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試之煉獄〈上記〉
2008/01/17 20:30:26瀏覽694|回應4|推薦21

《試之煉獄──鐮刀下的殘喘》


序──死神的詛咒

一種註定下來的詛咒,任誰也逃脫不了的命運,
時間搭搭的倒數,死神的鎌刀下,殘留多少人的鮮血。
月光下的黑影暗藏在角落,下個受害者,是誰?



漫長的倒數

晚自習的時光總是特別難熬,還在回味著一個月前的美好事物,
一瞬間,這難熬的考試就在眼前,面對眼前一堆書籍,
我在掙扎著,一份一份的消耗它,三小時的時間有多少給了書籍,
又多少被睡眠給吞噬。

在倒數著,這殘酷的試煉。每一天的晚上有著寒風肆虐著,
書本及考卷上的紅墨,可一點也激不起那份溫暖,
一堆空格等待著我去填滿;一堆試紙等待著我去完成,
夜晚的星與風暗自竊笑著,無情的光陰抹殺我殘剩的,時間。

與睡眠開始拉鋸戰,這一場戰爭早已注定,
面對敵人排山倒海而來,無助的我只能自救,
自虐著自己戰勝睡意。而另一頭,來了一批敵軍,伺機等待著。



徹夜未眠

光陰開始跳躍,令我措手不及,眼看明天就是那場戰役,
我刀未磨、槍未擦、盾未準備,拿什麼上戰場,我在臨死前做最後掙扎。

滿江紅的筆跡寫著這個月的評比,我受錯愕的在那死前掙扎,
書,既殘酷又令人厭惡的小玩意,書桌上的一大疊,
疊出比我身高還要高的高度,我將大口大口的吞噬著,
以二十六種調味料濃縮起來的熱湯,有著美國式的狂野味,
精密計算著大與小的圓,切出令人倒胃口的沙拉,
整個晚上不斷的啃食,卻悄悄被睡眠給吞噬,
時間滴答的咆哮著「是一種詛咒,而妳就是那位受害者。」



無情的戰役

戰爭開始了,早已遍體鱗傷的我拖著傷殘的身軀赴戰,
戰場火藥味十足,可惡的他,之前派遣一堆小兵攻打我,
那一張張的雪白渲染著紅──是我的鮮血,腦漿早已乾涸、身軀早已殘廢,
苟延殘喘的等待,這無情的戰役。

我拿著筆和立可白作為干戈,一個人孤軍奮戰,垂死前的掙扎特別痛苦。
那睡眠不斷扯我的後腿,不斷散發出魔法粉末使人入睡,
我紮起我的頭髮、捲起袖子,寒冷的風不斷吹來,我以寒冷作為嗎啡;
拍拍臉頰,狠狠擰腿上的肉,以痛意提奮起精神,
若在戰場上睡著,那唯一的後果就是──死。

毫無感情的鐘聲響起,喚起心中的吶喊,
前面的戰友發下這張空白試紙,我的心早已死一半。
大量看不懂的話語,是哪國人寫的濫語言,拿頭與尾互相猜忌,
不斷挖掘已乾涸的腦漿,試著擠出一些可用的汁液,
四個選項多麼的相似,又曉得誰與誰才是最佳拍檔,
這《異國論》......,為何要我來讀寫著。

時間不斷的推擠,上一刻寫著奇異符號,下一刻以文字為輔助,
算多少的值才是答案,潦草的劃一個圈,上面的點又該標記在哪,
看得懂的文字,看不懂的數字,要如何從這個數值,求出另一種方程式。
絞盡腦汁的搜索可用公式,全都似曾相識,卻理不出頭緒,
才剛開始的戰役,我卻死傷慘重,快要死在鐮刀下,成為下個犧牲品。

死一半了,我全身的細胞以被殲滅,面對如此重大的衝擊,
我還剩多少的氣息殘存下來。一個個的文字寫著簡單的敘訴,
個個化作銳利的劍插在全身,任憑他的凌虐,聽著他刺耳高亢的奸笑,
我狠狠的瞪他卻無法反擊,攤在那等著救兵,救兵是誰?只有一個人的戰役。



最後之夜

今天的試煉短暫結束,接下的還有兩場戰役,
扔下一半的書籍,而殘剩的一半便要在接下的時間讀完。
完了,我真的完了,在今日受到的傷害並未恢復,
在面對這些煩悶的東西,怒了,卻無法說些什麼。

這學期最後一天的晚自習,有著三百多人的悲哀,
其中更有高三壓力的哀號。一疊書放置桌角,
掩蓋我的視線,我無法與對面相望,
也罷,該好好儲備明天的戰役。

睡眠又悄悄出沒,我撐著沉重的頭,眼皮卻輕輕闔下,
在這密閉的讀書室,哪來的寒冷吹走睡意。
搓著自己,用極變態的方式只為趕走睡眠,
它愈想吞噬我的精神,潛藏的意志力便喚取,
兩者的拉鋸戰,沒有一天是有結果。

我倦了,累積下的壓力、疲倦、睡意早已擊敗我殘破的身軀,
剩下的只剩微不足道的意志力和一些許的掙扎。

刎上已劃破出鮮血,緩緩的流出、慢慢的等死,
這場戰役,並未結束。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indy45&aid=1546198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2008/01/18 17:40

今天我在寫數學考卷,一拿到就傻眼

整個就是把我會的掰完,在亂填答案上去

計算題,根本就是來折磨人的

要慘,妳也有朋友了

哈,就是我

茈靜雪(cindy45) 於 2008-01-18 17:54 回覆:

呵呵,數學這東西真是折磨人,我記得您是考拋橢圓雙曲線吧!

據說那個很難,我想我下學期完了。


Daj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this is a good one
2008/01/18 02:03
I am waiting for the next artical, but don't spend a lot time on this. Study is more important than your blog.
茈靜雪(cindy45) 於 2008-01-18 14:44 回覆:

恩,其實我差不多都想好該怎樣打,而第二篇也已經問世了。

謝謝您的提醒,或許我寫下這些是為了檢討自己!:)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ˊˇˋ
2008/01/18 00:20

喔~不
一年後的我也要上戰場了
我已經可以預見我的死狀...

嗯ˇ
祝妳考試順利:)

茈靜雪(cindy45) 於 2008-01-18 14:42 回覆:

謝謝您的鼓勵,不過似乎不太順利。

我已經考完了而這篇應該是寫星期三的事。:)


我是阿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08/01/17 20:32
本篇道出不少準備大考之高三生的心情。
姚念廣,1988年生,跨域於藝文、理工、商業及法理,數次榮獲出書、獎項及報導,創作曾受《航海王》活動方推薦;因減重24kg、險失明後出書圓夢及在flyingV辦公益環島而被稱熱血奶爸作家,追求人生樂活卓越。
茈靜雪(cindy45) 於 2008-01-17 20:55 回覆:

也許是吧!其實我是在寫我這幾天悲慘的段考,

已經擬定好了,要分三篇寫完它。:)

(嘗試著寫小說風格的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