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推薦線上小說 黑暗王者 節錄 4 作者 古羲----敬呈謝忱
2022/11/26 15:59:09瀏覽322|回應0|推薦3
等諾伊斯再次返回大殿時,杜迪安讓他取來今日的神漿。

“少爺,內壁區的事……”諾伊斯將神漿取來,退到一旁,小心翼翼地詢問。

杜迪安將神漿倒入到注射器中,注入體內,面無表情道:“內壁區的危險已經清除,入侵者也死在了我們手里,如無意外的話,不會再有人當我們的攔路石。”

他望向諾伊斯,道:“記得,入侵者被我們殺死的消息務必封鎖嚴實,不能讓內壁區知曉,只要他們不知道入侵者已死,就不敢冒然攻擊我們,這段時間是我們最安全的時間,我們繼續按照之前的步調來做,等我的體質進一步提升時,就是我們主宰內壁區之時!”

諾伊斯怔了怔,眼中有些不可思議,聽杜迪安的意思,他們似乎已經勝券在握?只是時間問題?

不過,他發現杜迪安的臉上并無多少喜悅之色,心中不禁忐忑,如今他地位不同,見識也廣了,雖然知道杜迪安不會欺騙他,但以他對杜迪安的了解,如果有那個必要的話,這個少年能欺騙和利用身邊所有的人!

他不敢多想,以免暴露在臉上,他深知杜迪安的觀察能力,當即低著頭,恭敬退下。

杜迪安將神漿一管一管的注射到體內,雖然這樣的事情他已經做過很多次,但每次做起來,總覺得怪異,在他的舊時代思想觀中,只有病人,才會需要注射外物進入體內,他沒有病,卻在做著病人才做的事情,這讓他覺得自己是真的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俗話說的好,人在大喜和大悲時,往往會有諸多感慨,甚至回味自己的人生。

杜迪安此刻的心情無喜無悲,但也有這樣的回味感受,因為他知道,自己主宰內壁區的那一刻,遲早會來臨,所有的障礙都已經除掉了,只需要讓時間,將他推上那至高的王座。

想到自己會成為希爾維亞的壁主,成為凌駕在這里所有人之上的存在,他心中卻沒有絲毫的喜悅,而這種心情,也讓他認清了自己的內心,對統領人的追求,他并不渴望,他覺得,或許是他見過了太多的人,各個階層的人都有,從卑微到塵埃的貧民區孤兒,到普通平民、富豪商人,再到被驅逐到外壁區自娛自樂的貴族,甚至還有內壁區那些被神國加封爵位的真正貴族,乃至是狩獵家族的族長,修道院這樣大勢力的領袖,他全都見過。

見得多了,他發現這些人之間的差別,并沒有那么大。

他覺得自己或許是看透了。

把一件事看透了,就會無趣。

把一個人看透了,就會分離。

把所有人看透徹了,就會厭世。

杜迪安覺得自己屬于最后一種,他對這個世界已經有些厭倦了,即便是與人相處,他也能一眼洞悉對方的想法,他甚至能很輕易讓別人快樂,也能讓別人哭泣,他也知曉有的人對他恭恭敬敬,讓他心悅,但對別人,或許是囂張跋扈,令人厭惡。

人都有好的一面和丑陋的一面。

而他恰好都看見了,甚至這樣的思想會時刻充斥在他的腦海中,讓他感到厭煩,他有時甚至覺得,自己的思想是不是太極端了。

極端容易走向毀滅。

但他又覺得,只有用極端的方式,才能驗證出世界的真理,撕破虛偽。

他試著舉例,結果成功說服了自己。

“等我找到讓你恢復的辦法,我們就找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就我們兩個人生活,你說好不好?”杜迪安望著身邊的海利莎,目光溫柔憐惜,他偶爾睡覺時便幻想過,在一處金色沙灘般的海邊,他跟她住在那里,每天就兩個人,那樣的日子對他而言,就足以。

至于其他的人和事,他都不愿去理睬,太繁雜,而他已覺得有些累了。

海利莎默然不答。

但在杜迪安眼中就是默認,他露出微笑,輕輕握住了她的手,輕聲道:“時間拖的越久,我就會越強大,相信再過不久,我就能見識見識,這座巨壁中究竟藏著什么樣的秘密了。”

次日,杜迪安叫來諾伊斯,讓他從黑暗教廷中召集一批忠誠的人。

諾伊斯領命去辦,兩日后,聚集了一批五十人的大隊,全都是諾伊斯親自挑選的合格人選。

“先前那入侵者盜取內壁區的神尸,他們六人跟內壁區交手時,并沒有帶上神尸,應該是將這東西藏在了某個地方,你帶人去搜查下,范圍先從外壁區開始。”杜迪安說道。

諾伊斯頓時醒悟,好奇地問道:“少爺,這神尸有什么作用啊,值得他們大老遠過來搶奪,而且這東西相比整個巨壁的面積來說,就像大海撈針,要找出來的可能性應該挺低的。”

“他們不會藏太遠,因為這是他們費盡千辛萬苦才得到的,這神尸有什么作用,我也想知道,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神尸應該還在巨壁當中。”杜迪安說道,“記得讓他們隱蔽行動,不可暴露。”

“我知道了。”諾伊斯沒再多問,點頭應道。

時光飛逝。

轉眼間一個半月過去。

綿綿細雨滋潤大地,將整個基地籠罩在濛濛小雨中。

杜迪安靜靜地望著窗外的烏云,目光幾乎能看到云霧中隱動的電蛇,他默默地凝望著,過了許久,當雨漸漸停歇下來后,他也回過神來,默然片刻,緩緩起身,向身邊的海利莎道:“你在這里好好休息,我去內壁區了,相信很快就能回來。”

海利莎純黑的目光似乎凝望在空氣的某一點,并沒有回應。

杜迪安已成習慣,說完微微一笑,轉身走去,來到大殿門口時,諾伊斯已經等候在一旁,道:“少爺,您的戰車已經給您準備好了,你真的要一個人前去內壁區嗎?”

杜迪安微微點頭,望著前方停在先前綿綿細雨中的戰車,此刻戰車外面拴著的鎖鏈有十二根,每一根都連接著一個披頭散發的身影,這些身影有男有女,包括桀驁不馴的魔蝎軍神和修道院長老,也都被栓在了里面,成為戰車的車奴。

栓在車邊的希羅、洛農等人聽到吩咐,身軀微動,抬起頭來,從披散的頭發中露出一雙陰暗的目光,瞄準一個方向,以希羅和洛農為首,拽動戰車向前飛馳而去,其他人從側面拉動戰車,呈扇形向前分散奔跑,鎖鏈嘩啦啦作響,戰車的轱轆在他們的拉拽下,滾滾馳動。

很快,戰車沖出了基地,來到外面的荒原,一路向前,遇見較淺的小溪,眾人便直接橫跨而過,撞擊得水花四濺,如十二頭怒獸。

他們表情麻木,如同傀儡,在毒pin的侵蝕下,意志力早已薄弱,順從了這樣毫無尊嚴的待遇。

遇見高山,翻越高山。

遇見密林,撞破密林。

杜迪安杵著戰刀立在戰車上,目光穿過陰雨綿綿的天空,直視著前方漸漸顯露出的嘆息之壁墻壁。

在火藥炸毀的那一段嘆息之壁附近,已經被光明騎士包圍封鎖,這段時間曾有不少貴族暗訪教廷,送上不少貴重禮物,想要得到通融,讓他們偷渡進入內壁區,但大多都被拒絕。

杜迪安沒有從那處缺口進入,如今那里已經是整個商業區目光聚集的所在,各個勢力都派著眼線時刻觀察,人流密集,他不想多生事端,讓希羅等人拉車直接從其他方向進入。

當抵達嘆息之壁前時,修道院長老和另外幾個拓荒者,立刻展露出翅翼,其中有人則施展出自己的爬行能力,拉著戰車直接向嘆息之壁上爬去,其他幾人則飛在半空,用鎖鏈拖拽著戰車,其他不具備翻越高壁能力的人,則抓著鎖鏈,垂釣在戰車后面。

陡峭的嘆息之壁在幾位拓荒者的合力下,如履平地般輕易翻越,馳騁的速度絲毫不減。

“去王城。”杜迪安吩咐。

其中幾人聞言,身體微微一震,似乎知道了什么,但低下了頭,繼續默默拉車。

戰車在荒原上飛馳,偶爾會遇見一兩只游蕩到荒原上的行尸,被前面負責主要方向的希羅和洛農隨手斬殺,沿途經過數座城市的邊陲,直接穿插到王城前。

“看來,入侵者沒有除掉,神尸沒有收回,連平復尸亂的心情都沒了。”杜迪安注意到沿途經過的幾座城市里,雖然有軍隊的身影,但數量不多,在尸亂中殘破的要塞也沒有修補,一片混亂。

“去王宮,攔路者殺!”杜迪安冷聲道。

眾人聽到杜迪安的話,有些猶豫,但最前面的希羅和洛農在很短暫的猶豫過后,便再次拉動戰車,導致其他人不得不跟上,心中猶豫的顧慮,也只能拋在腦后。

戰車向城門沖去。

排在城門前的長隊看見呼嘯而過的戰車,全都驚呆了,尤其是看到拉車的居然全是人時,更覺不可思議,立刻退讓到一旁,在他們的印象中,能做出這樣排場的人,只有身份尊貴的貴族。

“站住!”

“停下!”

“什么人,站住!”

城門口的守衛看見飛速沖來的戰車,當看見拉車的全是一個個野獸般的人時,有些吃驚,但見戰車上沒有插入家族旗幟,不得不硬著頭皮喝令停下。

戰車勢如破竹,沒有絲毫減速的意思。

這些守衛也看出了這一點,滿臉驚色,紛紛握住了兵器阻攔在城門前。

下一刻,沖在最前面的希羅和洛農飛速出手,將這些守衛掀飛,有的當場被一掌拍在胸口,整個胸膛的盔甲都凹陷了進去,里面的骨骼和心臟盡碎。

“站住!!”

咚咚!

“有人強闖,快攔住!”

城門后的守衛看見一路殺來的杜迪安等人,又驚又懼,已經有守衛拉響了警報。

杜迪安神色漠然,毫無反應,目光直視著前方,戰車一路飛馳,將前面攔路的守衛或殺或擊退,硬沖出一條血路,這些守衛在十二位拓荒者面前,如紙片般不堪一擊,戰車很快沖入王城,沿著街道一路飛馳,將路面的行人驚得紛紛避讓,其中有坐著馬車的貴族在路中間慢悠悠地行駛,觀察路邊店鋪的風景,躲避不及,被前面開路的希羅直接一手掀起車廂,拋飛到數米高,落在旁邊路旁,砸散成一地碎片,里面的人生死未知。

戰車所過,一路風卷殘云,無人幸免。

杜迪安站得很穩,手掌杵著戰刀牢牢屹立著,戰車的構造很牢固,從一些攔路被殺死的路人尸體上碾過時,車身彈起,卻沒有絲毫破損。

王城各個街道的風景,在杜迪安眼角的余光中飛速向后撤去,路邊行人的尖叫聲和慘叫聲,以及一些貴族驚愕的臉孔,也在戰車馳騁中一一掠過,他看到了許多在外壁區不曾見到的景象,但他沒有心情欣賞,他微微瞇著眼,凝著神,等待著不久之后的戰斗。

半小時后,戰車沖到了王宮前。

在王宮前的臺階下聚集著大量守衛,實力強勁,全都是界限者,他們似乎早已得到消息,提前在這里布下軍陣。

當戰車抵達時,從王宮上的臺階處走出來幾道身影,俯視著千層臺階下戰車上的杜迪安,站在中央的便是烏莉塔,在他旁邊是一位軍部統帥,亞摩斯,原本的三大統帥,如今只剩下他一人,另外二人一個死在帕格爾山脈的戰斗中,一個死在上次王城埋伏戰中。

除了亞摩斯外,還站著四五位將軍,全都氣勢強大,都是拓荒者。

“杜迪安,你非要選擇這個時候,攻我王城,奪我王權?”烏莉塔縱身躍下,身影輕盈,千層臺階轉眼即過,來到三十層臺階的高度,望著戰車上散發著磅礴氣勢的杜迪安,眼眸深處有一絲心驚,跟上次相比,她感覺杜迪安的氣質有了新的變化,比以往更強大,更內斂,更自若!

“這個時候很特殊么?”杜迪安瞇眼看著她,“莫非是你今天來月假了。”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ss99413&aid=177586585