己的身在矽谷。  

因為,我坐的這一線 VTA 140公車,就是經過Cisco System的主要園區,中間沿途經過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包括Marvell, Broadcom, Qualcomm 等等,然後,終站就停在Intel 總部大門前。從車上看,好像時光旅行一樣,不無滄海桑田之感;記得十年前,沿路上的辦公建築區,都是停車滿滿的 Plaza 創投公司商號林立;猶記得我開始工作的第一家小創投(startup)公司,跟隔壁當時也是一家「小」創投公司,合起來分租一半大樓使用,那家當時的小公司就叫做 nVidia,老闆創始人也是幾位台灣的工程師,後來,它的圖像晶片賣的供不應求,不出數年之間,成了此間大型的晶片公司之一,現在它另起的一座醒目的大樓老遠就看的到。

不過,不是每家小公司都會順利股票上市的,現在,當公車經過這些地方(Great America, Montague Express Way ) ,多半是人去樓空、停車場空蕩蕩的,只見到少數園丁慢條斯理的修剪草皮灌木樹枝,似乎也是在等待下一波(如果有的話) dot com 2000年代的榮景,有新公司的進駐。現在剩下可見的,就都是些老字號的科技公司如Intel, Yahoo, AMD, National Semiconductor, Sun Microsystems 之類的園區了。

公車懷舊

住城市的人,大概很少人完全不曾坐過公車的,如果要算算自己過去從小到大,在台北的幾十年生活,乘公車所花的時間,應該是相當可觀的;公車的記憶,大概是從小學時候開始吧,不知道現在如何,民國六十年代那時候,我讀的小學─北師專附小,算是當時的明星學校,所以班上有很多越區就讀的同學,如果沒有家長接送的話,大都就是坐公車來的,他們每個人手上常常拿著的公車月票,在每天走路上學的我眼裡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排排整齊漂亮的勳章一樣。

因為上學不用坐公車,坐公車的時候就是全家出遊的時候,那時候的公車似乎都開的挺悠哉,或許是車的老舊,快不了,所以從沒感覺到公車司機在趕路,路上也沒那麼多私家車;記得經過瑠公圳金華女中的時侯,我總是和老弟跪在椅子上,面朝車窗外看街景,即使是夏天,車窗外也是有微風吹進來的草香,我想,那時候的空氣應該是污染很少的年代吧,

還記得我們全家常坐的是 3 路市公車,車後門總是有一位清純長髮的車掌小姐收票,走走停停的經過和平東路羅斯福路重慶南路的書店等等,到台北火車站前賣照相器材的博愛路再轉回來,幾十年來,即使每一年都有新的年輕乘客出現,而老乘客下了車,可能由於不同原因,又接著下了人生的終站,總是,乘客們來來去去,但是這條路線幾乎都沒有變, 

當然,為了不同的目的,後來也得坐其他路線的公車,公車銜接了自己一段又一段不同的人生階段,默默跟隨著我青春時光的活動變遷:高中生、大學生、研究生,去中華路、西門町看電影、約會、和狐群狗黨們閒聚,不過,那時候的公車司機,不再像幼年時代的司機一般的優雅了,不知道為什麼變的很憤怒,很急躁;

早上我上學的時候,總都有公車過站不停,或是過站才停的,然後公車停的老遠,所以追趕公車成了每天健身的戲劇化活動之一,這樣的本事,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後來在刀口上總是派上了用場,還這樣被公車救過一命:

那是高中時代,有一回在林森北路,記得大概是幾個同學逛街,或許是在路邊說笑太興奮,太大聲,剛好被一幫土流氓看的不順眼,就這麼和同學被一幫人追趕,危急之中,剛好經過一台將離站的公車211,靈機一動,大家馬上追趕跳上公車,才逃過一劫; 

那時代高中生舞會是禁止的,所以你不難想像我們在某一個同學家開舞會,然後被少年隊臨檢的樣子,有一回還是手上抱著一疊,同學匆忙之中交到我手上他心愛的黑膠唱片,落荒而逃,我想後來在陸戰隊當兵的時候,不是每件訓練都能輕易過關,但是只有五千公尺跑步最輕鬆過關,也許,就是高中時代這樣練出來的吧,不知怎的,這會竟想起了電影裡的阿甘

奇怪的是,回想起來,那個年代,總是有像這樣在奔跑的記憶,然後似乎都會跳上一輛剛好離站的公車,抬頭面對大家都熟悉的車掌小姐晚娘面孔;青少年時代,什麼都變的青澀憂愁,就連幼年時代記憶裡,那些親切的穿制服市公車小姐,也不復再見,也許,青少年時常常被社會的標準壓抑著,所以總就是有這種黑暗的感覺,總是有這種想逃跑的動機...

到了某一個年齡之後,我漸漸才明白,其實,我是不用常常要這樣想逃走的。 

公車閑趣

我現在坐的公車,是沒有台北公車方便的,車廂甚至沒有台北的新穎舒適,顛簸的也利害,但是卻有它特殊的風格:固定班次、固定時間上車、甚至常常是固定的幾位司機,下車前不用提早站起來(其實是不准,怕受傷乘客會控告公車處;我還看過一次司機嚴詞要求一位乘客在行駛間坐下) ,公車司機跟乘客都熟,幾乎每位乘客下車都會跟司機道謝,司機也一定會祝你有美好的一天,這使我感到跟人群的距離感接近很多,不像一個人開車時,時時都在提防鄰線車道要切入你前面的威脅感。 

以前,我總是忙碌不停,把每個時段排的滿滿的,總是怕錯過什麼,自己不夠努力以致於落後了,但是,最近這十多年,我漸漸學著怎樣與自己獨處,不急著去趕什麼,當自己沒那麼忙的時候,就像這樣在公車上,無事可做的時候,我都開始把它當作一份生命的祝福和禮物,而不是「浪費時間」,其實,仔細想想,那些快轉的東趕到西、西趕到東一心想著「目的地」、而不是寶貴而瞬間即逝的「當下現前」,沒有專注的生命,沒有覺知到當下身邊發生的美,才是真正浪費了的、沒有覺醒的時間。

在這段「被迫」無事可做的時間裡,不用iPhone, iPod, iXXX 來填塞我的感官,我的心可以歇一歇,靜下來看一看自己,舊日回憶會輕易浮起,或是一件事、或是一個人,或是快樂的、或是痛苦的、或是你愛過的人、或是仇視待過你的人,我就只是不帶恩怨期盼的看著他們,或是祝福他們,或是安慰自己,「不要怕,沒關係,那些,都過去了,現在開始,不用再背負他們了,你揹的只有眼前背包裡的筆電」; 

其他時候,我就是照例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呼吸進出鼻端,注意自己的生命是如何在這一呼一吸之間生滅而相續的。

這樣靜靜的坐在車上,無事可做,看著自己的呼吸也好,拜訪那個久違的記憶角落也好,我慢慢覺得,或許不用一定要坐在夏威夷的海灘邊洋傘下,拿著一杯果汁,才能享受這件內心之旅;

你當然還是可以像在度假一樣,戴著你酷酷的太陽眼鏡,或是騎單車的風鏡,可以遮光打瞌睡,也可以偷看剛上車的飄逸美女。記得以前在台北坐公車的時後,跟愛因斯坦一樣感覺到有美女在車上的時間,比在火爐邊的時間快的太多太多了。 

眼看著快到站下車了,隔壁女校的女生就要消失了,可什麼事也沒發生,會不想下車,感到遺憾嗎 ? 應該不會吧… 因為下車以後,還要趕進學校教室、或是另一個辦公大樓,展開一天新的冒險。

回想起來,人生也是這樣吧,就像,沿途公車站,走馬燈一般的風光變換,不斷的有新的乘客上車、下車;過去的景不能再回頭看了,因為一定會有新的景發生,也不一定要行色匆匆的趕往某地,無非是「行到水盡頭,坐看雲起時」的安適自在,如果連觀賞雲也錯過了,只是想著錯過的水,那什麼都沒得看了。

唉,不過,老實告訴你,在矽谷這裡,我坐的這個 VTA 140,只有背著背包筆電,帶著iPod上上下下的工程師,是沒有飄逸的公車美女的,那,大概只有台北的公車、捷運上才有的風光吧。

前幾天,州有位軟體工程師,不滿美國政府,和家人爭執以後,自己就開飛機自殺攻擊撞上國稅局大樓,也許,只是也許,他要是能坐幾趟公車,好好跟自己獨處一下,在瞞怨別人不夠愛他的時候,是不是會發現其實自己付出的愛更少,也沒有真的愛自己、喜歡自己吧。

很久沒坐公車了吧。

要不要試一試...

 


 [ Intel 總部大門: ]

[ 昇陽電腦(Sun Microsystems)園區 (中心地帶是不能拆的歷史建築保留區)

現在被購併入甲骨文(Oracle) : ]

[ (其中一塊)思科 (Cisco Systems) 的園區很大,感覺比Google 的園區還大; ]

[ 雅虎(Yahoo) 其中的一個園區,傍晚經過,你會看到一樓是燈火通明的健身房,一缸人在裡面運動... ]

[ 這個是... ET Phone Home...現在看起來比較像魔鬼終結者 Phone Home XD ]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mptytraveler&aid=3793316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陸戰隊kuda1994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11/09/18 08:51

學長早

學弟高中時很喜歡坐零東和222這兩路公車

前者是會經過許多女校

後者則是喜歡搭車到內湖的感覺

到國外也很喜歡搭公車旅行


海軍陸戰隊652團204營475T下士步兵班長
龍泉-華興-勝利-頂武山-桃子園-火牛-士官隊-忠誠-柴山-小琉球-和平島-大片頭-雄風飛彈暨砲兵指揮部-桃子園退伍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1-09-20 04:41 回覆:
嗯 這兩個公車 我都坐過
也都有我美好的回憶
特別是 222 經過圓山劍潭的一段
一直有一種離開人間 開始冒險之感


blue phoenix人母的心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喜歡坐公車
2010/04/14 20:31

還沒買車時

 舊家車口就是公車站

一小時才來一班

有次趕著去教中文

公車一直沒來

我只好豎起大拇指搭便車

一個好心的中年白男人送我到了火車站

回家之後被老爺嘮叨

深怕我被騙了

我想可能是因為這樣

後來老爺才買車給我開吧


blue phoenix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0-04-15 13:25 回覆:
呵呵
還好你有了車 大家都放心了
美國公車是不方便 又不可靠
只能是替代方案
加州車票還特別貴 單程 $4 ( 13 mile)
要不是公司鼓勵節碳提共免費車票
我的Hybrid Civic $3/gallon 可跑 45 mile 呢



水 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晃動人生
2010/03/09 07:18

您這篇文章寫得很棒

公車上其實也是另一個人生的聚集點

如果用心體會    就能發現很多樂趣與自我學習

車裡車外是不同的感動   欣賞窗外閃過的景致也是一種享受

 水 羚 祝福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0-03-11 01:41 回覆:
謝謝您的閱讀
公車與日常生活的每一件小事都類似
可以感到一些平淡中見珍奇的樂趣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空白的幸福
2010/02/28 23:23

坐公车对我来说,是一段暂时没有以前也没有往后的舒服空白……甚至会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

如果不赶时间,我一定坐公车。

您最后的几句话,有著重量极的智慧。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0-03-01 01:12 回覆:
我也感到那應該是一種靜下來後
心得到休息的狀態,根據禪定的理論
調息順暢後,習定是能漸生(心)喜(身)樂

回想起來
這個最後一段的觀念,是從南傳禪修慈心觀(metta meditation)裡學來的:
要先學喜歡自己下手,培養能量 再擴充向外及於他人
所以儒家的愛有等差是開始, 墨子的兼愛是結果
即使他們兩者互相有批評, 其實是階段性的學習罷了


Sir Norton 痛苦之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私車領會不來的 ...
2010/02/27 12:52
公車的經驗, 往日共同的心情, 多少盛事滄桑。搭乘時, 其實可做很多的事, 包含小流口水! 這樣的好文, 可也道出許多人的恬美憶舊。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0-02-28 00:34 回覆:
嗯 這件平凡的經驗 它可以是一件無趣的例行公事
也可以是看到另一種生活的樂趣的機會:
原來重複的事裡 也會有樂趣
只要靜下心 像電影裡的Avatar 一樣
用他的頭髮 接上了自然 會感到另一種生命的富足

感謝你的分享

LeYeah (就(再)糗一下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終於一睹矽谷
2010/02/26 12:21

你講的公車, 感覺就像Tour Bus。司機開的不急不徐,窗外的景色又非常迷人。和渡假沒有兩樣。(當然到了公司以後大概又另一回事。)

以前住L.A.時也坐公車幾年,每天像急驚風,不但追公車,一路還常堵車,下車要用跑的去公司,到公司遲到老板還要扣錢,跟矽谷的公車經驗有天堂地獄之別。好在上了公車以後,可以休息一下,和常見面的人聊一下天,也算是搭公車的highlights.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0-02-27 07:02 回覆:
比起LA 可能我們這裡坐公車的人少吧
多數人還是開車 (因為公車算不上方便)
記得看Keanu Reeve 的動作片電影 Speed 裡
LA 公車坐的乘客多的多

還是塞車啊 不過比自己開好
我只管打瞌睡發呆
自己開就要費神了

比起以前 我發現打瞌睡 50 分鐘以後回家又是一條龍了
不像以前回到家 就想睡了...

PinkCottonCand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喜歡這篇文字
2010/02/25 13:06

跟著你的公車跑了一趟矽谷

也回味了ㄧ些過往

很感性的心靈之旅

p.s. 在美國這麼多年

       只有在FL念書時搭過公車

       哎~ 真是錯過了很多人間好風景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0-02-26 01:42 回覆:
謝謝 總是很高興有共鳴 書寫之中
不無藉物以抒己志、暨感念舊事故情
我想這就是榮格說的 Collective Conscious整體記憶 吧
透過彼此的心眼
看到的世界裡都有共通之處─humanity

應該沒有錯過很多 XD
因為從現在開始 
前程總有風光
只要我們繼續保持赤子之心


大願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真想跑一跑
2010/02/25 10:50

五千公尺跑步最輕鬆過關,也許,就是高中練出來的吧,不知怎的,竟想起了電影裡的阿甘。

 

哈,真是幽默~~

我也喜歡阿甘,他能跑到鬍子變那麼長,

真不可思議~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0-02-26 01:46 回覆:
戲裡是誇張一點
但也不無一點哲理
沒有小聰明 考苦幹
心安理得 也有出頭日
每件事 總一定是禍福相參相依
塞翁失馬
直到後來 我們總不容易看到
眼前的到底是祝福 還是災難

Apple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熟悉
2010/02/25 09:01

好熟悉的公車路線: 15路, 3路, 零南. 正是初中高中時搭的車.

大學時更方便, 走路.

Apple在和平東路住了20年. 我們可能是鄰居呢.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0-02-26 01:54 回覆:
我的老家住在瑞安街 公車站牌是"安東市場"
到離家去當兵 住了也有20年
從和平東路小巷子走路
穿過辛亥路外語中心到校園
也是我常走的路徑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記得.....
2010/02/24 20:34
記得那年剛剛畢業, 到舊金山找事, 住在舅舅家, 還沒買車的那幾個月, 就是天天搭公車來去, 在公車上, 常端詳來去的人種百態和欣賞窗外灣區美景...

對台灣的記憶和搭公車是分不開的, 那時每天的生活便是從趕公車展開序幕. 我家先後住過羅斯福路, 信義路, 好像搭最多的是零東, 三路, 十五路和零南. 初中時到金華, 最喜歡經過聖家堂, 漂亮的教堂常讓在公車內捧書猛K的我特別抬起頭欣賞一下.

每次回台灣, 非作不可的便是坐公車, 我一定會找一天, 找個去衡陽街的理由, 坐上十五路或零南,慢慢欣賞沿途的商店, 招牌, 馬路上的人群.... 那是我了解台北變化有多少的指標之一.

太多對公車的記憶了, 看來改天又要引用 ET 的大作, 另寫一篇, 謝謝你帶來這篇引發大家回憶的好文.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0-02-25 03:04 回覆:
對啊  "當時只道是平常"

現在才明白都是生命美麗的禮物
一開始只是幾個字想簡單交代一下
結果就這樣 越寫越多 XD

每次回去也是一定要坐坐公車捷運
像穿過時光隧道一樣從地下冒出來
再撘公車回家.

我也很喜歡 我們家附近和平東路的靈糧堂
小時後我和弟弟
還去上過一陣主日學

拭目以待大作 !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