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裝一瓶鼠尾草香》
2012/12/28 21:01:37瀏覽425|回應0|推薦0

                  

報上偶爾讀到張讓的文章,十分喜愛她精鍊的筆觸,明快的文風,以及行文間所流露出兼融感性細膩及理性爽朗的性格。

《裝一瓶鼠尾草香》,首先觸動我的是書名。奇妙的是,全書分六個單元,包括上館子、巧克力、蘑菇、氣味、我在故我吃,以及吃飯,竟然幾乎所有單元都完全符合我近年的興趣及飲食習慣。(好吧!吃飯那章比較勉強,我對於麵食的熱愛其實大於米飯。)

 

近年來我愛讀與氣味有關的文字,而且素愛吃菇(是沒有像張讓一樣愛吃到跑到公園裡採各式野菇的程度啦),嗜食巧克力;尤其是,這些年或由於健康或是心理因素,飲食內容比例漸漸傾向素食,這其中心態及習慣的微妙轉變,張讓直說到我心深處。

 

「我雖不忍殺生,愛吃青菜,但多少還是吃點肉,主要是海產。」「儘管我同意從整體生態的角度而論,人實在不必太自命高尚而斤斤計較素食還是肉食。終究還是覺得,再有力的說法,都無法消弭人吃肉和並不殘忍這兩者間內在明顯的衝突。坐在落地窗前,我無法想見獵殺後院的松鼠或是鳥雀,卻能心安理得讓人代我屠宰。」「吃肉也許並不野蠻,但殺戮難道不是不善?」

 

然而,令人尷尬的是,在一連串條分縷析、辯證論述以及心理糾結矛盾之後,對於吃素,我也是得跟張讓一樣嘆一聲,「唉!慚愧,一時還沒法做到。」

 

不過,儘管一時無法做到,但是張讓書中散發的氣味和情味,還是令我反覆回味、沈吟及深思。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nnie1031&aid=718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