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鴨子媽媽
2010/05/19 12:54:38瀏覽1345|回應6|推薦159

     前參考◆分發那天

   阿弟仔從沒看過哥哥哭得這樣傷心,儘管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看到媽媽硬拉著哥哥往門外走,而不認識的歐巴桑又強拉著不讓他動彈,在場的車行老闆一家人準備送走媽媽的時候,阿弟仔忍不住激動地大聲叫喊,一邊流下鼻涕眼淚哭著說:「哥...哥...~哥~....!」

 歐巴桑早已經哭得無法克制了,在這場可以預知的混亂當中,她不斷用手抹去阿弟仔臉上的淚水和鼻涕。

 一陣生離的疼痛後,被車行主人叫蕭媽的歐巴桑,領著阿弟仔洗澡後,換上了一套舊衣服,當天晚上始終沒停過哭泣的阿弟仔,跟著蕭媽吃飯,跟蕭媽睡在同一間房間。

 蕭媽告訴阿弟仔,如果他乖乖地不要哭,蕭媽隔天就帶他回去老家看媽媽,阿弟仔不斷追問是真的嗎,蕭媽則慈祥地搖頭回答他:「嗯」,當她用手去擦眼睛的時候, 阿弟仔突然間訝異地問著:

「咦~阿姨!妳的手為什麼樣?好恐怕!」蕭媽將一隻少了食指與中指的左手掌,放在阿弟仔眼前。

 「好恐怕呀!怎麼?恐怖又害怕嗎?阿姨啊~」蕭媽說著.....阿弟仔張著那雙大眼睛看她。

 「好像我們鄉下呀,那個~鴨子的腳腳耶!」阿弟仔摸著蕭媽那殘缺的手,好奇的眼神中帶著些許恐懼,慢慢端詳起蕭媽的手來。

 「我可以叫妳,鴨子阿姨嗎?因為,妳的手好像鴨子....」

 「哈哈哈..像鴨子嗎?好好好!..阿弟仔,可以叫阿姨....鴨子....鴨子媽媽嗎?」

 「嗯,可以呀!鴨子媽媽!鴨子媽媽!」阿弟仔笑著連叫了兩聲。

  笑得開懷的 鴨子媽嗎,握著阿弟仔的手說著故事....。

 愛賭博的她,到現在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一個完整的家,被自己弄得支離破碎。孩子養不活,跟阿弟仔一樣,被丈夫安排送給別人養,連孩子最後一面都沒見到,這樣碎心的遺憾,讓她自責無數的夜晚。賭到最後的悲劇就是,連丈夫都不要她了,她拖著疲倦的身心投靠熟人朋友的時候,決心將人生再來過一次。許下承諾不願意再重蹈覆轍,這是選擇在人生重新出發後。輾轉到車行幫傭,是聽熟人說自己的孩子就在花蓮,所以她重新燃起一份希望的鬥志,來到這個地方。

 鴨子媽媽告訴阿弟仔,替他換上的這件衣服,其實是她兒子跟阿弟仔差不多一樣大的時候穿的,也是她留下,唯一一件有關兒子的紀念。鴨子媽媽也不管躺在床上流淚的阿弟仔是不是聽得懂,用著輕聲細語,兀自訴說著她關於自己的故事,這個口調倒好,阿弟仔安靜下來了,阿弟仔側身躺在蕭媽的右手臂上,像他對自己的媽媽撒嬌一般,看著鴨子媽媽,靜靜聽著鴨子媽媽說著。阿弟仔在說著:「我不會做惡夢」的反覆夢話中睡著了....

 隔天,鴨子媽媽說要帶阿弟仔散散心,順道買些阿弟仔要穿要用的,車行主人跟太太看鴨子媽媽把阿弟仔哄得很好,爽快地答應了,允許她可以帶阿弟仔去玩。

 鴨子媽媽先是把阿弟仔載到溝仔尾附近的買了件新衣服,吃了粽子跟蚵仔煎,也買了些花蓮有名的名產,搭上花蓮客運準備南下。鴨子媽媽在阿弟仔要分發到車行主人家以前,聽主人還有太太的多次告知,也知道了阿弟仔的爸媽原本是來自鯉魚潭附近的文蘭地方,後來因為爸爸到玉里工作的關係,而轉到花蓮南方小鎮-玉里,展開新生活。 

 「好巧!阿姨也是玉里人喔!」蕭媽在起伏震動的客運車上,興奮地對著阿弟仔說著。

「是鴨子媽媽啦!我家在●●橋下去那邊!鴨子媽媽住哪裡?」

 「喔,對!阿姨是鴨子媽媽!」蕭媽笑得開心,打開零嘴,照顧著欣喜若狂的阿弟仔。鴨子媽媽跟阿弟仔不斷地說著話,好像不說話就會失去一切似的,鴨子媽媽雖然都不能像哥哥一樣,會講格林童話給他聽,卻說了一個蛇郎君這樣完全不同風味的民間故事,卻也讓阿弟仔聽得驚奇出神。

  鴨子媽媽注意到阿弟仔右手有兩條顏色鮮豔的幸運帶,阿弟仔自豪的說是哥哥教姊姊編的,哥哥先送他一條以後,要來花蓮車行的前一天,姊姊自己也送了一條給他還有哥哥。阿弟仔有點失落地說自己最笨,還不會編幸運帶,哪一天也要送給他們。

 客運上的乘客,上車下車,車子走走停停,越過了好幾條河,走過好多道橋。到了鳳林的時候,阿弟仔說爸爸以前帶過他們去鳳林公園;到了光復的時候,他說媽媽有買光復糖廠的冰給他吃,還去糖廠裡面的池子餵鯉魚;到了瑞穗的時候,他說姊姊是到這邊的賣麵阿姨家住(參考◆奔跑月台)的。車子吃力地爬過北回歸線標,一路順著山坡路勢,慢慢滑向玉里鎮的三民地區。

 鴨子媽媽微笑地想著,除了佩服阿弟仔的小腦袋竟然記了那麼多甜蜜的往事,也好生羨慕阿弟仔擁有過那麼多幸福的時光,而她卻幾乎沉溺在自己的荒誕歲月中,忘了與自己的孩子編織難忘的回憶,這點她自責地苦笑著。

 阿弟仔又睡著了,睡在鴨子媽媽的大腿上。望著這片曾經多次奔波,踏過走過的綠色茶園,默默地看著窗外的熟悉的景色,她想著:「兒子應該也快國中畢業了吧,可以見面那該多好?」

 三民地區到大禹地區,宛如花東縱谷平原上一塊美麗玉珮,客運行駛在筆直的大路上像塊會飛的魔毯,飛向鄉愁的源頭....。

 客運車上稀疏的旅客中,鴨子媽媽抱著醒來的阿弟仔唱著:「♪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

 玉里就快到了,原住民司機的親切的腔調,帶來故鄉的預告。

 鴨子媽媽跟阿弟仔雀躍地看著車窗外的同時。

 「咦!阿姨!那是我哥哥!還有桂蘭阿姨耶!桂蘭阿姨要載哥哥去哪裡?」

 阿弟仔敲打著車窗叫著哥哥,鴨子媽媽快快地按下了下車鈴準備下車....。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璀燦微光
2012/03/12 22:11
我很喜歡這首歌  一種希望  就在不遠前方的感受
這首歌  也讓我很懷念....阿妹仔(雖然這是弟弟的故事  我知道)

孩提時面臨的分離  雖是痛苦
但因為年紀小  記憶尚未綿蜜  在某個層面來看  反是比年齡稍大後承受同樣的苦  感受那麼輕一些   容易適應一些
然而  卻是當下最令媽媽最擔心的一個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璀燦微光
2012/03/12 22:09
還好阿弟仔遇到了一樣有著痛苦遭遇的鴨子媽媽
知道且疼惜著這個孩子

那帶著阿弟呀坐車的場景  真切且明亮  猶如一對真正母子的同行之旅

傷心的兩顆心靈  都期盼著與自己最懷念的親人再見
彼此救贖  相互扶持的溫情  於字句幻化的場景裡感動

期待這一大一小的傷  都能在對方貼近自己的熱源裡  感受不幸中的一絲溫暖

這是鼻塞的文字 
總讓人在絕處裡逢生

在最陰暗的角落裡  發現希望 
是那樣....砂金一般的璀燦微光!!!

假使  沒有後來的不幸  該有多好....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很有畫面
2010/06/05 15:43
真希望這些情節 不會是發生在現實生活的

詩鴿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請再寫多一些溫馨!
2010/05/20 08:54
不介意流下眼淚,
盼望能讓我們不要揪著心讀下去,
你的文會影響人的情緒,
好文筆!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0-05-22 16:57 回覆:
謝謝鴿子!!

林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鴨子媽媽..我是趴趴熊媽媽
2010/05/19 15:09
在晨間去學校..在教室小孩子總愛抱著我..喊著熊媽媽..喜歡當他們的一顆樹..一隻隻小熊吊在我身上..有時還爭風吃醋..轉眼Amy..Ruby..Toby..都從幼稚園升學到小5..小4..小3了..說快不快..說慢不慢..孩子永遠都是天真的..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縣在只要我又出現在笑園..遠遠就聽到小朋友喊叫..熊媽媽好..好溫暖ㄛ..


林喆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0-05-22 16:56 回覆:
趴趴熊媽您也會冬眠嗎???謝謝來訪喔!

酸柳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期待續集
2010/05/19 13:27

我以為你又要開始寫他們兄妹送人家後,慘遭施虐、痛不欲生、夾縫
中求生存呢!啪謝~我肥皂劇看太多了..

可是我看到目前為止還嗅的到人味,你會不會下一集就開始轉彎了。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0-05-22 16:55 回覆:

酸柳丁,謝謝來這裡給我調味料!

我還在整理記憶的材料調整中。記得再來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