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摩洛哥藍色皇都菲斯
2016/11/21 20:57:45瀏覽4705|回應2|推薦52

摩洛哥藍色皇都菲

 

  摩洛哥的伊斯蘭時代創始於菲斯Fes), 菲斯不但是摩洛哥最大的都城,也是北非史上第一個阿拉伯世界的文化昌都。

 

日落西山的皇城

 

  文化蘊底深厚的菲斯,分有四個城區:位在東邊的舊城區El Bali)、中央皇宮和猶太區的新城區El Jdid,法國占領建立於東南方的新市區(Villenouvelle)。

 

  菲斯舊城,於198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到菲斯的遊客,一致要拜訪的當然是西元808年修建,於12世紀,被公認為阿拉伯最大市集Medina菲斯舊城區El Bali!在舊城區裡的187個分區裡,林立清真寺、經學院、麵包坊、汲水池、公共澡堂……等古文物。

 

  菲斯舊城區面積廣達300公頃,進入老城只是蜓點水,走馬看花,也得花上一整天時間。舊城雖然少了偌大的深深庭院,卻有9400多條長短不一,莫測高深的巷弄,這千織亂絞,蜘網般的窄巷狹弄,少有人知道伸向何方,止於何處我們錯開了星期五穆斯林的拜禱日,將行程改在周六進入舊城。

 

  天才亮,舊城裡外已熙熙攘攘忙碌不堪。菲斯老城巷道多又複雜,就算常常帶團到舊城區的領隊、導遊或菲斯居民,進入舊城照樣會迷路所以請大家務必跟緊特聘的導遊』進入舊城前,領隊吩咐再吩咐,告誡再告誡。當地導遊接著說『曾經有一位遊客,在老城迷失了,幾年後才被找到,他已在老城 結婚生子了!』不知是導遊瞎掰還是威嚇,但,危言聳聽的這番告誡,確實給了愛獨闖的我極大的嚇阻作用。在摩洛哥,除了阿拉伯語、西班牙語或法語能溝通外,英語在此是行不通的。

 

盤根錯結的

 

  當地導遊也知道,遊客只要一踏進舊城,奇景異象的新鮮物,一一撲向眼前,馬上忘了領隊導遊的諄諄告誡而鳥獸散。當喚回一位,馬上又掉了一人,防不勝防,耗損時間,浪費人力。2名導遊1個領隊,在窄巷間,引頸穿梭,忙碌尋找漏網之魚,這般貓捉老鼠,耗費精力的經驗累積,聰明了當地的導遊,每次帶團走舊城,就會請一位親人,在隊伍最後壓陣,盯牢每個團員一舉一動,走丟的意外降低了。

 

  198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的菲斯舊城,街道毫無動向規劃,狹窄曲折,除了硬闖的摩托車外,步行的遊客,隨時都得讓路給駝貨運物的驢子和騾子。走在舊城,一個不留神,一個小停頓,團友馬上被混亂的人群衝離,而不知去向,運貨驢車穿越視線稍阻擋,隊友蹤影馬上失去。人若迷亂在9400多條毫無章法的古道上,沒人能指點你,該何去何從,只能無解立在原地等待救援

 

驢騾爭道錯亂古今

 

  城裡趕驢人,沿途讓路吆喝聲從不間斷,拐拐彎彎又扭扭的巷弄無一平整,是坑坑洞洞,污水四濺。超重負荷驢車和騾車,顛八簸,險象環生,與其擦身而過,隨時都有池魚之殃的禍患。趕驢人一路吆喝讓路,店家聲嘶力竭招迎遊客,巷道到處沒人理睬驢糞及騾糞。鼎沸嘈雜魚肉市場,血水流漟腥臭髒亂;肉攤上牛肉、羊肉、羊頭、羊腦、駱駝肉、……就是沒見到豬肉;草編籃裡萬殼鑽動是蝸牛;蔬果市場地攤上,新鮮薄荷葉、曬乾牙籤花;朝露尚存的玫瑰花、含苞待放的茉莉花;乾果攤子椰棗、核桃、無花果、……;黑的、黃的、辣的、鹹的、……醃漬橄欖百百種;織人街上鋼鍋、銅盆、鐵罐、銀瓢一處處燈飾店,藝品店、皮件舖、傳統服飾行……一爿接一爿;古城牆上貼掛伊斯蘭婦人頭飾紗巾,繽紛多彩的長長紗巾,在窄巷一線陽光下飄逸翻飛。

 

  老城區雖然紊亂毫無章法,物品雖然粗糙低劣,但,吃、喝、玩、樂無一不缺。走舊城,看散落在城區裡的360多座古蹟老廟,那年代久遠的清真寺及書院、失修的澡堂、破落的貴族屋厝、古老手工紡織坊、傳統代客烘培坊、女有別剃頭店……。沒什麼新改變的幢幢歷史建築,老邁錯落在數也數不清的各行各業新建商店叢林裡。文化與商業並肩、古代與現代互融、破落與華麗共存、貧窮與富裕相鄰……

 

穿古溯今心戚戚

 

  年代變遷,清真寺及書院經歷番番整修,但,伊斯蘭自古傳承的建築精髓依舊可見。老得不能再老的舊城、窄得不能再窄的老街、多得不能再多的巷弄、亂得不能再亂的市場、……。老城不變,也許是對歷史的忠實。老城不除舊,也許是對伊斯蘭教義的堅持,老城故步自封,也許是對阿拉伯世界唯一真主的依賴。我被老城的新與舊攪亂了,被老城的古與今迷惑了。

 

  據說,因為窮,城中不少居民,一輩子都不曾踏出老城區,聽來令人鼻酸。老城雖然應有盡有,但,城內到處是無地自容的漂泊人,定居者也多窮困。老城雖然無一不缺,但,他們買不起、吃不起、用不起,他們翻找垃圾填肚子,他們沿街乞討度日,有者也寅支卯糧,坐困愁城。數百年來,舊城居民早已適應窮困、狹窄、髒亂、無天無日的環境,適應了失序、雜沓、無規無律的日子,他們自成一格苦著、過著,活著,被遺忘終老在貧民窟的舊皇都中裡

 

  斯舊城居民命運乖舛令人唏噓,因為國窮民困,讓曾是伊斯蘭世界阿拉伯最偉大的藝文皇都,少了人為的破壞,少了重大的改變,菲斯舊城的原始模樣才得以沿襲至今。但、深一層的反思自私的文明人,一面盼求自己生活快速改變,求取富足與便捷,另一面又期望翻身困難的他人,只退不前,原地踏步。以無止的困苦,保持原始沿續的永恆,好讓文明人見證真切的歷史,好讓衣食不匱的遊人撫古讚嘆

 

  進盤根錯結,眼花撩亂的菲斯老街,人紊亂在菲斯老城錯綜複雜古道上,縱橫反思的糾結迷亂在伊斯蘭世界的歷史漩渦裡。

 

 

摩洛哥藍色皇都菲

 

 

 一早,巴士沿著山丘,往建於城外坡嶺上的Borj - Sud城堡前進,出了城,山坡下的菲斯舊城逐漸呈現眼前。

 

從曾經是護衛菲斯古城Borj - Sud城堡,可俯瞰整座菲斯古城。

巧遇71台旅遊節目主持人,也到Borj - Sud古堡錄製介紹菲斯


 

菲斯老城有太多巷道,僅容一人通行,你瞧!這小巷有多窄了吧!


菲斯老城菜市場裡,堆積如山的茉莉花。

 

菜市場裡賣的摩洛哥乳酪,不知道味道如何,蜜蜂蒼蠅滿天盤旋,沒膽嚐試。



台灣人會用牙籤,摩洛哥人會用牙籤,這是摩洛哥市場上賣的牙籤花,摩洛哥人用它來剔牙。

藤籃裡爬動,是活生生的小蝸牛。在摩洛哥到處都能看見賣蝸牛湯的小攤,蝸牛湯可是摩洛哥人最喜歡的路邊小吃喔!



請看賣的是什麼肉?!駱駝肉啦!哈!哈!駱駝的頭大概被買走了,不然,大家還能看見血淋淋的駱駝頭掛在肉攤上哩!

 

 

 老城裡的菜販。

將菲斯老城分成了左、右兩岸波赫拉瑞伯河(Oued Bou Khrareb),波赫拉瑞伯河雖然細狹,水也並不湍急,但依然增添了幾許的靈氣啦!波赫拉瑞伯河千年來富庶了菲斯,現在摩洛哥政府正積極整修中,以後是否能變成法國的塞納河,讓遊客觀光駐足。

菲斯古城中的皮革染坊,己經存在600多年了,所以老城裡到處都是賣皮製品的商家。



狹小的古街,只有強行的摩托車,走路的行人,駝貨運物僅能靠驢子,騾子和人力的小推車。

滿載貨物的驢子來了,巷道狹窄,使喚的主人是滿街吆喝行人讓路。



穿著紅色衣服,頂著花花綠綠帽子昰賣水人,現在這項行業已經沒落了,賣水人穿梭在菲斯老城,為了找遊客拍照賺取小費。

這應該是織人街吧?!到處都是敲敲打打的銅製器皿。

 


 菲斯古城的昔日,還活生生在眾人眼前。 古城裡有卡拉维大学就是其中之一。千年歷史世界最古老的大學。只是每座清真寺,若不是穆斯林不能入內參觀。



菲斯至今依然有許多手工製作或雕刻的工藝和日用品。

驢子是這位男人的生財工具,這位趕驢人,並非感驢載物運貨,而是希望遊客找他和驢子拍照,而賺些費用。



舊城裡到處都賣色彩鮮豔的頭巾和布包,穆斯林婦女包頭用的頭巾,遊客買來,到撒哈拉沙漠堵住口鼻,當防沙防曬用的圍巾。

這種寬鬆像女性洋裝的衣服,是摩洛哥男人人人必有,必穿的傳統外衣。

 


倚坐在牆角,在老城乞討的街民,如此現象在老城處處都能看見,過客只能救急,救窮只能靠他們國家了。每每看見就遊興減降,心酸半天,

菲斯的街道太窄了,混在一堆的清真寺陵墓及清真寺,進不去也拍不到, 這是座清真寺也是一座陵墓。



驢騾我分不清,總之老城裡到出都能見到牠們、也最辛苦了。

菲斯老城時時上演驢騾與人爭道,都是人讓牠們。

活在千年前,原始又古老的菲斯老城。

建於18世紀,伊斯蘭文化的藝術代表作之一,西迪·艾哈邁德清真寺(Mosque Sidi Ahmed Tijani )。

菲斯將近有700作學院和清真寺,不是穆斯林,幾乎每座都不能進去参觀。

 遍布的清真寺,巷弄又窄,模樣類似,我已經搞不情楚誰是誰啦!

商業氣息濃厚的織布工廠,當地導遊必定帶去消費的地方,看看聽聽摸摸,增長見是很不錯,遊客買與不買隨意啦!

 


只要有遊客,織布師父就會,喀啦!喀啦!座做樣子織給大家看。

花色挺漂亮的,不被誘惑掏錢還真的很難耶!



建於18世紀,西迪艾哈邁德清真寺(Mosque Sidi Ahmed Tijani ),是座對人類貢獻極大的伊斯蘭文化藝術科學代表作之一。

 

  

 

  藏在毫不起眼菲斯弄巷中的卡魯因清真寺Karaouiyine Mosque

 只能站在門外拍攝卡魯因清真寺Karaouiyine Mosque)的內部。

 

 

 卡魯因清真寺具有安達魯西亞及摩洛哥建築風格。建於859魯因清真寺 (Mosquee Quaraouiyine)。被認為最古老的阿拉伯神學院,設有神學和哲學等及伊斯蘭研究所。唉!又是!又是一所清真寺,非伊穆斯林又不能入內。

卡魯因清真寺外,美麗賽克拼貼,富有伊斯蘭風味的淨手噴泉。

 

 

富有濃烈的古意的菲斯老城。

中古世紀的菲斯舊城,給當年到菲斯朝聖旅客投宿的旅館驛站。


建於13231325的香料市場神學院(El-Attarine Medersa),該學旁邊是個香料市場(Attarine)因而命名,

香料市場神學院中的噴泉,現在已經布噴水啦!會不會再噴水,我也不知道!香料神學院是到菲斯的必看的景點。院子中央視正方形,修有一個入口牆進入祈禱室。

香料神學院的富含伊斯蘭風味的吊燈與玻璃彩繪小天窗。

瓷磚壁畫昰香料神學院建築設計的特色。

香料神學院昰第四王朝第七個蘇丹奧斯曼IISultan Uthman II),於1325年所建。在摩洛哥歷史上有好幾個國王極為熱衷於修建宗教學校。

 

被讚稱為世界建築瑰寶之一的香料神學院的內瓷磚壁畫,利用脫釉技術,適應摩洛哥特殊的氣候,保存長久不容易掉色老化。 

老城裡賣的商品沒什麼變化,看多了也覺得乏味。


 


到處都是如此乾果攤子,油炸物品不知道放置多久了,都有重重的油耗味。

這家乾果店因為現任國王曾來買過而聲名大噪,當地導遊也乘此機會帶領觀光客到此採購。我買了也吃了,但,不新鮮、不特殊也並不比別家好吃啊!

 

 


跟著導遊在巷弄裡繞來繞去,巷弄有髒,也有乾淨整齊的,這又是賣什麼的巷子,沒聽,腦袋一片空白。

穆萊伊德里斯寺院(Shrine of Moulay Idriss)雕工精細的外牆。

穆萊伊德里斯寺院(Shrine of Moulay Idriss)外販賣祭品的小販。
 

摩洛哥伊德里斯二世國王的陵寢也在穆萊伊德里斯寺院(Shrine of Moulay Idriss)內。

 穆斯林才能允許進入菲斯老城的穆萊伊德里斯寺院。

  

 

穆萊伊德里斯是始建菲斯老城的國王。我覺得這處穆萊伊德里斯寺院和卡魯因清真寺Karaouiyine Mosque)的內部很近似,我到底有沒搞錯啊?!

 

 

這到底是什麼寺院建築啊!雕工精美細致,矗立在擁擠狹窄的巷弄裡,又被我拍成缺頭短尾。

 

 

雕工精美的寺院大門上,有一個小小的多納稅Donation是捐款,給遊客或信徒添香油錢啦!。因為Donation在該雕花門的下方,這張相片只拍到上半部,沒拍到下方的Donation,請看下一張像片,找到Donation投幣口了嗎?!

   


中古世紀菲斯為了興學修建清真寺,需要金錢全靠老城200多家生意興隆旅館的捐獻。時至今日,依然接受信徒的捐款,穆斯林們相信阿拉,要接濟貧窮,要經常行善布施。Donation就是捐款的意思。你見到投幣口了嗎?!

 

哈!哈!在富上一張完整的的Donation在該雕花門,小小金色星狀有個橫缺口的地方就是多納稅Donation是捐款口啦!

 

 阿拉伯國家最吸引人的就是這種精緻銅璒啦!

菲斯大小銅雕璒飾不便宜,不好帶,帶回來能用嗎?!我懷疑,看看就好!
 

 

這到底是何建築,唉呀!每個書院和清真寺的長像很相似,又矗在窄窄的巷弄間,哪能拍出完整模樣,我又不認真聽講,現在不知此處係何地,後悔莫及啦!

 

 是菲斯古城的內賈林(Nejjarine)木工藝博物館嗎?!

菲斯古城的內賈林(Nejjarine)木工藝博物館,Nejjarine是木匠之意。在此街道上,是買賣木質工藝的集中地。木工和瓷雕在伊斯蘭建築工藝佔有重要的地位。

 

 伊斯蘭國度裡,到處都賣法蒂瑪飾品。

菲斯古城的這條街上,全賣結婚用品。摩洛哥的結婚桌椅床具全是白色的,婚禮得不分晝夜連辦2天,還真累人呀!。

菲斯狹窄街道,擠上我們幾名團員就爆啦! 

領隊和墊後請來跟班的菲斯人,緊緊盯牢,引導,所以沒人被遺忘在老城中。

  

  已經聞到腐臭味了,快到皮染工廠了。

這位皮革廠看門的老兄,座在店門口,發給進入店內的每位遊客一根薄荷葉,然後頑皮的將薄荷葉放在鼻子上,告訴我們聞聞薄荷葉片的香氣,裡面再臭的皮革腐味也不用擔心啦!

 


 進入店內,各式各樣,色彩斑斕的皮革製品,鄭又或著参觀的客人。

艷陽下,在臭氣沖天染缸中工作的工人。在舊城亂巷中,一股怪臭味迎面,離皮染工廠不遠了。菲斯城的菲斯河畔各自經營著大大小小十數處皮革染坊。



登上皮件店家頂樓的皮革染坊皮革染坊見到一個個染缸蜂窩般排開,缸內滿滿各種混濁色料,氣味濃烈難聞。


 

 

菲斯古城建於808年,皮革染坊於中世紀在老城區發展,從此臭名遠揚。


 

染坊使用的獸皮以駱駝、羊和牛皮為主,工人先將整塊獸皮浸在盛滿石灰、牛尿、鴿糞的白色染缸中,軟化獸皮上的毛,讓工人容易去除獸毛。

摩洛哥皮革製品,是利用自然的處理方法,利用工人進入充滿動物糞便的大染缸,進行去毛軟化皮革,所以皮革製品還總會有一股臭味。

這白色染缸是鴿子和動物的尿糞,工人利用充滿動物糞便的白色大染缸,進行去毛軟化皮革。

戶外氣溫40多度,工人不斷用力踩踏皮革,整天吃喝都在臭氣沖天的工廠中,工人被善得皮膚黝黑,手腳浸泡皮脫肉綻,聽說一天只能掙到30美元。

 

 皮革染坊邊,蓋有一間間小屋子,是曬晾清洗過後等待上色的皮革。

 

 

 從皮革染坊遠眺菲斯古城綠色的宣禮塔。

自皮革染坊樓頂,遠眺一座綠頂的宣禮塔,就是魯因清真寺。

 

到頂樓看皮染,下到一二樓買他們自家染製的皮衣。

皮革染坊賣的皮革品,東西比外面攤販貴許多,產品的作工並不精細。

陶瓷用品在阿拉伯國家頗多,菲斯也不惶多讓啊!

菲斯古城,色彩繽紛穆斯林婦女用的頭巾。

一巷走過一巷,一街通過一街,走老城沒有存些體力是不行的。

古老破舊的街巷和房舍。

只能擠進一人的巷弄裡,有2戶人家的門牌。

到今天,還保持中古世紀原貌,一樣過著古代辛苦日子的菲斯老城居民。



窄巷兩旁,脫落敗壞屋牆,已風化脫落。

菲斯老城也有許多香料店。


 

走累了,午餐時間也到了, 在舊城這家餐廳午餐。 古色古相,富麗堂皇的模樣,这里曾经是摩洛哥成为法国的保护国后首任法国驻摩洛哥驻在国将军府。 這幢建築曾是摩洛哥成為法國的保護國,首位法國駐摩洛哥大使駐紮的府第。

 


一盤盤引不起食慾,天天都一樣的食物。

餐廳古典優雅,菜色是奇而無味,中間那一陶鍋就是庫斯庫斯,是摩洛哥有名的傳統菜色。


 

有一部美國影片,曾利用這幢建築當背景,我忘了影片叫什麼。

 

 

 從用餐餐廳頂樓眺望北山坡上的馬林古墓。


在餐廳頂樓眺望菲斯古城,前面方北山坡上,是13到16世紀,統治摩洛哥達300多年的馬林王朝的墓區。

 

爬上餐廳頂樓眺望北坡上的菲斯古城。

 


 菲斯古城色法林(Seffarine)藝品店家。Seffarine意為金屬工匠。這處街道上專賣金屬工藝品。通俗的鍋、碗、瓢、盆、壺、 燈、盤、碟,到宮店專用的金、銀、銅、鐵門的金屬雕刻,菲斯的Seffarine技藝高超。

 


菲斯雕刻精緻的銅燈的色法林(Seffarine)讓人愛不釋手。

店家雕製,俗而有力的摩洛哥Seffarine燈具。

店家介紹Seffarine銅雕藝術作品。

樣板是的買賣各國類似,目的只有一個,要遊客掏出口袋中的錢啦!

專門讓遊客参觀挑選的商店。

講了老半天,看了老半天,只有一位友伴買了一個小銅盤。

看看就好的燈飾品。

 在店內展示的銅製燈飾。

 


 布什拉德城門Bab Boujloud)是摩洛哥最出名的城門之一。建於1913年,僅次於梅克內斯Meknes)曼蘇爾城門(Bab Mensor

布什拉德城門正面是藍色,代表菲斯的藍,菲斯又有藍色皇城之稱。

布什拉德城門整體結構美麗亮眼,從正面藍門往內望,能看到老城中綠色的穆萊伊德里斯寺院(Shrine of Moulay Idriss)宣禮塔。

布什拉德城門另一面的顏色是綠色,綠色是阿拉伯伊斯蘭的傳統顏色。從綠門往外望是新城的皇宮區和猶太區。

布什拉德大門前方廣場上,還存有座座的老城門,穿過這道老城門,就是新城的皇宮了。

 

 

布什拉德大門外是偌大的廣場,成了停車場和舉辦慶典活動的所在,廣場的城牆下成了當地人的市集。

 

 

布什拉德大門外的廣場被老城牆圍困。摩洛哥政府為了觀光與市容,定期使用原始材料和工法維修該座城牆。

 

 

 

 圍繞菲斯老城的老城牆,綿延約有17公里,步出城門城外就是新城的皇宮。

 

 


走出菲斯老城,穿出城牆就是新城,皇宮就在城牆外。



新城的主要景點是皇宮(Dar el-Makhzen, the royal palace)。從老城走到新城皇宫並不遠,占地遼闊的皇宫,管制森嚴,門口衛兵站崗,遊客只能在此鍍金正門拍照。

皇宫正門精美的銅門和門上的帝國之星Door Knocker ,也只有此門可供拍照。

看過皇宮,車沿著城牆往北,到北坡上的投宿旅館。

 

 

菲斯老城牆,沿著公路,綿延不絕往南及往北延伸。

 


綿長的老城牆上,處處都有大小出入的城門。

 

 

 從菲斯北山坡,遠眺夕陽下的菲斯整座老城。

 

 

從北山坡遠眺菲斯老城, 綠色部分是清真寺,黃色是住家房舍。左邊白色宣禮塔屬於卡魯因清真寺。右邊綠色宣禮塔屬穆萊伊德里斯寺院

 

 

 投宿旅館就在北坡上,從旅館外的山坡上,遠眺菲斯密集的老城區。

 

  

北坡公路旁偌大廣場,群聚許多許居民。奇怪,摩洛哥人不愛做家事,太陽一下山,大家都跑出戶外閒晃閒聊。

 


 從城外北坡看菲斯全景,新舊兩城盡收眼底。

太陽下山了,氣溫下降了,北坡上的孩童也出來透氣,看看坡坎下菲斯新舊兩城景致。

天黑了,再看一眼菲斯城。與時空交錯,迷宮般中世紀古城菲斯,堅守了八百年厚重的菲斯歷史,它繼續穿越時光向前。


萬家燈火點燃了,北坡坡坎下的菲斯城。

旅觀中晚餐邊聽摩洛哥傳統音樂,沒轉沒折,從頭到尾,一路一個調,聽了想睡覺,平淡無奇的摩洛哥樂音。

摩洛哥必吃的庫斯庫斯,看是新奇,吃了無味,庫斯庫斯就是把所有的蔬果肉類往陶鍋裡一放,悶爛它,就是一道菜餚了,難怪摩洛哥婦人,可以天天閒閒,到外吹風納涼。

 

用餐時,一位肚皮舞孃隨著音樂扭舞,保守的穆斯林婦女,從事這種工作不願讓人知道,只要工作一完,全身馬上裹得緊緊,不讓人看出或知道她的工作是舞孃。


北坡上馬林陵墓遺址,傍晚有許多遊客在此看菲斯全景。

大清早,獨自一人往距離旅館不遠的馬林陵墓遺址去瞧瞧。


 

當時一個人影也沒有,只有群起的烏鴉飛揚呱叫。後來導遊告訴我,馬林陵墓遺址曾經發生過強劫,我的膽子有夠大,沒結伴獨闖,幸好沒發生事情。

 

 

從北山坡遠眺菲斯老城。建在半山腰上,老城的位置有戰略意義

 

 


悽涼寒冷,大清早的馬林陵墓遺址,不但沒見到一個人影,的烏鴉群飛呱叫,北坡上白色部分是穆斯林的墳墓群。

不見人蹤跡的馬林陵墓遺址,想想當時的大膽,現在還冒了一身冷汗。

菲斯北山坡上的馬林陵墓遺址,山坡附近全是墳墓。

菲斯法國人殖民時期,修建的現代市區(Villenouvelle)。椰林掩映,喷泉林立,市中心的哈桑二世大道,椰林掩映,噴泉林立,綠樹成蔭,乾淨現代又漂亮。

法國占領建立於東南方的新市區(Villenouvelle),有許多偷渡非法的非洲難民。

這群非法偷渡的非洲難民,在菲斯現代的新市區擺攤做買賣,成了摩洛哥的遊民,只要車子一停下來,他們就穿梭在在車陣中乞討。其實伊斯蘭教義,讓摩洛哥的穆斯林們,不會看不起他們,都十分願意伸出援手,幫助這群無家可歸苦難的非洲難民們。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0928877070&aid=82404866

 回應文章

on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5/23 09:03

菲斯皮革染坊的臭味

我印象最深刻了

那是直衝腦門擋也檔不住的怪味道

我是十七年前去的

當時還用傳統底片相機,沒拍幾張照片

在您的文圖中,讓我勾起了更多摩洛哥記憶

3Q大笑



航迷老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23 14:32

曾走訪過坦吉爾、拉巴特、卡薩布蘭加,而菲斯皇城也有如我走過的那三座城市一樣,

在古城中穿梭,可以看到各種老舊的建築城市格局已經有一千多年而未變過了,

狹窄曲折的小巷密如蛛網,縱橫交錯,它似乎完全沒有規則和方向,大巷套著小巷,

小巷可以接著更小的巷,你幾乎找不到一條比較長的直路,有的小巷窄到只可容一人側身而過,

一個個由馬賽克瓷磚拼圖的伊斯蘭花紋繁複精美清真寺,座座色彩斑斕,

圓拱形大門,則是用黃銅手工一點點敲打出來的,一片金光燦燦,真是金碧輝煌,

這篇格文寫的很精彩詳細,也讓我尋回遊摩洛哥的片段記憶,還真要還點時間慢慢的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